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二月 2018 > »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首頁
台灣革命僧—林秋梧.我讀我評(6)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8-06-08

(photo source: 《台灣革命僧—林秋梧》一書)

*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林秋梧這位台灣大菩薩,終其一生的行為,在完成台灣人自覺的活動與建立台灣人的台灣自主性,其生命中歷經貧乏、痛苦與自我鍛煉到佛教信仰,終於發現真理。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滿州事變(瀋陽事變)爆發,林秋梧觀察這場帝國主義的侵略行徑,有利用宗教的明顯蹟象,故發表了〈滿州事變之宗教〉一文,明白指摘各列強國家派在外國的傳教師,幾乎都身兼該國的間諜,成為帝國主義侵略的前衛。日本在滿州的活動,也透過宗教(佛教)掌握滿州人信徒,利用宗教收攬人心,慰問在滿日軍。林秋梧以滿州事變的實例,具體地突顯宗教在政治面前的御用性,為他先前所介紹的「唯物論者所指摘的歷史上宗教所演的主角」,提供了具體的例證。

顯然地,林秋梧積極強調建立佛教的自主性,以及它對現世世界的精神貢獻,而不在乎是否能提供人類來世的往生極樂。他甚至為文質疑:「佛教是宗教嗎?」
李筱峰,1991,”社會主義思想與解放的佛學”,《台灣革命僧-林秋梧》,望春風文化,台北,p.170。

林秋梧所推崇的大乘佛教,最終目的在於普渡眾生。要普渡眾生往何處去?他認為,不是要往未可知的「來世」去,也不是往虛無飄渺的「天堂」去,而是在此時此代、斯土斯地,建立一個民生樂利的世界。他說:

所謂西方極樂國土,亦是一個很曖昧的地方。所以淨土門所主張的信仰,可以把他當做一種教化方便,但絕不是祖門的正信。

一切人類能無眾苦,但受諸樂,則此土天堂也;不然,強食弱肉,分配不均,長此以往,地獄現前矣!豈真天上有天堂,而地下有地獄乎?

諸君!別焦急!事實已經提示我們了。先覺說:「婆娑即淨土,此方即西方」,極樂世界不是踏破鐵靴就可覓得的,也不是一種的烏托邦(Utopia)一片的觀念。是有心人,精進者、革命家(不是謀叛者)個個都容易得到的地方。最捷徑的,就是省識時勢,順應天人,鼓起四大弘願的大勇氣,站在四百萬大眾的前隊,把台灣到內有形無形一切魑魅魍魎,消除盡淨的光明大路。……怎能偏重來世的淨土,而忽略現實的台灣?

這種不講「來世」,專重現世的宗教觀,是林秋梧宗教思想的一個核心。源於這個重現世的思想,他認為「省識時潮」才是「最上禪」,所以─

出家何必入山中,今古時潮盡不同。
悟到婆娑即淨土,降魔伏怪樂無窮。
李筱峰,1991,”社會主義思想與解放的佛學”,《台灣革命僧-林秋梧》,望春風文化,台北,pp.172-173。

在當時敢質疑佛教,是一件非常勇敢的行動,他的理論很新潮,卻是講實力、真實踐、有中心信仰,現在談自主建國,台灣人最需要228台灣神的建國信仰。

在林秋梧的解放的佛學觀裏,有相當強烈的抗爭意識。「願同弱少鬥強權」」的濟弱扶傾的性格,不僅是他人格特質的一部分,也是他佛學思想的重要內涵。基於這種意識,在面對帝國主義的殖民統治時,他站在被壓迫民族的立場;同樣,在面對兩性關係時,他也順理成章成為一名主張婦女解放、男女平等的人。在佛教的經典中,有許多是排斥女性的,有些經典更寫明女子不能成佛。但是林秋梧卻挑了一部不到三千字,但他認為是「一部最尊貴的解放婦女的經典」─《堅固女經》─來討論,著成《佛說堅固女經講話》一書,茲引一段他解經的釋文,以明其旨:

……女子也要有凌駕男子的志氣。至少也當抱有男子平等的覺悟,才能應赴﹝付﹞現代社會的生活,才能活動於非常時。不然贛想「三從」的生活:在家依靠父母、出嫁依靠丈夫、夫死依靠兒子,假使她能得如願,也不過像鐵檻內的動物一樣,哪有自由的世界、廣闊的天地,可以逍遙自在?且這樣的生活也非人生的真目的。堅固女說要自知自覺,就是表示脫離依靠「他方」的生活樣式。

不論是受男性中心主義所宰制的婦女,或是受帝國主義殖民統治的弱小民族,或是在資本主義下廉售勞力的工農大眾,林秋梧都為這些弱勢者提出一個自知自覺,不靠他力的奮鬥途徑。林秋梧耽心弱勢者們陷於「因果命定論」中聽天由命,成為厭世悲觀。因此林秋梧提倡「不信一切有為因果」,闡明佛教祖門獨特的因果律。
李筱峰,1991,”社會主義思想與解放的佛學”,《台灣革命僧-林秋梧》,望春風文化,台北,pp.175-176。

後言:
書名雖然稱之為「台灣人革命僧—林秋梧」,但是短短的生命,覺悟出信仰的大道理,可以啟發後生來追隨與效法,這種人就是台灣神,新世界的作為,就是各宗教或宗派大融合,彼此間互相尊重,但是不合乎「宗教精神」的地方,必須虛心改革,宗教無聊又冗長的儀式與虛偽的包裝,皆不可取。

宗教談的是真理,透過宗教修煉,是為了勇於為自由、人權、公義、公理犧牲奉獻,凡宗教所稱謂的不同名稱,只是各宗教的自創區隔。

我個人為了生命的意義,皈依許多不同宗教,但是沒有一個宗教可以令我心服,這個人認為,凡台灣人要建國,不論您信了什麼宗教或是教派,其覺醒的終點,不在於儀式或是名相,而在於能夠達到「信仰」的地步,超越宗教的自限。

我的真言,就是「信仰建國228」「追思感恩台灣神」,台灣人必須尊重在台灣的先人,廣義的說:家中的公媽,有了您這位228信仰的修持,祂們就是台灣神,您亦是台灣神的候選者。


(全文完,撰於2009/09/09)
  

相關書評:
台灣宗教論集-書評(1) 
台灣宗教論集-書評(2) 
台灣宗教論集-書評(3) 
台灣宗教論集-書評(4)  

延伸閱讀:
台灣革命僧—林秋梧.我讀我評(5)
台灣革命僧—林秋梧.我讀我評(4)

台灣革命僧—林秋梧.我讀我評(3)
台灣革命僧—林秋梧.我讀我評(2)
台灣革命僧—林秋梧.我讀我評(1)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8-06-07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8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