« < 七月 2018 > »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最新活動

Fri Jul 27, 2018 @08:00PM - 10:00PM
農曆六月十五日祈安法會
Mon Jul 30, 2018 @12:00AM - 11:59PM
林冠華烈士證道紀念日
Mon Aug 06, 2018 @12:00AM - 11:59PM
盧修一教授證道紀念日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搜尋

大地 RSS 訂閱

可用 Firefox 即時書籤 (Live Bookmark) 訂閱
feed image
feed image
feed image

誰在線上

我們有 10 位訪客在線上

統計(自20080101)

訪客: 96353670

首頁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讀書心得(1)
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讀書心得(1)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3-04-12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前言:

國民黨在台灣,有計畫培養未來政治領袖,亦會有家族繼承的現象。

台灣要建國,必須鼓勵年輕人參予政治,資深的前輩,得引導新世代了解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觀念。

政治與生活無法區隔,政黨政治亦是生活的一部分,只是在ROC殖民台灣的時代,吞噬台灣的政治資源,造就許多的高級外省權貴。

其所謂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體育歸體育、宗教歸宗教……是欺騙台灣人的手段,過去如此,現在也是這般。

台灣人民決定台灣前途,建立正常的台灣國,是全民總動員的大工程,現階段則必須打倒一黨獨大、阿九專制的狀況,著者所散發出來的領袖氣質,亦是未來台灣國,所必須具備的重要因素。

作者簡介


許世楷:
1934年出生於彰化,畢業於台中一中初中部、師範學院附屬中學高中部、台灣大學政治系,並取得日本早稻田大學政治學碩士、東京大學法學博士的學位,曾於日本津田塾大學擔任國際關係學科教授以及國際關係研究所所長,現為該校名譽教授。其祖父許嘉種為台灣文化協會調查部長,曾在1923年的治警事件中被拘留;伯父許乃昌曾留學莫斯科大學,為日治時代著名的左翼政治運動者。1960年,許世楷在日本加入「台灣青壯社」(後改組為「台灣青年獨立聯盟」);1970年,出任在美國紐約成立的「台灣獨立聯盟」中央委員;1987年至1991年,接任「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主席。1992年回台,歷任「台灣國民制憲運動委員會」共同召集人、「台灣文化學院」院長、「建國黨」 主席等,現則為台灣國際研究學會理事長,是台灣獨立運動的重要領袖之一。也是「台灣共和國憲法草案」的執筆。2004年被任命為台灣駐日代表,2008年卸任。著有《日本統治下的台灣》(玉山社)、《台灣新憲法論》(前衛出版社)。

盧千惠:
1936年出生於台中,1955年台中女中畢業後,通過留學考試,前往日本。1956年進入國際基督教大學ICU就讀,1960年畢業,並當該所大學助教。1961年與留學早稻田大學的許世楷結婚,並進入國立御茶水女子大學研究所專攻兒童文學。1992年黑名單解除,回到睽違38年的台灣。隔年,正式返台定居,在玉山神學院、台灣文化學院教授兒童文學。2004年隨同擔任駐日代表的夫婿再次赴日,以代表夫人身分,從事各種文化交流及公益活動。日文著作有《吳鳳》(小熊社)、《私のなかのよき日本》(草思社)。漢文著作有《台灣人的歷史童話》共五冊(自立晚報出版部)、《盧千惠文集》(前衛出版社)、《台灣君回台灣》(東方出版社)、《有故事的世界人權宣言》(台中國際特赦組織)、《給孩子們的台灣歷史童話》(玉山社)、《我心目中的日本》(玉山社)。譯作有《剛達爾溫柔的光》、《小鴨艾力克》(玉山社/星月書房)。

台灣因為不擁有主權,而受到美國、中國兩大國勢力的拉扯,在台灣施行中華民國民主制度,會只是假象,用政黨輪替決定台灣前途更是離譜。


另外,在實際的軍事利益上來說,這個《美日安全保障條約》以前是針對蘇聯,所以當時日本自衛隊主力駐在北海道。冷戰結束,自衛隊主力南移,假想敵不言而明是北韓、是中國。而1990年代台灣民主化以來,台日間除了反共一點以外,更有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等共同社會價值觀,自由民主的國家台灣,不能被獨裁中國併吞;此外,他們也害怕台灣如果被中國併吞,台灣海峽將成為中國內海,也有「琉球保得住嗎?」的隱憂。除非他們想在東亞臣服於中國的霸權,否則他們不會放任中國所為。

