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月 2019 > »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首頁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熱情為台灣-我讀我見(1)
熱情為台灣-我讀我見(1)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4-01-13

(photo source: 蔡同榮部落格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著者介紹:

蔡同榮學歷:
國立台灣大學法律系畢業
美國田納西大學政治學碩士
美國南加州大學政治學博士

現任:
立法委員
民進黨中常委
民視創辦人

經歷:
國立台灣大學代聯會主席
台灣獨立聯盟第一屆主席
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創會會長
紐約市立大學政治學終身職正教授
公民投票促進會創會會長
民視董事長
立法院台美國會議員聯誼會會長
國際國會議員亞太地區安全論壇會長

前言:
蔡同榮,有許多台灣人只知道他叫蔡公投,對於他的歷史背景,往往一片空白,其實這位蔡博士毅力堅強,忍耐度特強。

因為當民視董事長,有太多人對他過度的期待,有些失望,要知道民視還在ROC的醬缸打滾,能混到現在,就已經不錯了。

其成立的過程,本人略有參與,是一場本土對本土的泥巴戰,沒有超乎常人的包容力量與耐力,所謂Formosa TV,不會成立。

228的事件,給蔡同榮上了一課,因為他的父親,如同許多老台灣人,哈祖國,哈得無以復加,到了覺醒的時候,有很多的家庭皆支離破碎。


國民學校四年級時,我開始接受中國教育。當時學校請了一位漢文教師,用台灣話教我們漢文,後來陸續來了幾位會講台灣國語的老師。國民學校五年級時,我的級任導師是台北師範剛畢業的林榮川老師(朴子人)。他不喜歡外省人,也不會教國文,大部分的時間都教我們算數。他使我對數學發生興趣,其後一連串的入學考試,我都靠優異的數學成績而被錄取,這都要歸功於他替我奠定的基礎。

林老師教我們半年後,二二八事件爆發了。他非常興奮,寫了好多標語,叫我們貼在村里的電線桿上。他在廟前演講,呼籲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打倒貪官污吏,好多村民響應他的號召捐錢。他跟幾位曾被日本政府徵調到海南島作戰的青年,一起到嘉義飛機場攻擊蔣軍,隨後幾天我都守在收音機旁邊收聽他的「戰況」。但此後他一直沒有回來,到現在仍不曉得這位我所敬愛老師的下落(1990年回台後,才得悉他已受難)。
蔡同榮,2008,"新塭",《熱情為台灣》,民視,台北市,p.13。

我對政治的興趣大多來自父親。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後,他偕同村里長老發動建造一座歡迎門,迎接「祖國」人員「光復」台灣。10月25日夜,大家設宴款待前來接管國民學校及派出所的接收大員。席間,這位唐山鄉親教大家唱「國歌」。父親學會了之後,回來馬上叫醒我們兄弟,教我們唱。我們從夢中被推醒,睡眼惺忪,誰也不想開口唱歌。他大失所望,就動手打二哥,責罵他不帶頭唱。哭聲驚醒了隔室的母親,她跑來探個究竟,勸父親等天亮才教也不遲,可見當時他是多麼地熱愛「祖國」!

日本戰敗後,那些工頭竟利用這數百甲的土地養起魚來。村民紛紛表示不平,一致認為如果那些土地不改為鹽田該歸還他們,那些當日本政府爪牙的工頭們沒有權力在那土地養魚,於是大家簽名推舉父親為代表,向政府提出請願。

後來陳情了2年,都得不到官廳的任何回應,村民等的不耐煩,大家糾集在一起,帶著刀矛毆打那些替工頭看管水門的人,並佔據水門。接著工頭們就雇打手來奪回水門,如此反覆數次。目睹這種武打場面,我常自問 :政府在哪裡?為什麼它不能解決這種糾紛,任人民訴諸武力?

這些工頭認為如能陷害父親,必能使村民就範,於是想辦法向他下毒手。大概在我小學六年級春夏之交的一個清晨,我照例在清晨4、5點起床,打開大門,準備做健身操後開始讀書。

突然間,6、7個穿便服的大漢走進我家,其中一個人用刺刀指著我,叫我不許動。我看另外一個人拔出手槍,對準父親的額頭,然後叫醒他。父親被推醒後,連加穿外衣褲都不准,就被他們用在庭院撿起的一條草繩,縛住雙手帶走。我嚇的如驚弓之鳥,跑進屋內驚告母親,但當母親走到大門口時,就不見父親人影了。

誰帶走他?帶他到什麼地方?究竟為了什麼事被帶走?我們家人都無法解答這些疑問。一向歡樂的家庭一下子變成死氣沉沉。母親飯吃得少,香燒得多。幾天後一個人來告訴我們,父親被關在台南憲兵隊的看守所。原來他與父親同被關在一個獄房,父親得知他將被釋放,就託他帶口信給我們。我們馬上花錢託人去活動,過幾天,未經審問,父親就回來了。
蔡同榮,2008,"新塭",《熱情為台灣》,民視,台北市,pp.14-15。

當時的台灣警察(阿山),很多人早有妻室,卻對於台灣女人特別喜好,台灣人就普設「菜店」(酒家),由鄉村到城市生意興隆,中國黨到現在走高級路線,台中的金錢豹可以做為代表,老闆皆為外省人,生意強強滾。

