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月 2019 > »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自由論壇 arrow 〈人物〉蓬萊島雜誌專訪前國史館館長張炎憲(含重點)
〈人物〉蓬萊島雜誌專訪前國史館館長張炎憲(含重點)
新聞報導 -
作者 蓬萊島雜誌.net   
2010-05-03

一、您是什麼樣的機緣出任國史館長,阿扁總統有沒有特別的指示?

答:我是2000年5月21日上任,擔任整整八年的國史館長。當年五月初接到總統當選人辦公室的電話,說阿扁總統要跟我見面,之後就請我接國史館長,阿扁總統並沒有交代我什麼,只說照我的想法去做。他說我是有想法的人,而這是個難得的機會去實現我的想法,接著就對外發布。我記得很清楚,從發布到上任差不多只有兩個禮拜,而且是最後一批的人事安排。

以前的國史館館長都是從別的地方退休後才去的,有的是行政院的秘書長退下來,有的是考試院的部長或國民黨內的黨政要人,所以年齡都超過70歲,而且也都不是學歷史的。

國民黨長期一直說它很重視歷史,其實不然。國史館的位階很高,直屬總統府,國史館長是特任官,但是國史館的預算少、業務費更少,根本就是一個養老的地方,國民黨說重視歷史只是說說而已,它根本一點都不重視。

國史館在我上任以前,所做的研究都是跟國民黨有關題材。都是1945年以前的歷史,或是與國民黨黨政要人有關的東西,不但跟台灣沒有任何的連結,也完全不重視台灣。

國史館位在新店,非常偏遠,就上班的環境而言是非常舒適,但跟整個台灣社會的脈動完全脫節,所以才有將國史館遷到總統府後門邊舊的交通部大樓的提議,整個搬遷作業最近就會完成。

我去國史館以後,我認為國史館至少要發揮以下四項的功能:第一、要反映台灣的歷史發展與政治社會的現實。第二、國史館的用人要年輕化,工作要活潑化。第三、國史館要發揮領導的作用,要讓外界瞭解國史館在重視些什麼,透過史料與檔案的整理與出版,引導學術界和台灣社會的注意與重視。第四、不能僅限於國民黨的黨政要人,更要關注1945年以後,台灣社會各行各業重要的人物,八年來我就是依照這四個目標來做。

二、國史館有關官方檔案整理與出版的工作,在您的任內有哪些重要的工作?

答:官方檔案的整理,最早是「228事件」官方檔案的彙編與出版。2000年執政後,阿扁總統非常關心「228事件」的官方檔案,2001年12月指示研考會、檔案管理局籌備處去蒐集清查,之後移轉給國史館整理並出版。阿扁總統2002年2月26日親自來國史館看「228事件」的檔案,國史館也自2002年陸續出版了18本「228事件」的官方檔案彙編,這可以說是劃時代的工作。

之後,是「雷震案」官方檔案的整理與出版。2001年2月雷震先生要求晉見阿扁總統,要求返還雷震相關的文件,阿扁總統親自交辦給當時的國防部長伍世文,經過三個月的整理於2001年5月國防部將相關檔案移轉給國史館,之後出了四大冊的「雷震案」官方檔案彙編。當時《雷震回憶錄》的手稿被警總一把火全部燒掉,但為了證明回憶錄中有詆毀元首、謾罵政府,相關的章節都有照相存底,現在《雷震回憶錄》留下來的部分就是這些罵的最兇的地方,沒有罵的反而找不到。

再來是有關蔣介石「大溪檔案」的整理與出版。大溪檔案是蔣介石侍從室的工作紀錄,也就是所謂的「事略稿本」,記載蔣介石從1927年到1970年左右,每一天的行程、收到的公文及電報的大要,並不是公文和電報的本身,也不是蔣介石的日記,老蔣和小蔣的日記被他們的家屬拿到美國去,現在放在史坦福大學。

最重要的則是白色恐怖時期重大政治事件官方檔案的整理與出版,這些官方檔案不包括「美麗島事件」,「美麗島事件」的官方檔案移轉給了國家檔案局,並沒有移轉給國史館。「美麗島事件」的檔案,於2003年2月28日對外公開展覽,但呂副總統對展出的內容有意見,結果使國家檔案局對「美麗島事件」官方檔案的處理變得非常保守。相關的偵訊筆錄、自白都不對外公開,但這些資料對還原歷史真相是非常重要。

