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月 2019 > »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有關台灣聖山運動的書-解經論常 自評(1)
有關台灣聖山運動的書-解經論常 自評(1)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   
2019-08-28

解經論常(封面)

天災是大地的反撲,緊接著天災引發的人禍才是可怕,2008佛誕日的四川大地震,因為天災死亡的人數反而不是很多,而被豆腐渣房屋壓死的人,占了大多數。

天災是一種救劫方式,沒有什麼好恐懼的,唯獨人心值得擔憂,人類將許多科技產品運用在製造毀滅性的武器上,這才是我們擔心的事,因為武器內的放射線體會傷害靈魂,甚至消滅它,產生生命斷層,連輪迴都不可能存在,又怎麼會有靈魂的永生呢?一般情況下,人類肉體消失,靈魂依然存在,可是一旦發生毀滅性戰爭,一切皆化為烏有,這種毀滅性的戰爭在歷史上還不曾發生過。它不會在自然的環境中發生,而是在人類相互傷害對方時發生,所以上天才會降下許多災難來化減人類的暴戾之氣。
楊緒東,1996年,"大地救劫收圓真經的闡述",《解經論常》,玄音出版社,台中,pp.4-5。

論宗教:就言及神鬼之說,祂們確實存在,只是人類受到自我感官的迷惑,隔離與我們同在的仙佛神鬼。

現在正逢行劫時期,人類所處的地方就是三曹的樞紐,由天上策劃行劫方案,再由地曹的神、鬼來執行,仙佛不一定隨時在你身側,但是鬼、夜叉則隨時隨地在你四周監視,衪伺機而動,我們不得不小心謹慎的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累世之中我們造了無數的業,在這一世裡又與人結許多恩怨。所以不論修行、道行有多高,只要有一點點的差錯,沒有立即反省懺悔,你的冤親債主馬上會抓你,唯有如此才能平息這些冤親債主的怨氣。

在道、魔相爭的時代,我們不一定要強烈區分善與惡,但是不懂得「反省懺悔」的人根本沒資格談修行,因為無法自我反省懺悔的人,都會認為別人錯,只有自己是對的,有時為了職務、面子等外在因素而不肯低頭下就,這種修行已喪失了根本。
楊緒東,1996年,"大地救劫收圓真經的闡述",《解經論常》,玄音出版社,台中,pp.14-15。

顧炎武談官僚政治的名言,亦可引申到現在的阿九執政與宗教方宗教方面的修行。

「大抵官留意政事,一切付之胥曹,而胥曹之所奉行者,不過以往之舊牘,歷年之成規,不敢分毫踰越。而上之人,既以是責下,則下之人,亦不得不以故事虛文應之。一有不應,則上之胥曹又乘隙而繩以法矣。故郡縣之吏,宵旦竭蹶,唯日不足,而吏卒以不振者,職此之由也」。現在官僚政體出現許多奇怪的現象,當官者或當令者,手握大權不做事者比比皆是,每天開會混日,將所有的事都推給小幹部、小職員做。這在宗教上也有相同的情況發生,許多宗教的領導者或執事者,花功夫在表面上做秀,未曾真正關心信徒的想法和看法,如果事情做得好,歌頌的聲音自然會傳到上面,一旦出了紕漏,就將過錯推給基層的小幹部,這對沒有權力的小幹部而言,是一種擔負不起的責任,所以只能忙於公文的往來以求自保,這些文件多到足以令我們「眼花撩亂」的地步,這到最後什麼事情都做不出來,若是紙上談兵能談出個所以然來,我們又何必疲於奔命,四處為眾生服務呢?台灣的許多政治、宗教以及公益團體都是如此,只知道責罵他人,而不加以反省自己,仔細想一想,自己有沒有真正在做事?
楊緒東,1996年,"大地救劫收圓真經的闡述",《解經論常》,玄音出版社,台中,pp.18-19。

