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月 2019 > »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首頁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我的土地,我的人民-我讀我見(2)
我的土地,我的人民-我讀我見(2)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0-05-26

(photo source:《我的土地,我的人民》一書,年幼的達賴喇嘛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國際觀的學習教育,很重要,而Dalai所學的佛法,則給他判斷是非、真假的能力。

我對西藏之外的世界很好奇,當然這些好奇心是得不到滿足的。我有一本地圖冊,我常會盯著遙遠國度的地圖,思忖那些國家裡的人是怎樣生活的,但是我不認識一個曾經去過那些國家的人。我開始對著書自學英語,因為英國是除了鄰近的國家外,唯一與我們有友好聯繫的國家。我來拉薩那年,第2次世界大戰爆發,我的經師們讀一份在印度噶倫堡出版的藏文報紙,瞭解第2次大戰的發展,然後再告訴我。戰爭結束之前,我自己也能讀那些消息了。有時候人家問我,我們關不關心英國人攀登珠穆朗瑪峰的企圖,我不記得我們關注過。

總而言之,我的童年時代並非毫無樂趣。經師們的慈愛是我永誌難忘的珍貴記憶。他們給予我的宗教知識始終是我最大的安慰和啟發,他們也盡了最大努力,來滿足我對其他事物的好奇心,他們認為這樣的好奇心是有益無害的。但是我明白,我是在對國際事務幾乎一無所知的情況下長大的,而,就是在那樣的狀況下,在我年方16歲的時候,人們要求我,領導我的國家抵抗共產主義中國的入侵。
第14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著,丁一夫譯,2010,“渴求覺悟",《我的土地,我的人民》,台灣圖博之友會,台北,pp.53-54。

或許近代西藏最為人知的特點,是她刻意地保持孤立,外界常常稱拉薩為「禁城」。有兩個原因導致西藏與世隔絶:第一個原因當然是天然的。直到最近10年,從印度或者尼泊爾邊界到拉薩的路程長達兩個月,要穿越高聳入雲的喜馬拉雅山口,一年之中的大部分時間,那些山口被阻,無法通行。我之前提過,從我的出生地到拉薩的路程更長,而從西藏邊界到中國的海岸和港口,超過一千英里的距離。

孤立意識因此融入我們的血液。只因我們曾經經歷衝突,尤其是和中國的衝突,我們盡可能不讓外國人入境,以強化地理環境造成的天然隔絶,只想安居樂業,追求自己的宗教和文化。我們認為,孤立於世界之外是確保平安的最佳途徑。我必須要說,我認為這樣的政策根本就是錯誤的,我希望未來西藏的大門將為全世界訪客而開。
第14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著,丁一夫譯,2010,“心靈平靜",《我的土地,我的人民》,台灣圖博之友會,台北,pp.56-57。

寺院之外的社會是封建制。財富分配兩極分化,擁有土地的貴族處在一極,最貧窮的農民處在另一極。上升到貴族階層非常困難,但並非全無可能。舉例說,一名士兵有可能因勇敢而獲得勳位和土地作為獎賞,二者都可以世襲。

但另一方面,寺院裡僧侶們的升遷,以及僧官的晉級,卻是民主的。社會各階層的男孩都可以進入寺院,進寺院後的發展就靠他自己的能力了。事實上,你可以這麼說,因為轉世喇嘛經常選擇出生在卑微家庭,高階喇嘛的轉世有一定程度的民主效果,例如13世達賴喇嘛就是如此,好讓那些處在社會底層的人,就像我,可得到宗教界的崇高地位。

(我很不情願用過去式來描述,因為西藏正遭侵略,此刻說不上,我們的哪些機構還存在,哪些正在被摧毀。)
第14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著,丁一夫譯,2010,“心靈平靜",《我的土地,我的人民》,台灣圖博之友會,台北,pp.58-59。

並非每一個西藏人都是溫和善良的人,我們當然也有囚犯和罪人。舉個簡單例子,我們有很多遊牧的牧人,大多數溫良和善,不過,有些部落比土匪好不了多少。因此,在特定地區的村落,人們必須武裝自保,行經該地區者也得結伴而行以保安全。我的出生地東藏地區的人,包括康巴人,整體來說是守法的,但是,他們是那種把槍看的高於一切的人。對他們來說,槍是他們最重要的財產,也是一個男子漢獨立的象徵。

然而,即便是最蠻荒的地方、最不馴服的心靈,宗教也已深植人心。在最貧窮的遊牧人帳篷裡,常常也能看到宗教象徵:一座前面點著酥油燈的佛龕。
第14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著,丁一夫譯,2010,“心靈平靜",《我的土地,我的人民》,台灣圖博之友會,台北,p.62。

信仰其他宗教的人士常常會認為,相信輪迴,亦即業果法則,會讓人們接受命運的不公平,或是過於輕易地接受不公平。這個說法不完全對。一個貧窮的藏人比較不會嫉妒或憎恨他的富裕地主,因為他了解任何人都在收穫前世播下的種子。但從另一方面來說,業果法則中並沒有阻止人們在此世努力以改善命運。再說,我們的宗教鼓勵人們盡全力去改善他人的命運。所有的善行都有兩重利益──受者得到現世的利益,施者得到現世或者來世的利益。從這個層面來看,藏人豪不懷疑地接受了我們的社會制度。

因此,我們是快樂的。欲望帶來不滿足;快樂來源於平靜的心靈。對許多藏人來說,物質生活相當艱難,但他們並沒有被欲望所控制。在群山峻嶺中,簡單貧困的生活裡,我們可能比世界上多數城市裡的人擁有更多平靜的心靈。
第14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著,丁一夫譯,2010,“心靈平靜",《我的土地,我的人民》,台灣圖博之友會,台北,pp.66-67。

(未完待續,撰於2010/03/17)
 

相關影片:
「圖博抗暴紀念日」記者會暨《我的土地,我的人民》新書發表會
震災的真相 - The Truth behind the Kyigudo Earthquake
「拜託,台灣人,不要變成下一個西藏!」
“Free Tibet”,連結台灣和圖博命運的密咒 
希望(含影片)

延伸閱讀:
我的土地,我的人民-我讀我見(1)
《我的土地,我的人民》全書電子檔
楊緒東專欄
Hsutung's BLOG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0-06-21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