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月 2017 > »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最新活動

Thu Nov 02, 2017 @12:00AM - 11:59PM
李鎮源證道紀念日
Fri Nov 03, 2017 @08:00PM - 10:00PM
農曆九月十五日祈安法會
Sun Nov 05, 2017 @12:00AM - 11:59PM
謝雪紅證道紀念日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搜尋

大地 RSS 訂閱

可用 Firefox 即時書籤 (Live Bookmark) 訂閱
feed image
feed image
feed image

誰在線上

我們有 11 位訪客在線上

統計(自20080101)

訪客: 90740913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大地新聞報導 arrow 《台灣神信仰》/莊萬壽推薦序:從中國三教神到台灣神
《台灣神信仰》/莊萬壽推薦序:從中國三教神到台灣神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2014-07-28


(圖文版權所有,收錄於《台灣神信仰-大愛的修行》一書)

宗教信仰是出之於人類的需求,是對自然、生命的適應、安頓,是早期原始社會就存在的信念與行為。

北傳佛教  受阻於儒教
遠古人類眾多的民族隨不同的地理、社會而有本民族自己的宗教信仰。無情的歷史發展,二千年以來,強勢的民族、宗教,逐漸兼併弱勢的迄今,一般指世界有基督教、伊斯蘭、與佛教三大宗教,其中佛教傳播於東亞。

值得注意的是基、伊二教與南傳佛教,都有多國並立,何獨北(漢)傳佛教,在廣大的東北亞大陸,只有中國一國呢?這與台灣人的信仰與命運攸關。

以中原為地盤的中國,確實是古文明。在佛教傳入,並轉化為豐厚的漢字大乘佛學之前,中國帝王已掌控貴族性的儒教,與在地性的道教。具體的講,中國是由帝王儒教,左右道、佛兩教的封建社會。

國家神道儒教,宰制攏絡道釋
西漢武帝,獨尊儒術,孔子升為「素王」,儒學神格化,已具有宗教的功能:用封建的道德倫理教化人民、穩定階級社會;用科舉制度、儒書教育,來攏絡地方士紳,分享權力與知識,尤其建立從中央帝王到地方主官祭孔的儀式,奠定了儒教為國家神道,孔丘為教主、聖人的地位。後代「衍聖公」世襲,一直到台灣,我稱之為「國教」與「中華民族」「國族」、漢學稱為「國學」,「三國」使台灣人失去自我認同。

同時,儒教雖沒有「人、神二元世界」觀,非感性的意識型態,但所謂「天人合一」,理想性的、道德性的所謂「天」或「天道」,是統治者獨自擁有的,帝王稱「天子」,代「天」行道。王權至高獨一,天下「大一統」,皆是帝王的土地與臣民,這是儒教宗教功能的擴大,也是中國帝國主義、霸權思想的根源。

儒教二千多年來始終是中國極權政治,霸權思想的基本元素。中國共產黨以反儒起家,以至於建國,他們曾轟轟烈烈的宣揚「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新宗教,終告失敗,不得已又投入「孔老二」的懷抱。而國民黨一向祭孔尊儒,最近在台灣更變本加厲,開民主倒車,則不必論矣。

儒教是一神教,孔子是帝王的守護神,這是帝王創造出來的。另亦有若干所謂「民間儒教」如善書的流傳。中國本土鬼神的崇拜與信仰是道教,及許多民間信仰,而佛教雖來自印度,譯經不絕,理論性強,獲得士大夫的信仰;道佛都曾進入統治圈中,但毫不影響國家儒教的運作。

道教(包括民間信仰)的庶民性、自主性強於佛教,在中國亂世中,比較敢扮演反抗的角色,如太平道、明教、白蓮教……,因此統治王朝宰制、收編特別厲害,號稱63代的「張天師」還逃到台灣。至於佛(釋)教主張輪迴、涅槃,要忍受世間之苦,麻痺於現實社會,很難挑戰統治權。中古是因經濟問題,損害到王權,才有「滅佛」之舉。

三教合一是唐山閩客寺廟神明的性格
儒道釋三教,事實一千多年前已經交流,儒、道浸淫佛理尤多,至約五百年前出現了「三教合一」,尤其在華南。其結構是最高點是國家神道的儒教,其下左右為道、釋二教。統治王朝,分化並控制多神教的道、釋,兩教的組織與教義,根本不可能讓道士、僧侶產生大地域的教主、挑戰王權,中國王權,其實兼有神權。孔子與神祇的封號,都是帝王的欽命,異於西方基督教世界神權與王權的分權,這也是中國難以民主的主因。台灣道釋的領袖,大多是隨蔣介石來台,全面收編台灣宗教界,是幫助蔣政權穩定改造台灣社會秩序的工具,也是台灣民主、啟蒙運動過程中的阻礙。

明代後葉推動「三一教」的林兆恩(1517-1598)正是與媽祖林默娘同鄉的福建莆田人,是屬於閩南語人,我們不知今台灣人在唐山最早的祖先「閩越(國)」人的原始信仰是什麼?他們是蛇圖騰,屬百越族(客家亦屬之),可料到的是如同台灣南島語系的原住民原有自己的祖靈,自然神信仰一樣而漸漸被同化而消失的。明清時期,唐山閩客地區寺廟神明性格祭拜儀式甚多「三教合一」特別是道、釋神明在寺廟的合流。

