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八月 2019 >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首頁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破曉前夕—我知我見(1)
破曉前夕—我知我見(1)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9-05-15

*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前言:有一批勇敢的中國修行者,練法輪功之後,成為中華文化的傳承亦是續存中國命脈的信仰者,中國黨的理念是佔有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統治權,而法輪功則是抵抗中國的無神論,不干預台灣建國的活動,而主張推翻中共政權,建立民主中國。他們在台灣的活動,得到許多台灣國人士的支持。

國民黨阿九執政其親中的態度;對法輪功修行者受到中共的迫害,有敬鬼神而遠之冷漠反應。現在中國黨阿九執政,這本書的論點相對重要,故介紹此書與網友結緣。

國際局勢因為無辜民眾的喪生而發生逆轉,姑息的氣氛已經改變。

國際上許多有識之士憂心2008北京奧運將是1936年柏林奧運的翻版,因為中共正在對內攫取大量資源、藉口鎮壓異議人士,同時對外擴展軍事野心掌控石油能源。中共將如同希特勒一樣利用奧運的舉辦搞起瘋狂的極端民族主義,給世界帶來戰禍嗎?如果中共果真發動戰爭,台灣必定首當其衝,2008北京奧運就變成台灣的噩運與危機。
童文薰,2007,"序",《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Ⅵ。

2007年8月底發生在希臘的山林大火,把百年來奧運聖火的取火點燒毀,2008北京奧運已經無法與奧運薪火相傳。這把天火象徵著諸神之怒,因祭祀諸神而舉辦的奧林匹克運動會,豈能由主張無神論的中共舉辦!
童文薰,2007,"序-台灣不能錯過的歷史契機",《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Ⅶ。

中共宣稱「台灣同胞」是「中華民族的一部份」,卻以千枚飛彈對準「台灣同胞」,不僅威脅著台海的安全,同時也威脅著區域的安全與全世界的安全。面對中共的武力威脅,台灣人無法自由支配歲收。為了免除被極權統治的命運,台灣必須忍痛犧牲種種民生預算,揹負龐大的軍火歲支壓力,同時還要努力維繫碩果僅存的外交關係,尤其是台美之間的關係。有條件的台灣人往歐美國家移民,承受離鄉背景之苦為的只是想活在台海戰爭風險之外。近10年來台灣有關民生、教育、醫療、經濟、清廉、改革等民眾關切的問題,總是被藍綠與統獨的意識型態之爭淹沒。藍綠的問題近年來撕裂著台灣社會,統獨之爭使得意見不同的親朋好友甚至是父子兄弟夫妻之間都為之反目。台灣內部當然有自己的問題,但如果沒有中共的存在,台灣還會有藍綠問題或統獨之爭的空間嗎?
童文薰,2007,"台灣如何永絕後患",《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3。

反對與贊成軍購者各自言之成理,但不論是反對者還是贊成者,都明白再多的軍購也不會使台海戰爭危機消失。許多人期盼著美國的力量,希望在關鍵時刻美國會介入阻止中共武力犯台。可是美國究竟會不會協防台灣?遠水救不救得了近火?誰也無法拍著胸脯保證。畢竟美國的行動不是操之在台灣,美國的考慮也會以其自身利益為優先。何況即使美國介入台海戰爭並且打敗了中共,但「勝人者有力」,「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還是保不了多久的和平。一味的寄望更強大的武力,凶險難免。
童文薰,2007,"台灣如何永絕後患",《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5。

在找答案之前,首先必須區別「中共」與「中國」,以及「中共」與「中國人」,否則思考與判斷都會錯亂。中共不等於中國,中共也不能代表中國人。中共是一小撮綁架了中國這個文明古國,靠著槍桿子和筆桿子以暴力與謊言在中國人頭上作威作福的人。武力威脅台灣的是中共,不是被中共高壓統治的中國老百姓;厭惡中共暴政不應該把中國人一起當成敵人。
童文薰,2007,"台灣如何永絕後患",《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7。

中共政權以工人為主軸,再是農民,其軍人的組成,幹部以工人骨,農民為肉。現在的情況又是如何?

工人的黨組織原本附在各國營企業、軍工企業與工礦企業裡。文革使中國經濟面臨崩潰,鄧小平主張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所以進行改革開放。可是這種由上往下執行的偏頗政策,使得共產黨的官員們能夠利用手中的權勢,一步一步的吸乾了大、中、小型各級國營企業的可用資金以及銀行貸款,胃口養大之後更乾脆散夥賣掉材料設備與廠房土地。90%的軍工企業、工礦企業垮了,工人失業也失去了工資福利,但中共的黨官卻成了富翁。企業垮了,工人的黨組織也就一併散了。

至於農人之中的黨員,更是只剩官沒有兵。在一切向錢看的大氣候下,農村主管縣、鄉、鎮、村的各級書記、委員,也都利用促進經濟的名義,貪贓了農村一切可動用資金。等鄉鎮企業吃垮了,這些小官就巧立名目增加苛捐雜稅。這還不算完,這些魚肉農民的共產黨官員,更四處拉攏開發商,興建渡假村、高爾夫球場、工業區,名目繁多。
童文薰,2007,"還有多少中國共產黨員?",《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11。

