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七月 201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首頁
破曉前夕—我知我見(2)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9-05-16

*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中國是個物化的社會,凡事皆可成為變錢的東西,不論是精神、物質或是內臟、器官,皆可以比價購買。

根據「追查國際」對中國大陸器官移植數據的調查報告:「自2006年3月初起,不斷有證人指控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並焚屍滅跡,追查國際據此對中國大陸器官移植手術資料追踪調查,調查的重點是2001年至2006年不到5年期間器官移植狀况。調查結果,截止2006年初,中國已實施各種器官移植的數量9萬餘例,其發展速度、數量、涉及的範圍和超短等待時間的配型施行手術,均顯示2000年以來中國大陸確實存在一個無法用捐贈和死刑犯器官解釋的龐大的活體器官庫。」

必須注意的是,這5年9萬餘例器官移植的數目,是官方的手術資料數字,但不包括隱而不宣的軍區醫院,以及偷跑的鄉鎮衛生機構所進行的器官移植數據。
童文薰,2007,"什麼都可以賣,什麼都不奇怪",《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41。

同年7月6日,加拿大國際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和加拿大前國會議員和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在《關於調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裡指出,從2000年至2005年這6年間,至少有4萬1千5百宗移植手術的器官來源無法解釋。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罪行,進一步引起全球關注。3個月後,為了掩蓋此一驚天罪行,中共衛生部副部長在中國廣州舉辦的人體器官移植會議上再次宣稱中國用於移植的人體器官「除少量交通事故死亡者之外,大部份來自於死刑犯」。

一直以來,中共把每年在中國執行死刑的數字列爲國家機密。但即使不算入軍方醫院的數字,也不計入各大小醫院私自執行的移植數目,光是前述5年9萬例的器官移植,若真的「大部份來自於死刑犯」,則最近幾年,每年中共處決了接近2萬個死刑犯!這個數字遠高於「大赦國際」所調查的─在2000年和2005年之間平均每年1,616人。那麼,這些多出來的「死刑犯」是哪裡來的?
童文薰,2007,"什麼都可以賣,什麼都不奇怪",《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p.43-44。

這幾年有一批塑化人體標本在全世界各地巡迴展出,這些屍體是由一名德國納粹醫師的後裔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從中共官方買來並在中國大連設立工廠加工塑化。
童文薰,2007,"生也難,死也難",《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49。

當2006年3月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曝光後,人們驚覺這批人體標本的來源不明,意味著極大的罪行。那時這批人體標本正在美國費城展出。費城是美國《獨立宣言》和聯邦憲法的誕生地。費城的「自由鐘」象徵著美國與世界上自由與人權的發展歷史。費城沒有喪失其講究人權的光榮傳統,主流媒體從倫理道德角度譴責這項展覽,並要求展出單位交代人體標本的來源。哈根斯聲稱他所展出的人體標本來自大連,都得到死者本人生前同意,但哈根斯卻拿不出任何書面證明─即使是偽造的同意書也拿不出來。

哈根斯的人體標本中不僅有成人,還有兒童。未成年人豈能在生前自願簽字捐獻自己的身體?最令人不忍卒睹的是一位母親和她腹中8個月大的胎兒,這個母親竟被全身剝皮、打開腹腔與她已近足月的胎兒一起被做成標本展示!展示間裡沒有這個母親的姓名與年籍介紹,但從中國的喪葬習俗與民間信仰裡,我們找不到任何相信哈根斯的理由,因為一屍兩命是人間慘劇,死者若不能符合天理入土為安,在習俗上認為是「大凶」,恐遺禍親人與後代。這個母親或其家人都沒有可能簽下哈根斯所宣稱的同意書!
童文薰,2007,"生也難,死也難",《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p.50-51。