很多人講天命,而天命又是什麼?仔細講的時候,大家霧煞煞,簡而言之就是個人對大地環境的使命感,圖個人利益不理會公眾公德公義事務,就談不上天命。

你不遵照天命,又胡言亂語的迷惑大眾,縱然天爵再高,如果沒有實際的修行,很容易出車禍、精神抓狂、破財、投資失敗,或讓你生出種種怪病,受盡折磨而死。甚至有的人會突然被瘋子擊斃,連索賠的機會都無法如願。這全是累世積下來的冤孽和受業力感召而成。雖然你的天命高,死後仍然可以回天,但是在人間你未盡到自己應盡的天命,所以很快會再一次被送到人間,如此一來,將造成一世不如一世,世世都受到你前世未完成的天命影響,它會拖累你後世的修行。

修行者最怕被封官、封爵,因為權力容易使人迷失自我,所以虛有天爵,而沒有實際的心修、身修者,上天賦予你的天命你未完成,一些忠心耿耿在身旁保護你的神,會因為你修行(身修、心修)出現障礙時離你而去。如果你有實踐的身修,又有大公無私的慈悲心,能為眾生利益四處奔走,隨緣渡化眾生,指引人心導向正軌,積極的服務人群,實踐上天所交付的天命,這種人,縱然肉體消失,精神卻可以與宇宙共始終。
楊緒東,1996年,"大地救劫收圓真經的闡述",《解經論常》,玄音出版社,台中,pp.40-42。

透過有形無形的界面,達到貫通與疏解的效果,令無形界與有形界累積的阻塞得以暢通,就是在運轉法輪,有些辦法會的人,虛假者有之,熱鬧者有之,求利者有之。不一定要宗教界的大師、長老、法師、和尚、尼姑、道長來做此工作,因為不知在做什麼的人,佔了絕大多數。

辦理法會的目的是為了轉動劫運的法輪,身為主持者,如果無法透視無形世界,就不能將有形的力量充分運用在無形上,也無法將祥和的力量利用靈我互通的窗口發射出去,這欺天的行為,它的嚴重性,則由時間來考驗。所以很多宗教的法師、大師,包括密宗、佛教、基督教、天主教等等都有這些顧忌。所謂「未証言証,未悟言悟,未果言果」。沒有真修實煉就沒有鬼神的護持,宗教不是繼承,不是選舉,時間可以證明這一切。
楊緒東,1996年,"大地救劫收圓真經的闡述",《解經論常》,玄音出版社,台中,p.46。

修行必須能克服心理障礙,不為外境所亂,方可以進入靈修之境,否則容易晚節不保。

末法時期,道魔相爭,「大地講堂」為了傳揚 師尊精神,會受到極大的考驗,我們只能甘心承受,對於有形、有相的事物,我們不會有所欲求,人間所謂的功名利祿,也順其自然,能做多少算多少,大家一起當菩薩,共同做救劫天使。把 師尊的精神弘揚出來,要比維繫一個組織系統重要千萬倍。信徒多的時候,需要組織形態做為規範,但是宗教的規範必須建立在大家共同參與的過程中才能達成共識,共同發展。由歷史上可以為鑑,組織龐大的宗教,最後幾乎成為一種為人所利用、鬥爭的工具,以致於缺乏讓眾生成長的機會。組織沒有傳承的精神,沒有天命救劫、慈悲的觀念,甚至有些已經接受祖師爺調教的弟子,卻忘了身為救劫天使的責任,這種組織系統就應自我檢討一番。一個組織系統不做自我調整,只要求認真弘教的人自我反省,就會喪失宗教的大慈悲心。反省是大家一起來反省,我們講共修、共參,絕不講個人。個人極為渺小,不過是一個橋樑,像我光贊只是一個橋樑,我希望大家都能成仙、成佛,當菩薩,回到 師尊身邊,增加 師尊救劫的力量,這是光贊的願望。
楊緒東,1996年,"大地救劫收圓真經的闡述",《解經論常》,玄音出版社,台中,p.94。

