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九月 2019 >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大地新聞報導 arrow 【活動預告】07/25 許昭榮烈士紀念碑揭碑典禮暨台灣無名戰士追思大會
【活動預告】07/25 許昭榮烈士紀念碑揭碑典禮暨台灣無名戰士追思大會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2015-07-25

時間:2015年07月25日(六)14:00-18:00
地點:台灣聖山-生態教育園區(南投縣草屯鎮坪頂里股坑巷30之57號,舊名匏仔寮,近南開科技大學,交通路線圖
電話:04-23723710(大地)、049-2569645(聖山)
主辦單位:高雄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
執行單位: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許昭榮烈士紀念碑揭碑典禮暨台灣無名戰士追思大會

【新聞稿】

在台灣講到「老兵」,或許一般人的刻版印象會直覺聯想到有退輔會輔導而享有自成一套社會福利體系的「榮民」(榮譽國民)。但其實台灣因為複雜的歷史背景關係,歷任的"統治者"在台灣留下許多殖民的痕跡,「台籍老兵」就是其中一項,這群被邊緣化的族群(Subaltern)長久以來處於無聲的狀態。身為台籍老兵之一的許昭榮先生,歷經時間與空間的種種磨難,開始獨自一人,展開散落在中國的台籍老兵口述歷史調查,以書寫史實來對抗舊殖民日本政府以及新殖民國民政府的忽略與遺忘。

李筱峰教授在《台灣兵影像故事》的〈序〉中指出:「殖民地的可悲,在於他沒有自主性的主體地位。他必須為他的殖民母國而活,一切的價值,也以他的殖民母國為依歸。他,只是人家的邊陲、人家的附庸。他,不是他自己。」台灣歷來因是外來統治者的殖民地,所以一直在為統治者而活,不是他自己,主人變換,台灣人的角色就跟著變化,不變的是做奴隸的身分與殖民過客的冷落以待。

近代的台灣人,在新舊殖民者的統治之下,換過不同的制服上戰場去打仗,因個人際遇不同,可能在二戰時當過「日本兵」與同盟國打戰,有部份在剿匪戰爭時成為「國民政府軍」與共產黨打戰,有些則變成「中共人民解放軍」參加解放戰爭因時局變化轉而參與抗美援朝戰爭,也有韓戰結束後繼續打823砲戰者。台灣人在這個時代的巨輪,沒有自主性,只能任由命運擺佈。

許昭榮先生,1928年的日治時期出生於高雄州潮州郡枋寮庄。和所有「原國軍台籍老兵一樣」,都有一段坎坷悲慘的人生經歷。1943年參加日本海軍特別志願兵第二期,二次世界大戰終戰時,以「整備兵長」復員;戰後,1947年「二二八事件」後「清鄉」,被迫投入中國國民黨海軍「台灣技術員兵」,遠赴山東青島參加「國共內戰」;1950年經歷塘沽、長山島等戰役,獲頒「海功」、「海光」獎章,當時因無「退役」制度,請長假回台灣,進入中油高雄煉油廠工作,被密告「逃兵」而遭逮捕回軍復補;1955年奉派赴美接收「咸陽」號驅逐艦,回國後,因攜帶「台灣獨立運動第十年—1955」小冊子,被依叛亂條例二條三,判處十年徒刑,移送綠島。1968年出獄後,獲得加拿大政府的「政治庇護」而留居多倫多,直到1992年國府解除「海外黑名單」才返回台灣,回台後,許昭榮有感於台籍老兵被統治者差別待遇難以釋懷與沉默,乃於1994年成立「全國原國軍台籍老兵暨遺族協會」的組織,以進行台灣老兵戰後補償及建碑慰靈的訴求,要將台灣老兵充滿血淚的教訓永遠留在歷史上,並做為終身的愚蠢事業。

