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月 2019 > »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 ──我讀我見(4)
「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 ──我讀我見(4)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0-01-15

(photo source:TWIMI | 獨立媒體/廖中山教授逝世十週年追思紀念會 )

*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生命共同體與在地人自主自決,是嚴肅的課題,台灣人不斷自我矮化,習於被人統治,是一種自我麻痺的奴隸情結。

尤其是自1661年鄭成功驅逐荷蘭人之後,由華南來開墾的「漢化民族」人數漸多、良莠不齊,交互運用「巧取豪奪、籠絡詐騙」等手段,將平埔族逼離平原良田、退居山區。從另一方面說,因冒險渡海來台者多為單身男性,他們大多數都是以當地平埔族女性為擇偶對象;因此,南台灣流傳的俗語說:有唐山公、無唐山媽。可見,早期的「漢(化)移民」,除了第1代男祖是來自唐山外,其後代子孫的血緣中,多半都含有多少不一的原住民血統

再說,來自唐山的祖公、和1949年前後大批移來台灣的「外省人」,既非「純唐」、更非兩千多年前的「純漢」或「純華(夏)」血統。事實上,現在中國人的血緣中,早已與「夷、戎、蠻、狄」等許多種族一再混雜而無法辨別了。尤其是長江以南及沿海各地住民,極可能與炎黃無血緣關係。所謂中國人或漢人,實際上大多數都是:忘其元祖而被「漢文字化」的一個族群罷了
廖中山,1998,"台灣的主體性與海洋屬性",《「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禾雅文化,台北市,p.160。

請想,在台灣40多年的反共神話、延續到今日的國統綱領以及陰魂不散的(中華民國)體制……。在新中國建立後的大躍進過程中,土法煉鋼、密種深耕、滅雀增產等荒謬運動,以及長達10餘年的文革期間,許多違反自然、不合人性的愚昧行為,卻有數以千萬計的中國人,全國瘋狂的串聯……。近50年來,兩個中國朝代的中國人所表現的事實,像是完全沒有思考能力的機械人、植物人、活死人。
廖中山,1998,"要做什麼人",《「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禾雅文化,台北市,p.174。

歷史事實顯示,台灣被中國統治時,台灣人由活潑開放的海洋性格,變成故步自封的大陸習性。特別是近半個世紀以來,因僵化、虛妄的教育內涵,使台灣人普遍患了嚴重的失憶、迷惘症;因境管、封山、海禁等政策,使台灣人與國際社會及大自然隔離,而喪失與海洋文明同步發展的本能;復因長期恐怖壓制,使台灣人普遍產生因循苟且的心態……。簡言之,本世紀之末的台灣人大多數患有「看山不見山,看海不見海」的自閉症
廖中山,1998,"奔向海洋,快樂出航",《「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禾雅文化,台北市,pp.187-188。

中國人於中華皇朝的文化教育中,學習到容忍與順從,甘心作為統治者的工具。在中國沒有人權,只能做為特權的奴隸,台灣人有海洋性格,四佰年來,形成冒險創新的性格,千萬不要中了大一統的計謀。

早在1953年,高雄苓洲國小,利用朝會時間,舉辦一系列專題報告,內容包羅萬象,例如:韓戰近況、狂犬病的防治、核子恐怖平衡等。想不到這種專題,卻能吸引一位5年級的少年-陳三興先生。進入高雄中學初中部2年級時,他和幾位同班同學常在教室裡討論一些連大人(含大官)都不甚瞭解的社會議題,諸如:因反共抗俄國策,長期負擔沉重的軍費預算,和因而引起的經濟困境等。不久,1957年5月19日,6位雄中初2學生,組成「興台會」,並拍照存證。他們認為:使台灣成為永久中立國,是突破政、經困境的最佳辦法

這些高雄少年,以身體力行的原則實踐理想。他們先後與中、北部朋友串聯,於1959年底成立「台灣獨立聯盟」。正因為他們是被成人社會忽視的一群青少年,才有幸延到1962年間,先後被逮捕成為刑期很重的「政治犯」。