民間信仰迷失了現代國家的方向
要強調的是隨閩客移民進入台灣的神明,恐半是閩客地域的在地守護神,嚴格說多不屬於傳統的中國正統「道教」「正一道」,而是「民間信仰」。一個獨立的語族有本土特有的宗教信仰:本語族的在地神,則足以培養我族意識,甚至國家意識。但在國家儒教、漢系佛教的浸潤下,在地神的民間信仰,無從獨立發展,也難脫巫術與功利的本色。在地鄉土神大多是唐宋時代當地流傳的人物神或山神,如安溪人供奉當地北宋時僧侶陳昭應為「清水祖師」。惠安人供奉當地的山神「青山王」。如同安人供奉北宋當地的神醫吳夲(音滔),為「大道公」為「保生大帝」……。台灣唐山移民時間晚而短,難以形成舊漢文化的台灣在地神。這並沒有特殊意義,問題是民間信仰有無台灣主體性與現代性的內涵,才是最重要的。

今日我們有多面向的觀察,若從純南島民族觀之,所有宗教信仰都是外來征服者帶進來的,一如同血緣的紐西蘭毛利人看外來宗教一樣。若從被統治者的立場看,高聳的中正堂(我視為「宗廟」),與高雄旗津等地的蔣介石廟。待之於不可測的未來歲月,台灣人若無知的供拜,則形同台灣人祭拜台灣原住民的屠夫鄭成功,與閩南人祭拜征服閩南的大屠夫陳元光為「開漳聖王」一樣的絕對的荒謬。若又從「台灣自我認同已絕對多數」來看,以為「民間信仰已獨立於中國」(有學者以為),這是過度樂觀,台灣民間信仰幾乎仍與中國同體,難以切割,比較受儒佛化的韓、日,他們並沒有來自中國民間信仰的羈縻,何況嚴重的是台灣很大比率的民間信仰宮廟,是由國民黨與黑道所控制的樁腳。台灣北中南三大佛派也多親中、反台,因此,台灣的宗教信仰並未完成主體性的建構。而民間信仰多巫術、迷信,信功利、宿命,迷失了朝向現代國家的方向。

台灣宗教信仰的中國情結
2000年政黨輪替之時,我苦心撰寫,發表一篇〈台灣文化困境與國民意識建構之芻議〉比較長的論文,前半陳述當前面對的各種文化困境,後半期待能作為具體的「台灣文化建國大綱」,並轉給新政府的領袖參考,可惜一籌莫展。此文在網站流傳,如〈台灣奶神〉等稱「此生必讀的好文」,我只能孤芳自賞。

其中我提「中國文化情結」與「宗教文化」的二種困境,我批判「狂熱的全民宗教信仰與寺廟的財團化」「教閥與政商媒體」,我對此的解困之道是促進「公民教育與國家認同」及「歲時禮儀與民俗信仰的改造運動」我說「這是艱巨的大工程,尤其是宗教及民間信仰……有待宗教革命家出現。」

十餘年來,宗教與民間信仰政治化、商業化、巫術化更趨嚴重,成為方便中國國共二黨經營促統的園地,民間信仰的絕大多神明都來自中國,雖己有台灣本土化傾向,卻仍有「祖神」情結,難有以自省,產生如政治認同的台灣意識,而給予中國滲透的可乘之機,淪為中國統戰與政治人物奪取的禁臠。這也是今日台灣人追求民主、生存所必須突破的最後瓶頸。宗教信仰自由是基本人權,是不能控制的,而事實我曾「慨歎被主流政治勢力所主宰,是台灣人愚昧無知的宿命文化。」(見拙作〈台灣宿命文化與民間信仰〉,2011年9月)

脫結之道:台灣主體性與現代性的追尋
台灣歷史的主體性,缺乏縱深。住民多元,外來政權,更迭頻仍,未曾過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自古以來沒有共同的祖靈、自然神的信仰或民族英雄的傳承,以色列有猶太教,近鄰日本有神道教,韓國有家神信仰,還創造一個檀君。

不容諱言,台灣除了「基督長老教會」外,幾乎大半宗教、教派對台灣民主、自由奮鬥的歷史是無感的,甚至對台灣人民日益壯大的獨立運動,也執反對的態度。而動輒出現數十萬人進香、遶境的大宮廟,參與的台灣人信眾,所祈求的是「平安、發財」,有誰當時會聯想他的祈求,必須要先確保台灣的民主自由制度,才能獲得?

