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四月 2017 >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活動

Wed Apr 26, 2017 @08:00PM - 10:00PM
農曆四月初一祈安法會
Mon May 08, 2017 @12:00AM - 11:59PM
八田與一證道紀念日
Tue May 09, 2017 @12:00AM - 11:59PM
廖文毅證道紀念日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搜尋

大地 RSS 訂閱

可用 Firefox 即時書籤 (Live Bookmark) 訂閱
feed image
feed image
feed image

誰在線上

我們有 3 位訪客在線上

統計(自20080101)

訪客: 87764591

首頁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二二八事件官方檔案VS.民間資料整理輯錄(嘉義地區)— 我讀我見(3)
二二八事件官方檔案VS.民間資料整理輯錄(嘉義地區)— 我讀我見(3)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09-08-18

(photo source: 二二八事件官方檔案VS.民間資料整理輯錄(嘉義地區))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口述歷史是228重現現場的有效方式,訪問見證者很困難,當時有許多台灣人不願意提及不堪回顧的往事。

有些受難者家屬難於克服心理障礙,更多的人認為,KMT存在的一天,恐怖的行為就不會消失, 228血案,就是如此自然形成,中國黨不痛不癢。


國民政府軍搶劫殺人鐵證,嘉義縣三和村慘案(口述歷史)
時間:2003.10.18
地點:嘉義縣水上鄉三和村李寓
受訪者:李君瑞
訪問者:江榮森、謝文明、呂美親
紀錄:謝文明

二二八發生至今已五十六年,當時我二十四歲,自爆發至機場那天剛好下雨,下雨時農民多數在家裡沒出去,所以也不知道當時發生什麼事,記得看到有人拿竹棍,還有兵仔在開槍。

以前我住在羅朝海那一邊,離機場大約二百公尺,兵仔來到羅朝海家放火燒厝,羅朝海他父親就是因為擔水要去救火才會被打死,羅樹根也是如此,羅安國士兵仔把他從家裡抓出來後,在路上就被打死了。因為空軍醫院就在附近而已,那時機場的路都還可以走,而我們都躲在家裡面,躲在家裡時一些土匪兵來就一直搜,看到女的就要強姦,什麼東西都要拿,牛車也拿,簑衣也拿,土匪兵就是這樣。我們躲在裡面馬上被叫出來,當時我心想出來也沒關係,反正又沒做什麼,不知道是這種情形。像我們八個,羅麗、羅譜、羅瑞生、吳厘、羅永欽、鍾未己、羅未土和我,他們把我們抓進機場,就是以前的氣象所,然後以鐵線將我們綑綁,叫我們跪下,他說我們是民兵反抗要打死,我們當然說不是啊,那時我已經結婚了,我老婆也在逃,跑回去柳子林。

他們很殘忍,說我們是民兵,且很多人不斷以北京話喊著:「打死、打死!」很多在喊。剛好那時在樓上有一個何副官,我不認識他,那個斜嘴的認識何副官,他說當時曾經去幫他割草,何副官就說他不是民兵是老百姓,叫他們幫我們解開,兵仔本來不從,何副官說這件事他會負責,於是才把我們解開。然後又把我們抓去籠子裡關起來,關的時候還沒得吃,關了二十多日,這二十多日就輪流去幫他們煮飯,他們出去偷抓雞回來,我們就必須負責煮給土匪兵吃,抓豬回來也要殺豬,那時機場的水都斷了,只有以前留下來的砲彈坑裡有水,就去那裡擔水回來,一天就兩個人出來煮飯,其餘的人繼續關著,晚上只有一件蚊帳而已。

那時我就想要偷跑出來,因為機場的路我熟,但其他人叫我不要跑,我跑了他們明天就會被打死,不然我當時就要鑽水溝逃走了,因日本時代我在那裡當兵屬,所以我很清楚地形。後來土匪兵仔每天早上派一人載一包米去嘉義市賣,賣誰就不知道了。而他們出去外面抓進來的人都當場槍決掉,且就地槍決,我們有看到好多個,一次差不多有十幾個被抓進來槍決,但都不知道埋在那裡。