「政治犯」是中國歷史上、永續經營的事業。犯罪的種類,不外乎同室相殘、黨同伐異、抗暴革命和無辜牽連,其中以後者最多。過去40多年白色恐怖製造的政治犯,約可分為:「中國的」、「台灣的」和「白帽子(台獨)」;當然,在兩者之中,絕大多數都是統治者編織的。其中,許多受冤者,連同很少數的真正紅色思想者,因痛恨國民黨而寄情共產黨,進一步幻想統一,藉以肯定自己承受苦難的價值。目前,在大中國意識主導下的各種媒體,對有關白色恐怖的解釋權,幾乎全部交付給「中國的政治犯」;這對真正的「台灣人(非中國人)」是不公平的,且有誤導「台灣歷史」之嫌。當然,台灣人也有努力不夠之責。

中國民間曾流傳一篇歷史小說,名為:「長安少年」,描寫某年長安大亂,守城官員紛紛棄職逃跑。長安城內有一批出身不高的少年,結合起來驅逐盜匪,使長安重歸平靜。於是大官們趕緊回到各自的衙門,合作用計、誘捕這批少年,未經審問、一律斬首。然後向朝廷報告土匪伏法,長安太平,因此長安大官們,各自封賞。

40多年前「興台會」的6位少年主角之一:陳興三先生,20歲被判無期徒刑,35歲出獄後考取高雄師範學院,因故延後入學,41歲畢業,並考取法院書記官,42歲考取觀護人,翌年考試院公佈撤銷其兩項資格。歷經10多年孤軍奮鬥,得到平反,於今年元月底,以超過半百出任公職-高雄地方法院觀護人。去年他接受朋友建議,以平鋪直敘的極短篇文體,記下他15年囚禁期間的見聞、思考,將以「高雄出少年」之名出版,為歷史留下見證。

中國的魯迅,早在70多年前就指出:數千年來,中國人天天都在忙找主人。如今,台灣人正努力學習「自己做主人」,正在寫自己的歷史。

為建立「新而獨立」、建設「永續經營」的海洋台灣國,住在少年台灣島上的台灣少年朋友們,加油!
廖中山,1998,"少年台灣與台灣少年",《「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禾雅文化,台北市,pp.211-213。

統治者,在中國用的是血統、法統與道統,三統成為正統,中共在玩中國人,國民黨在台灣,玩法亦如此。

台灣的政治工作者,大都是政治「玩」家,他們約可分成下述五大類型。(1)權威型:「法統黨國」的領袖及各級長官皆是,不必贅述。(2)賭徒型:重權謀、只論輸贏、不擇手段,曾自稱是「政治賭徒」的許信良為代表。(3)騙子型:朱高正先生曾有「政治是高明的騙術」的至理名言;不過,比起原屬正統國民黨嫡系少壯派、轉型成新黨元老級的菁英們,朱先生的騙術略遜了些。(4)黑金型:長期執政的黨國體制內各級官吏、民意代表中,真是族繁不及備載。(5)無賴型:這是吸取上述精華,身兼黨國嫡、庶兩系,腳跨黑、金兩道,有劉皇叔的哭功,具美猴王的神通……,經過選民,卻創作出「辭職、待命、自動復職」的新戲,除了坐直昇機灑紅包外,別無任何具體的政績,卻在黨內得票第1,施政有8成的滿意度(還好沒有超過蔣氏父子)。不管怎麼說,他是被打壓的弱者,且是正黃旗後裔……;他不只要好官我自為之,還要更上層樓,為中國歷史使命鬥爭到底。

簡言之,政治家尊重人民,政客畏懼人民,政治玩家蔑視人民

基督教聖經中有一則比喻說:只要有一位義人,上主就不會毀滅那座城。台灣像林義雄這一型的義人雖不多,但也不少,即使拙文中苛責的政治玩家們,也有可能成為義人。新台灣人應以十足的信心,合力打造充滿喜樂的台灣。
廖中山,1998,"政治家與政治玩家",《「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禾雅文化,台北市,pp.220-221。