中國是宗教不自由的國家,美國國務院〈國際宗教自由報告〉歷年都是列入「特別關注國」(Countries of Particular Concern),台灣有必要與中國如此密切的宗教交流嗎?而且宮廟神明,都成為中國所謂「祖廟」的「分靈」,大甲媽祖鎮瀾宮2014年6月又組「進香謁祖」團,至莆田,是所謂「回娘家」。台灣的神明都已被統一,而被貶神格,這批人並不知恥辱。更不知自己不是「中國人」的台灣主體性。

媽祖與關帝是滿清王朝捧紅的政治神,早期台灣主要是拜上帝公(玄天上帝),這且不表。不料在台灣解嚴後,又恢復了政治功能,尤其近年來,在媒體文創的操作下,進香、遶境,幾乎瘋狂,光是要搶鑽轎腳的一地以數千人計,校長帶學生有之,少年帶阿媽有之。隨時有數萬人的場面,政治人物其誰不動心,這裡成了錢莊、票倉。是黑道與信眾的世界嗎?我看過許多日本街頭的祭典,包括京都「三大祭」,人家展現的是蘊含歷史精神的現代文化。台灣若要做為現代國家,人民要具有〈理性精神與公民意識〉(見拙作2009年4月)的現代性。台灣要回到近百年前蔣渭水批判的「缺乏精神生活,極度迷信」的時代嗎?(見拙作〈現代化與現代性〉2013年8月)民間信仰是必須改造的。

此外,另一條道路,是韓國的基督教、天主教人口早已超越佛教人口,已逾總人口半數,韓國事實已成基督教國家。「脫儒去佛」是韓國走向民主、進步的重要動力,太陽花學運,讓我覺得,台灣青年正在走向韓國之路,尤其是全民多知中國始終是台灣頭頂上的烏雲,台灣人一定要撥雲,才能見到太陽。

「台灣神」信仰的誕生
以上是台灣主體性與現代性的追尋,具體的說,要追尋的是台灣人自己的典範信仰。我在2000年論述〈台灣文化困境與國民意識建構之芻議〉一文中,有「先賢事蹟及典範的樹立」,主張要「立碑立像,事蹟編入教科書」「列紀念日」,我並未提議立祠供奉,更沒想到要造神祭拜。主要是因我是「無教者」,我尊重信仰與神明,但我內心世界只有自然,沒有鬼神。但我認識宗教信仰的力量與功能。在東方三教的多神社會,「無教者」是眾多的,尤其知識份子,我受先父影響,他是工人,卻是「文協」的會員。

早在1990年5月韓國「光州十周年紀念會」,我正在大邱講學,專程前往,首次目睹十萬人的集會,並到被屠殺人民與民運犧牲者墓地「望月洞」憑弔,寫不少文章發表。返台後向若干本土的大老建議設置一處可以遊覽、紀念的林木「民主墓園」,即使是衣冠塜,亦可以成為匯集台灣精神價值的聖地,如「望月洞」為韓國民主的標誌一般。2011年底黃昭堂主席逝世,我寫〈台灣精神的典範─黃昭堂主席的典範傳承〉懷思,在〈附語〉中還說民主墓園之事。

我孤陋寡聞居然不知道楊緒東醫師的「台灣聖山」生態園區快要完成,用以供奉我已知的「台灣神」。這是台灣民間信仰的新頁,為台灣犧牲、奉獻的典範立神,創立本土的信仰運動,這是我倡言台灣主體性思想,形塑典範逾二十年來的驚喜,楊醫師是位了不起的思想實踐者,論述沒有實踐,終成泡影。台灣神,我的理解,尚不是新宗教,他們是台灣土地上的神明、自然守護者,但不是造物者,接近自然主義者莊子所說的「神」「神明」或「神人」,都指精神、意志的力量。是一種神聖的價值,具有現代性的理性精神。其實供奉孔子牌位,也是同樣的意義,只是屬於封建社會的信仰。台灣神希能成為我上文所說的台灣人共同的祖靈、自然神信仰、民族英雄傳承。進而能成為全民日常生活的信仰,產生建國的力量。

孟絹是寫「台灣神」的全台第一篇碩論,即將出版,她是我2012年初在長榮大學台灣所最後一年教過的學生,非常傑出,已是建築碩士,有心的又回來學習台灣文化、歷史。去年畢業總成績第一名,獲得〈第六屆莊萬壽教授台灣人文獎〉,我專程返校頒獎。她化很深的工夫解說創立台灣神的原點和49位台灣神的事蹟,最後「以信仰立國」作結,甚契合吾心。她書前引述楊醫師認為「台灣人的信仰若不能由主體、本土來發展,就會空洞化,而台灣魂的歸依,只能依附在神怪鬼魅與妖言妖語之中,統派信仰由中國神祇為根源,自有深刻紮根的內容,台灣人跟著此方式修行或拜拜,只會喪失本土信仰的認同……」(32頁),精闢見識,引起我長篇論述的動機,拜台灣神,不能「升官發財」,要放射台灣神更大的光芒,一定要有豐實的論述積累,要立台灣神,我就先嘗試破解難以解開的中國三教之神。

最後,我另一位學生,文化出版界老將費邊社文創葉柏祥社長,毅然出版陳孟絹的新作,對兩位為台灣文化的奉獻、台灣主權的申張之打拼,謹表敬意。



莊萬壽
2014年6月5日凌晨4時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4-07-29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7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