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月 2019 > »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我讀我見(2)
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我讀我見(2)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9-07-23

(photo source:《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一書,玉山上的原住民 )

*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上帝的考驗,既殘酷、又慈祥,有志氣決心赴義的祈禱,才會有相當的感應。

只有經歷死生存亡的信仰,方能感受與上帝同在的榮耀。


我們又走了幾哩,來到一個美麗的村落,座落於淡水河岸。由於長途跋涉,遭受惡毒的陽光曝曬,我們又昏又餓。所以,我們被指引到一個華人家裡,他待在中國時,接受了福音,我們心中的感激之情油然生起。他以基督徒誠懇的心情款待我們,我相信阿群是神派來的守護者。他的鄰居是異教徒,但與他和平共處,甚至他的敵人也對他充滿敬意。之後我們知道,他提供經費給中國的傳教士,製作中文的聖經辭典。噢!願主能多創出成千上百個這樣的人啊!必須要經過這樣的媒介,才能夠把四周的異教信仰一一擊破,救世主光榮的國土才能建立起來。黎明的第一道曙光,將能被看見,源源不絕的榮光將會照亮貧苦的中國。
甘為霖(Rev. W. Campbell)原著、許雅琦、陳珮馨譯,2005,”遠離家鄉,向北前進”,《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前衛,台北市,p.41。

翌日,我們一行人清早起床,和馬偕先生道別之後,就繼續我們的旅程。快到中午時,我們在貓裡(Ba-nih)稍做休息,當地的居民大多是客家人。那些廣東來的移民相當聰明、繁盛,性子比較急,在台灣西岸四處定居。他們的語言和台灣其他華人說的語言相當不同,廣東女人也不遵守裹小腳這種愚昧的習俗,雖然這只是小事一樁,但對於裹小腳的女性來說,身心都會受到相當程度的摧殘。
甘為霖(Rev. W. Campbell)原著、許雅琦、陳珮馨譯,2005,”遠離家鄉,向北前進”,《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前衛,台北市,p.44。

我回到房間,感覺我的心靈目睹了令人驚駭的墮落。我看到有許多可疑的工具吊掛著,還看到了樑上懸著有髮辮的人頭,更加肯定我的猜測。那些辮子是被謀殺的中國人頭上的髮辮。我自認,毫無疑問的,許多霧番是食人的蠻族。可以確定的是,有時候他們會把頭拿來煮,弄成像肉凍一樣的一鍋,可以做成小塊的糕狀,他們相信吃了之後,就可以完全展現他們的勝利,對於未來的戰鬥會更加勇往直前。看到這樣的人,一定會深感同情,某些程度上,他們是善良的民族。瞭解他們的人會說他們是很真實、貞潔,也很誠實。他們常犯謀殺罪行,他們認為人命沒有多大的價值,對於他們的假想敵,攻擊他們才會帶來榮耀。他們完全沉迷於追逐掠奪其他族群,獵捕中國人或生番人頭時,有一種油然而生的快感。女人在臉上刺青,讓外人看來覺得十分駭人,她們的工作是在山丘種植雜糧和蕃薯,編織粗布,還有家裡各種低下的雜務。
甘為霖(Rev. W. Campbell)原著、許雅琦、陳珮馨譯,2005,”遠離家鄉,向北前進”,《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前衛,台北市,pp.51-52。

霧番人奉行一種我從未聽過的習俗,有人去世的話,屍體不會帶到外面埋起來,房子外面一直點著的火堆馬上被清掉,在那邊挖一個很深的洞,然後把屍體弄成坐姿放到洞裡。死者用過的煙斗、煙草,還有其他物品,會放在屍體旁邊。之後舉行一個簡短的哀悼儀式,幾個近親把屍體埋起來,然後一切就恢復正常
甘為霖(Rev. W. Campbell)原著、許雅琦、陳珮馨譯,2005,”遠離家鄉,向北前進”,《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前衛,台北市,p.52。

我去了其中七個村落,造訪發燒的病人,提供他們奎寧,還有些人被矛刺傷,傷勢嚴重,這我就無藥可施了,只能用溫水和野豆油緩和傷勢。
甘為霖(Rev. W. Campbell)原著、許雅琦、陳珮馨譯,2005,”遠離家鄉,向北前進”,《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前衛,台北市,p.53。

