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月 2019 > »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首頁
「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 ──我讀我見(2)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0-01-11

(photo source:TWIMI | 獨立媒體/廖中山教授逝世十週年追思紀念會 )

*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廖教授離開中國,到了台灣,隨著自我認知的成長,他成為台灣建國的實踐家,有先行者的勇氣。

婚配彌撒是在高雄市天主教玫瑰堂,喜宴約6桌,洞房在原高市地標的5層樓百貨公司改裝的旅社內,新婚之夜我第1次聽到「二二八」卻不知道它代表什麼?因為傾訴者自己也不知道。小妻子幾乎整晚都在哭訴身世:父親因二二八被槍斃、母親自殺、姊姊遇人不淑、自己體弱多病……怕我會輕視她;再者,因知我是肝病退役,擔心她會像媽媽一樣成為年輕的寡婦。談到母親走後與五叔同住在原屬媽媽的房子,因孩子眾多,無人能體會9歲失母的她幼小心靈的淒苦;每遇傷心事,就在媽媽留下的相簿內拿1張照片,躲在暗處,一邊流淚、一邊撕相片,心中恨媽媽為何不帶她姊妹一齊走……。直到後來我改行跑商船期間,留她一人帶兩個孩子在家時,才逐漸了解媽媽的苦處,因而懷念媽媽。

像我倆這樣:在13號星期五結婚,新婚之夜是在哭泣、擔心做寡婦等話題中度過首夜的情形可能不多,時隔32年,記憶猶新。

信仰告訴我「人性尊嚴、獨立自主」的可貴,「並立互尊」是人際與國際共處的自然法則,任何人力的教條、法統都不可違反自然。「基本人權、民主法治」在中國式的思考和實際生活中,甚為少見;但在台灣社會內,卻已略具雛型。

我心目中的台灣國:要完全拋棄「中國、華夏、漢唐」等虛幻的歷史情節和陳腐的文化傳統,以「公義、和諧、真誠」為立國精神。不追求國家富強,但希望「戶戶小康」,能自衛、使外無敵國,藉社福、臻內無孤魂。應確認:保護自然生態重於開發建設,提倡生活品質優於經濟成長為原則,作為國家發展的總體方向。
廖中山,1998,"我妻、我家、我國家",《「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禾雅文化,台北市,p.50-52。

面對228風雲,歷史追究的執著,老中不但bye-bye,成為老台,還帶著感恩的心情,要誓與台灣共生死,這也是台灣獨立建國的動力。

把二二八的歷史真相追溯到蔣介石為主謀者,碑文列名的陳儀等人均為執行者,這種結論的評分僅夠及格C之評分;把加害者定位到「中國國民黨」及「中華民國」可評分為B如果能把二二八事件視為「中國(或漢民族)」數千年統治文化和歷史軌跡中的必然過程,才是最正確的史觀,應給予「A+」的評分

「平反」使我想起數年前孫立人先生的家人和部屬要替他平反,老將軍說:「從未曾反,何平之有」。國民黨版的孫立人案,至今並未平反,但他一生的「榮、辱」已經定論了。中國國民黨主控之中華民國所作的罪孽,再由「它」(非指任何個人)頒發平反證書,對先人是恢復名譽?或是第2次侮辱?我質疑!

「探討真相」與「追討元兇」是處理歷史事件的一貫程序,不可分割。猶太人數10年萬里追兇及南韓人民對「光州事件」的態度,均可引作參考。何況「追兇」的目的是歷史定位與法律審判,並非以牙還牙,更不應誤導成「族群及省籍」心結。目前唯一加害者彭孟緝先生,歷史定位已明,應給予法律審判並作有罪之判決,但不一定執行。
廖中山,1998,"一個老芋仔對二二八事件50週年的省思",《「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禾雅文化,台北市,pp.56-57。

碩果僅存的兇手-彭孟緝先生,仍佔據國家高層名器,享受黨國體制的厚祿及特權保護,全不反省、毫無悔意。如今,教台灣人如何能在和和樂樂之下,把這個問題從大家的記憶中給過去?同時,這也是一件應該永遠記憶的歷史教訓,豈能忘記!
廖中山,1998,"基督心、撒旦行",《「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禾雅文化,台北市,p.61。

在公權力方面,1945至1949年間,在德國紐倫堡連續舉行13次審判,除發動戰爭責任外,對一般民眾的謀殺、奴役、掠奪及種族迫害等暴行者,均處以應得之罪。參與審判的法官、檢察官,來自英、美、法、蘇等4國,國際間希望經此審判,能促進「國際法」發展,使人類走向文明。也有人認為那是戰勝國向戰敗國報復行為。但是,就在10年前,東西德和平統一後,新政府邀請雙方法界及社會公正人士,共同主持對共產東德暴虐統治期間的重大案件,進行法律審判;連一位奉命對翻越柏林圍牆、投奔自由的東德人,執行掃射任務最嚴格的士兵都予以判刑……。至今仍保留部分圍牆,並由人民把自己知道的受難者姓名寫在牆上,供人憑弔。
廖中山,1998,"借鏡歷史,走向文明",《「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禾雅文化,台北市,p.70。