但在中國,被拐賣的並不只這些從山西黑窯場裡被救出的孩子,那些孩子們仍活在這個黑社會的壓迫裡,誰來救援?還在焦急尋找子女的父母,看到山西黑窯案曝光,還來不及為已經找回孩子的父母高興,卻立即想到:自己的孩子將被藏的更隱密、更難被救回!
童文薰,2007,"生也難,死也難",《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54。

全國性物化的結果,環保與人權的要求被打壓到最低點。

據《新華社》報導,中國的湖泊生態保護形勢嚴峻,約70%受到污染,75%出現不同程度的優氧化現象。其中又以太湖的優氧化事件最令人不忍卒睹,撈上岸的湖水竟像一桶綠色的油漆!
童文薰,2007,"中國生態浩劫,陪葬全世界",《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56。

根據中共內部研究資料,2003年全中國就有30萬人死於空氣污染,致死的症狀主要是心臟疾病及肺癌。另據歐盟統計,全中國5億6千萬都市人口裡,只有1%生活在安全無慮的空氣環境中。
二氧化硫是造成中國空氣污染的一個重要因素。據BBC報導,中共環保調查結果證明中國二氧化硫排放量為世界第一。
童文薰,2007,"中國生態浩劫,陪葬全世界",《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p.58-60。

中國有毒食品與商品的報導層出不窮,為什麼?光是2007年9月,全球重大的中國商品召回,就有:百萬個致命嬰兒床、運動大廠Reebok回收30萬件致命重鉛手鐲、紐西蘭召回毛毯、加拿大衛生部宣佈召回鉛筆共14萬支,以及水彩顏料與蠟筆,原因都是含鉛量超過標準。這還不包括全球最大美國玩具商美泰(Mattel)在8月所宣佈的3次大型召回,包括中國製的玩具火車和芭比娃娃件數高達2,000萬件。
童文薰,2007,"中國生態浩劫,陪葬全世界",《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63。

各種不明來由的傳染病,隨著環境的惡化不斷出現,因人體受毒物的長期感染,會造成全球性的傷害。

中共對各種疫情的刻意隱瞞,加重疫情對世界的危害。2005年中國青海湖上有數萬隻鳥突然死亡,死因不明。揭發此項事實的幾個青年從此失蹤。當時世界衛生組織與一些免疫中心,要求中國提供死鳥標本及血液分析,但遭中共否認並拒絕。
童文薰,2007,"滅絕人類的疫病",《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67。

但根據許多關切中國愛滋病問題的維權人士估計,單只河南省一個省份就有上百萬愛滋病患,這些人有90%是因為賣血輸血而直接、間接或垂直感染。2003年9月人權組織「人權觀察」發佈了一份關於中國愛滋病問題的報告,報告內容貼近中國愛滋維權人士的觀察。愛滋病毒通過中共官營的採血站,在中國至少7個貧困的省份中進行傳播。這7個省份的總人口數超過4億,而賣血者的愛滋病毒感染率在4~40%之間。該組織認為,中國愛滋病感染者人數遠遠超過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依照中共官方提供的資料所估計的100萬。

如果單只河南就有100萬人,7個貧困的省份的愛滋病患總數若乘上每年30%的上升幅度,到了2012年,全中國的愛滋病帶原人數,將超過全台灣的總人口數!聞者能不駭異?
童文薰,2007,"滅絕人類的疫病",《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70。

高耀潔醫師表示,農民賣800毫升血才拿到80元人民幣,而在臨床上用100cc血就要100元人民幣。
以河南為例,1991年,李長春擔任河南省長,翌年升任省委書記,劉全喜則擔任衛生部長。隨後5年河南省衛生廳在全省各地設立「開發辦」、「中心血站」等,利誘農民賣血,甚至喊出「不賣血不愛國」等口號。因為有高額暴利,所以各地衛生官員的家屬也跟著私設血站來賺錢。

