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二月 2017 > »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活動

Thu Nov 30, 2017 @12:00AM - 11:59PM
黃信介證道紀念日
Mon Dec 18, 2017 @08:00PM - 10:00PM
農曆十一月初一祈安法會
Mon Jan 01, 2018 @08:00PM - 10:00PM
農曆十一月十五日祈安法會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搜尋

大地 RSS 訂閱

可用 Firefox 即時書籤 (Live Bookmark) 訂閱
feed image
feed image
feed image

誰在線上

我們有 7 位訪客在線上

統計(自20080101)

訪客: 91560096

首頁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我的土地,我的人民-我讀我見(6)
我的土地,我的人民-我讀我見(6)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0-05-31

(photo source:Taipei Times)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法理建國,必備的國際法依據,Dalai要站得住腳,還是要受到各國的檢驗。

國際法學家委員會不是為我或為西藏工作,它不為任何政府或國家工作。它是一個由法官、律師和法律教師組成的獨立協會,50個國家3萬名律師支持。其目的在促進法治,對有系統地違反法治的情形,即發動國際法界輿論以匡正之。我高興,這個委員會僅僅基於責任感,對西藏事件展開了深入且客觀的調查。

調查期間,委員會審閱中國和西藏的每一個聲明文件,派出訓練有素的人去訪談西藏難民,如此揭發了更多可怕的事實。大部分人都不願意讀到這些極其殘酷的事實,我不想把它們寫出來,但基於為我的人民申張正義,我必須簡略敘述此公正調查所揭發的壓迫。

成千上萬的西藏人民被屠殺,不僅是在軍事行動中被殺,還有個別的、蓄意的謀殺。有人被懷疑反對共產主義、有的是私藏錢財、有的只因為他們的職位,或者根本就沒有什麼理由,都未經任何審判就被殺死。然而,被殺最多、最主要原因,是他們不願背叛自己的宗教。他們不只被槍殺,常常是遭毒打至死、釘死、活活燒死、淹死、活剝、餓死、掐死、絞死、煮死、活埋、剖腹和斬首。殺戮公開進行,村人、朋友和鄰居被強迫觀看,這些是親眼見證者向委員會所描述的。男男女女被慢慢虐待而死,家人被強迫在旁觀看,甚至有年齡很小的孩子被迫槍殺自己的父母。
第14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著,丁一夫譯,2010,“現在和將來",《我的土地,我的人民》,台灣圖博之友會,台北,pp.230-231。

我離開我的國家後,大約6萬藏人不畏艱難翻越喜馬拉雅山,逃過中國軍警,追隨我流亡。他們來自不同階層,真正是西藏人民的代表:有在我們國家裡享有盛譽的喇嘛、學識淵博的學者,有5千名僧侶,有政府官員、商人和士兵,其中絶大多數是基層的農民、牧民和手工藝人。他們出逃的路線,很多都比我走的困難危險得多。有些人設法把家人帶出來,有些兒童死於翻越高山的艱難苦阨。許多人在戰鬥中與家人失散,得知妻兒留在中國備感哀傷。

現在,這些難民分散在印度、不丹、錫金和尼泊爾的難民安置所。來自印度社會各界的領袖們成立了「中央西藏難民救助委員會」,和印度政府合作,幫助我們的人民。很多國家的志願救難組織在金錢、食物、衣服、醫藥方面幫助我們。英國、美國、澳大利亞、紐西蘭等國政府送來物資,協助孩子的教育,南越政府送米給我們。所有的慷慨援助,我們感激在心。在我們開始安定下來時,這些幫助是無價的。但是,我們當然不願意一直靠著慈善捐助生活,我們要儘快自立。

