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二月 2018 > »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自由論壇 arrow 平凡人.非常事:黃雅瑄的故事(3)—反思習以為常的知識
平凡人.非常事:黃雅瑄的故事(3)—反思習以為常的知識
新聞報導 -
作者 Aries | 贊修   
2018-12-07

【平凡人.非常事系列】專訪平凡的小人物,背後的大故事。他們因為各種不同的原因,不經意挖掘身世、史料的歷程,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獲,是教科書以外的真實世界,也是人民產生台灣意識的縮影。這些點點滴滴的小故事,拼湊串連成台灣史。
我們善盡媒體責任,報導不為人知的真實故事,深化台灣歷史、文化。

【受訪者】黃雅瑄老師,1973年生,台南左鎮人,國中老師。擔任教職10幾年的她,為何想要再進修研究所?習以為常的知識,如何180度大翻轉?讀台灣研究所後,又如何發現自己的西拉雅族身世?追尋過程,如何影響自己與家族?「平凡人.非常事」黃雅瑄的故事,將連載於此。



黃雅瑄(後排右2)碩士畢業典禮與同學、師長的合影,前排左起為杜正勝院士、中為鄭瑞明院長、右為溫振華教授。圖片來源:黃雅瑄FB

反思習以為常的知識

黃雅瑄開始萌發台灣主體意識,是在教書10幾年後,再回鍋當學生的事了。也就是她就讀長榮大學台灣研究所之後,很自然的,因為認識、了解生長的土地,開始產生以台灣為主體[1]的意識。

她覺得,自己對台灣歷史有完整架構的認識,是進入研究所讀書之後。她最大的轉變與震撼,就是「有台灣主體意識」的觀點。她回憶研究所的第一堂課:

第一堂課是莊萬壽老師[2]的課,他很強調一個概念就是「要從台灣主體意識看事情」,這是一個很大的震撼,因為我從來沒有思考過,從什麼角度看事情。

例如說,台灣有八年抗戰嗎?沒有,不過在這之前,我都一直覺得很理所當然,二次大戰期間就是八年抗戰。又比如說,當被問到二次大戰,是哪一國的飛機向台灣丟炸彈?以前我真的認為,就是日本來轟炸台灣[當時台灣屬日本領土]。

我在大二上林瑞明老師的課之前,覺得我是中華民國教育體制之下,被教育得非常好的學生,我覺得中華民國很偉大、中國國民黨很偉大、蔣介石很偉大、蔣經國非常親民愛民。

林瑞明老師上課說到228事件,我去找相關書籍看的時候,超級震撼,想說怎麼會有這麼誇張的事情,國家屠殺人民。我過去學的歷史到底是什麼?我被騙了,騙我的居然是國家?!我被矇騙了這麼多年!!

但大學生就只是這樣,一下子就把事情pass過去,我還是習慣,從中國的角度來看台灣的歷史。

回憶知道的當下,黃雅瑄認為「那瞬間無疑的成為自己對於黨國教育開始產生質疑的關鍵轉折」[3]。

她在進修的過程,開始發現以前不覺得奇怪的事,像杜正勝院士(前教育部長)[4]在授課時說「台灣的歷史教育,會讓人覺得,台灣是一個沒有鄰居的國家,台灣只有一個鄰居──就是中國」。

她仔細想想看,還真是如此:

現在國中學生,一年級上台灣史,二年級上中國史,三年級上世界史。相對於要花一整年的時間學中國史,歷史課本中對於台灣鄰近國家的介紹真是少之又少。

世界史之中,跟台灣比較鄰近的國家日本與韓國。以日本來說,學生在國一的台灣史中學到倭寇、牡丹社事件及甲午戰爭後的日治時期歷史。二年級中國史則是上學期在唐朝時會提大化革新,國二開始上中國近現代史,學生開始學習自清末至二次大戰之間日本侵略中國。國三則是在新帝國主義的章節上簡單的上幕府時代、鎖國、大政奉還到明治維新。

韓國的部份,在國一上台灣史時學到韓戰後,美國跟中華民國簽訂共同防禦條約,國二則在上到唐朝時提到新羅受到唐的影響,被稱為君子國,國三則是在上民族自決時提到三一運動。

更不用講東南亞國家,不會出現在教材裡。東南亞國家會出現,是在像鄭和下西洋去宣揚國威的場景。國一台灣史裡只有在上荷治跟鄭氏時期時會提到當時的貿易對象包括東南亞國家,以及荷蘭設於巴達維亞的東印度公司和西班牙以菲律賓為殖民地。

所以,國中生三年歷史課的學習,對台灣的鄰居,唯一認識的就只有中國,而且還是一個惡鄰居,一天到晚想要侵略台灣的張牙舞爪鄰居。

現在蔡英文政府提倡新南向政策,問題是我們學生,對南邊的國家知道多少?