現在經常聽人說「中國沒有共產黨了」,這話說的不完全對也不完全錯。在群眾裡是沒有共產黨,也沒人信共產黨那一套了,但扣除這80%的農工黨員,中共還有1,400萬坐地分贓的大小黨官,雖然只占中國的總人口數的1%,卻掌控了政治、軍事以及全中國超過90%的財富。
童文薰,2007,"還有多少中國共產黨員?",《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p.12-13。

沒有看過《九評共產黨》的人,沒有資格說了解中共,我就犯過這樣的錯。在接過《九評》乙書時心裡想著:中共就是壞,我還會不知道嗎?但看完《九評》之後,我誠心承認自己不了解中共。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說的一針見血:「只有你想像不到的惡,沒有中共做不出來的惡。」現在正發生在中國的「中共之惡」,件件挑戰著正常人心理承受的極限,嘲諷著人們想像力的薄弱。
童文薰,2007,"還有多少中國共產黨員?",《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13。

中共政權的表相中國,含有許多不為人知的破敗,於人人自危的虛相迷霧裏,有著層層的腐蝕。

中共願意讓世人看到的景象,只是櫥窗表象─北京奧運的建設,上海的高樓。但繩油村才是真正的中國,一個不被中共傳聲筒報導的中國,一個被中共強力掩蓋的中國。
童文薰,2007,"中共 坐在火藥庫上的黑社會",《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18。

中共把持中國政局50多年,但中共既不能代表中國也不能代表中國人民。在中國各地每天200場規模不等的群體事件裡,在暴力拆遷、圈地的現場,我們一再看見上百名打手、暴徒,持凶器毆打民眾。
童文薰,2007,"中共 坐在火藥庫上的黑社會",《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p.20-21。

這些黑勢力涉入哪些活動呢?
(1)在中共的黨政機關中發展組織;
(2)在公安、武警、政法系統中吸收人員;
(3)在金融、經貿、工商、稅務等系統中發展組織;
(4)在證券市場和金融部門串聯、策劃、操控股票市場的運作;
(5)操控和霸佔地區公路運輸,自設關卡,收過路費;
(6)參與港澳台三地洗錢活動;
(7)操控城市保安業系統;
(8)勾結官商,操控城市土地開發和農村土地收購兼併;
(9)操控賭場;
(10)走私;
(11)操控特種營業場所與色情行業。

前3項簡單的說就是中共黨政系統的黑社會化過程,後面8項則是黑社會化之後,警匪融為一家之後從事的勾當。在這裡「匪」只是掠奪利益過程的白手套!中共就是黑幫,期待中共解體黑幫,正如同期待中共主動解散中國共產黨一樣,絕無可能。
童文薰,2007,"中共 坐在火藥庫上的黑社會",《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p.21-22。

中共是個坐在火藥庫上的黑幫頭子,它既不代表拆遷戶與失地農民、不代表廣大貧窮的農村人口、不代表失業工人、不代表維權律師與知識份子,更不代表上訪民眾。但這些人民卻是中國人口的大多數,因此中共絕不代表中國人民。既然中共不能代表中國人民,又如如何代表中國?
童文薰,2007,"中共 坐在火藥庫上的黑社會",《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24。

世界上最宏偉的虛偽宣傳就在中國。

中國人民渴望奧運會在中國舉辦,申奧成功後,北京修建了37個體育場館,龐大的開辦經費根據中共社科院的數字,從85億美元跳至380億美元再跳到670億美元(這還不是最終可靠的數字)。這是近代奧運在19世紀末重新開跑之後,最昂貴的一個奧運會。為了2個星期的奧運會,分攤在13億中國人頭上的是不分老少貧富的沈重負擔,而且這個負擔還在往上攀升中。國際貧困標準是每人每天生活消費支出低於1美元;依照這個標準,中國赤貧人口至少有2.1億人!而掙扎於貧窮線的農村人口更高達7.5億!
童文薰,2007,"血腥奧運 人權災難",《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29。

申奧成功後北京每年有4萬拆遷戶,均與興建奧運館場無關。既然無關,何以被強拆房舍?「北京新光天地」事件告訴我們,高幹子弟太子黨們因為分食北京奧運大餅,在北京一環一環的圈地強拆,一棟棟高樓大廈與高檔商場所立足的土地,就是從這些中國人的手中掠奪而來。「北京新光天地」的設立點,就是北京華聯集團圈到的高檔土地,既接近使館區,又有兩條捷運的交匯。不過「北京新光天地」並不是規模最大的高檔商場,還有另一個規模更大的高檔Mall在北京開幕,顯示這些太子黨掠奪中國人的能力,一山還有一山高。
童文薰,2007,"血腥奧運 人權災難",《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p.31-32。

中國每年信訪1,000萬件,上訪超過50萬人次,其中80%是農民。這些訪民必須躲避自己省縣的截訪人員,因為落入這些自己所投訴的被告手中,暴打一頓只是常事,投入勞教所關押1、2年也不是新聞。但這些帶著一個個血淚故事的訪民聚集在天子腳下的北京,人人抱著一線希望盼著解決他們的冤情,卻只有0.2%的案件能獲得解決。換言之,每1,000件平反2件,這2件還不一定能落實執行。
童文薰,2007,"血腥奧運 人權災難",《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33。

(未完待續,撰於2008/08/15)

 

延伸閱讀: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9-05-17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