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七月 201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自由論壇 arrow 抗暴戰士黃金島烈士(贊勇同修)略歷2-少年日本兵
抗暴戰士黃金島烈士(贊勇同修)略歷2-少年日本兵
新聞報導 -
作者 Aries | 贊修   
2019-07-11

*本文收錄於「228抗暴英雄黃金島烈士(贊勇同修)揭碑追思會」追思手冊

(本文使用年齡為實歲。照片未加註者,來源為大地志工。)

他本是與大自然接近的鄉村兒童,卻在命運的交叉口選擇不同的道路,到日本從軍。

二、家庭背景-“田庄囝仔”的童年
台中南屯舊稱「犁頭店」,農田開拓之初,打製犁頭等農具的店鋪聚集,「犁頭店」自然演變成地名。[1]

1926年9月28日,黃圳島出生於台中州南屯犁頭店竹圍農家,一座位於田中央的三合院。[2]10歲時父母離異,由曾祖母帶大,成為「阿祖的兒子」。原就讀較鄉下的南屯公學校(今南屯區南屯國小),五年級時轉學到較市區的村上公學校(今西區忠孝國小)。[3]

然而在報考台中工學校(今南區台中高工)前夕,和日本小孩打架,被家人責備,負氣出走未參加考試。遂到昭和齒科醫院當助手,半工半讀。在院長張深鑐醫師(台中知名牙醫、民主鬥士)[4]的鼓勵下,1941年到日本求學,[5]此時黃圳島13歲。


他放棄坐領高薪的技術人員職位,選擇低薪的志願兵,只因想當個有尊嚴的高階日軍。


台灣歷經不同統治者,國民在戰火下穿上不同的制服去當兵,留下許許多多無國之民悲哀的故事。資料來源:《戰火浮生-台灣人去打仗》封面
 
三、少年日本兵(1942-1945)
到日本後,他依著家人期望的“舊觀念”,準備考醫科,社會普遍認為當醫生有出息。然而戰爭時期,物資匱乏,連學生也被動員到軍需工廠勞動服務,學生不能盡本分好好讀書,只能「不務正業」。

他心想「在這種戰爭氣氛濃厚的環境下,本來我是滿懷希望到日本求學的,但這時也只能以求生存為第一要務了。」[6]

從軍初體驗-海軍軍屬
此時,日本同學岡村君告訴黃圳島一則招考訊息:海軍運輸部派赴南洋的技術人員。在戰爭的非常時期,他嘗試前往報名考試,沒想到真的錄取。1942年3月中旬,他收到通知,要到橫須賀海軍報到,此時他15歲,加入日本海軍行列,被任命為海軍軍屬。[7]

年紀輕輕的15歲兒童,一個未成年小孩,在戰爭時期,竟然就投入從軍行列,但非常時期不能與太平時期同論,總之,此後一連串的抉擇,帶領他走向武身戰士一途。

就這樣,他們登上運輸艦,航向海南島,在船上開始學習分辨敵機、潛水艇、水雷,研習發警報、監視等。[8]

戰爭前線-南洋
1942年4月初,登上海南島南部的三亞港,黃圳島開始接受海軍運輸部輪機人員訓練。然而因不適應熱帶氣候,他被此地特有的熱帶病菌打倒,生病期間還遇到美軍第一次對海南島的大轟炸,1942年5月4日。

轟炸從接近中午開始,一直到太陽下山,他所看到的景象是:

我到藥局領藥時,看到醫務所外面一座五百公尺寬的廣場,陸續運來一具具各單位清理出來的屍體,有的有手無頭、有的有頭無身,血肉模糊的屍體排滿了廣場,令人不忍卒睹,這種浩劫,實在是無語問蒼天。

美軍大轟炸造成三亞軍事基地鉅大的損害,尤其是人員死傷累累,靈場上增加了很多新靈位,其中不少是台灣青年。[9]

台灣籍日本兵,投入戰事,在外有諸多犧牲。無情的戰爭,帶來生靈塗炭。

大病初癒後,他繼續受訓實習,學會開陸路的大型車輛與列車,戰車、火車。在他勤能補拙的努力下,通過考試,成為「海軍機關助士」,月薪高達70元,相較於乙種警察月薪19元、老師月薪30元,是一般人收入的雙倍。他開始每天在勤務機關車上忙碌的生活,後來被派到海南島西邊的北黎機關區教導見習生。[10]

考取海軍志願兵
此時的他,決定再去考試。日軍的不成文規矩:「軍階地位第一是志願兵,第二是現役兵,第三是補充兵,第四是國民兵,第五是軍屬。」[11]他現在是軍屬(陸海軍之文官及僱員[12])的身分,軍階最低者,他事後回憶當時想法是:

