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月 2019 > »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首頁
「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 ──我讀我見(1)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0-01-08

*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前言:
阿九當上總統,遇到老中立刻成為區長,包裝的外表:「溫良恭儉讓」,裹著巧克力的糖衣,行陰沉毒辣之實。

出賣阿石與阿國、出賣台灣的經濟命脈、出賣ROC的招牌、出賣Taiwan的主權,賣KMT的黨產;敢作敢為,一人獨大,想掌控一切中國黨在台灣的利益與政治版圖。

阿扁下台立即收押,阿九上台心在美國,駐在台灣胡作非為,無法無天而繼父業,為急流作嫁,台灣人自以為能夠與阿九共存共榮,才真正是作夢。

老芋仔這本書出版於1998年,到現在有10年之久,句句切中要害。

其血緣於中國,而寄情於台灣,廖教授常自稱為老芋,卻可以見透中華帝制的假相,不論是PRC or ROC,Red Communist還是KMT,皆是說一套作一套。

害中國人、害台灣人,加害一切反對當權派的人、事、時、地、物,阿九當權回到帝制王朝,而甘心奉中共政權為宗祖,一切所為皆以鞏固政權作為前題,台灣人給外國人管的時候是奴隸,給中國人管也是奴隸,現在阿九更甚,管得多、做得少,發國難財、蒸發四兆、擴大內需、全民負債。

ECFA之後,中國人全面進駐台灣,台灣人會更窮,貧富差距會遽然加大,台灣人不知不覺的奴隸個性,到現在還在找真主。

阿扁要大家當家作主,把總統作小,人民不領情,現在呢?

自決建國是唯一圖存的一條路,Dr. 彭明敏、Dr. 許世楷著墨於台灣國憲法,皆有實務之論述,制定台灣國憲法,這也是引發鄭南榕的壯烈犧牲原動力。

依我見,那時候應該是台灣建國最好的契機。然而,外國勢力與台灣內在力量不協調,就是台灣人當總統,背負ROC法統,台灣人還是死路一條。

Ms. 張杏梅,作序有曰:


身為外省族群第2代如我者,回顧成長的過程,無論來自家庭或學校的教育,在在充斥著大中國意識。始終都在背誦著「復興中華文化」的八股教條,高唱著龍的傳人。心中想望的總是一片中國大好江山,對於腳下踩著的這一塊養我育我的土地,渾然不覺。從來都不懷疑「外省人」身分的優越以及相對「台灣人」的次等。上帝原諒無知的我,我們都是如此被教養大的!
廖中山,1998,"老芋仔新番薯仔/張杏梅",《「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禾雅文化,台北市,p.19。

自古中國人殺中國人,殺得比殺外敵還多數百倍以上,現在有國共會談,而歷史上的國共戰爭,不為理念而是地盤爭奪戰,阿九熟悉這一套,配合中共反分裂法,看準台灣人吃軟不吃硬,好面子的個性,要簽經濟投降的ECFA,用煮青蛙方式,完成所謂統一大業。

中國人幾乎都知道「日本在南京的大屠殺」,有多少人知道國民黨在那之前10年在上海進行大屠殺的原因、手段、結果等真相有無影、照片紀錄?1930年代末期誰下令炸毀黃河河堤?淹死多少中國人?延續的災情如何?長沙大火是如何發生的,死了多少人?有沒有人記錄、研究過?在「焦土政策」戰略之下,中國政府在中國土地上破壞了多少民生必需的設施,燒焦、餓死了多少中國人?多少人知道,抗戰期間由農村徵、抓的壯丁,在押送去戰地的途中,因凍、餓、病死的有1000萬人以上。如前述:1937~45年間有3500萬中國人被殺害,則其中最少有2000萬以上是死在中國人之手……,兩個中國的官方及學者願否調查、求證?
廖中山,1998,"多少中國悲劇仍在塵封之中",《「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禾雅文化,台北市,p.30。

中國政府正式對日宣戰是在1941年日本偷襲珍珠港之後。自宣戰到終戰前後,中國政府一直在和日軍暗中談判,甚至利用日軍戰犯在台灣訓練國民革命軍將領,準備反攻大陸。

總的來說,「中國人」抗日是14年,「中國」抗戰只有4年,如以8年計算,似有「東北(滿)人」不是中國人之嫌。再者,在美國的中國團體展示的「日軍暴行」是自1872年算起,台灣人3日一小反,5日一大反,前仆後繼的抗日行動,如 :霧社、焦吧哖等慘烈事蹟,在中國抗戰史中甚為少見,可見在中國人心目中,台灣人根本不是中國人,甚至連華人也不是,是耶?非也?

