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八月 2019 >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大地新聞報導 arrow 【影片】白色恐怖少女救父記
【影片】白色恐怖少女救父記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2015-12-21


點擊上圖可看更多老照片,贊斯(右1,約15歲時)

時間:2015年12月08日
地點: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活動:《查某人的二二八》讀書分享會
分享者:大地志工陳惠鑾(贊斯)1935年出生

今天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爭)開戰紀念日,74年前,12月8號。(亦有人說12月7日)

我的生日是在1935年,昭和10年(228那年12歲)。在那個混亂的年代,國民黨很有系統的要消滅台灣的菁英,所以「228」過後就是「清鄉」,「清鄉」過後就是「白色恐怖」,看到所有的人,我那時候,白色恐怖的時候我15歲,讀中學,去到學校「喂,你知道嗎?樓上2、3年級有一個高中生的爸爸,某一個人的爸爸,今天被槍斃了,初中部某某的爸爸被抓啦!」當時我聽到只覺得那好像別人家的事。可是有一天,我父親有一天晚上出去外面,說去找朋友的時候,到半路就被抓走了,那個晚上沒有回來,我媽媽的心裏就很不舒服,她一直很擔心,這麼亂的時候怎麼晚上還沒有回家,想打電話去問人又覺得歹勢、歹勢,她們所受的教育是,太晚不能去打擾到別人,所以不敢打電話。

第二天,我心想,我爸爸怎麼沒有回來?我就去上學了。結果從學校回家的時候,掀開飯鍋發現怎麼沒有煮飯?!我媽媽就坐在玄關處,恍神。有人來,窸窸窣窣的在跟我媽媽講話,到底怎麼了?!那個時候,我們受的教育是,大人在講話小孩不能在那比手畫腳,要去一旁,但我想不透我媽媽怎麼到下午了還沒煮飯?後來,他們講一講,我就走過去問:「我可以聽嗎?」她說:「你爸爸昨晚沒有回來,就有人看見他被人抓走,抓去那裏也不知道」。後來,有一個人來跟我媽媽說,他的親戚有看見,被抓到現在干城,好像在現在的國軍英雄館(日本時代的憲兵隊),抓去那裏。那人說:「那裏沒給人東西吃,你們要準備麵包去。」現在要煮飯也來不及,就煮了一些麥片、牛奶跟雞蛋,這樣子,這些先給他吃,晚一點再拿飯過去,反正他一定也吃不下啊!

去時,那個門口的衛兵,就趕我「我們這裏沒有關人啊,你們走開!」我就感到奇怪,人家跟我報的就是這裏,為什麼沒有?!日本時代的憲兵隊,跟後來的憲兵隊不同,那時還是矮矮的樹頭而已,我立刻就跑到旁邊去,很大聲就喊我爸爸,那個時候我不是叫爸爸,叫「どさん」(多桑),就這樣很大聲的叫兩、三聲,我爸聽到,就在裏面回應「喂~」我就知道了,就跟他說「喂!有在裏面啊,你們胡亂講,我爸爸有應啊!你說沒有,就有啊!」他不得不讓我進去,我進去,有一個人叫住我,「我女兒跟你是同學,我看過你!」「你女兒叫什麼名字?」他跟我說名字「噢,天啊!怎麼會有這種事?!」再來,還有一個歐吉桑叫我「喂,查某囝啊、查某囝啊,我已經到這裏很多天了,你快去幫我通知家人,不然我沒有衣服可換!」

那是夏天,也沒有東西吃,他也被抓進去了。我變成就去到外面他們的辦公室,那時我才15歲而已,就蠻有膽子了「你可不可以借我紙跟筆?我要寫字。」我就紙筆拿著讓那些人寫,大家就把地址寫給我。那個地方,關了十幾個人。我回家,第一個去到我朋友家裏,我叫住她,因為我跟她很少聯絡,她想,我怎麼會忽然去她家?她問「你要做什麼?」我說「你爸爸……」她就拉住我,一拖「你不可以問!」我說「為什麼?」「我爸爸好幾天沒回家了!」我說「我知道你爸爸在那裏!」結果,本來在一樓講話一拖就把我拖到二樓,害我在樓梯差一點跌倒。一上樓,她們全家人都坐在那裏,大家都愁眉苦臉,不知道她爸爸在那裏。我才告訴她,你爸爸就是在哪裏、哪裏,我剛才有看見。

通報她之後,我再去另一個人的家裏,那個人的家,就是現在的民族路,大概在民族路過橋沒幾間,當時他家很有錢,整排的房子都是他們家的,開印刷廠。然後,我進去之後就問:「請問歐巴桑在嗎?」,「查某仔啊,你找她要做什麼?」當時只要看見不認識的人大家都會怕。我就說:「我知道歐吉桑在那裏!」我立刻又被拉進房間。「在哪?」我說「這是不是歐吉桑的字?」我拿給她看。「對!」我跟她說,他現在人在什麼地方,他們才找到人。

接著,很多人也都開始去找人了,憲兵隊就很困擾,他說那是別人寄在那裏的(指某個單位借放那裏),後來那個單位就是台中的情治單位,就是專門抓台中、彰化。我不知道我爸爸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後來,我住在彰化的舅舅,就來跟我媽媽說,在台中講話不方便,不然回去彰化講。然後回到彰化我舅舅的家,我表嫂再去找我伯母來,原來事情是,人家要抓的是我四伯仔,阮四伯仔跑了,抓不到人,變成他的弟弟在台中,改抓他弟弟也一樣,就是這樣子!你們想過嗎?沒有證據!什麼都沒有!只因為是他的弟弟,就把他抓走,反正他哥哥跑了就抓弟弟也一樣,事情就是這樣子!

