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七月 201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2009鄭南榕逝世20周年紀念特刊—我讀.我見(1)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9-04-11

photo source: 鄭南榕基金會

*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前言:

酷酷的鄭南榕,是自覺覺他的啟蒙者,堅持所認定的生命價值,有著自我期許的使命。

一般人只會隨波逐流,到現在,許多自稱台派人士,也只是把支持台灣獨立建國,當作個人的show場,其等參加各種的街頭運動,不過是為了擴展自己的政治資源與虛榮,對此類西瓜派的政客,會因為台灣建國的消長而有所改變。

當然會柿子挑軟的吃!

於2009年一片親中、救經濟的假象氛圍,我們發現,不少人失去「建立台灣國的信仰」,失去「228精神的信念」、失去「鄭南榕精神感召」。

台灣人到現在無法拯救「阿扁總統」的司法迫害,正是中了「KMT政治操作」的毒素。

台灣神Nylon的天命奉獻,何嘗不是給DPP一種當頭棒喝?

阿扁放棄一切的司法申訴、辯論,對於KMT阿九控制ROC的司法,進行大規模的司法迫害,大家有目共睹。談公義的台派,說人權、公理的獨派,講天理、正氣的教派,皆不能視而不見。

司法正義的破滅,最後必然會有終極的反擊,流血革命成為必然的手段。

「他的火燄是我們的洗禮」:


他出生在二二八那年
生日裡烙著劫日的印記
他成長在肅殺的威權年代
但年輕的生命有著昂然的身姿
他許諾自己成為行動思想家
一個外省囝仔快意地行走在荊棘之地
當他點燃自己的生命
劫難的印記終於化為灰燼
火光熊熊,整片土地都因之映照光明

1947年2月28日在台北城引發的暴動,迅速蔓延
被國府接收大員顢頇貪狠激怒的市民
看到外省人就打
他們怒氣沖沖的來到鄭家門口

鄭先生回福州老鄉探望親人
鄭太太懷著三個月的身孕,隻身在家……

四十多年後,當年那個胎兒,鄭家的長子鄭南榕
說起媽媽告訴他的往事:
我媽媽躲在屋裡不敢出來
幸好一位鄰居出面說
這間是外省頭家娶本省太太,我們不要去啦……
就這樣,我家逃過一劫,我也才能活到今天……

二二八的驚悚從母胎裡就伴著鄭南榕
成年後的他,第一次求職的履歷表上寫著:
我出生在二二八事件那一天,那事件帶給我終生的困擾

那事件一直困擾他,直到他在烈焰中化為焦黑的那一刻

鄭南榕讀哲學,專攻邏輯
那是一門明辨真偽、因果、是非
沒有曖昧嬌飾,難以妥協,執著無謂的科學
他信仰古典自由主義
堅持個人的尊嚴,和其價值的追求
然後他說,我是一個行動思想家

他不選修國父思想,寧可放棄大學文憑
他經商,以實踐對自由主義的信仰
美麗島事件之後的第一次大選
他投入反對運動

當時沒有人向他要履歷表
但是困擾他終生的二二八事件
在那張黝黑的臉孔上,已隱隱浮現

他在街頭發傳單
在國會跑新聞
幫委員做助理
1984年初
他到處收集大學畢業證書
向親朋好友籌募資金
到新聞局登記
創辦《時代週刊》
思想家要行動了

從當時的3月12日起
時代系列週刊辦了5年8個月
出版302期
到他死後半年才結束

打從一開始,他就引進強烈的企業精神
為了對抗警備總部的查禁、沒收
和新聞局的停刊處分
他一口氣登記了18張執照
又逐步建立印刷、裝運和行銷網路
在全國封鎖、軍警密佈的街頭巷尾
以大進大退的智謀,與敵周旋
以不計血本的擔當,按期出刊
如同週刊封底題字所揭露的
他辦時代週刊,為的是
「爭取100%的言論自由」
為此,他在風聲鶴唳中
全文轉載江南的《蔣經國傳》
多次公開蔣經國的病情
揭發軍方黑幕與弊端

雜誌社因此創下被查禁和停刊次數最多的紀錄
多人多次被軍方高階控告
他本人並因而被羅織入獄

思想家對自由主義的信念在行動中實踐了
然而,代價不可謂不大

1986年起
鄭南榕開始強化並擴大行動的幅度
此後三年之間,他策劃推動了
1986年五一九綠色行動──抗議戒嚴37周年,帶領群眾在龍山寺集會
1987年發起二二八和平促進會──在全台各地遊行演講
要求查明真相,平反冤屈,族群和解
1988年,與「台灣政治受難者聯誼總會」共同發起「新國家運動」
全台行軍40天

從這些行動的軌跡當中
鄭南榕正面迎戰那困擾他終生
事實上也捆綁台灣數十年的二二八

1987年4月16日
在台北市金華國中一場公開演講上
他意氣風發的站在台上
痛快大聲的說:
「我是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

一直到很久以後
時代雜誌社的同仁還經常談起
鄭南榕在總編輯室裡
一遍又一遍的
聽那一段錄音帶
臉上漾著心蕩神馳的笑容

困擾他終生的二二八
像天羅地網的黑幕
嚴嚴密密的籠罩全台
他的一聲吶喊
銳力啄破黑幕
探出頭,看到光
任誰都會歡喜雀躍

一次又一次,在每個公開演講的場合
鄭南榕站在千萬群眾面前
眼睛閃著光,說:
「我是一個外省囝仔,我主張台灣獨立。」

他曾被扭曲的心靈清澈了
他曾被撕裂的尊嚴融合了
二二八的困擾終於擺脫
他重新誕生
成為一個人格完整、新而獨立的人

他率先加入在美國成立的台灣民主黨
成為台灣第一號黨員
他刊登許世楷的<台灣共和國憲法草案>
然後,他收到高檢處「涉嫌叛亂」傳票

一個重生的人已經贏過死亡
當那個不義的政權以怯懦的手段找上來
他只擱下一句話
OVER MY DEAD BODY
「國民黨只能抓到我的屍體,不能抓到我的人」

1989年1月27日,鄭南榕開始自囚
從此,他不再離開雜誌社

他在總編輯室桌下擺了三桶汽油
用膠帶黏著一只綠色的打火機
並在雜誌社內外構築工事
各地前來支援的義工日夜駐守
防範軍警強行拘提

71天當中
憂心忡忡的親友不斷前來探訪
義光教會的紀元德牧師每週帶領會眾
到雜誌社作家庭禮拜
許多人面對他愈來愈坦然的笑容,轉身拭淚

(未完待續,撰於2009/06/01)
 

延伸閱讀:
「好國好民 鄭南榕逝世二十周年紀念特刊」免費索取下載電子檔
鄭南榕基金會
【影音】四月四日為鄭南榕獻上一朵玫瑰「鄭南榕殉道二十周年」宣告祭儀 
【影音】鄭南榕殉道二十週年追思紀錄片-焚 
護國台灣神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9-04-11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