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七月 201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首頁
謝清志的生命振動-我讀我見(6)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9-07-12

2019 Note

上個月(2019/6)底,福衛7號(福爾摩沙衛星7號 FORMOSAT-7/COSMIC-2)成功發射,是台灣太空發展史重要的一步,主要任務在進行全球氣象預報等。

「說書FB」po文寫到台灣的太空發展史一定要知道的謝清志博士,隨即網友蔡心貼出謝清志在福衛7號發射現場照片,顯見他的關心。

「謝清志」是誰?他生於1941年,台南人,是一位民主鬥士(黑名單)、火箭專家(密西根大學航空太空博士)。1995年放棄在美國航太領域的高薪,妻小放在美國返台貢獻長才(鮭魚迴游的心情)。

1999年福(華)衛1號順利升空,國民黨政府不得不正視他,但他台灣主體的黑名單背景,不讓他當一級主管。福(華)衛1號、2號、3號,謝清志都是重要的關鍵角色。尤其3號,是「氣象研究的科技衛星,具公益功能,免費提供精準氣象數據給全世界」。

2000年政黨輪替,謝清志擔任國科會副主委。他的工作,包括幫前朝的國民黨政府“擦屁股”。2001年5月,謝清志受命「南科高鐵減振計畫」,開始了他的「挑戰振動」,只因當初不知哪個「天才」(草包?)欠缺○○,將南部科學園區貼在高鐵旁營建,而且還跟廠商保證震動不是問題。問題當然大了,廠商發現,準備打包走人。

這項全世界沒人做過的事,謝清志動腦解決南科減震問題,這項創新的工程,還吸引日本媒體團在2006年5月來參觀這個奇蹟減振工法。10月奇蹟的「南科高鐵減振工程」完工並運作,隔(2007/03/02)年,高鐵全線正式通車。

然而與「天才」(草包?)友好關係的廠商沒標到此案,謝清志的創舉被貼上“弊案”標籤,排山倒海的抹黑。是擋人財路的報應??中間的辛酸豈是一般人能體會的,也許早就撐不下去了。

2008年7月,南檢一審宣判所有被告無罪,然而8月,南檢不服,再提上訴。就是「沒罪也要辦到有罪」的概念? >_<

謝清志蒙難期間,著急的親朋好友只能希望有小叮噹的時光機,「為什麼要回來???」一如對陳文成博士事件的遺憾「為什麼要回來?」

謝清志的兒子謝泊怡,命名原因是謝清志當年是黑名單,有家歸不得,就以「漂泊海外,心念台灣」寓意,把兒子取成”泊怡”(醫師、UCLA大學教授)。

從兒子的命名,就知道謝清志「鮭魚迴游的心情」。感謝各領域的優秀人才,願放棄名利為台灣貢獻!!

如果近期忙碌,漏遺了時事,一起來閱讀值得珍藏的好書,《謝清志的生命振動》。


左圖:謝清志博士等人於2015年參訪聖山,左起為謝清志博士、蔡淑敏女士(謝清志夫人)、楊黃美幸女士、蔡心小姐、許家瑞醫師。
右圖:蔡心小姐貼出的照片,「這是謝清志博士這次福衛七號發射現場照片」,引自FB

More:
楊緒東 畫中有話-專坑扁朝功臣,迫害知名航太專家謝清志博士,台灣司法有妖魔
Nathan 讀書心得:謝清志的生命振動
Aries 鮭魚洄游:謝清志的生命振動
贊殿 聖山日記 20150429(謝清志博士參訪聖山)
贊外 聖山日記 20150508
台美人歷史協會-謝清志 民主鬥士 火箭專家

以下為楊緒東專欄,10年前(2009年)的文章。


(photo source: 謝清志的部落格

*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到了看守所,必須脫光衣服再由檢查人員kiss ass,大概阿扁亦不例外吧!

