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月 2019 > »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我讀我見(5)
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我讀我見(5)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9-07-26

(photo source:《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一書,在福爾摩莎的第一次宗教大會 )

*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相形之下,澎湖的教育水準,比台灣本島的還高尚;它做為台灣、中國之間的跳板,文風鼎盛。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澎湖的年輕人受了許多良好的教育,這很可喜。幾乎每個村落都有學校。有人指出,上百個年輕人到台灣府考三年一試的中國學位,非常普遍。拿到一等學位,甚至是得到二等學位的人,老家都在澎湖。至於大家夢寐以求的三等學位,則要到北京去應試。有人遙指澎湖的一個小島,說有一位三等學士就在那裡出生。
甘為霖(Rev. W. Campbell)原著、許雅琦、陳珮馨譯,2005,”開拓澎湖群島”,《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前衛,台北市,p.147。

法國一佔領馬公,就發出公文告知各方,說事情的緣起是因為兩個大國間的爭執,人民不須為此負責,他們會保護無辜人民免於苦難。所以,愛好和平的人民沒什麼好害怕的,他們生活必須的商品或是勞力,價格仍然保持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孤拔提督(Admiral Courbet)的名號開始深受澎湖人民的敬愛。在他鐵腕治理下,法國水手接觸的事物都要受到檢查,並且用各種方式讓大家知道,只要新的政權繼續維持,人民保持沉默,人民的財產和安全就有保障
甘為霖(Rev. W. Campbell)原著、許雅琦、陳珮馨譯,2005,”開拓澎湖群島”,《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前衛,台北市,p.149。

周圍的群眾相當有禮,善於溝通。以下是他們在我面前對孤拔將軍的緬懷之辭:伊真好膽(他非常勇敢)!伊不只嚴(他相當嚴肅),伊擱體貼甘苦人(他很同情悲慘的人)。他勇敢、公正、富有真正的同情心,正是高貴的見證啊,而這竟然是用來形容征服者!這種真正的騎士精神,還可能更加高超嗎?群眾裡至少有我脫帽向他致敬。
甘為霖(Rev. W. Campbell)原著、許雅琦、陳珮馨譯,2005,”開拓澎湖群島”,《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前衛,台北市,p.150。

彰化人非常排外,於此地加強醫療服務成為傳教的首重。

一直以來,我們都不想去彰化,因為當地的居民相當殘暴,我們試了好幾次,想要向他們傳教,卻都以混亂和騷動收場。有人透過台灣府的醫院得知教會的消息,如果能夠有固定的地方聚會的話,傳教的工作就更邁進了一步。
甘為霖(Rev. W. Campbell)原著、許雅琦、陳珮馨譯,2005,”彰化遇險記”,《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前衛,台北市,p.157。

那時,排外和反傳教士的風潮在這裡越演越烈,我們一位當地的弟兄外出吃飯,馬上就被認出來,並威脅他的小命可能不保。又有好幾次,有人粗暴地推擠我,令我相當不快;還有一次,我走在牆邊,許多人向我丟石頭,我只好快步走到街上,跑過後巷,逃回我們小小的會所。過了兩天,有些卑劣的人群聚在我們的居所外,決心要把我們逼走。他們衝破大門,大聲辱罵威脅,大概持續到凌晨兩點,他們的火把照亮了漆黑的街道。我態度和緩地對他們說,時間這麼晚了,他們應該回去休息了,但換來的回應是他們大吼大叫,不准我們在這裡建立外國教堂。之後,群眾激動的情緒稍稍緩和,但他們的目的是要想辦法阻撓我們。顯然他們要把我們殺個血流成河才善罷干休。
甘為霖(Rev. W. Campbell)原著、許雅琦、陳珮馨譯,2005,”彰化遇險記”,《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前衛,台北市,pp.158-159。

最後,在此我要提到,我們在彰化這個排外的異教徒城市能夠有立足之地,要多虧縣府大人的幫忙,但是他現在躺在衙門,變成一具冰冷的屍體。我們才剛買好地來建教堂,事情都還沒有安頓下來,但這位高大、積極的官員,才四十五歲左右,不知何故在幾小時內就猝死了。現在流言四起,說他是被毒死的。我不想特別強調這點。
甘為霖(Rev. W. Campbell)原著、許雅琦、陳珮馨譯,2005,”彰化遇險記”,《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前衛,台北市,p.162。