2004年許昭榮於高雄港附近自籌經費並投入畢生積蓄建立「台灣無名戰士紀念碑」。2005年「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臨時木牌豎立。2006年許昭榮再度自籌經費豎立「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石碑。然後在2007年底到2008年間,高雄市議會以王齡嬌議員為首,提案將「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改為「八二三戰役紀念公園」。王齡嬌議員以促進觀光為由,認為「戰爭二字給予人陰氣感過重,將嚇走遊客」,執意改名。許昭榮在歷經一連串的溝通、受辱之後,得知公園即將被改名,深受打擊。

許昭榮回台灣後,以追討台灣老兵的尊嚴與公道,和建置「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為終身職志,眼見這項終身職志之一的地標即將被毀,決定以死捍衛。在給周振英教授的訣別信中,寫到深感孤掌難鳴,尤其520的政權交替後公園可能面對未知的變更事宜,決定捨身來催生「台灣國立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最終選在2008年5月20日中國國民黨再次執政當天,以自焚方式結束生命。

許昭榮投入餘生的精力與積蓄,20多年來為台灣老兵的議題而奔走,期間稍稍獲政府重視,放寬返鄉探親及定居條件、發放些許的撫恤。台籍老兵的歷史,在2004年受到部分學者與媒體的重視,在此之前,台籍老兵的遭遇和犧牲,無法出現在正統史觀之中。許昭榮在這之中,有一定的貢獻與影響力。殖民地人民最大的悲哀就是自己的歷史,由殖民者來撰寫,而被殖民者如果不知抵抗,那活著要如何面對真實的自我,還是要依統治者的意思自我欺瞞活下去。許昭榮面臨雙重殖民的困境與抵抗,就是把台籍老兵的活下來,做為歷史的證言。

為已經無法出聲的人發聲,用自己的所長去連結與發揮,讓這些過去忽略與遺忘的,重新被發現,他們不約而同的用文化當成記憶,來抵抗遺忘,來抵抗已經不只代表名字的三個字,許昭榮,這個符號也象徵著台籍老兵的不公不義的抵抗。

2015年高雄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與台灣聖山合作,於台灣聖山碑林區設置許昭榮紀念碑,並將原高雄「台灣無名戰士紀念碑」亦遷至台灣聖山,7月25日將舉行紀念碑揭碑暨追思儀式,期盼各界共同關注這一段被遺忘的歷史,確立台灣軍人為何而戰、為誰而戰的使命,台灣人就當台灣兵,維護台灣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抵禦外侮,捍衛台灣主權,為台灣主權和人民,打擊侵台的邪惡勢力。

新聞聯絡人:(高雄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執行秘書)謝宏偉 07-5719973、(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發言人)廖建超 0988-607-574、大地 04-23723710
活動網址:http://goo.gl/5jV4BQ


許昭榮紀念碑

我最後的願望

~為無聲息的人來發聲~
~為止息的人來作見證~


每個人都想擁有無限的夢,而內心更祈盼每一個夢皆能如願,我也曾沉醉於無數的夢想,但是我的夢想與願望一直在解裂中粉碎,尤其是對鄉土的熱愛,始終讓我無法抗拒,因而自許殘命來善盡社會責任。

1928年我出生枋寮庄許氏寒門,身世卑微,兒時啟蒙於屏東水底寮公學校,因家赤貧,畢業後未再升學,也不知何時何日,心裡時常興起一種想法,我應如何靠著筆桿搖出我的理想,切莫讓我的人生泛白空過,所以我努力自學,1980年於美國UCLA進修,1982年畢業於東海大學第四屆高級管理師研究班。我嘗試拿起我的筆桿,曾拙著「台籍老兵血淚恨」,日文版「知られざる元日本軍.元國府軍臺灣老兵の血淚物語」、「許昭榮言行錄」,亦以筆耕方式於報章投稿關懷台灣時局,我竟無端背負台灣人的原罪,因此付出慘痛代價。1958年於綠島繫獄十年,出獄後遭列入黑名單,1985年被駐洛杉磯北美協調處吊銷「中華民國護照」,旋即流亡加拿大七年,其間亦入籍加國公民。1991年我束裝回台,立志獻身守護我的戰友同袍,鞠躬盡瘁20年,因屢經政治整肅迫害,致使我的家庭破碎,子女離散。我一生流離失守,故無恆產,這一點真的很對不起我的家庭,但是我沒有對不起我的國家與社會,所以我沒有後悔今生所做的一切。