5月24日,已過下午五點半,我跟其他案件嫌疑犯被「銬串」送進台南看守所。來到報到處後,我的手銬才被鬆開,開始進行繁雜但又有條理的入住手續。首先,我身上所有的東西,包括手錶、婚戒、皮帶等,還有皮夾內所有證件、金融卡、信用卡及現款,全部脫下或繳出,交給所方代為保管。然後,就是搜身,我被要求脫光全身的衣物,檢查人員仔細看過我全身上下,最後被要求背向檢查員,做90度彎腰,並且用力咳嗽,說是要查驗肛門內是否藏匿違禁品。後來我才發現,每次進出看守所,都必須重複這些檢查動作。
謝清志、彭琳淞,2008,"所內所外"《謝清志的生命振動》,玉山社,台北市,p.177。

牢房裡,沒有桌椅、床鋪或任何家具,地板是由約3吋寬的木板鋪設而成,老舊而有些腐朽,木板間縫隙,讓螞蟻、蜈蚣有機會上來陪睡。

牢房內那另外「5乘3台尺」的地方,有一個沒有沖水設備的蹲氏馬桶,一旁有水龍頭、水桶、面盆等,無論大小便、盥洗、洗碗盤匙筷、洗衣、洗澡,都必須在這不到一個榻榻米的小方塊內進行。水龍頭的供水有管控,每餐飯後、洗澡時及運動後才有供水,平時則以水桶來儲備用水。

吃,像極在工地用餐。地板上舖一張過期的大本對開雜誌紙,3人圍坐地板上,飯菜擺在中間,大夥彎腰駝背地吃,只須5分鐘,用餐就完畢。吃,不是為了飢餓,而是慶幸時間又向前推進了些;吃完晚餐,就象徵著苦日子又少了一天!
謝清志、彭琳淞,2008,"所內所外"《謝清志的生命振動》,玉山社,台北市,pp.178-179。

鬼所亦有「暖流」,只要是一剎那就會很爽,台灣人在ROC體制內,官越大、越用心護台,就會越受到侮辱,現在ROC鬼國,如是這般。

有位看起來敦厚老實樣的法警,官階一毛三。有一次,在進出看守所中央控制台時,看到我正坐在角落等著與律師會面,他利用沒人注意的刹那,俯身小聲的對我說,報紙抹黑的報導讓他們感覺非常氣憤,大部份的人都知道我是被陷害的,「為國家建設出了那麼大的力氣還遭誣陷坐牢,台灣人欠你一個公道!」我聽了感動之餘,一下子也不知如何反應,只能故作平靜,誠懇地回答:「大家一起努力,明天台灣一定會更好!」

也有一回,我那30多歲的牢友不知在抱怨些什麼,這位一毛三的法警前來我們牢房探視,嚴厲斥責他:「你年紀輕輕,不認真工作、賺吃,不知珍惜,……。」說著說著,手指著我對他說:「你知道嗎?他是被冤枉的!」
謝清志、彭琳淞,2008,"所內所外"《謝清志的生命振動》,玉山社,台北市,pp.180-181。

我在看守所的第一位牢友,姓高、南部人,50歲出頭,個子不高,沒超過160公分,皮膚黝黑,兩眼炯炯有神,個性爽朗樂觀,看來就是短小精幹型。

由於大腿關節退化,動了手術,換了不繡鋼的人工骨件,但手術不盡完美,使得他兩腳長短不一,成了身障人士,因而每月可以領到$11,000的政府殘障補助金。

履犯的他,多次進出牢獄,心理調適很好。熟悉牢中一切的他,對待新進來的我,十分熱忱又耐心地告訴我該知道的一切,像是洗衣、洗碗、洗澡等每日生活作息所應注意的事項。
謝清志、彭琳淞,2008,"所內所外"《謝清志的生命振動》,玉山社,台北市,p.182。

約一個月後,我也出了看守所。他跟我電話聯絡上,找機會提了一箱家鄉的名產釋迦到台北來送我;後來我帶著女兒泊欣到台東拜訪他,這回他硬是在只能裝6顆釋迦的禮盒裡塞進8顆,提袋因此斷了,他的真情好意,我十分珍惜!
謝清志、彭琳淞,2008,"所內所外"《謝清志的生命振動》,玉山社,台北市,p.185。