文建會出版的「換個角度看台灣」系列地圖之中,黃雅瑄最喜歡「我們的東亞鄰居」這幅,從台灣的角度看出去,可以看到廣闊的太平洋,以及認識台灣東亞的鄰居們。杜正勝院士提醒,對世界而言,台灣是屬於太平洋的位置;秋海棠地圖並不會讓台灣人知道周邊環境是什麼,就只是中國的附屬品,只能仰望中國。攝:陳孟絹

黃雅瑄日前去高雄歷史博物館聽考古學者劉益昌老師的演講,[5]他說「成大考古所希望站在台灣的角度看東南亞,以前我們都很習慣站在中國角度看東南亞,但從這個角度台灣只是一個邊陲的小島,如果改成站在台灣往東南亞看過去,會看到一個非常廣大的大洋洲,完全不同視野的東南亞。」                                                                                       

然而黃雅瑄認為,現在的歷史教育,還沒有辦法做到這點。她坦白的承認,自己在大學曾修習東南亞史課程,但之後再也沒有接觸,如果往後的歷史課程要把周圍的國家也放進歷史教材,授課老師應該需要花費許多時間去學習、了解,要先充實自己才有辦法教學生,老師自己都不知道的東西是無法教學生的!!

在教學現場第一線的她,有感而發「現在我學生們的母親有些來自越南、印尼、柬埔寨、馬來西亞,但是這些學生可以像知道中國歷史般的知道自己母親國家的歷史嗎?同樣是鄰國,在歷史課中卻沒辦法學習到等量的知識。」

就如同杜正勝部長一再提醒的:

台灣長期以來的教育,是在教育一個跟隨者。我們對過去很多習以為常的教育,應該再重新思考,打上問號,追查,並找尋證據。相同的道理,我們接收到的一些政府宣傳政策、訊息,恐怕是錯誤的,應該要重新反省。要反省,所以覺醒。覺醒對我們每個人都很重要,對國家也很重要,覺醒就是反省,就是反思。整個人類的進步,就是不斷的反思與反省。[6]


參考資料   

[1] 「周婉窈解釋,台灣歷史的主體性,指以作為主體的台灣來看台灣的歷史,就是從台灣這個自我(土地、人群,及其過去)出發,站在台灣的立場來看台灣的過去。」風傳媒/黨國教育讓台灣人60年來都不認識自己!台大教授周婉窈嘆台灣史最大缺憾,https://www.storm.mg/article/353285?fbclid=IwAR15MonKmF9Nqf8EKljF4_Id-iplgmv9F6yiw9hsTpRzuWk-dA8c0vn1L6A(2018/11/8點閱)。

[2] 莊萬壽老師的研究專長為台灣文化研究,曾任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台灣文化及語言文學研究所教授兼所長,並且是長榮大學台灣研究所籌備所長。台灣研究所/莊萬壽,http://dweb.cjcu.edu.tw/taiwan/article/1443(2018/10/17點閱)。

[3] 黃雅瑄FB/悼,我的台灣史啟蒙老師--林瑞明教授,https://www.facebook.com/kitpro34(2018/11/28點閱)。

[4] 杜正勝,台灣歷史學者,前教育部長,長榮大學台灣研究所教授,專長為古代社會史、文化史、醫療史。

[5] 2018年8月18日,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舉辦的「穿越時空現舊城 考古教育講座系列」場次1,主講人劉益昌的講題為「看見舊城-左營舊城的過去與未來」。劉益昌為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所研究員,國立成功大學考古學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6] 民視台灣學堂/台灣的覺醒: 感謝觀眾支持 台灣的覺醒播滿百集 2018.11.5—杜正勝,https://youtu.be/ReutpSvgT3Q(2018/11/8點閱)。 
 

(未完待續,本文原載2018/12/7 讀報

延伸閱讀:   
【平凡人.非常事】李筱峰的故事(9):當自己的歷史家
平凡人.非常事:黃雅瑄的故事(1)—從討厭到喜歡歷史
平凡人.非常事:黃雅瑄的故事(2)—進修的動機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8-12-07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8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