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九月 2019 >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自由論壇 arrow 抗暴戰士黃金島烈士(贊勇同修)略歷4-故鄉崩壞
抗暴戰士黃金島烈士(贊勇同修)略歷4-故鄉崩壞
新聞報導 -
作者 Aries | 贊修   
2019-07-15

*本文收錄於「228抗暴英雄黃金島烈士(贊勇同修)揭碑追思會」追思手冊
(本文使用年齡為實歲。照片未加註者,來源為大地志工。)

國府統治下的台灣,不是他魂牽夢縈的故鄉,
反而像另一個「海南島集中營」,各種文化衝突不斷發生。

海南島當日本兵學習的反游擊戰,讓他在27部隊展現實戰經驗長才,
提出軍事觀點的戰事謀略。移防到埔里後,更率領指揮烏牛欄戰役的攻防、突圍。

抗暴民軍為鄉土盡最大的力量,是爭取自由堅持到底的台灣精神,雖敗猶榮。

五、故鄉崩壞、民軍保衛戰(1946-1947)

回到崩壞中的故鄉
歷經萬難回到台灣的他,20歲,算是剛成年。家人認為他離家時才13歲,經過7年的磨練仍是個「草猴」(輕浮)的青少年,不太有社會經驗,需要再學習,因此他到《國民新報》當見習記者。報紙分為日文版和中文版,三天出刊一次。他另利用私人時間,與友人經營100甲的農場,肩負管理責任。[1]

此時他看到的台灣社會,竟是他不熟悉的故鄉。國民政府以征服者的心態取代日本總督府,被戲稱為「新總督府」,擔任「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的長官兼台灣警備總司令的陳儀,則被稱為「新總督」。戰後台灣的政治、經濟、社會等各項資源,都壟斷在這種特設的體制下。[2]

戰前台灣在各方面已進步中國約30年,以學齡兒童就學率為例,台灣在1943年已高達71.3%,中國在20年後才勉強達此標準,[3]台灣人由於識字率的普及,媒體在日治時期的社會運動中有相當程度的發揮。

戰後初期的台灣報紙雜誌,有日文和中文兩種,台灣人慣用日文,然國民政府認為這是奴化的象徵,1946年初開始研議禁用日文,不管有多少的建議案與反對意見,官方倉促獨斷的正式宣布「自10月25日起廢止報章雜誌之日文欄」。[4]

國民政府託管台灣僅一年,就要求台灣人禁止使用普遍的語言文字,換成不熟悉的中國話文,此舉對台灣人的傷害,如同被閹割的聲帶。被日本人統治半世紀的台灣人,除了台灣話的使用,日文等於是印刷媒體的公用語,禁用熟悉的日文等於是剝奪發言權,對事物採噤聲的狀態正是失語,喪失批判的言論自由。[5]

當記者的黃圳島,觀察時事比一般人更為敏銳。他發覺:

台灣人看到的「祖國」,比日本人更蠻橫無理、貪贓枉法、無所不為,生活上反而因為「祖國」的來到,急遽惡化。……從中國人竊佔台灣後的種種亂象,我就預感總有一天會出事。[6]

1947年2月27日,台北延平北路發生緝煙血案,消息傳到台中,已是28日下午,路人傳播著中國人在台北對人民無差別掃射之事。3月1日,延燒到台中,剛開始有些流氓動亂,在台中一中、台中商業學校等學生組成學生隊維持秩序後恢復日常。[7]

保衛家鄉
讓身為見習記者的黃圳島(21歲),真正決定參與行動,從旁觀的報導者變成實質的行動者,是因為:

當時謝雪紅在台中的知名度很高,以一個女性在那麼保守的社會環境下,敢於爭取男女平等,又有膽量和當局對抗,實在值得欽佩。3月2日,台中市民群集於台中戲院召開「市民大會」,推舉謝雪紅擔任主席,她在台中戲院的演講結束後,政府就開始抓人了。我當時正從報社出來,親眼目睹這件事。另外,在現在的「台中大飯店」前面,許多民眾在毫無預警下被機關槍打死。我看了很不忍,決定起而行動。[8]