此書中談到許多與天帝教、大地講堂、大地文教基金會有關的事情,在此不多言,修台灣神道則是台灣人的驕傲,現在我說一個故事做結尾。

密勒日巴尊者與六祖惠能都是由苦幹實修中獲得覺悟,因而得到真傳,他們都具有很高的德性。有人曾經問過密勒日巴尊者說:「你修行到這個境界,知道你前生是什麼來歷嗎?」「我前生只是一個販夫走卒,此生此世刻苦修行,才有這一些小小的成就」。所以他平常為人處事都帶有很大的人情味,使人覺得非常親切。許多大師的傳法過程常常提到自己是某某大神的轉世、化身,或某某菩薩的示現,事實上也是如此,但是過份強調這種事,容易與一般人產生差別狀態,而導致差別心。如果修行定力不足,更會產生狂妄的心理,到那時,不管是什麼大仙大佛轉世,一樣要接受因果報應的定律。

密勒日巴生活在西藏喜馬拉雅山的一個安寧小農村裡,父親生意做的很好,對子女相當愛護,一家人過著無憂無慮的日子,但是有一天,他父親不幸生了重病,為了取得密勒日巴父親的信任,衪父親的兄弟及親戚都表現得非常關切,因為他們知道密勒日巴的父親快死了,而且孩子又小,在西藏的婦女是沒有什麼地位,這些親戚都有很大的野心,想要代為管理他父親所留下來的財產。其中以他的伯父表現的最為關切,足以讓四周圍的親戚讚嘆。

父親死後,財產就由大伯父接管,雖然名為接管,實際上是佔有,許多東西都被其他的親戚瓜分掉,只留下一小塊田地交給他母親種植,他們住的地方也被佔據了,從有錢人家突然變成貧困無助的窮人,生活非常艱苦,居住在很小的空間,於是那些親戚開始看不起他們。密勒日巴的母親非常不甘心,對他說:「你是我唯一的兒子,你一定要奪回我們的產業,以消除我心中之恨。我這裡還藏有一些珠寶,你拿到外地求法,學成之後,用法術向這些親友施以報復。」密勒日巴是一位孝順的兒子,聽了之後,就接受母親的珠寶到外地求法。

他找到一位法術高深的法師,所求的法會傷人,因為他報仇心切,所以求法的過程裡十分用心。有一天師父認為他火候夠了,能請動魔神替他報仇,於是要他回故鄉。密勒日巴選在他大伯父的子女舉行婚禮那天,到故鄉的山頭施法,天空出現很多魔神助陣,地下的精靈也蠢蠢欲動,一時間天空烏雲密佈,也開始震動搖晃,當大家正在慶祝的時候,地板突然裂開,出現很深的洞,從洞中爬出很多吃人的爬蟲類,有蜈蚣、毒蛇、毒蠍等等,許多野馬被這些動物驚嚇而衝入宴會場所。房屋開始坍塌,壓死許多人,大家在非常驚慌之下,競相奔走踐踏。

密勒日巴施法的時候,並沒有告訴他的母親,當他的母親知道兒子作法成功,心裡非常高興,向上天祈禱「我兒子報仇成功了,我覺得很安慰」。這些死了大半的親友們發現原來是密勒日巴在報復,整個村莊一傳十、十傳百,大家對密勒日巴這家人既害怕又厭惡。

密勒日巴施法報復後,非常後悔,他不知道施法的後果會害死這麼多人,他見了母親後說:「我想繼續求法、精進」。母親並沒有多餘的珠寶給他,因此密勒日巴準備了簡單的行李,告別母親妹妹,往他鄉求法。他覺得這種邪法讓他造了許多孽,心理不安,常常在睡覺中突然驚醒滿身大汗,所以他要找一位正統而且最高明的老師求法。(本文撰於20080616)

(未完續待……)

延伸閱讀: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9-08-28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