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六月 2019 >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首頁 arrow 自由論壇 arrow 3月做洪水(3):人民見證腐敗,改革
3月做洪水(3):人民見證腐敗,改革
新聞報導 -
作者 Aries | 贊修   
2019-02-28

(記於2019年228前夕)
2018年底九合一選舉後的政壇,老K黨的縣市長,自認為有中國做靠山,好像已經一國兩制,像烏賊亂噴墨汁抹黑中央政策;一再造謠說謊、欺騙選民、原市民福利經費被挪作他用,不用負責,還怪人民大驚小怪。

打人案發生,闇黑魔人動用私刑;文化部長鄭麗君被統派藝人甩耳光,卻不見正義人士出面反制的奇異現象,這類反民主台灣的私刑文化,是第五縱隊已在台灣的大街小街流竄?

如果對於上述現象,無法扼阻,那麼發生在1947年228大屠殺前的台灣社會,就可能重演!

228將至,追思的紀念日,再次複習228。


數年前的3月初,去高雄聽一場關於228的演講,事後與朋友聊起,友人不解的問:「228事件不是發生在2月28日嗎?」也許是這個日期,給人的刻版印象。

71年前,3月的這週,台灣各地陸續傳出奇怪的風聲,家中親人有的無端被殺、有的被捕、有的被請走就此失蹤。他們共同的特質是,堅守崗位,但被國家暴力對待,消失在1947年。


71年前3月中旬,被屠殺的各界菁英。製圖:美術組

奮發向上,證明本島人優秀
日治時期台灣人的特質是正直、負責、勇敢、法治。他們為了證明本島人不輸內地人(指日本人),或是受到不平等對待,努力勤奮想改變現狀。

湯德章,憑著噍吧哖公學校畢業與台南師範學校肄業資格,打從心裡「想追隨父親腳步」(警察坂井德藏),1926年以優異成績通過乙種巡查考試,1933年更成為「本島人唯一的警部補(負責幹部人事的職位)」。然而台日混血兒遭不平等對待,為提升本島人的人權,他轉而赴日挑戰門檻更高的司法界,「人生的每段歷程都有其意義」是他的信念,終於,截至1943年已經通過高等文官的司法科和行政科兩種考試。留在內地將備受重用,他仍選擇返回故鄉。戰爭時期搭乘的輪船幸運躲過魚雷攻擊回台執業,當過警察的人權律師,正義之人,都是他的代名詞。

王育霖,深刻體會新舊社會文化衝突,有「人不能向命運屈服,一定要努力,克服困難」的人生觀。他考取台灣人錄取率僅為0.1%的台北高等學校,認為「讀法律才能向日本人爭取到台灣人應有的權利」,於1940年考上東京帝國大學法律系,畢業後史無前例的成為第一位當上日本檢察官的台灣人。留在日本能夠有所作為,他卻依舊回台。1946年到新竹地方法院任職檢察官,「鐵面檢察官」就是他的形象。

林旭屏,認為「在日本的統治下,讀法律才能幫助台灣人」,棄醫學法。畢業於東京帝國大學法學部與大學院(研究所),取得高等文官考試行政科和司法科合格,擔任公職長達12年(1932-1944),歷經台灣總督府各職位與地方理事官,其中,專賣局煙草課課長一職,是總督府的高階官員中少數的台籍人士。因職員的身分,被調派到印尼加入戰地工作。1946年返鄉,職掌行政長官公署專賣局煙草課課長職務,是局中台灣籍人士職務位階最高者,具法律人性格的正直公務員。

郭章垣,日本慶應大學醫科畢業,有精湛的外科醫術,曾替日本著名的農業化學家鈴木梅太郎(調味品味素發明人)開刀,醫治腸扭結病症,手術成功而聲名大噪,但未因此留在異鄉發展。1946到省立宜蘭醫院擔任院長,郭院長待民如子般醫療、照護,是受人愛戴的再生父母。