白色恐怖重大政治案件官方檔案的解密、整理與出版,是阿扁總統於2006年 8月親自下令,要求國防部檢討降、解密,然後進一步指示要求移轉給國史館。雖然阿扁總統有下令,但降、解密的作業仍然遭遇許多的抗拒,進度非常緩慢,我親自和國防部蔡明憲和柯承亨兩位副部長談過,他們也把主管業務的處長找來,當面都說沒有問題,但事後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國防部不願意擔責任,更不願意將檔案移轉出來,直到阿扁總統親自下令,他們才把檔案交出來。2006年8月降、解密一次,2008年1月再降、解密一次,所以從2008年2月以後才能陸續出版了13冊相關官方檔案的彙編。其實整個出版的工作都完成,只在等降、解密的程序完成,所以才能這麼快出版。其中雖然沒有美麗島事件的檔案,但包括余登發涉嫌叛亂的案件,其中警總是如何羅織罪名,入人於罪,寫的非常的清楚,也具有高度的參考價值。2008年5月20日以後,到現在將近兩年,沒有進行過任何降、解密作業。馬政府根本不把它當成一回事,甚至拒絕再進行相關的工作。

白色恐怖重大政治事件官方檔案的整理不包括「陳文成事件」與「林宅血案」,因為當時的檢察總長陳聰明表示,「陳文成事件」與「林宅血案」是還在偵辦中的案件,依據「偵察不公開」的原則,不能對外公佈。最近「林宅血案」正式簽結,相關的檔案應該儘速進行降、解密的檢討,並彙整出版,還原歷史的真相。
除了官方檔案外,我在擔任國史館長時期,也收集了原住民、環保、勞工、婦女及台語文等社會運動的資料和文獻,希望對瞭解台灣社會的脈動能留下更有系統且完整的紀錄。

三、您怎麼看待所謂的「中華民國、精彩100」的活動?

答:「中華民國、精彩100」站在馬英九和國民黨的立場,他們當然認為這是非常了不起的大事。推翻了滿清帝國,建立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1949年遷台以後,建設了台灣,帶來了經濟的繁榮,這些當然值得大書特書。但是站在台灣的立場,或是非國民黨的立場,「中華民國、精彩100」這樣的說法是站不住腳的。 1912年至1945年,中華民國與台灣完全沒有關連,1945年以後,更是一連串的壓迫與高壓統治。再說1912年到1927年,國民黨也沒有多光彩,當時的中華民國是北洋政府,國民黨政府只是非法的地方政府。1927年到1949年也沒什麼光彩,剿匪、抗戰,然後國共內戰,都是與別人共享政權,從來沒有單獨統治過中國。

尤其是1949年到1952年,這一段歷史要如何解釋。1945年8月15日日本向盟軍投降,至1952年4月28日日本與國民黨政府簽訂「台北和約」,這一段期間台灣仍然是日本的領土,而1950年3月1日蔣介石宣布復行視事,將中央政府遷到台北,遷到仍然屬於日本領土的台北,這是典型的「流亡政府」,也就是一個政府建立在別人的領土之上,這有什麼精彩可言?

國民黨用「精彩100」去取代「建國100」,很清楚的是要迴避「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問題。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了「中華民國」才有建國100年,不然「中華民國」前後只有38年,但這樣的說法北京能接受嗎?

其次,中華民國對台灣擁有主權,這也是有爭議性的,國民黨政權如何從軍事佔領,變成擁有主權,從一個流亡政府變成合法的政府,其中還有許多值得爭辯的地方,國民黨想要用一整年的時間來慶祝中華民國建國100週年,好為2012年總統大選拉抬聲勢,我們正好利用這一整年好好的辯論一下,台灣、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關係,看看倒底有什麼好精彩的!

source: 蓬萊島雜誌.net

相關閱讀/天命系列文章:
天命之尋覓
天命之漫波
天命的自以為「是」
天命就是使命
台灣神皈道的天命誓願

延伸閱讀:
【影片】台灣228關懷總會來訪聖山
【影音】張炎憲講座--台灣人物的生命書寫
【錄音】「變動年代的台灣-民主化與本土化」 總統府國史館張炎憲館長
張炎憲館長簡介DOC下載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0-05-03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