統媒會不成比例的扭曲、放大台灣人的奉獻,以打擊台獨人士為樂,其與阿九的聯共制台、終極統一的意識牢不可破,表現的手段細膩、足以欺騙無知的台灣人民。

台灣在硬體製程技術方面,現在雖已執世界牛耳,但在規範創新方面的法律,包括《採購法》,卻出奇落伍。所以,我引用在國外學到、自信可行的「系統規劃管理」的方法與步驟,透過研發來催生一個可行的工法,事後也證明這個創造出來的工法果然令人滿意,達到預期效果。當工作團隊繼續朝完成方向努力時,另一群人,特別是競爭中沒獲得此工程的公司及參與者,因忌妒而散播不實的消息給不肖的媒體工作者,並結合一些貪婪成性的立法委員,利用其言論免責權在立法院大發議論,把我醜化成貪官污吏!

電視新聞台再以不成比例將之放大,引起檢方注意,所有這些扭曲的訊息編造成一場我的人生浩劫,終致淪落到看守所來。

這是我的簡述故事,細節要等以後重聚再詳細告訴你們,現在你只能先相信爸爸絕不會貪污!
謝清志、彭琳淞,2008,"所內所外"《謝清志的生命振動》,玉山社,台北市,p.193。

現在,我被某些邪惡的未知力量,從我的生活秩序中抽離,而進入牢裡休息,我們全家也因此脫序。與其憤怒、怨天尤人,不如將此看成是那「應把握的一天Carpe Diem」,學學另一套迥異以往的生活方式、處世態度;前程是好是壞?不知,但至少我們還有掌握自己命運的可能!

在還沒發生此事以前,我一向認為,一切美好,將繼續下去,直到退休。這次Carpe Diem以後,我頓然清醒:「無論案件後續如何,我將退休!」
謝清志、彭琳淞,2008,"所內所外"《謝清志的生命振動》,玉山社,台北市,pp.210-211。

牢裡的生活,遵循著「上班」時間,但隨時都會被提訊,所以又有點像在「當班」。一切,又像是過著「週休二日」的生活。

週一到週五,我們每天遵循著這樣的「課表」:早點名、靜坐一小時,廊道運動十分鐘,靜坐一小時,午睡一小時,洗澡二十分鐘,晚點名、靜坐一小時,睡覺。其餘時間,坐著、看書、寫字或移動,也可以站起來伸伸腰,但不准躺下,最多只能斜坐。

週六、週日,則形同放假,除了三餐、吃藥和點名以外,其他活動全都免了;要躺下,可以,要睡一整天,也沒人管。
謝清志、彭琳淞,2008,"所內所外"《謝清志的生命振動》,玉山社,台北市,p.219。

錯過了下午的囚車,我又回拘禁室等待晚間的加班車。11點左右,已是半夜,我又與十多位他案嫌疑人成串被送回牢房。在看守所廊道上,一位友善的警衛向著我念念有詞:「傻瓜,你回來貢獻個什麼?這個國家不値得你這麼做,現在搞到這樣,活該!」我只能報以感激的微笑,一時間,內心還真想告訴他:「聽你這麼一說,我倒覺得這一趟也算値得了!」
謝清志、彭琳淞,2008,"所內所外"《謝清志的生命振動》,玉山社,台北市,p.222。

鼓勵,是好的助力,但我十分清楚,此時自己才是扭轉頹勢的關鍵力量,唯一的勝利之路,就是我堅持打到最後一粒子彈!
謝清志、彭琳淞,2008,"所內所外"《謝清志的生命振動》,玉山社,台北市,pp.223-226。