我是2004年7月就任台灣駐日代表,在2005年2月,就看到根據《美日安全保障條約》所開的,由兩國外交、國防部長出席的所謂「二加二」定期協議會,在會後發表共同聲明表示:兩國對台灣海峽和平的維持抱持有最大的關切,而且這是他們兩國的共同戰略目標。當時中國對外宣布將在4月所召開的其人民代表大會通過不惜使用武力合併台灣的「反國家分裂法」,上項共同聲明,就是兩國針對中國在台灣海峽不得使用武力的回應,接著各國就有反對使用武力的聲音。台灣國內及國際關係的緊張隨著緩和。

在這以前,日本雖有《美日安全保障條約》,但都盡量不談起台灣的事。他們知道有事時會負責,但不願引起中國對此事抗議,盡量模糊化。但這一次,這項聲明據說卻是由日本提案的,使台灣人感覺日本人對台灣的國家安全也有關心。
許世楷、盧千惠著,邱慎、陳靜慧譯,2008,"只要堅持,沒有什麼不可能!-許世楷、盧千惠伉儷訪談",《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玉山社,台北,p.6。

日本人對台灣的安全相當關心,並非只是「說說」而已。

假如台灣有一天真的丟掉了,日本就變成第一線,日本假如不想當第一線,就要支持台灣。
許世楷、盧千惠著,邱慎、陳靜慧譯,2008,"只要堅持,沒有什麼不可能!-許世楷、盧千惠伉儷訪談",《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玉山社,台北,p.6。

陳水扁總統受政治迫害的事實,著者(許世楷)有其至高點的看法。

馬政府上台以後,因為行政上做得不好,想轉移焦點,就拿之前的綠色執政當局開刀,而搞到最重大的就算是陳水扁了,但是他們連六個部長都告,看得出來他們的手法不只是司法,這是政治報復,所以我們對這個政治報復還是要告回去。另外,還可以有一些其他的行動,像釣魚船事件時,周錫瑋不是帶了60幾個人到日本交流協會,我們也可以學啊。

但是第二個我要跟大家講的是,相信上帝,所以假如你覺得台灣應該獨立的話,就不要因為這事件而放棄你的政治活動。
許世楷、盧千惠著,邱慎、陳靜慧譯,2008,"只要堅持,沒有什麼不可能!-許世楷、盧千惠伉儷訪談",《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玉山社,台北,p.11。

這一個回答,就是「台灣國」大於一切本土勢力整合的立場。

問:剛剛提到本土勢力的整合,那除了民進黨、台聯之外,您認為還有可能出現第三個較大的本土勢力嗎?

許:剛才我講的本土勢力,其實是以台灣人、中國人的國籍選擇作為分別標準的,只要你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台灣是我的國家,就是本土勢力的一員,我們不要說什麼外省人,什麼台灣要獨立的,就是台灣人與中國人的分別。

當然,我們這樣講台灣人與中國人,他們絕對會說你挑起族群情緒,但是沒有啊,這就是道理啊,我們講的就是你要這個國家或不要而已嘛。

所以我說最大的本土勢力就是「台灣最大黨」,一個事事以台灣的利益為最大選擇的人的集合體。
許世楷、盧千惠著,邱慎、陳靜慧譯,2008,"只要堅持,沒有什麼不可能!-許世楷、盧千惠伉儷訪談",《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玉山社,台北,p.13。

有人說日本怎麼那麼怕中國,美國怎麼那麼怕中國,其實是台灣人自己最怕,假如台灣能勇敢地說出要獨立,講得很清楚,只要台灣人有70%以上的自信,公投結果有70%以上的人要獨立,美國和日本都會支持的,他們現在不敢贊成,就是因為你台灣自己的公投不過嘛。
許世楷、盧千惠著,邱慎、陳靜慧譯,2008,"只要堅持,沒有什麼不可能!-許世楷、盧千惠伉儷訪談",《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玉山社,台北,p.14。

台派愛面子、光說不做的人還是很多,一切應以實踐為本,彼此要能互相尊重,著者認為……


所以我認為,我們的外交工作,假如想做的話就會有進展,如果想讓它過去就過去了。像剛才我說的,假如當時我聽完簡報之後,也不想什麼,然後隔年5月到了,有人駡來駡去,結果時間還過去了。但是我馬上想到我們台灣一定要有一些東西,就是看自己,要想到我們台灣要什麼?不要什麼?比如說最近早稻田大學就成立了一個台灣研究所。

