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七月 2018 > »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最新活動

Fri Jul 27, 2018 @08:00PM - 10:00PM
農曆六月十五日祈安法會
Mon Jul 30, 2018 @12:00AM - 11:59PM
林冠華烈士證道紀念日
Mon Aug 06, 2018 @12:00AM - 11:59PM
盧修一教授證道紀念日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搜尋

大地 RSS 訂閱

可用 Firefox 即時書籤 (Live Bookmark) 訂閱
feed image
feed image
feed image

誰在線上

我們有 10 位訪客在線上

統計(自20080101)

訪客: 96353676

首頁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讀書心得(2)
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讀書心得(2)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3-04-15


(photo source: 六七年級大聯盟)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我們就是中國人,這種單純的認識,台灣人深受中國殖民文化教育洗腦。

問:您的著作《日本統治下的台灣》在台日兩國都是經典,可否談談當初寫這本書的動機,以及想要傳達的想法?而您認為這本書會為台日的讀者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許:這本書一翻開,我就在扉頁上寫說「本書要獻給扺抗、被虐待的人的解放,壓制的反彈,自由、獨立、和平的結合,是人類以前希望,也是今日、將來所希望的。」我為什麼寫這本書,因為我一直在想台灣人是什麼?什麼是台灣人?我一直在研究這個歷史,我覺得台灣人跟日本人不一樣,跟中國人也不一樣,就是生長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人,才有共同性,這就是我最大的命題,也是我在這裡用的identity(認同),即在尋找我是哪裡人?我是日本人嗎?我和中國人也可以做朋友,但是我們不同。我們台灣人是什麼樣的人?自己要怎樣認同。

歷史是很浩瀚的,歷史有時候也很有趣,日本人和中國人打仗時,西螺那裡的台灣人也正好在跟清朝政府對抗,他們寫了一封信給日本軍說:我們和你們一起夾攻清朝的軍隊。從這裡可看出台灣人的立場並不是中國人,如果是中國人,要和敵軍去夾攻中國人的軍隊不是很奇怪嗎?有很多都是我研究之後的發現。

最後,一個結論就是我們的主體性,你到底是哪裡的人,你不是日本人,也不是中國人,你就是台灣人,你不要想說做中國人或日本人。我也想到吳濁流,他寫的那本小說《亞細亞的孤兒》,我剛好是中學時讀的,我覺得他最開始也反日,但並不是真正反日,只是和日本不合,所以去中國,但去了中國之後又和中國不合,中國也不認為他是中國人,最後還是跑回來當台灣人,然後他就自稱「亞細亞的孤兒」,不是日本人,也不是中國人。

於是,我就在想,我們的人數也夠、土地也夠,可以自己成為一個國家,然後就想寫這本書。對我來說,這本書算是對我之前一直以來所累積的問題的一種解答。雖然我不是歷史系的,但這本書也獲得早稻田大學台灣研究所所長西川潤的評論,他最近才剛在台灣過世。這本書於1968年出版,1972年印第二版,每次都印一千本或二千本,很快就銷完。

最近(2008年)在5月20日那天,日本八大出版社:岩波書店、紀伊國屋書店、勁草書房、東京大學出版會、白水社、法政大學出版局、みすず書房、未來社,針對最近百年來對日本有影響的書籍,選出42本(40種,其中兩種書分上下冊,所以共有42本)共同復刋的書籍;比較有趣的是,這42本書裡,除了我這本之外,沒有其他台灣人寫的書,也沒半個中國人。這些書通常都是比較難賣的書,書店大多只會進一本放在書架上,不過這些書被選出來之後,就規定從5月20日開始到7月份,兩個月期間,都必須被擺放在書店的平台上。40年前出版的書,現在還有人要幫忙重印,讓我感到很高興。

這本書剛由東京大學出版時,就有評論者評論這本書雖然是新書,但已經是經典。平常我都會到日本的古書店逛,那裡的書大都會賣得比一般市面上的便宜,但像我這種書卻會漲價,因為不容易買得到。
許世楷、盧千惠著,邱慎、陳靜慧譯,2008,"只要堅持,沒有什麼不可能!-許世楷、盧千惠伉儷訪談",《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玉山社,台北,pp.28-31。