台灣人與日本人的地位並不平等,這是台灣人的悲哀,因此,無論如何我們都要爭取當家作主,我認為第一步就是要先拿到兵權。台灣人雖然繳稅,但日本政府並不讓台灣人服役,台灣人要當日本的軍人並不簡單。日本軍校的要求十分嚴格,如果能夠考進軍校,將來考大學也一定沒問題。後來有海軍志願兵制度,為了爭取台灣人和日本人的平等地位,我在北黎機關區勤務中,考上了海軍志願兵(600多名中只錄取100名)。[13]

黃圳島1941年離台,之後的募兵、徵兵變化,參《台灣史101問》: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原本不要台灣人當兵的政策開始改變。1942年(昭和17年)4月實施「陸軍特別志願兵制度」,開始對台灣人募兵。

1944年底,日本戰況更加吃緊,索性在台灣實施徵兵制,1945年初,日本在台灣全面徵兵,役齡青年均徵召入伍。[14]

通過考試後,他到橫須賀海軍第四特別陸戰隊司令部報到,分發到海軍兵團接受嚴格的軍事訓練。他當下認為:「當時日本海軍一個二等兵的薪水只有19元,我放棄海軍機關助士的高薪去當兵,的確有點傻,但是軍人的權力很大,海軍技術部的人看到我,都必須向我行禮。」[15]這個身分,也是他在後來出版的《告別海南島中國集中營》寫的學歷「日本帝國海軍橫四特海志一期」。[16]

為了尊嚴,他做了不同的選擇,也因此,學習到與技術員不同的戰事經驗。他再被分發到海軍第七機動部隊接受實戰訓練,這支都是戰鬥人員的部隊,擁有的是現代化的自動武器,是反游擊戰的作戰部隊。[17]這些經驗,也在後來的228民軍作戰時,派上用場。

這邊要留意的是,訓練這批作戰部隊的人,就是台籍預備軍官吳振武,他是「當時唯一的台灣人海軍兵科軍官,軍階少尉」,這位受人尊敬的軍官,[18]後續會再提到他,是黃圳島的恩人之一。

黃圳島在19歲時,當到上等水兵(升兵長前的階級),[19]待過作戰部隊、石碌派遣隊。[20]他觀察到日本人為了開發石碌鐵礦山,在未開發的荒地建設四大工程:水力發電廠一座、鐵路230公里、八所港(人造港)、機械化採礦設備。[21]日本人用心建設的程度如同開拓台灣,而非像國民黨把台灣當成「反共基地的跳板」般不用心。

參考資料

[1] 教育大市集/南屯區,https://market.cloud.edu.tw/content/local/taichun/juren/008/tc008-1.htm(2019/2/8點閱)。
[2] 黃金島著、潘彥蓉&周維朋整理,《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頁146。
[3] 黃金島著、潘彥蓉&周維朋整理,《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頁9。
[4] 魚夫/一位民主鬥士的家--台中張深鑐醫師宅,https://youtu.be/BgIJeOHN3GA(2019/2/8點閱)。
[5] 黃金島著、潘彥蓉&周維朋整理,《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頁10。
[6] 黃金島著、潘彥蓉&周維朋整理,《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頁10-11。
[7] 黃金島著、潘彥蓉&周維朋整理,《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頁11。
[8] 黃金島著、潘彥蓉&周維朋整理,《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頁13。
[9] 黃金島著、潘彥蓉&周維朋整理,《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頁14。
[10] 黃金島著、潘彥蓉&周維朋整理,《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頁15。
[11] 黃金島著、潘彥蓉&周維朋整理,《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頁19。
[12] 李筱峰,《台灣史101問》(台北市:玉山社,2013),頁238。
[13] 黃金島著、潘彥蓉&周維朋整理,《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頁16。
[14] 李筱峰,《台灣史101問》,頁237。
[15] 黃金島著、潘彥蓉&周維朋整理,《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頁16。
[16] 黃金島著、林美瑢編,《告別海南島中國集中營》(台北市:維利印刷,1997),摺封口。
[17] 黃金島著、潘彥蓉&周維朋整理,《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頁16-17。
[18] 黃金島著、潘彥蓉&周維朋整理,《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頁17。
[19] 黃金島著、潘彥蓉&周維朋整理,《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頁21。
[20] 黃金島著、潘彥蓉&周維朋整理,《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頁22。
[21] 黃金島著、潘彥蓉&周維朋整理,《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頁24。

(未完待續,撰於2019/6)


相關閱讀:
抗暴戰士黃金島烈士(贊勇同修)略歷1-摘要

延伸閱讀:
【活動預告】8/10 228抗暴英雄黃金島烈士(贊勇同修)揭碑追思會

追思文章
我與黃金島烈士(贊勇同修)的心靈交集
追憶民主農夫黃金島老先生(贊勇同修)
憶黃金島歐吉桑
傳遞勇氣的戰士‧黃金島(贊勇同修)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9-07-10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