自覺人有生必有死,只是不知何日是歸期!我不想由天來擺佈,所以我抉擇自己來操控生命的終點,自讓形骸永滅,來造就另一事生永續,我的帥身指令於我臨事不怯,唯獨將己燒盡,不再銹壞是唯一的終結路。因此,我下定決心於2008年5月20日,下午6時47分決定我生命的訣別時日,將於我化作千風時,來實現我最後的夢想與願望,即是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能挺立於我曾流過汗與熱淚的鄉土。



最後

謹呈上戰和公園給養育我的母親-台灣
並獻給悼念葬身戰火愛兒的母親-台灣



許昭榮義子 吳祝榮肅心代言
2012.09.01

《感謝(CHIMEI)奇美實業創辦人許文龍董事長於八十三歲高齡親自雕塑此銅像。》
高雄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暨遺族 敬謝


碑文背面

古往天下英雄氣
暮年懷志尚凜然
心繫同袍臺灣魂
殞身警世正青史


台灣無名戰士紀念碑

台灣無名戰士紀念碑

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戰敗投降。十月,蔣介石派陳儀領兵來台接收。翌年五月,駐台國府陸軍第七十軍及第六十二軍包括獨立九十五師,奉令在台鰲編,準備調回中國大陸支援國共內戰。陸軍部落為補充兵員;海軍當局為急需接收日本「賠償艦」之人才,特別在左營軍區中設立「台澎海軍技術員兵大隊」,各自招募兵員。

另一方面,國府派赴海南島接收之軍隊,也在當地以「接收」之名,強制留用及收編原日本軍人屬台灣技術人員,不計其數。

國府陸海空三軍均以「報効祖國、防衛台灣」之名義,利誘拐騙失業青少年於先,繼而以「參加二二八暴動」罪嫌為藉口威迫,最後竟採取在大陸「拉丁」之手段,於一九四五年底至一九四八年間,在台灣各地及海南島不當網羅總共約一萬五千人台灣子弟投効國府軍隊。

這批可謂「戰後第一代國軍台灣子弟兵」當中,至少有一萬人以上,自一九四六年八月開始,在未告知家長及調派警衛連荷槍實彈監控下,分梯被遺往中國大陸,投入東北、華北「剿匪」前線充當尖兵。中國北方不但冰天雪地,語言不通、人地生疏,而且,在嚴酷的「戰時戰地軍律」下,面對中共之「人海戰術」,進也死,退也死,結果,十之八九橫屍沙湯;約一成半被俘或隨部隊投共,而安然隨國府撒退回台者,僅四百餘人而已,其中大多數是海軍人員。陸軍人員幾乎都成為「國共內戰」的砲灰!

當時,終戰伊始,國府倉惶接收台灣,諸事青黃不接戶籍制度尚不健全,兵役制度尚未實施,尤其部隊各自募兵,志願投軍者外,幾乎都未被登記「服兵役」,造成一萬餘位「台灣無名戰士」,死無對證!國府軍隊之腐敗,由此可窺一斑。

據國防部二00三年一月十九日自監察院報告:至二00三年十月三十日止,經人事參謀次長室核認「台灣光復初期隨國軍赴大陸作戰台籍老兵」之人數為一七0四人,最多估計二千人。

但根據一九九三年十月,前國府整編七十師長陳頤鼎中將在南京總理府接受鄙人訪談,親自證實:「七十師在台招募七、八千名台灣兵」。僅整編七十師就約有六千人之誤差!可見,國防部刻意漠視「陣亡、病故、餓死之無名戰士」,情何以堪!?