台灣人要能夠在ROC鬼國制度全身而退,必須有美國的協助,謝清志是博士、教授,在美國政府工作過,有國際人脈,阿扁就缺乏這些美國關係。

未來的審判,若判A-Bian有罪或是家族迫害,台灣人不能憨憨在家看電視,除了必須運作海外關係,亦要來一場必要的「大血拼」,才能救得了自己。

依阿九的敢作敢為,心中沒有ROC,只有PRC,阿扁之受政治迫害,DPP若不能覺醒,會有台灣絕滅的厄運,不要以為現在阿九表面上尊重輿論或有些讓步,其實阿九與中共的盟約,早已經暗渡陳倉。


他又提到一些團體與個人,像是海外社團如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台灣人公共事務會、台美航太協會,甚至一些在美律師、專業人員等,紛紛寫信抗議台灣政府對本案處置不當,批評台灣法律被非法執行,看守所牢房內惡劣環境等的質疑,也一一被提及!高峯祁檢察官認為,顯然有消息走漏,才會鼓動聲援風潮!

結束前,我提醒檢方我患有「睡眠中停止呼吸症」,又有高血壓;我的血壓已從初進來的「120/80」升高到目前的「160/90」,這還是有服藥下的情形,沒服藥一定更高;看來已達臨界邊緣,看守所裡的血壓紀錄正可為證。

我也表示,希望他們在執行公務的同時,也應將嫌疑人的基本人權及生存權列入考量

事後證明,他們並未理會我的說詞,更不用說應尊重! 高峯祁檢察官甚至還粗暴地要求書紀員在紀錄中避開「人權」兩字,一旁的我,只能黯然嘆氣、搖頭!
謝清志、彭琳淞,2008,"所內所外"《謝清志的生命振動》,玉山社,台北市,pp.232-233。

我的三位律師則輪番上陣,從不同角度反擊再羈押的不當,質疑檢方都已完成調閱搜索,也傳問證人(共58人次)對案情應已充分掌握,不再具串供的環境,也無串供的客觀事實,再羈押不但違反人權,也無必要。

我本來是「事主」,此時在法庭上倒變成了旁觀者!律師們雄辯滔滔,口若懸河,顯然是有備而來;反觀檢方所提出之延押理由,說了一堆,條裡不明,最後還是在一位陪審法官協助下,才勉強整理出三、四個延押理由。審判庭持續二個小時,於12點結束退庭,預計十分鐘後宣判。

我於是又被法警押回拘禁房等候,途中法警向我表示,律師團論述精彩罕見,其實我也有同感,但我不敢奢想,反而是盤算著能否返回看守所,趕上晚飯比較實際!
謝清志、彭琳淞,2008,"所內所外"《謝清志的生命振動》,玉山社,台北市,p.235。

就這樣過了約40分鐘,法官才回到法庭,宣判駁回延長羈押的聲請,判我以300萬元交保並限制出境,檢方則當庭表示要提抗告(但事後從未提出)。

牢房裡十多位同樣等候出庭者的牢友,耳聞我交保獲釋,有人提高嗓門,好奇的問保釋金多少?不習慣大聲喧嘩,我比了三隻手指回應,他們猜3萬?我搖頭,他們嚷著30萬?我再搖頭,他們不可置信的齊叫300萬,我苦笑點頭,接著,十多聲尖叫,還摻雜著:「可保100個我們咧!」
謝清志、彭琳淞,2008,"所內所外"《謝清志的生命振動》,玉山社,台北市,p.236。

(未完待續,撰於2009/10/05)
 

相關閱讀:
2009/12/14菜市仔論政(討論南科高鐵減振工程)
獨家專訪謝清志博士-生命的振動(速記)
10/30 電台專訪預告-專訪謝清志(前國科會副主委)
讀書心得:謝清志的生命振動
鮭魚洄游:謝清志的生命振動
謝清志的部落格(漢文)
Support Ching Shieh(英文)

延伸閱讀:
謝清志的生命振動-我讀我見(5)
謝清志的生命振動-我讀我見(4)
謝清志的生命振動-我讀我見(3)
謝清志的生命振動-我讀我見(2)
謝清志的生命振動-我讀我見(1)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9-07-11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