已故的巴羅伯牧師(Rev. R. W. Barbour)來自於蘇格蘭,當他放假回來時,請我告訴他在彰化有何注意事項。結果他提供我們外國佈道會一大筆經費,希望我們能在福爾摩莎的中心-彰化,建一座教會的醫院。十六年來,蘭大衛醫生(Dr. Landsborough)精湛的醫術和熱誠地工作都顯示了上帝保佑大家
甘為霖(Rev. W. Campbell)原著、許雅琦、陳珮馨譯,2005,”彰化遇險記”,《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前衛,台北市,p.164。

Ka-le名稱,來由何處?

那時候有文明Ka-piang部落,與所謂砍首、吃人的蠻族不同。


中文用「傀儡」(Ka-le)這個名稱來指稱那些佔領福爾摩沙東南方的蠻族,而我剛好探訪完好幾個魯凱族村落。最近我在南岸(Lam-gan)待了幾天,發現教堂長老的母親是魯凱族人,所以長老很熟悉魯凱族的語言和習俗。他告訴我魯凱族的事,更激起我的慾望,想要親身體驗他們和埔里社東邊的霧番、Ban-hwan、還有Kan-ta-ban族有何不同,我最近才造訪了這些族群。我剛好也花了幾天去參加店仔腳的聖餐禮,所以我和教會的牧師還有一位健壯的挑夫,在上個月二十五日天才剛亮,就出發了。
甘為霖(Rev. W. Campbell)原著、許雅琦、陳珮馨譯,2005,”魯凱族熱烈歡迎”,《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前衛,台北市,p.165。

一到Ka-piang,乾淨、儉樸的環境立刻引起我們的注意,房子是石頭做的,砌上大塊石板,這在福爾摩莎中部很常見。屋內則用來睡覺、煮飯、儲藏東西的隔間。當地人看起來很健壯,臉上有刺青的圖騰,衣著也很得體,很多人穿著顏色鮮豔的服飾,戴上紅玉耳環、手鐲和項鍊。我們很快就被帶到酋長的住所。屋子左邊的地勢較低,前方有檳榔樹,庭院鋪排整齊,聚集了一大群引頸盼望的村民。另外值得注意的還有一間倉庫,裡面保存了小米、芋頭、蕃薯等常見的作物。我們還注意到,在大榕樹下有個寬廣的石平台,路人告訴我,這個平台是族裡用來審判或是談判的地方。

我準備好要見酋長,但沒有料想到來接我的酋長是一群高貴的女士。在福爾摩莎南部,女性當族長和長老是很常見的現象。在北邊,卻很少有女性當頭。兩位歡迎我們的女士是姐妹,看起來相當睿智,並且很習慣群眾服從她們。之前提到她們掌管附近十八個村落,而這些村落又各自有男性或女性首領來掌管。
甘為霖(Rev. W. Campbell)原著、許雅琦、陳珮馨譯,2005,”魯凱族熱烈歡迎”,《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前衛,台北市,pp.166-167。

馬來話裡常有「阿」這個音,毫無疑問的,埔里社生番和他們東邊的蠻族所說的語言必定有相當的關聯。說到這裡,我最近到鵝鑾鼻龜仔腳的原住民村落收集資料,只要瞭解任何一個原住民村落的語言,就可以在福爾摩莎東部暢行無阻,這也是增加人民信心最快的方式。當然五旬節發生的事,暗示了教堂應該告訴眾人,他們必須傳揚神偉大的工作。如果沒有語言的力量,就無法影響福爾摩莎的原住民,並改善他們的生活。他們希望官府開設學校,傳遞中國知識,卻都沒有成功。因為中文很難發音,中文字很難寫,年輕人不想面對問題,就直接跑去山林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
甘為霖(Rev. W. Campbell)原著、許雅琦、陳珮馨譯,2005,”魯凱族熱烈歡迎”,《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前衛,台北市,p.170。

(未完待續,撰於2009/11/12)
 

相關閱讀: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蘭大衛紀念教會
蘭大衛紀念教會婦女團契

延伸閱讀:
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我讀我見(4)
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我讀我見(3)
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我讀我見(2)
福爾摩莎素描:甘為霖牧師台灣筆記-我讀我見(1)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9-07-25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