這場「市民大會」的由來,原為「政治建設協會」早已預定於3月2日的週日上午在台中戲院舉辦「憲政演講會」(由台中巫永昌、張深鑐,與台北蔣渭川、張晴川等人組成),為因應突然爆發的228事件,將之改為「市民大會」,鍾逸人提議此事,楊逵同意並將消息帶回「政治建設協會」,鍾逸人隨即印製、分發傳單,通知召開「市民大會」訊息。[9]


楊克煌記憶中的昔日台中市區圖,台中座(即台中戲院)為框選處,位於中正路與繼光街交叉口。圖片來源:翻拍自《我的回憶:台魂淚(二)》

這場3月2日在台中戲院(舊稱台中座,中正路與繼光路口,後曾為龍心百貨)召開的「市民大會」,共1000多位市民參與,男性多於女性,年輕人多於長者。[10]謝雪紅被推為主席,儘管開會過程,楊克煌(謝雪紅的親密同志)與鍾逸人(228事件27部隊部隊長)的回憶錄有出入,[11]但結果是確定的,這位受敬重的「歐巴桑」謝雪紅成為大會主席(實歲46歲,日治時期尊稱她「歐巴桑(おばさん)」,參與27部隊的蔡伯壎說年輕人暱稱她「阿婆仔」[12])。

參考資料

[1] 黃金島著、潘彥蓉&周維朋整理,《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頁86-87。
[2]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3月做洪水(1):228事件的前因,http://www.taiwantt.org.tw/tw/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18237&Itemid=191(2019/2/18點閱)。
[3] 李筱峰,《解讀228》(台北市:玉山社,1998),頁90-92。
[4] 張炎憲等執筆,《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台北市:二二八基金會,2006),頁427-428。
[5] 張炎憲等執筆,《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頁429。
[6] 黃金島著、潘彥蓉&周維朋整理,《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頁90-91。
[7] 黃金島著、潘彥蓉&周維朋整理,《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頁91-92。
[8] 黃金島著、潘彥蓉&周維朋整理,《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頁92。
[9] 鍾逸人,《辛酸六十年(上)~狂風暴雨一小舟》(台北市:前衛,2009),頁434。
[10] 鍾逸人,《辛酸六十年(上)~狂風暴雨一小舟》,頁448。
[11] 楊克煌(謝雪紅的親密同志)指出,群眾催促開會的情況下,卻沒有主持人,他被楊貴、謝富拱上台主持,演講了一個多小時,仍沒有人上台講話,後來看到謝雪紅趕到台中座,就宣佈:「現在我們正式來開市民大會,我建議選謝雪紅先生為大會主席。」在一片鼓掌聲中通過。楊克煌遺稿、楊翠華整理,《我的回憶:台魂淚(二)》(台北市:楊翠華,2005),頁283-284。
鍾逸人(228事件二七部隊部隊長)指出,第一位演講者是楊逵,第二位演講者是「一心隊」隊長高兩貴,第三位演講者是學生,第四位演講者也是學生,當大家群起激昂時,接下來的場景是:此時楊克煌一邊搖手,一邊站出來,提議要推荐謝雪紅擔任主席,然後我們再來逐次決定我們該當如何?今天應該做什麼?各位以為如何?克煌把已準備好的話一口氣說完了,台上、台下馬上就有人叫「好」、「好」。鍾逸人,《辛酸六十年(上)~狂風暴雨一小舟》,頁451-453。
[12] 廖建超,〈從民軍二七部隊到翻譯史書-蔡伯壎〉,收錄於《黯到盡處,看見光-臺中政治受難者暨相關人士口訪紀錄》(台中市,中市文化局:2016),頁215。

(未完待續,撰於2019/6)


相關閱讀:
抗暴戰士黃金島烈士(贊勇同修)略歷1-摘要
抗暴戰士黃金島烈士(贊勇同修)略歷2-少年日本兵
抗暴戰士黃金島烈士(贊勇同修)略歷3-驟變國府戰俘

延伸閱讀:
【活動預告】8/10 228抗暴英雄黃金島烈士(贊勇同修)揭碑追思會

追思文章
我與黃金島烈士(贊勇同修)的心靈交集
追憶民主農夫黃金島老先生(贊勇同修)
憶黃金島歐吉桑
傳遞勇氣的戰士‧黃金島(贊勇同修)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9-07-29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