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月 2019 > »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史明追思碑文—影響台灣獨立運動最深遠的おじさん
史明追思碑文—影響台灣獨立運動最深遠的おじさん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9-09-29


(楊緒東醫師於2015年撰寫此文的手稿)


楊緒東醫師將初步的立碑構想手繪記錄)

註:
本文為已證道的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楊緒東醫師於2015年9月13日所撰寫定稿。

史明老先生為大地國寶級的董事之一,當時他已高齡97歲(實歲),精神力旺盛但身體日漸凋零。

為因應任何突如其來的狀況,楊醫師預先寫下史明老先生的追思碑文(初版),緊接著立碑、立塑像。

台灣聖山將於日後擇期為史明老先生(贊主同修)舉辦
揭碑/像追思會,屆時消息將公布於大地網站。



史明老先生第一次參訪聖山,他帶著像「熊貓造型」的「黑輪」傷到聖山,由於意外跌倒撞到額頭,當額頭的「烏青」化瘀漸退好轉而移轉到眼袋,結果眼袋就掛著大大的「黑輪」。

史明(1918-2019),皈依台灣神道,道名贊主,是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

史明在唸台北一中(今日台北市立建國高級中學)時,就強烈表現出反日殖民情緒。1937年,赴日本早稻田大學唸政治經濟學部,這個科目是台灣殖民時代很少有人選擇的一個科目,他在此幾乎讀遍所有社會主義和無政府主義作家的作品,尤其為馬克思的教義所吸引。大學畢業後,由於執著於自己社會主義及反帝國主義的理想,1942年跑到中國,支援中國共產黨的抗日活動。

史明第一次對中國感到失望,即源於中國共產黨的土地改革,用極端殘忍的方式,鬥爭地主,目睹中共獨裁恐怖的作為,此外,在中國參與對日戰爭時,他也親眼見識到中國人的「漢人種族主義」:中共派台灣士兵往前線當炮灰,對台灣人實施「分化政策」,煽動閩客族群互鬥,史明從此認定「台灣人不能跟中國人一起」。

1949年底中國共產黨勝利前夕,逃離中國大陸,回到了睽違十年的台灣。回台後,看到台灣國民黨政府的228大屠殺和白色恐怖與中共如出一轍,認為漢人系台灣人與中國漢人雖血出同源,但在社會發展上已與中國分裂為不同民族,要解決台灣的問題,唯有台灣獨立一途。於是在1952年,他在台北郊外山上組織「台灣獨立革命武裝隊」,準備刺殺蔣介石,未料事跡洩漏,於同年偷渡到日本。

亡命日本以後,為了生活,史明在西池袋開了一家「新珍味」小料理店,賣水餃、燒賣、大滷麵等。史明當時白天在麵店樓下營生存款,晚上在樓頂寫《台灣人四百年史》,認為台灣不可不知台灣的歷史,專注於台灣史的資料收集和撰寫,前後用了十年的時間,以日文寫成《台灣人四百年史》(東京:音羽書房,1962)一書,是站在台灣人立場所撰寫的第一部台灣通史著作。這本屬於台獨陣營的台灣史鉅著後來以中文出版了《台灣人四百年史》(San Jose,Calif.:蓬島文化公司,1980)一書,並在1986年以英語出版了屬於節錄版的《Taiwan's 400 Year History: The Origins and Continuing Development of the Taiwanese Society and People》(Washington, D.C.:Taiwanese Cultural Grassroots Association)一書。史明最重要的史觀,在於強調應該以台灣人勞苦大眾的為基礎,建立台灣民族凝聚力量,他表示:我們台灣人對於自己所賴以生存的社會發展史頗疏於認識,可以說,幾乎完全不知道,類此的缺點造成台灣「無法擺脫四百年來的外來殖民統治」。

史明認為要堅持走自己的路,只有靠自己的力量來實踐,立刻籌組比較傾向左派陣營的「獨立台灣會」,1967年6月30日正式成立,成員約70人左右。奉行「主戰場在島內」為圭臬,積極從事島內的地下工作和群眾運動。和該會相關的台獨案件至少包括1967年的顏尹謨案、1974年的鄭評案、1983年的盧修一案、以及1991年的陳正然案。

史明主張台灣民族主義,四百年台灣史的殖民統治台灣人要有堅強的獨立建國決心。《台灣人四百年史》由地下版本到1980年代末期引進台灣後,對二二八以後出生之年輕世代,有著震撼教育的啟蒙。

在台灣民主化以後,被稱之為「最後一個黑名單」的史明,於1993年以自籌資金的方式回到故鄉,推廣台灣獨立建國運動。1994年2月1日獨立台灣會台北總部正式成立。1995年3月29日「獨立台灣會」台北宣傳車隊正式成軍,每週六、日下午利用打鼓車隊宣揚台灣獨立和台灣民族主義,從未間斷。1995年7月31日於台中設立聯絡處,並於1996年至1999年設立台灣大眾地下廣播電台。史明除以台灣大眾電台作為宣傳工具外,不斷舉辦營隊宣揚台灣獨立革命意識。