當時反共時代,KMT的「自由中國」,在台灣本來就是口號,但是喊久了以後,台灣人要真正的自由,使得KMT政治不得不走向民主制度。

台灣從1990年代開始民主化,向來只是在「反共」這一點的共同社會價值觀,擴大到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等,成為明顯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黨獨裁不同的民主國家。日本、美國的當局者敢公然將民主國家台灣推進獨裁國家中國嗎?這是第一點。第二點,日本要保持其現在體制的獨立,繼續作為美國可靠的東亞同盟國,國家安全上日本需要民主國家台灣的繼續存在,所以日美都不能放任中國壓制台灣。
許世楷、盧千惠著,邱慎、陳靜慧譯,2008,"作者漢文版序 堅持台灣的主權",《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玉山社,台北,p.36。

粽子外交,代表台灣人為台灣國所作的用心,著者夫婦的行為,用盡心力來宣揚台灣的主權。


原本可以含飴弄孫、安享晚年的作者夫婦,基於強烈的使命感,許先生毅然接下艱鉅的對日外交工作。在四年不眠不休的打拼下,台日關係已交出相互免簽證、大相撲來台公演、互認駕照等亮麗的成績單。在他們身上,我們見識到台灣人真正的堅毅不拔、永不服輸的精神。

隨著丈夫赴任的許夫人盧千惠女士,在日期間也不能閒著。總在每年的端午節前夕,白金台官邸就會飄來陣陣誘人的粽香,那就是許夫人所率領的「福爾摩沙婦女會」姊妹們正在忙著打包贈送日本議員的台灣粽。

這種成功的「粽子外交」,不但擄獲不少日本議員的胃口,也使許夫人聲名大噪。在許夫人潛移默化之下,這批娘子軍也深入日本各個階層,發揮所長地進行「草根交流」。
許世楷、盧千惠著,邱慎、陳靜慧譯,2008,"譯者序 身為台灣人的驕傲與使命感",《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玉山社,台北,pp.40-41。

本會開發228聖山的活動,亦是好好認識這塊土地的開始。

我一直以為自己是道地的台灣人,這本書讓我開始思考身為一個台灣人我缺少什麼?書中有一處提到他們剛回到台灣任教時問大學生台灣的三大河川,幾乎沒有人答得出來。我在這塊土地成長到中年,我一樣是答不出來!我發現自己不夠瞭解台灣,這使我失去了說自己愛台灣的自信。書中提到「台灣人自我定位混淆」,而這是「語言、文化和歷史長期被否定後所導致的結果」。雖然台灣的本土化教育已經推行了近十年,但仍不足以對抗數百年歷史宿命的魔咒,就從好好認識這塊土地開始,願台灣人早一日找回真正屬於自己的自信。
許世楷、盧千惠著,邱慎、陳靜慧譯,2008,"譯者序 不曾妥協的理性與堅持",《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玉山社,台北,p.43。

現在的台灣,由少數高貴的外省人所控制,未來會不會由少數的中共權貴所吞噬?

阿九說一套做一套,台灣人能相信他嗎?


國民黨軍隊最初來到台灣,是1945年10月25日。日本8月15日戰敗投降後,立即由美軍進駐接管;原是日本殖民地的台灣,也立即由國民黨軍進駐接管。1949年10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國民黨政府相關人員約有100多萬人,由中國撤退逃到台灣。

戰後,中國人有如佔領者一般,以統治者身分大量湧入台灣,他們使用的語言是北京話。他們以及後代子孫是屬於北京語系的族群,也就是所謂的「外省人」,人數大約是300萬人。
許世楷、盧千惠著,邱慎、陳靜慧譯,2008,"我們都是台灣人",《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玉山社,台北,pp.58-59。

阿九政權,已經向中共政權效忠,1947的台灣228,對中國中共政權而言,是小兒科。

1947年2月28日終於引起大衝突,亦即「228事件」。起因是一位賣黑市香菸的中年女性遭受警察取締,引起台灣人的不滿而發生大暴動。如前所述,中國大陸來的中國人和本地的台灣人之間,原本就相處於相互不滿狀態,所以這個事件一發不可收拾,引起全島大混亂。