為此,印度政府幫助我們大部分身體健全的男人找到工作。現在,很多人包括僧人在修築公路。對一向生活在高山的藏人,溽熱的印度平原是非常不利健康的。在印度政府的同情和協助下,我們努力嘗試安置同胞到氣候相差不大的地區居住。在大吉嶺和達爾豪斯,我們成功地創設手工藝培訓中心。這兩個地方都在喜馬拉雅山腳,有6百人在那裡學習技藝。大約4千人在麥蘇爾和阿薩姆農村社區安頓下來,還繼續在尋找合適的地點。年紀較大的人慢慢成為農人、砍材工,或在牧場裡找到工作,16歲到25歲的年輕人,盡量給他們機械方面的訓練,這是我們以前所欠缺的。

我最擔心的是兒童,共有5千多名16歲以下的兒童。他們突然被連根拔起到一個全新的環境,處境比成人更艱難,很多兒童剛到此地不久,就死於食物和氣候的劇變。我們必須積極採取措施以維護他們的健康,教育也是個極重要的問題。
第14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著,丁一夫譯,2010,“現在和將來",《我的土地,我的人民》,台灣圖博之友會,台北,pp.234-236。

就這樣,在很多朋友的幫助下,和我一起逃出來的人生活還過得去。然而,絶大部分沒來得及逃出來的西藏人,如今無法逃脫了。喜馬拉雅山的那邊,西藏就像一座大監獄。我唯一能為他們做的是,不讓世人遺忘他們。
第14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著,丁一夫譯,2010,“現在和將來",《我的土地,我的人民》,台灣圖博之友會,台北,p.238。

當然,西藏再也不會像從前一樣,我們也不想讓它回復從前。西藏絶不能再自我隔絶於世界之外,也不可能回到古老的半封建制度。我曾談到已經開始推動改革,可是中國人阻止了我;現在,在流亡中,我持續推動改革,很自然導致一個結果:在憲法專家的幫助下,根據佛陀的教義和《世界人權宣言》的原則,為西藏起草一部新的、自由民主的憲法。這工作還沒完成。起草完成後,我會將它交給一個國際專家委員會,然後交給流亡中的西藏人民,和我所能接觸到在西藏內的人民。然後,我希望我的人民能選舉一個代表大會,為他們自己、為我們共同渴望的自由國家,制定一部臨時憲法。
第14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著,丁一夫譯,2010,“現在和將來",《我的土地,我的人民》,台灣圖博之友會,台北,p.242。

不後悔,堅持非暴力原則,亦須具備極大的勇氣,冷嘲熱諷四面八方而來,Dalai若無至堅至剛的修持,會難於招架。

這一切都是為了將來。回顧過去,我一點也不後悔堅持非暴力原則到底。從我們最重視的宗教觀點來看,這是唯一可行的政策,我也仍然相信,如果我的人民當初能夠跟著我一同遵從此原則,西藏狀況至少會比現在好一點。別人可能會把我們看作一個沒有犯任何罪行,卻被警察逮捕的人:他本能是反抗,但逃脫不了;他面對的是壓倒性的勢力;最後,他只好默默承受,相信正義的力量必勝。但是,在西藏,這根本不可能。我的人民就是無法接受中國人和他們的教條,他們反抗的本能不可能抑制得住。
第14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著,丁一夫譯,2010,“現在和將來",《我的土地,我的人民》,台灣圖博之友會,台北,p.244。

結語:
台灣人民不要以為,馬騜能夠順從民意,他們黨國一體的中華帝制傳承,人民只是芻狗。

(全文完,撰於2010/03/17)
 

相關影片:
「圖博抗暴紀念日」記者會暨《我的土地,我的人民》新書發表會
震災的真相 - The Truth behind the Kyigudo Earthquake
「拜託,台灣人,不要變成下一個西藏!」
“Free Tibet”,連結台灣和圖博命運的密咒 
希望(含影片)

延伸閱讀:
我的土地,我的人民-我讀我見(5)
我的土地,我的人民-我讀我見(4)
我的土地,我的人民-我讀我見(3)
我的土地,我的人民-我讀我見(2)
我的土地,我的人民-我讀我見(1)
《我的土地,我的人民》全書電子檔
楊緒東專欄
Hsutung's BLOG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0-06-21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7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