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八月 2017 > »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最新活動

Wed Aug 30, 2017 @12:00AM - 11:59PM
蘇洪月嬌證道紀念日
Tue Sep 05, 2017 @08:00PM - 10:00PM
農曆七月十五日祈安法會
Wed Sep 20, 2017 @08:00PM - 10:00PM
農曆八月初一祈安法會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搜尋

大地 RSS 訂閱

可用 Firefox 即時書籤 (Live Bookmark) 訂閱
feed image
feed image
feed image

誰在線上

統計(自20080101)

訪客: 89891446

首頁
颱風日,憶起齊柏林
新聞報導 -
作者 Aries | 贊修   
2017-08-07



尼莎颱風經過台灣,新聞報導著「屏東佳冬焰塭村"淹水牆"紀錄歷年淹水高度」,災區的災情,與電視前的人無關?漠視土地、海洋的求救訊息,局外人會不會是下一個災民?

齊柏林在《我的心,我的眼,看見台灣》的「活在被包覆的世界,甘心嗎?」寫到:


我的生活範圍大都在城市裡,公務員的日子過得算是穩定。現在的城市生活像是一個安全的網絡,把個人包覆其中,隔絕了自然,看不見災害,看不見破壞。如果選擇一輩子躲在城市裡,不往外探索,人很容易有種錯覺,覺得世界十分安全美好,沒有任何問題需要解決。

超市買得到任何你想吃的農產品,天氣熱就開冷氣,假日就到大安森林公園和建國花市逛逛,接觸一下所謂的「大自然」。人生也可以選擇最穩當的路,選擇什麼都不去看、不去想,日復一日地工作,等待退休的那一天,領著一筆錢,好好度過餘生。


純樸的文字記載,流露他細膩的思緒,寫出一般人的生活日常、心裡現象。「都市人」和大自然隔離得很遠,明明是海島子民,卻對山、海如此陌生,戒嚴時期的山禁、海禁,的確發揮了作用。

齊柏林喜愛在颱風過後去空拍,並不是刻意去拍山河如何變色、或不良工廠如何趁著颱風夜將河川染成彩虹河的畫面,單純是颱風掃除了空中的雜質,天空恢復了乾淨、鮮豔的本色。如果你曾在颱風剛離開時,抬頭仰望,會發現天空的顏色是如此湛藍,一如齊柏林形容的清澈。

第一次聽到齊柏林的名字,還誤以為是一個漢譯的外國人名字。其實他也是長大後,才知道「齊柏林」是一戰時德國發明的飛行器名稱,不知情的父親剛好幫他取了飛行船的名字。

也許是因為《認識台灣》的紀錄片(2013/11上映),而知道齊柏林導演這位人物,刻版印象把他想成是有台灣心的外省第二代、人面廣的公眾人物。閱讀他的著作《我的心,我的眼,看見台灣:齊柏林空拍20年的堅持與深情》(2013/10出版)後,反而認為他是與你、我一樣的平凡人,一個很努力要實現夢想的普通人。

念高職時,他只是對拍照偶爾有興趣,會拿著爸爸的老相機,去拍些大自然景物。畢業於普通的工業管理科,曾一度以拍攝美美的室內設計案件的雜誌為生,久了反而提不起勁照像。1990年進入國工局,空拍記錄高速公路的興建過程,開啟他從空中俯瞰拍攝的視野(經過克服空拍的種種不適)。公務之餘,租用直升機從空中拍攝地景的昂貴費用,實在不是他可以負擔,還好在他與直升機公司熟識後,一有機會就“搭便機”拍照。

此時的他,只是對高空拍地景有興趣,拍的照片還是放在家中自我欣賞。有些類似一般人到觀光景點會拍照,但某物背後的意義或歷史卻不太明白所以然。

偶然的機會,從1998年開始,《大地地理雜誌》發表相關議題需要照片時,會請齊柏林支援照片,促使他更了解所拍照片的相關知識,例如西台灣沿海魚塭、蚵架等空拍下美麗的幾何圖形,背後卻代表著超抽地下水致地層下陷、海岸線淪陷於人工設施等環保議題。