台灣人使用日本人留下來的武器,與中國人對抗,其中不乏軍人出身,最初台灣人佔優勢。但是不到1個月,國民黨政府從中國派遣大批軍隊,以大屠殺方式鎮壓。全島各地的台灣有識之士,大量遭受殺害,甚至殃及普通民眾,據說大約有三萬人犠牲。

當時筆者13歲,初中一年級,親身目賭了殺戮現場。經過多次的鎮壓,台灣人終於順服,但是與中國人之間的鴻溝卻日漸加深。
許世楷、盧千惠著,邱慎、陳靜慧譯,2008,"我們都是台灣人",《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玉山社,台北,p.60。

台灣人400年,離不開中國帝制殖民文化的影響,由民間的廟會、歌仔戲、漢文小說,每天都在迷惑台灣人的自主、獨立思考能力。

18歲高中畢業後,我到日本國際基督教大學(ICU)留學,那裡有很多來自各國的留學生,每年11月3日文化節,學校舉辦「國際文化祭」活動時,有很多留學生會表演自己國家的舞蹈或是歌曲。

那時有人問我「妳為什麼不也介紹台灣的事情」,我才第一次察覺到「自己對台灣什麼都不知道」。我在台灣時參加過教會活動,學過台灣話的聖歌,而那就是我所唯一知道的台灣歌。對於一般的台灣歌,當時的印象裡總覺得不太有品味,感覺上好像都是伴舞或是酒吧的酒女所唱的歌曲。

那時有從香港來的留學生對我說:「我們都是中國人,一起來唱中國歌吧!」因為都會說中國話,我說:「好啊!好啊!」就和他們一起唱了中國歌。同樣從香港來的留學生們,他們的自我定位並不一致,其中在香港土生土長的人都認為「自己不是中國人,是香港人」;而從中國本土逃到香港的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想法就很強烈。
許世楷、盧千惠著,邱慎、陳靜慧譯,2008,"我們都是台灣人",《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玉山社,台北,pp.65-66。

台灣人要發揮自己的特有文化,必須先了解台灣的歷史,民間的文教機構,要能推廣民主、自由、人權的國際價值觀念。

日本文化融合了中國和朝鮮的文化,經過長時間的演變,才發展出日本獨有的文化。台灣的情形是中國文化和日本文化,都還分別留有強烈的影子,所以現代版的台灣「本土化」,應該要把這些都包括進去,再加上原住民文化,把這些都加以整合後,再發展出台灣特有的文化。

在中國人看來,以前的台灣人一定很像日本人,然而在二次大戰時,日本人看台灣人無異就是中國人。今日的台灣,正逐步消化與融合這些東西,發展自有的獨特文化。
許世楷、盧千惠著,邱慎、陳靜慧譯,2008,"我們都是台灣人",《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玉山社,台北,p.71。

教育並非當教師或教授才能運作,民間所辦的本土講座,就是社會大學的師資訓練,其重點就是要人人勇於出去講──台灣建國理念,做一人廣播公司。

我的先生回到台灣以後,在多處大學任教,其中之一是靜宜大學。他在第一堂課時對學生說:「你們不是中國人,你們是台灣人。」學生們都吃了一驚,睜大了眼睛。接著,他宣布「這一學期從現在開始我要教你們,為什麼你們不是中國人」。

到了學期末左右,百分之90的學生都會接受「自己不是中國人」的想法。上課時他通常北京話和台灣話並用。第一堂課他一定會問學生:「不懂台灣話的人舉手。」如果有很多人舉手,就改用北京話上課。

他不堅持只使用台灣話,是因為真的有很多學生不會說台灣話。他的重點不是語言教學,而是要傳遞思想,因此必要時還是會使用北京話上課。這種情況持續到1990年代後期才開始有改變。有些時候,不懂台灣話的學生只有2、3個。如果是這種情況,使用台灣話上課也沒什麼問題了。
許世楷、盧千惠著,邱慎、陳靜慧譯,2008,"我們都是台灣人",《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玉山社,台北,pp.73-74。

(未完待續,撰於2009/05/07)

延伸閱讀:
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讀書心得(1)
【演講mp3】許世楷:台日關係發展觀察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3-04-20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8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