從初五開始就打死十幾個人,那幾天都在下雨,我們已經被關了一個星期了,他們叫我們出去清理屍體,四個人一台牛車,人當牛在拉,旁邊還有兩個土匪兵用槍押著,叫我們去扛,看到都會怕,死人的肚子都已經脹起來了,但因為下雨所以不會臭,就從水溝裡一直收,他們都被打死在溝底,就在那條「榮典路」的溝底。四個人一起抬,兩個人抬手,兩個人抬腳,都可以聽到肚子裡的腸子在跑的聲音,然後我們把屍體埋在北回歸線的溝底,我們把屍體直接放在溝底,且只用土埋覆著而已,沒再另外挖坑,埋在哪裡也都不知道了。只有後來在北回歸線附近找到的那些骨頭而已。坑大約有四十幾個,我們當時是五具屍體一層堆疊起來,所以大約知道有四十多個,另外那坑還有三十多個,但不知道埋在那裡,請人家來測也測不到。那時要挖時人家還都不太相信,我說絕對有,因那時縱貫路較窄,現在又拓寬,他們拓寬是從兩旁挖路,所以位置差不多在中間,果然叫他們再來測就測到了。

把他們埋好回去後,何副官還拿消毒水給我們洗。回去後仍繼續被關著,他們說如果要回去的話,要拿八千元來做擔保清飯錢,那時的八千元可以買好幾甲地了,那裡拿的出來啊?實在是很可憐,被關了還差一日就一個月了,三月初四月進去,四月初三才出來。然而村裡的東西都被拿光了,雞、鴨、牛都好,連衣服都要,我們的鐵馬也被拿走,二二八事除了劉厝庄,我們三和村也很可憐,逃得村裡像死城一樣。

劉厝里的情形則是機場的兵仔要去陸軍醫院那邊。那些兵仔就是要進去看看有沒有毛毯,所以才會被追,追到的劉厝里才知道是劉厝里的人,於是把他們全部都抓起來關,關起來有一間沒找到,這些比較幸運,不然其餘的都死,那時被抓來到我們在大圳那裡就打死了,我當所看到的就將近二十個被打死。而我們埋屍的八個人,至今只剩我一個活著。

議員他們要進機場時,都被矇著眼睛,手綁在後面,我們都有看到。就我所知,他們來三次,第四次我們就不知道了。許世賢也有來,看到她來了二次,其他像潘木枝等我都有看到,前幾次來都有放他們回去,第四次就不讓他們回去了,陳復志他們在車站被槍斃的事,我是後來才知道的。

其實也沒有什麼「民兵」,他們都只拿竹棍,頂多上面再加個菜刀,而兵仔都把機槍放在三樓頂,剛好對下瞄準,在路上走動的人家,都被叫進去打死;而押進去現場打死的,我們就埋了好幾個,手腳都還熱熱的,只是不知那裡人,在裡面打死的都埋在裡面,不讓人知道,還叫我們不能看,那裡大約打了三四十個,一天就打十多個了,那麼多天,抓來的就馬上打死。那時我覺得生命不保,那知道還能活到今天。我覺得如果三月初五那時來攻機場,應該可以攻破,因當時機場裡人不多,三月初五以後飛機來了,軍糧也來,我們也都還有搬到。

我隔壁有一個被槍尾刀刺到的叫羅木三,他就是土匪兵要去他家把他抓出來,而他是個跛腳,他母親叫土匪兵不要抓他,他都已經是跛腳了,於是雙方僵持,然後槍尾刀就刺下去了,刺到手肘。下寮有一個死掉的,當時他出來廟口,就被土匪兵打死,好像是在三月初七吧,也不知道為什麼一出廟口就被打死,土匪兵就是看到男的就要打要抓,女的就要強姦,我們村裡還有一個女生受傷,也是被槍尾刀刺到他的下肢,因土匪兵要強姦她,她反抗,她那時已經是中年人了,現在搬去新竹了,他就是羅樹根的妻子。

三月初五兵仔有進到我們村裡,我們村裡有一個外省人來我們村里入贅,他的朋友來找他,兵仔以為他是民軍,因他手持竹棍,被土匪兵以望眼鏡看到,那時已接近中午,我們被抓去時也大概一兩點了。也許是因為這樣,才會被認為三和村裡面有民軍,於是來包圍,那時大家都逃,沒有人敢回來了。

註:李君瑞係二二八事件嘉義機場重要證人之一,三月五日被抓進機場,目睹機場內慘案實況;及事後榮典路之受難者掩埋屍體八人之中,至今仍健在者。
嘉義市228事件紀念文教基金會,2006,"國民政府軍搶劫殺人鐵證,嘉義縣三和村慘案(口述歷史)",《二二八事件官方權案VS民間資料整理輯錄(嘉義地區)》,嘉義市,pp.319-322。

(全文完,撰於2009/07/27)
 

延伸閱讀:
二二八事件官方檔案VS.民間資料整理輯錄(嘉義地區)— 我讀我見(2)
二二八事件官方檔案VS.民間資料整理輯錄(嘉義地區)— 我讀我見(1)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7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