1874年台灣人處於長期的不安環境,人人自危,有許多費解的迷信,成為生活的主要部分。

到現在,這些無聊的儀式還是存在,成為一種民俗特色,與信仰毫無關係。


1872年,有艘船駛向福爾摩莎南岸,船上的日本人來自宮古群島,被牡丹社的蠻族殘忍殺害了。日本向中國政府求償,得到的回覆是,福爾摩莎東岸的蠻族不屬於中國管轄,這件事就直接由日本來掌管。於是大批遠征軍隊在琅礄(Long-kiau)登陸,很快的福爾摩莎南端就變成入侵內陸的作戰指揮中心。當然,這個事件引起北京的不滿,對於所謂的「以友善武力入侵領土」,表達了強烈的抗議。日本控制全島並非必要的堅持,也宣稱只有中國有權處理島上的原住民,但是日本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一切。日本在鵝鑾鼻(South Cape)附近宣佈實行軍法,新移民的地位越來越穩固,甚至在蠻族受到嚴厲處罰後,也沒有任何跡象顯示他們要撤出台灣
甘為霖(Rev. W. Campbell)原著、許雅琦、陳珮馨譯,2005,”一八七四年,日本帶來的麻煩”,《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前衛,台北市,p.57。

的確,往這方向發展是非常必要的。日本駐軍登陸前幾個月,我們有一位助理被派去嘉義,他接受指示要在路邊的旅社住下,看有沒有機會能購買或租賃田產,如此才能開展傳教的工作。那位巴弟兄熱心服務,舉辦露天聚會和販售福音手冊,都沒遇到什麼大困難。但是,人民對戰爭的傳言有所警覺,教會受到指控,被傳言幫助收集情報,以摧毀中國的政府,然後由外國人來接管統治。因此,我們與嘉義的初次接觸,便從此終止
甘為霖(Rev. W. Campbell)原著、許雅琦、陳珮馨譯,2005,”一八七四年,日本帶來的麻煩”,《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前衛,台北市,p.59。

我們終於合法擁有那間房子,但是過了好久才知道,別人覺得那是一間鬼屋。以前有個家庭住在這裡,人一個接一個死去,後來沒有人敢靠近這間房子。鄰居還常在半夜聽到尖叫和鐵鍊在屋內拖動的聲音。那些無知的居民問到,為什麼我們的麵包會自動烘焙好了?除了讓宣傳教士關在鬼屋裡,讓他們被妖魔鬼怪消滅外,還有其他更好的方法打壓嘉義的基督教徒嗎?我們沒碰到恐怖的煞氣,就真的可以擁有這間房子嗎?但是我們相信,當神審判祂的子民時,就會有真正的公義
甘為霖(Rev. W. Campbell)原著、許雅琦、陳珮馨譯,2005,”嘉義的經歷”,《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前衛,台北市,p.63。

那次是發生在晚上的月蝕,知縣大人和他的官員來到廣場的看台上,底下都是圍觀的民眾。知縣站在供桌後,點了幾炷香,便開始對月亮進行冗長的行禮祭拜。但是當月亮開始變暗,知縣的動作變得更激動,底下的人努力敲鑼打鼓、放鞭炮,每個人好像都發瘋了,一直在那裡大吼大叫的。當然,不會有天狗或巨龍受得了這種叫囂,所以過了不久,嘉義的月亮又露了臉,民眾便很安心地去慶祝,希望在下一次日蝕月蝕發生前,不會有災難發生
甘為霖(Rev. W. Campbell)原著、許雅琦、陳珮馨譯,2005,”嘉義的經歷”,《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前衛,台北市,p.65。

有一次在當地,我對戶外一大群民眾講道,有一位男子走過來熱情地邀我吃飯。一問之下,才知道他以前是雙眼全盲,但是在台灣府醫院開了一次刀之後,就完全能看得見。現在,這名男子敢大膽地為我們作見證,而且他還回去告訴朋友,神在他身上作的功是多麼的奇妙
甘為霖(Rev. W. Campbell)原著、許雅琦、陳珮馨譯,2005,”嘉義的經歷”,《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前衛,台北市,p.67。

(未完待續,撰於2009/11/12)
 

延伸閱讀:
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我讀我見(1)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9-07-22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