儘管鐵證如山,國防部仍然不承認有「無名戰士」之存在。六十年來,國民黨政府為逃避責任,相信國防部之論據;政黨論替後,民進黨政府則保持「此事與吾無關」之態度不僅未主動進查戰後「第一代國軍台灣老兵」之歷史真相,甚至不聞不問,實在令人失望、痛心!

本協會為紀念此段悲壯的血淚史實,經過多年之努力奮鬥,始於一九九八年八月,爭取這塊約一公頃之建碑用地。奈何,國府有錢無道;新政府有權無心,國會有案無道!不得已,祗有傾囊倒篋,捐出個人最後的「棺材本」,配合日本以及台灣熱心好友之涓滴贊助,粗造這座「紀念碑」,聊表心意,一為歷史見證,二留給後世憑弔省思。

全國前國軍台灣老兵暨遺族協會    創會理事長
「台灣無名戰士紀念碑」籌建委員會  召 集 人
                                                                                       許昭榮 謹識

公元二00四年十一月十日


紀念碑背面

靈安故鄉
魂鎮故土


程序表


聖山路線圖


(點擊上圖可看大圖


(點擊上圖可看大圖

搭乘高鐵到聖山的方式:

1.)搭乘高鐵至台中高鐵站。

2.)於台中高鐵站《站區1樓第5出入口》搭乘「南投客運」(6670公車,經省道,不經國道6)往草屯方向,於「南開大學站」下車。

3.)到南開大學後,請前行100公尺,見「中日超商」右轉往富頂路一段方向步行山路3公里,即可到達聖山。

從聖山回高鐵的方式:

1.)步行出聖山後,在南開大學校門口搭乘「南投客運」(6670公車,經省道,不經國道6)往台中高鐵。

*南投客運網站:http://www.ntbus.com.tw
*往草屯方向公車班次表:http://www.ntbus.com.tw/hsr14.html
*高鐵台中站-
「南投客運」/《站區1樓第5出入口 服務櫃檯》   電話 : (04)3601-8665

P.S. 台中高鐵-聖山計程車單程約$700元


從台中火車站到聖山的方式:

全航客運
1.)於台中火車站斜對面的「全航客運」(台中市建國路171號),搭乘「全航客運」(6268公車,經中投,不經國道6)往草屯方向,於「南開大學站」下車。

2.)到南開大學後,請前行100公尺,見「中日超商」右轉往富頂路一段方向步行山路3公里,即可到達聖山。

台中客運
1.)於台中火車站正對面的「台中客運」(台中市建國路127之1號),搭乘「台中客運」(6899公車)往草屯方向,於「南開大學站」下車。

2.)到南開大學後,請前行100公尺,見「中日超商」右轉往富頂路一段方向步行山路3公里,即可到達聖山。

從聖山回台中火車站的方式:

全航客運
1.)步行出聖山後,在南開大學校門口搭乘「全航客運」(6268公車,經中投,不經國道6)往台中火車站方向。

*全航客運網站:http://www.chbus.com.tw
*經霧峰班次時間請洽:04-22259631 查詢

台中客運
1.)步行出聖山後,在南開大學校門口搭乘「台中客運」(6899公車)往台中火車站方向。

*台中客運網站:http://www.tcbus.com.tw
*台中客運免付費電話:0800-800-126


延伸閱讀:
228護國台灣神專區
228紀念碑巡禮:「台灣聖山-生態教育園區」落實信仰的動力
無國之奴今如是-台灣人真悲哀
雙重殖民的悲哀與抵抗
許昭榮-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
台灣烈士許昭榮: 寧願燒盡.不願鏽壞
【影片】台籍老兵 - 許昭榮烈士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5-08-25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