他意識到,原來他空拍的照片可以發揮作用。

看著地景不斷快速的變化,高樓平地起、山林迅速消失、河床砂石被一卡車一卡車載走、河川似月娘陰晴圓缺染成不同顏色,朋友告誡他不可發表照片,擋人財路後果難料。但他好像也跟著天地同悲,加上自己與日俱增的年紀、身體在高空飛行搶拍鏡頭的職業傷害等,各方面都要與時間賽跑。2009年莫拉克颱風是關鍵的臨門一腳,地表「深層崩壊」的規模,讓他嚇一大跳:


我深深覺得,這樣的記錄工作不快點做,可能以後也就來不及做了。我們只記得災難來臨的慘烈狀況,卻從未從頭去細究,何以災難會發生?我覺得,記錄工作的意義不僅是單純記錄台灣這片土地的景色、樣貌,還能進一步去觀察和警戒環境災難。


種種堆疊的因素,20年空拍經驗的他,見證山河的傷口血淚,立志「拍攝一部記錄全台灣的空拍影片,就是《看見台灣》」。經過幾翻思索決定辭去再3年就能退休的公務員職務,投入拍紀錄片的“萬底深坑”。「這咁有可能?」是大家的好奇。

新手的他,拿房子去抵押換資金,傻勁與勇氣十足。

專業的攝影鏡頭,其他國家的公共電視像NHK、BBC有這樣的基本設備,如美國高空拍攝高速公路上警匪追逐的新聞畫面,就是用特殊的拍攝系統(內建陀螺儀穩定器,抵抗震動、提供穩定平順的畫質),才能不被直升機的振動影響,但台灣卻沒有。他投入2千多萬買特殊拍攝機器。

他和一般人一樣,專業領域是強項,之外仍有許多不知道的,所以一直在摸索、學習新的事物。

他想在紀錄片的結尾,製造雙腳踩在土地上的畫面,但是如何在稻田做出大腳印?地點選在有大片稻田的東台灣花蓮玉里鎮,一群沒有稻田繪圖經驗的人,在「玉里鎮稻米品質暨殘留農藥快速檢驗站」的李曉奫站長帶領設計下,先在地籍圖畫出腳印(透過全等的三角形畫出),再用竹竿加尼龍繩在稻田把圖形圍出來,過程之複雜。

他想為紀錄片配上有感情的旁白,曾一度用自己的聲音,結果卻怎麼都不ok。透過關係請吳念真導演來看片子,最後爭取到吳導阿莎力情義相挺無償錄製旁白,「非常有感染力的『吳式語言』」、「聲音與話語帶有庶民草根力量的味道」,搭配講述美麗台灣以及環境議題的空拍片,齊柏林、吳念真、《看見台灣》,榮耀彼此。

台灣第一部以空拍紀錄片方式,喚起眾人對土地的注視,背後是期望更進一步預防災難成形。

齊柏林,被認為是一位紀錄片導演、一位攝影師、一位環境保護運動者,《我的心,我的眼,看見台灣》書籍,呈現出他是一位平凡如你、如我的人。然而當他飛得比別人高,看到的眼界更開闊,決定取捨、選擇放棄、願意承擔,過人的堅持加上不怕死的精神,克服種種挑戰,勇敢向前,為創造台灣美好的環境而努力。

在風雨成災的季節,就會想起齊柏林,願意付出一切為土地發聲,平凡但努力提起勇氣去逐夢。


後記:
得知齊柏林導演發生空難意外的第一個反應是:願齊導化成一股正面的能量,繼續在天上發揮無形的影響力,讓台灣被全世界看見。

在「台灣聖山-生態教育園區」,一個奉祀為台灣犧牲奉獻的先烈先賢之地,有訪客說聖山是「一座台灣祖廟」的精神概念;有人覺得聖山是「一座戶外民主教室」;有人認為聖山是「sacred」(神聖之地)。聖山的台灣神社,已將齊導請入祀修行,這股匯聚的能場,默默眷顧著台灣。


延伸閱讀:
圓神:我的心,我的眼,看見台灣:齊柏林空拍20年的堅持與深情
07/28-08/13 「飛閱台灣」齊柏林紀念攝影展.台中場
台灣神社落成暨眾英靈入祀大典
贊修的BLOG-Taiwan Aries 閃亮的小螺絲釘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7-08-06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7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