那個時候,白色恐怖,我家一天到晚就是會來有的沒有的人。「我有辦法弄,你拿多少錢出來,我可以立刻幫你辦。」家裏就是有那麼多人來來去去。後來,我媽媽說起初有給他們錢,後來想想好像不對!沒做什麼好像都是來騙的。我彰化的伯母,她也不敢出面,連電話也不敢打,一直叫人傳話,再傳到我家來,才說錢不可隨便給別人,人家如果來講,「不行!」你知道嗎?我媽媽有多無助?她語言不通,她受的教育也沒效。所以有一晚,我在睡覺的時候,怎麼好像聽到有人在哭的聲音,是那種啜泣的哭聲,不敢大聲哭,好像用毛巾摀住哭泣一樣,我驚醒過來,看見我媽媽坐在那裏,夏天有蚊帳,她坐在蚊帳的外面哭泣,那個就是「暗夜的哭泣」。她還跟我說了一句「萬一你爸爸怎麼樣的話,你該怎麼辦?」她想說,她無能為力,因為她所受的教育在這個時代,她也沒有辦法發揮什麼,而我還只是15歲,能做什麼?也不知道是否能讓我再受教育?那個時代的女性就是這樣子。因為一個變動,語言不通,所有的機關或什麼……,都被中國人佔光了,那時蔣介石(政府)一來,什麼都被他們佔去。所以白色恐怖的那時候,真的「四萬換一元」,你所有在銀行裡面的錢,全變無效了,所剩無幾!如果你有田,兄弟共業,那些田地也是被政府徵收走,你什麼也沒有。所以那時候的台灣人,如果被槍斃了,政府有權利沒收你的房子,那個時候就是如此。

還好,因為我爸爸,後來我們就怎麼弄呢?故宮博物院的人(當時故宮博物院在台中,他們有人曾被抓走)教我們,教我寫陳情書,五院,不管,反正能用雙掛號的全部都寄去,我寫原稿,教那些其他也被關在一起的人,分一分給他們,叫大家全按照這樣寫、這樣寄,然後,請人家拜託他寫什麼呢?保證!寫上名字,說這個人是很好、很正直的人,沒有犯罪。人家幫你簽名和蓋章,就是我爸爸的一個朋友,他叫我拿給他,他幫我,不然你知道嗎?那個時候我才爸爸被抓走而已,有人在亭仔腳遇到我,他問「你爸爸發生什麼事?」亭仔腳內的屋主「喂!你們不要在這裡講話,等一下我會被你們連累了!」那個時候是這樣子啊!風聲鶴唳。若遇到比較了解我爸爸個性的人,大家都會來我家慰問有什麼困難「你說!」但有些人不是,連從我家門口經過,我爸爸的朋友啊,我跟他打招呼,那是一種禮貌,結果他把臉轉向旁邊,不理我,也有這種人。所以,那個時候,講難聽一點,隨人顧性命啊!除非是大家都當知己了,知道你的為人,知道你是受冤枉,他們都會幫你,如果沒有的話,大家都閃的遠遠的,那種年代就是這樣子!

問:後來有救出來?

答:有!因為後來一直闖到蔣介石那裏去,他受不了陳情書一下子送那麼多,還有,拜託台籍的立法委員什麼的,還有彰化的發伯母,陳發他太太是國大代表,他太太以前是國大代表,她跟宋美齡出訪時有跟她說這件事,後來事情鬧得太大了,於是全部被釋放回家,反正錢也花掉很多了,人有回來就好,就是如此!所以我對國民黨說他們會改變怎麼樣,聽聽就好,共產黨也是這一套啦,反正中國人就是如此。那些事就是咱的經驗,可能你們聽我這樣講,好像在聽故事,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因為在這個年代,怎麼那個時候會這樣呢?但這是真實的故事,

主持人:她是日治時代就讀「中一女」畢業的。

問:可否請問你爸爸跟四伯仔叫什麼名字?

答:我四伯仔叫陳宏基,他當時是彰化縣新聞公會的理事長。我爸爸叫做陳宏祥。


延伸閱讀:
查某人的二二八-我讀我見
給阿扁總統的一封信── 歲末長者的感觸
阿扁總統給楊緒東醫師的回信(第18封)
日本友人聖山之行-緬懷八田與一的感謝帖
被埋沒的真相
我看到 中國「洗腦 密告 公開處罰」
流血的圖博
畫中有話-老醫師的白色恐怖故事(4)
畫中有話-老醫師的白色恐怖故事(3)
畫中有話-老醫師的白色恐怖故事(2)
畫中有話-老醫師的白色恐怖故事(1)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5-12-21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