史明老先生思想交流的隨手筆記之一。

在2005年3月中國片面通過《反分裂法》之後,與台大學生於台大校門口發起長達14天之靜坐活動表示抗議。4月1日晚上,中國國民黨副主席江丙坤於與中共簽定「十項共識」後返台,史明與支持者在桃園機場阻止江丙坤回台。4月26日連戰啟程赴中國時,發動群眾於中山高速公路及桃園機場阻擋連戰車隊,史稱「426擋連事件」。

史明並且提出兩條道路的台灣獨立路線以及台灣獨立運動的工作方向,即「體制外革命路線」與「體制內改革路線」,表示「體制外革命路線與體制內改革路線是獨立運動的一體兩面」。台灣獨立運動的「二個工作方向」,分為島內的改革與革命的「島內工作」與國際關係上與美日結盟的「國際工作」,以實現台灣的「完全獨立」。史明從不願意承認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統治權,他至今唯一一次使用中華民國身分證投票是在2004年中華民國總統大選時投給了陳水扁。

2015年2月26日,由姚文智擔任製作人、陳麗貴執導的史明紀錄片《史明·革命進行式》在台灣上映,史明本人親臨觀看,到處轟動。

當時高齡98的史明,自認自己越老越要拼命,每日有行程和講座,全台跑透透,處處可見其佝僂身影奮鬥不懈,常因過勞急診,稍有好轉就急於出院和生命賽跑,終其一生,致力於台灣獨立建國行動,故結紮不婚,避免家室之累,影響其革命決心。


楊醫師和史明老先生首次在聖山相遇,史明老先生一見面就出考題,問楊醫師如何看待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楊醫師的想法、觀點與史明老先生一致,讓史明老先生笑笑的肯定。

2013年4月27日,史明到聖山夜宿一晚。第二天有所覺悟,他說在日本參訪神社、寺廟,到中國大江南北,到處尋廟訪寺,覺得空洞而無趣。他喜歡自由自在,對宗教懷抱尊重而不會參予。但是經過聖山一眠到天亮,精神舒暢,覺得聖山有股「神奇」的力量,好像是台灣神和他同在。

史明是務實行願的人,不會迷信各種「靈異」事相;他開始研究死亡之後的路,體會聖山眾神續存的無形應化之妙。他曾問到:人死後,還能影響人間嗎?他希望回天還可以繼承完成台灣民族獨立建國的使命。

我向他解釋,宗教修行或是靈修皆須行願,你在人間,歷經各種生死關頭,願行具足,走天命民主大愛的修行,證道之後透過「靈體鍛煉」可以以無形之精神力延續未了心願。天命修行,不必參加宗教組織,但必須有「民主大愛」的實踐。你的道名「贊主」代表上帝給你的印記,可以放心於此修煉,仍然駐世顯化,用無形精神力,影響國運,效果更為強大,妙不可言。


首次參訪聖山,史明老先生寫給大地同修的勉勵文字:前進!!是青年的特權  史明  二○一三.四.二八

(本文於2015/9/13定稿,2019年增補)


《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書籍,把楊緒東醫師寫成「楊師長」,讓楊醫師很不好意思。

上圖翻拍自書籍的第756頁,寫到:
以前我有看過「大地」拜神的行列,當時以為是基督教或佛教等宗教的亞流,所以不回頭看,後來知道「大地」是拜為台灣前途犧牲的「台灣神」,認識到「台灣人拜台灣神」是理所當然,才在2014年加入該會,成為會員。台灣神的信仰,與我的信念契合,唯有台獨才能解決一切!信仰台灣神,即是台灣歷史精神,也是台灣民主建國的精神目標。

Note: 這裡所寫的「加入該會」,指的是史明老先生於2014年3月23日,皈依「台灣神道」,成為台灣神信仰的一份子, 道號「贊主」,「以民為主」之意。皈道就是決心歸天後與台灣神駐世聖山修煉,產生無形應化有形的力量,英靈不滅與我們同在,化為台灣建國的動力。


《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書籍第757頁(上圖),把楊緒東醫師寫成「大師、悟道正聖人、棄私政治賢員」,讓楊醫師再次說不好意思,把我寫得太偉大了!!

這頁寫到:
台灣神信仰,是在楊緒東大師(悟道正聖人、棄私政治賢員)的全面指導下,以為台灣犧牲奉獻的先賢先烈做為信仰中心,鼓勵台灣人以正義、熱情,愛台灣自己的鄉土,為台灣打拚的革命團體。

 

延伸閱讀:
追思史明(施朝暉)前輩 ──這一代偉大的台灣神(附影片)
史明老師隨行日記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9-10-03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