陳復志,少年因差別待遇不滿,轉到中國從軍,考入黃埔軍校。畢業後歷任排長、副連長、連長,有少校職。二戰後返台,在台北的國防部擔任參謀,官階中校,是同儕中官階低者,與他不願巴結的個性有關。而後回故鄉嘉義,擔任三民主義青年團嘉義分團的主任,是官方與民間溝通的橋樑,個性剛直的處理國民政府接收衍生的問題。


陳儀(中,略胖者)初抵達台灣,步出松山機場。圖片提供:李筱峰

見證腐敗,改革
國府全面「劫收」,不願加入貪瀆結構,自然被歸為對立面者,盡責職守竟成入罪原由。

湯德章任職警察期間,曾被派往中國廣東值勤一年任警察顧問,見識當地無藥可救的腐敗社會。因此1945年11月,婉拒陳儀邀請他擔位台灣省公務員訓練所所長一職,認為接受等於自願加入貪污集團。但在12月,他接任台南市南區區長任務,指在保護台南人,交涉社會、衛生、經濟、人權等各事務。1946年4月,霍亂疫情在台南爆發,更爆發布袋事件 ,當局將人民視如草芥,他辭職以示抗議。10月接任民間團體的台南市自由保障委員會主委,專注人權面向。228延燒至台南時,他被推選為228事件處理委會治安組長。3月8日當選為台南市長候選人第三高票(規定需呈報行政長官公署圈定當選人)。

王育霖在新竹承辦的三大知名案件,第一是「新竹船頭行案」、第二是「新竹鐵路警察貪瀆案」、第三是「新竹市長郭紹宗貪瀆案」,重點在嚴懲官商勾結、起訴貪腐警察、調查貪污市長。遇到拿鉅款來行賄的人,一律嚴斥趕走。然而他與法警帶著搜查令到市府時,反被大批警察包圍搶走公文,因此辭職負責。見識「祖國」嚴重的人治干預,王育霖更想盡一己之力來改革司法,為弱勢者與蒙受冤屈的人發聲。在等待申請律師資格的期間,他出版法學小冊《提審法解說》,說明一但被逮捕,遭非法拘留的議題。

林旭屏面臨的國府專賣局,因特有的壟斷制度,成為弊病叢生的貪污單位。「二七緝煙血案」前夕的專賣局弊案連連,人民心不滿已屆極限。事件爆發後,外省籍員工跑光自保的空窗期,林旭屏是台灣人在專賣局中職位最高的人,被推出來做為領導者,與其他台籍員工負起責任、照常處理公務,維持局中的日常運轉。不逃避,是他的負責任精神。

郭章垣,憑著一股熱誠全力投入宜蘭的醫療事務。公衛制度被國府打破,霍亂傳染病流行,他建議針對垃圾處理著手,經費卻被外省籍市長朱正宗「劫收」。生魚檢疫管制提議,市長為避免與商人對立,把責任推給郭章垣。要救濟貧困者的美援民生用品,亦被市長私吞當成另類所得來源,他為此憤怒跟市長拍桌。當時官員普遍把救濟物資加以變賣當成「另類所得來源」,正直院長遇上貪腐官員,有理說不清。3月5日,他被推為宜蘭228事件處理委員會主任委員,思索維持社會治安和分配工作,自己負責醫療,地方治安則交由學生隊管理。

陳復志,不會討好人的正直性格,凡事公事公辦,將非法侵占公產成為私物的接收人員趕走;一發現貪污、舞弊行為,毫不隱諱向上級反應、檢舉,因此常與外省籍官員、軍警憲兵等發生摩擦。3月2日,騷動消息傳到嘉義,成立「嘉義3.2處理委員會」,陳復志以軍人出身、精通北京話的背景,被推為嘉義228事件處理委員會主任委員,以及「嘉義防衛司令部」司令。3月5日,駐守紅毛埤的國府軍向市區無差別砲擊,嘉義士紳及青年力推陳復志出面擔任談判的主席代表。南京藉的妻子蔣佩芝要他暫避風頭,他說「如果我不管,會死很多人」,心繫故鄉的人民。


