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月 2019 > »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首頁 arrow 自由論壇 arrow 3月做洪水(2):官方處劣勢妥協,於強勢報復
3月做洪水(2):官方處劣勢妥協,於強勢報復
新聞報導 -
作者 Aries | 贊修   
2018-08-06

1947年,台灣歷經2.27緝煙血案、2.28長官公署前廣場軍隊掃射民眾,透過電台廣播放送,消息快速傳佈全台。


中國版畫家黃榮燦,以《恐怖的檢查》版畫,紀念228的歷史傷痛,後被槍決於白色恐怖。圖片提供:李筱峰

處劣勢妥協,於強勢報復
這場看似意外引發的導火線,其實醞釀已久,經過了1年4個月的悶燒。「新總督」與中央的因應策略,如同歷史學者張炎憲所形容:「官方在劣勢時,迅速逃難妥協;在強勢時,立即報復屠殺。妥協只是鎮壓前的策略性讓步,穩定統治基礎,完全馴服台灣人民,才是最高的處理原則。」

順應紛亂局勢成立的「緝煙血案調查委員會」,3月2日改組為「228事件處理委員會」,成員包括參議員、國大代表及商會、工會、學生、民眾等各界代表,在公會堂密集開會,儼然成為全台最高民意中心。在另一方面,陳儀已電請中央派兵來台「平亂」。

把人民當敵人
腥風血雨的3月大屠殺,一步步襲捲全台。3月4日,軍隊從嘉義中學山仔頂砲擊市區,造成市民傷亡。3月6日,高雄大屠殺,彭孟緝捕殺議和談判代表的和平使,緊著接高雄要塞司令部軍隊進入市內,掃射高雄市政府、高雄車站、高雄第一中學,造成市參議員、民眾、學生等等死傷無數。

3月8日,基隆大屠殺,中央派軍第21師和憲兵第4團陸續自基隆港登陸,肅清街頭、密集射擊、血流成河。更發生民眾被鐵線貫穿手掌腳踝綁成串,遭步槍掃射後任其跌入海中或直接拋入海裡,浮屍遍布基隆港。瑞芳礦工林木杞是劫後餘生的受害者,雙手雙腳已形同殘廢之人,這位基隆228重要的歷史證人,只是當時台灣人民所受傷害的其中縮影。


施並錫畫作〈串綁的冤魂〉。圖片來源:《民報》

3月10日,228事件處理委員會被陳儀下令解散,視為「非法團體」。各地社會名人於此時陸續「被失蹤」,從71年前的這一週,眾所皆知的「被報復」案例,可以小窺大。

被消失的司法界菁英
日治時期,受一般人尊重的「三師」行業,醫師、教師、律師,前2項為政府刻意栽培,以改善衛生醫療、提升人文素質,律師則需到日本內地攻讀,勤奮向上取得「辯護士」(律師)資格才得以執業。


李瑞漢身穿辯護士袍(日治時期律師服)站在法院長廊的照片,放在李家客廳,被幼小的孫女誤以為阿公戴和尚的船形帽、穿道士的道袍。圖片提供:李筱峰

李瑞漢(1906-1947),新竹竹南人,日本中央大學畢業,1930年通過司法科高考,返台在台北永樂町開業。為人負正義感,深獲敬重。1938年被選為台北辯護士會副會長。戰後,當選台北市律師公會會長。他對新政局,和當時的知識分子一樣,希望與期待。

在李瑞漢律師受理的眾多案件中,「迎(むかえ)婦產科事件」最引人注目。事情發生在1946年7月,宮前町的迎婦人科病院院長迎諧醫師(日籍),替病患陳愛羣開刀,術後死亡,病患的丈夫劉勉是陸軍159師中校副團長,他控告迎諧「不法侵害他人致死」,求償鉅額賠償金。此案由李瑞漢與李瑞峰兄弟擔任被告的辯護律師。

結果,根據鑑定,「麻醉藥對於特異體質之有無副作用,在當今之醫學術上不能預料,注射後始可明白」,法院宣判被告無罪,附帶民事訴訟請求的55餘萬元,一併駁回。


1946年9月,《民報》對於「迎案手術致死案」宣判無罪的報導。圖片來源:《民報》

時任美國駐台大使館的副領事George Kerr(柯喬治),觀察到中國人此類藉機敲詐的風氣。全台的醫師,看到迎婦產科事件(Mukai Case)帶來的危險預兆,聯合起來在財務和法律上支援迎諧,另一方面也拒絕醫治外省籍人士,除非政府保證這種類似的事件不會再發生。

George Kerr認為,只要曾經與政府有過節的人,在228事件時就會遭到報復性的謀殺,而成功替迎諧辯護獲勝的律師李瑞漢兄弟,讓檢察官和控方顏面盡失, 兩人在1947年的大屠殺中被補失蹤,就是人盡皆知的被復仇例子。

何況李瑞漢在3月初以台北市律師公會會長的身分,召開台北市律師公會會員會議,檢討時局,提出改革建議(當時陳儀對外表示歡迎各界提出興革意見)。提出「司法獨立」、「起用本省人」的意見,更被視為眼中釘。

3月10日,因為戒嚴交通中斷,友人都待在李瑞漢家中。傍晚,他的妻子李邱己妹剛把鄰居送來的兩尾魷魚煮成魷魚粥,正備餐好要張羅大家來享用,就有人找上門。憲兵第四團以「長官請你們去開會」為由,把李瑞漢、李瑞峰兄弟,和國大代表林連宗(主張政改、司改)一併「請」走,此後一去不回。

往後每逢3月10日,家人都會煮魷魚粥,等待與思念失蹤的親人。


李邱己妹的墓碑,有丈夫李瑞漢的照片,並加註文字「曾任台北市律師公會會長,228事件受難,屍骨無存,墓內謹置照片,藉以緬懷。」以追憶消失的親人。圖片提供:李慧生

紅腥起雲霧,公理公義被壓制
228不只是家屬的228,更是全體台灣人的228,此後政治界、司法界、報界各方面重新洗牌,劣幣驅逐良幣。台灣人被教成「囝仔人有耳無嘴」、「不要碰政治」、對凡事冷漠以自保,社會生態整體改變,長期以來利益被特定人士把持,都該溯源到1947年的大屠殺。
 

(未完待續,本文原載2018/3/8《讀報》
 

延伸閱讀:
3月做洪水(1):228事件的前因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8-08-06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