時值國民黨中央聯合地方全力打扁的現在,民進黨中央卻以旁觀態度應對,我擔心下次選舉如果真的是阿扁出線,最大的潛在阻力仍是現在民進黨的主流體系,但願我是杞人憂天。

個人認為:民進黨主流體系的主要病因在於中國式的思考邏輯,強大就是美,以及領導人民、捨我其誰的基本心態,就是林義雄先生所指的蔑視人民;具體的實施原則是:以菁英為核心形成的派系利益高於黨的利益,黨的利益高於國家利益,人民的利益擺在最後。據此推演的執行方法就是:為達到目的,不擇手段。
廖中山,1998,"切莫諱疾忌醫",《「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禾雅文化,台北市,p.224。

台灣人都知道:1894年大清國和日本國為了爭奪朝鮮主權而發生甲午戰爭,結局是大清國把與此戰毫無牽連的台灣割讓給日本。現在台灣人很少知道在甲午戰爭前10年--清法戰爭,曾波及台灣這段歷史。

1883年因安南(現在的越南),發生政變,引起清法之間的局部戰爭。次年4月,主和的李鴻章和法使簽訂「天津條約」,後因清廷主戰派堅持反對,當法軍依約接收諒山時,發生「北隸伏擊」、重起戰火,基隆因有煤礦而成為法軍極欲佔領的戰略之地。

1884年8月4日由法國海軍艦隊抵達基隆港外,經歷鑑砲轟擊,登陸作戰及清軍奮力抵抗,法軍於10月1日佔領基隆;直到1985年6月9日清法再度講和。至法軍全部撤離為止,清法兩軍在基隆與淡水之間的海岸及鄰近地區,進行長達10個月的浴血苦戰。雙方兵勇及台灣人民遭受戰火摧殘的境遇,不難想像。

誠如當時的一位法國海軍上尉 J. Viaud(筆名 Pierre Loti,「冰島漁夫」的作者)記載:在這邊作戰的幾千人,許多人死於各種痛苦,暴風雨、寒冷、暑熱、飢寒、赤痢……。被俘時的鞭打、苦役,他們精疲力竭地歸來時,衣不蔽體,全身溼透……,卻突然接到再出發的命令……。基隆每個山頭都灑有這些兄弟的熱血

基隆市東八碼頭停車場附近,隱藏著法人墓地。111年前,法軍黯然傷懷的離開這片墓地。在這片狹小的地方,埋有500具以上的屍體,其中包括:戰死、負傷後醫護無效、傳染病及其他疾病死亡的法國官兵及非洲聯隊的士卒們,在遠距其故鄉約1萬6千公里的基隆埋骨至今,很少有人予以憑弔?

法軍侵台,荼毒台灣有限的土地和人民,且只有10個月。反觀近百餘年來,台灣的敵人先後有法國、大清國、日本國(含東亞各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含中華民國);台灣的敵國常常更換,卻都不是台灣人能夠選擇的,因為台灣人一直都在「建設」別人的國家,卻不曾「建立」自己的國家。如果,台灣再一次回歸「中(祖)國」,可以預見的是:台灣人在台灣、中國及其他的土地上會永續的產生無數的孤魂野鬼
廖中山,1998,"願台灣國「外無敵人、內無孤魂」",《「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禾雅文化,台北市,pp.229-231。

 (未完待續,撰於2009/10/07)
 

相關閱讀:
護國台灣神─廖中山
思想起~廖中山,又怎能輕易說氣餒、放棄?
一個新台灣人的生與死──讀書心得
林界、廖中山與林黎彩 
【影片】廖中山教授證道十週年追思紀念會-落地生根、建立台灣國 
【影片】廖中山教授逝世十週年追思紀念會 

延伸閱讀:

「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 ──我讀我見(3)
「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 ──我讀我見(2)
「老中」再見啦!:廖中山的海洋心、台灣情 ──我讀我見(1)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9-10-11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