3年前成立的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在成立緣由中,特別強調:促進……族群和諧;而基金會董事長蘇南洲先生曾表示:有些是反對政府的受難者,且仍在反對政府的家屬,不應發給「補償金」。所以,基金會在核發「補償金」時,潛意識中認為:這種意外之財,凡稍有關聯人等,應該「利益」均沾。也難怪有法律人在執行公務時會脫口說出「這是天上掉下來的錢」。這並非某些個人的對錯,而是台灣的「權勢及知識貴族」,對二二八事件認知的偏差。如此,紀念何意?距離「和平」更是遙不可及
廖中山,1998,"定位二二八,為台灣和平奠基",《「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禾雅文化,台北市,p.74。

沒有公開、平反與「審判」的228大屠殺,……陳文成命案、林義雄家人命案……等,就有可能讓殺人者得逞,而歷史會一再重演。

蔣經國先生早在1947年二二八事件前後曾來台且以杜撰情報蒙蔽中央,並廣布自己的特務網。中國國民黨主控的中華民國逃來台灣之後,他的班底全面建構了軍中的黨務及政工體制,又透過救國團系統和各級學校的黨、軍、特組織,在以黨領軍、以黨領政之外,使台灣的各級學校脫離正常教育規範而全面政治化,遺毒至今

自1949年師大及台大發生的四六事件起,台灣的軍中、社會、校園等全面性的白色恐怖案件,罄竹難書。手段之兇殘、牽連之廣泛夠得上國際記錄,受害者數以萬計,全無本省外省之分,且後者可能更甚;著名者如吳國楨、孫立人、陳城及陳立夫等重臣和他們的部屬。

彭屠夫號殺星,藉心狠手辣之功績蔭及後人,但其長子如何能成為航業鉅子呢?據個人所知:1950年前後,原在長江經營渡輪的董浩雲先生,逃到香港勾結上當時日漸走紅的彭殺星,經其引薦面謁先皇,在同是寧波語系的情誼之下,取得台灣國際海運的特權;復經10餘年越戰、美軍用物資經台、日轉運之利,董氏一躍成為世界級船王。為求永佔台灣貨源、政治及人力資源之便,在1970年前後,董氏以其女嫁彭子蔭剛,陪嫁是一個10餘艘商船的國際船隊。如今,岳家由紅頂商人轉為紅色統治者的幫辦,彭氏餘蔭、因妻而富為船王,又貴為國民黨海員黨部領導,藉台灣的政經資源、分享中國內河航行特權……。國共兩黨、毛蔣二匪及其爪牙,由不共戴天而一笑泯恩仇,反正他們本是一家人且只有他們一家人都是人,至於說當年,在台灣被處決的暴徒、匪諜,以及在中國被鎮壓的惡霸、國特和數以萬計的一般人民,理應忘記過去。因為這些「台灣人和中國人」不是他們的「家人」,當然就不是「人」了
廖中山,1998,"蔣經國與彭孟緝",《「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禾雅文化,台北市,pp.77-79。

彭孟緝先生因「二二八屠殺奇功」,由高雄要塞司令、台灣省保安副司令,至1954年因桂永清暴斃,彭孟緝以副參謀總長代理,不久躍升參謀總長,位居眾多學長、長官之上。為補經歷之不足,又短暫任陸軍總司令,再回任參謀總長,長達10餘年。彭以槍桿子力擁少主,藉數10年恐怖統治(重大者如:孫立人、殷海光、雷震等案)鞏固蔣家政權,功不可沒。彭蔭剛先生堅持其父功在「黨國」,沒錯!只是他所指的「黨國」,實是以蔣家為核心的統治集團。對於全體台灣人民來說,不管「本省、外省」,他們卻是眾多人家的苦難源頭
廖中山,1998,"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禾雅文化,台北市,pp.81-82。

(未完待續,撰於2009/10/07)
 

相關閱讀:
護國台灣神─廖中山
思想起~廖中山,又怎能輕易說氣餒、放棄?
一個新台灣人的生與死──讀書心得
林界、廖中山與林黎彩 
【影片】廖中山教授證道十週年追思紀念會-落地生根、建立台灣國 
【影片】廖中山教授逝世十週年追思紀念會 

延伸閱讀:

「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 ──我讀我見(1)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9-10-09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