父親對宗親會很熱心,他與幾位宗親在嘉義市建築一個相當有規模的宗祠,後來他被推為嘉義縣柯蔡宗親會理事長。我高三時搬進宗親會,他託人請了一位老婦人為我燒飯。某天一位朋友來我那兒吃飯,說那老太婆難看得使他吃不下,他要替我僱請一位較好看的人。結果請來一位賣獎券的小姐。她雖年輕貌美,但麻煩卻跟著來了。

那天晚上11點多,我準備上床時,那個警察又來了,他說我沒有報流動戶口,命令我跟他到派出所。我們到達時,正有4位空軍太太因打麻將也被帶到那兒。他跟另外一個警察先處理麻將案件,與那些太太聊到大清早3點左右,才讓她們帶著麻將回去。我在旁邊耐心地等著他們「辦公」。她們走後,那個警察說我沒報流動戶口,要把我送進警察局拘留所。我想要打電話請父親的朋友來保釋,拜託他讓我用電話,而他無論如何都不答應,我忍無可忍終於破口罵他。這一下子他便用侮辱公務員、妨害公務的名義,強制我到拘留所。

到達那銅牆鐵壁的世界不久天就亮了,犯人開始吃早飯,但沒有我的份。我告訴看守所人員說,我整夜沒睡,肚子又餓,請他給我飯。他說我剛進來,還沒有我的飯票。中午我照樣沒飯吃。大概下午2點,我被帶到中興派出所,父親的一位朋友已在那兒等我。警察說我妨害公務要罰金,並要在他們處理的文件上簽名承認我犯的罪行。

我一再地向他們解釋事情的經過,堅稱該受處罰的是那位作弄我的警察而不是我,拒不簽字。父親的朋友一再地勸我說,父親會付罰金,不必借一金額,只要簽一個字,我就可以回去吃飯睡覺。對於我拒絕簽字,他反而感到奇怪。最後在飢餓又疲倦的情形下,我終於在下午5點左右簽了字。

翌日父親特地來嘉義看我。我忿忿不平地把事情的始末一一告訴他,希望他能夠為我洗青冤屈,甚至於向縣長申告,以改進警察的態度與作風(當時他是縣議員,縣長是林金生)。父親卻滿不在乎地說:「我早就告訴你們,有兩項職業就是餓死也不可當:一個是警察,一個是稅務人員。當警察會養成仗勢凌人的個性;而稅務人員會養成無所不貪的習慣。」也許他對這種是司空見慣,不族為期,但我認為他過分消極。

從此以後,我決心從事台灣的政治改革,立志學習政治,高中畢業後,我考上了台大政治系。(本文原載於「我要回去」,5至17頁)
蔡同榮,2008,"新塭",《熱情為台灣》,民視,台北市,pp.17-18。

做為「台灣建國為理念」的人物,他的太太必須很忍耐先生的堅持,其等在外奔波必須與ROC、KMT對抗,在國外或可頗為放心,若是回國(ROC鬼國),拼政治會有生命危險。

內人蔡麗蓉是一位傳統的台灣女性:認真讀書、工作,不管閒事。嘉義女中畢業後考入台大法律系,然後獲得美國南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碩士學位,主修公共行政,副修電腦。她曾在美國當時第4大銀行的漢華信託公司(Manufactures Hanover Trust Company)擔任相當於副總經理的職位,負責電腦方面的工作。

她參與政治是因為我那麼關心台灣的民主、自由,她才犧牲自己的志趣,來成全丈夫的願望。就像1990年,我要回來台灣推行公民投票運動,她一直不贊成,是因在美國過著好舒服的生活:有很好的職業,子女的教育也相當不錯,美國的生活環境那麼好,卻要分散家庭,回到闊別30年、生疏的台灣,一切從頭開始。可是,最後她還是把兩個女兒留在美國,跟我一道回到台灣。我一直了解她「陪」我的心情,因此,我一輩子都感到虧欠她。

1992年10月17日,在我第一次參選立法委員的選舉晚會上,麗蓉突然說要上台演講。我遲疑了一會兒,然後建議她,講3分鐘就好。這是她生平第一次演講,料想不到她竟講了11分鐘,真把我嚇壞了。她說,她生病,住進醫院5次,我都不在她身邊,都在外面為台灣前途奔走。

最近的一次發生在1990年我回台後,她在美國動乳癌手術,國民黨只允准我出境到美國,而不准我再入境回台,所以我才不能到美國看她(當然,我能夠回台,是由許多美國國會議員向國民黨施壓,說基於人道主義,應讓我回台參加岳父的葬禮)。
蔡同榮,2008,"我的生活",《熱情為台灣》,民視,台北市,pp.28-30。

(未完待續,撰於2009/09/07)

 

延伸閱讀:
蔡同榮部落格
第三屆台灣UN青年研習營/蔡同榮:入聯公投是台灣唯一的路?!
民主倒退、司法濫權/陳前總統司法案件說明記者會全程
2008 台灣國升旗典禮/蔡同榮:馬政府的非國與國關係,讓台灣失去國際空間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4-01-22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