自推翻帝制以後,中國人的歷史悲劇,除了抗日之外,戰前(1912~1934)有舊軍閥們的互鬥和新軍閥(國民黨軍)的東征、北伐、剿匪等大小內戰達700餘次,戰死數百萬。戰後(1945~1949),國共內戰,有300萬人戰死,當時作戰慣例是一兵兩(民)伕,連同無辜的百姓,因中國人打中國人而被殘害的中國人,應以千萬計;僅以「兵不血刃解放長春」為例,圍城5個月後,進城的解放軍所面對的卻是約15萬具屍體。前後相差3年,長春與廣島死亡人數大概相等,不同的是:廣島在數秒鐘造成震驚世界的悲慘紀錄,使全人類引以為戒;長春是長達150多天的折磨,老弱婦孺死前掙扎、啃食屍肉,以及在被圍130天左右,守城將軍(鄭洞國)的晚餐仍是四菜一湯……等真實事蹟,卻早已煙消霧散,如同不曾發生過一樣

中國統一(1949)後,據官方資料:1950年底至1953年秋,全國剿滅土匪200萬,殺死「土匪、惡霸、國特、反黨團體骨幹、反動會道門頭子」等5類分子70萬,關押129萬,管制123萬;非官方消息指出,新中國建國後,原則上要除去總人口的5%;如以4億計,應是2000萬左右。進入60年代前後,因大躍進等錯誤政策,造成連年災荒,餓死約3000萬人。自1966年起10年文革的人或天災,不該死而死的中國人約有5000萬左右。再加上為保衛或收回領土而進行的國際戰爭,如:抗美援朝、中蘇、中印, 「先救援,後懲罰」越南、連同西藏鎮暴等大規模的軍事行動,中華人民共和國害死及凌虐的中國人,總有1億以上吧!
廖中山,1998,"多少中國悲劇仍在塵封之中",《「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禾雅文化,台北市,pp.31-32。

祖國的觀念,應該要有突破性的看法,台灣具有多元海洋文化的內在,不要被大一統中國理論所欺騙。

在東亞大陸土地上,早在炎黃之前或以後,原本就有許多部落、種族存在,炎黃二帝絕不是現在所謂「中國人」的共同祖先。事實上,現今地球上任何種族、民族、國家的人,都不可能有所謂的共同祖先。原(元)祖,是一種宗教式的信仰,不可用自我認知,當成統一的規範。

「根」必須深入腳下的土地,「心」應認同生活在一起的人群。明智的祖先,莫不希望其後代能幸福快樂的日子,不管他們身在何處。「祖國」並非祖先之國,最尊者為「祖」,有什麼比自身賴以生存的土地更尊貴呢!台灣,是我們和後代子孫生存的土地;不尊重台灣,不願意拚命保衛台灣的人,才真是「背祖忘宗」哩!
廖中山,1998,"根",《「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禾雅文化,台北市,pp.36-37。

二二八過後的1週,又參加了另一位母親的告別禮儀。李陳金絨女士,可算是台灣人苦難的另一種範例。她幼年父母雙亡,由大姊照顧長大;婚後為避異族(日本)迫害,隨夫攜子去「祖國(中國)」避難,後因丈夫病逝,又攜幼子回台;好不容易盼到日本敗退,含辛茹苦養大的獨子,卻無辜的被「祖國國軍」亂槍射殺。孤苦伶仃的她,50歲再婚,與丈夫共同養育兩個不是自己所生的女兒,5年後又再度喪夫。所幸長女婚後與其同住以終天年。恰在李陳老太太生病前不久,筆者有緣在義光教會見到她,歷經幼喪雙親、中年喪子、兩次喪偶的苦難,在90多歲老人的臉上,卻看到安祥的笑容。與分屬兩個旁系及姻親的女兒女婿-高俊明牧師夫婦,30多年來,共同走過艱苦、黯淡及恐怖的歲月,全無親疏之別,使我進一步體認到人類應有「落地成兄弟,何分骨肉親」的胸懷

如今我認同的母親,是樸實、勞碌、默默承受苦難,仍以善意待人的生活之母。
廖中山,1998,"認同的盲點與突破",《「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禾雅文化,台北市,p.43。

基本上,台灣是一個移民社會,使人們遠離故土、移居他鄉,多半是因避禍或尋求較好的生活。移民的途徑,大都是經由海洋。故多數移民是原住在沿海地區,本應具有海洋文化屬性-冒險開創、隨遇而安、落地生根的特質。移民社會的本質是多元文化,經過一段相互衝突時期後,大家基於對土地的認同,各自學習著互相尊重、彼此包容,終能融匯成一種新的文化,合力建立一個新的國家。而台灣除原住民族外,絕大多數是漢化人民,雖長達10幾代的移民,卻仍未建立一個新的國家,這可能與大中國悠久的封建保守、自大專制、圖騰崇拜的傳統文化有關
廖中山,1998,"交替、分享、共生",《「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禾雅文化,台北市,p.47。

(未完待續,撰於2009/10/07)


相關閱讀:
護國台灣神─廖中山
思想起~廖中山,又怎能輕易說氣餒、放棄?
一個新台灣人的生與死──讀書心得
林界、廖中山與林黎彩 
【影片】廖中山教授證道十週年追思紀念會-落地生根、建立台灣國 
【影片】廖中山教授逝世十週年追思紀念會 

延伸閱讀: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9-10-09 )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