《新新》月報的漫畫,反映當時台灣社會的貧富懸殊以及民生艱苦。圖片提供:李筱峰

遭威嚇、藉機報復
日治時期以來建立的近現代司法,已蕩然無存,國府抓人不需理由,處決只憑一人之意,國家暴力的大洪水,流經家家戶戶,家園破碎。

湯德章在國府軍整編第21師從高雄進入台南市後被捕,20-30名憲警特務闖入他的住所,他一面以武術抵抗拒捕,一面焚毀參與228的社會人士與學生名冊,讓他們倖免於難。被捕後在台南監獄遭刑求──木片夾手指、槍托打斷肋骨。接著就像中國古裝劇的場景,雙腕被反綁,背後插有書寫姓名的木牌,押上卡車繞行市街,再押赴民生綠園(今湯德章紀念公園)槍決。臨刑前,他在高喊「台灣人萬歲!」聲中被子彈貫穿,仍昂然挺立許久。

王育霖在追辦新竹貪瀆案件時,曾收過「你若膽敢辦下去,一定會後悔」的威脅。3月14日,他返家取物,隨即遭數名持槍便衣違法拘捕,連同衣物錢財一併被帶走。根據同樣被關在西本願寺的歐陽可亮證言,王育霖也被關在充滿窒息和肅殺氣氛的黑牢中,之後據傳遭槍決後沉沒淡水河。

林旭屏的友人杜聰明曾告訴他:「旭屏先生,最好去避避,比較好。」但他回說:「我沒做什麼,這個時候,如果躲避,反而顯得有嫌疑、有陰謀。」這種負責任的態度,果然就被局裡的田經理質問「有一封匿名投書,說林旭屏以下之台灣人,企圖占有公賣局。」3月15日,戒嚴的寒冷夜晚,持槍外省人以「局裡田經理請林旭屏先生去一趟」為由,強行將他押走。臨走前他還安撫家人「我並沒有做壞事,法庭自然會還給清白,你們在家裡安心等就好。」成為最後的遺言。17日,他的遺體被發現魂斷南港橋下,頭蓋骨有嚴重的折裂傷痕。

面試郭章垣的外省籍衛生局長經利彬,曾告誡他:「你們年輕人比較沒有經驗,中國的政治並不是你想像中的單純,凡事小心一點!」與郭章垣同是慶應大學同學的陳拱北(後來成為台灣公共衛生之父),時任台大教授,曾提醒他:「浮起來的釘子會被人拿鐵槌搥下去。」怎料,3月18日凌晨,一個正值戒嚴與停電的詭譎夜晚,郭章垣在宿舍被持槍軍人毆打、蒙眼強押走,隔日就被發現遭槍決草草埋於頭城媽祖廟前。

陳復志的妻子蔣佩芝曾警告他:「你不知道中國的官方作風,我是在那裡長大的,軍隊我看著長大的,軍隊的飯我吃著長大的,我知道他們的作風,今天這種場面一定是有死無救了!」果然,3月11日陳復志進入嘉義水上機場談判,一去不回。3月18日,他被單獨遊街示眾後槍決在嘉義火車站前。他以軍人身分力求和平之道保全故鄉,倒成為殺雞儆猴的指標人物。蔣佩芝一句:「陳仔那麼愛國家,八年抗戰都在前方,日本飛機來炸都沒炸死,戰爭結束回到自己家鄉反而被槍殺。」道出人民對政府的失望與痛心。

他們的遺體,訴說著無言的證言。

每逢到了「歌頌蔣介石」的時節,就要加以複習他對台灣人的「德政」。以國家暴力對待人民,還自認為合理,獨裁者不該被重新檢視嗎?無法源依據的慈湖棺材還得繼續花納銳人的血汗錢維護嗎?

(未完待續,本文原載2018/3/16《讀報》
 

延伸閱讀:
3月做洪水(1):228事件的前因
3月做洪水(2):官方處劣勢妥協,於強勢報復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9-03-01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