去年11月,我們在早稻田大學125週年的紀念活動上,要求安排台灣週,因為我們在那裡有台灣研究所,結果他們真的幫我們安排了台灣週。當時我們台灣的霹靂布袋戲有去表演,那是我第一次曉得布袋戲偶變那麼大,我小時候的布袋戲偶是小一點的,沒有那麼大,他們的表演造成不小的轟動。還有一些次世代的討論,年輕人跟年輕人討論,活動相當多。因為是活動週,而且是在學校舉辦的,都會有海報,他們一看時間表就會來,自動會來,這個比我們自己在外面辦活動要有效果得多。也有台灣原住民的文化、原住民的音樂,文化的演講、音樂的表演、解說,還有我最得意,但其實沒引起很大注意的,就是台日歷史共同研究的第三次發表,而且是公開發表,第一次和第二次我們都不公開。
許世楷、盧千惠著,邱慎、陳靜慧譯,2008,"只要堅持,沒有什麼不可能!-許世楷、盧千惠伉儷訪談",《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玉山社,台北,pp.17-18。

阿扁時代的許大使,一切以台灣的利益著想,駐節在日本的各國使節皆知道,Dr.許──是代表台灣的官員,可惜現在的阿九外交休兵,全家皆以美國人為榮,卻要犧牲台灣主權,做出種種不為人知的賣台行為。

台灣要在國際爭取支持,最大的阻力是中國,但我們一定要有堅定的立場,說服各國認同台灣是一個國家,要跟一個國家建立邦交是很正確的;我們要說我們是台灣人,他們說你們是中國人,你就要改變他們的想法,要跟他們強調:台灣就是台灣,台灣是國家,像我就會跟他們說:要不然你問新加坡人他們是哪裡人,他跟你說是新加坡人,你會說他是中國人嗎?那為什麼要說我們是中國人?但很多人不曉得台灣事實上是一個國家,而且連台灣人自己都混淆、搞不清楚,問是哪裡人時,還會回答「我是中國人」。
許世楷、盧千惠著,邱慎、陳靜慧譯,2008,"只要堅持,沒有什麼不可能!-許世楷、盧千惠伉儷訪談",《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玉山社,台北,p.22。

關心台灣新生代的年輕人,對台灣主權的認知,是嚴肅的課題。

至於30歲以下的台灣人,則很喜歡看日本的漫畫、日劇,還有動畫,他們也會從那裡面尋找很多關於日本的訊息。我曾經問過好多年輕的台灣人,為什麼對日本有興趣?為什麼來考日語科,他們有的會說因為對日本的漫畫有興趣,有的說對日本動畫有興趣,這又跟老一代台灣人對日本親近的原因不同。還有,我也看了《海角七號》,以往金馬獎、什麼獎的電影,都會有北京的回憶、上海的回憶,但這部片子(海角七號)都沒有。

老一代的人親日,之後馬上就會連結成愛台灣,因為他們接受武士道的精神,但是年輕比較輕鬆的這一代親日,要怎麼跟國家認同連結起來,我就真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很期待有新的方式。
許世楷、盧千惠著,邱慎、陳靜慧譯,2008,"只要堅持,沒有什麼不可能!-許世楷、盧千惠伉儷訪談",《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玉山社,台北,p.24。

族群融合應該是多元文化、展現在事實生活層面。

我覺得目前雖然有客家與原住民的電台和電視,專門播放客語或原住民語言的節目,但我覺得不應該只是在特定的電台或電視台播放原住民或客家相關的節目,應該要與北京或閩南語的節目放在同一個平台播放,這樣才會有所比較,也才能讓各種不同語言的人都能接收到其他的語言,進而加以融合。像美國他們就有很多電台是不同時段播放不同族群語言的節目,當然他們大部分都是私人的。我覺得我們應該把各種不同族群的語言加以融合,現在我們講話都會將北京跟福佬話合在一起、混在一起講,但是很少聽到再加進客家話的。

假如三種都能混在一起講更好,就表示互相混合愛護,你愛護自己的語言,也要愛護人家的語言,尤其我們同在這個小小的國家裡,實在不應該再分你講什麼,他講什麼了。
許世楷、盧千惠著,邱慎、陳靜慧譯,2008,"只要堅持,沒有什麼不可能!-許世楷、盧千惠伉儷訪談",《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玉山社,台北,p.25。

(未完待續,撰於2009/05/07)

延伸閱讀:
台灣主權未定論 許世楷:日本外交界常識
Japanese representative scolded over remark on Taiwan’s ‘unresolved’ status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3-04-20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8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