為了使賣血農民能更快再來賣血,這些官營與私營的血站都以離心機分離血液,只保留可用的血漿,而把紅血球等其餘成分注回農民體內。這些離心機有些是已被污染的醫療廢棄物,而且針頭與耗材都被不當的重覆使用,愛滋病因此擴散傳染,在李長春當政時已有高達30萬河南人感染。
童文薰,2007,"滅絕人類的疫病",《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p.73-74。

天災人禍傳染病的蔓延,中國於2008年處在水深火熱之中。

其實即使沒有這套法律,中共早動用了軍事武力對付手無寸鐵的中國人。這套法律只是再次證明中國目前形勢的嚴峻,同時說明了中共會隨時崩解的原因。根據參與起草的清華大學教授于安表示,此法的立法背景是2003年的SARS事件。但此法草擬修改了4年,中國的各種事故、災變也一年比一年嚴重。2004年全中國發生的各類突發事件有56萬件,造成21萬人死亡、175萬人受傷。到了2005年,各類突發事故災難71萬7,938起,死亡12萬7,089人。公共衛生事件方面,之前有SARS的教訓,現在有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表面上中共在此時通過這部法令是為了緊急災害應變,其實中共的目標是控制隱藏在這些數字裡的「群體事件」,這才是直接危及中共政權的大患。
童文薰,2007,"災難事故與群體事件",《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77。

光看2005年裡有8萬6千件群體事件,大家可能還是無法真正理解其嚴重性。試以台灣的人口數去分擔中國13億人口的群體事件,再除以一年365天,可以得出每天4件的結果。試想,假使台灣各地每天不停發生,一天4次,每次有上百到上萬人次參與,民眾與政府武裝對立的流血衝突事件,而且每天都有人在衝突中死傷。這樣的政權能夠維持多久?
童文薰,2007,"災難事故與群體事件",《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p.78-80。

2006年4月30日,美國《時代》週刊公布年度全球最具影響力的100人,其中有5位華人—溫家寶、馬軍、李安、黃光裕以及陳光誠。陳光誠是誰?他是山東貧困山村,一個揭露山東臨沂野蠻計劃生育黑幕的盲人。
盲人陳光誠先後獲得了英國人權組織「查禁目錄」頒發的「言論自由獎」、「維權鬥士獎」、「特別人權英雄獎」以及素有亞洲諾貝爾獎之稱的菲律賓「麥格塞塞獎」,陳光誠的妻子也獲得了美國的「受難家人獎」。陳光誠因為挺身說出計生真相,並協助受害者依法興起訴訟,從2005年夏天就被山東官員軟禁在家。即使國際同聲譴責關切,2006年3月,這位行動不便卻被中共當成大敵的盲人陳光誠,還是被中共捏詞起訴。維權律師高智晟等人馳援山東,竟被當局暴打搶劫,連上衣都被故意撕裂剝除,以致一群斯文之士必須當街赤裸上身!現在陳光誠在山東的黑牢裡,服其4年3個月徒刑。
童文薰,2007,"災難事故與群體事件",《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81。

現在中國的文盲和半文盲達到2億多人。但2008奧運的支出卻可以使高達10億個學童公費完成6年小學課業;可以開辦上千所大學。這才是自然節育的正道。中共捨此不為,在劫掠中一再加深中國人的災難,暴政能不速亡嗎?
童文薰,2007,"災難事故與群體事件",《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83。

人治大於法治,物質化的世界,不注重人文修養,於是…

人們有眼睛能看,中共的貪腐究竟多嚴重。就算是根據中共自己的統計,每年中共各級官員花掉的車馬費就高達人民幣3,000億;招待費為2,000億;出國培訓考察費則為2,500億。這還只是直接被花掉的公帑,不包括貪官污吏向民眾掠奪而來的財富。光是去年就有大約10萬名共產黨官員因貪腐受到譴責,但是中共的貪腐問題遠不只是這10萬名黨官。
童文薰,2007,"中共暴政不可能走向民主",《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86。

揭開中共的罪行目標只是想使中共放棄最邪惡、最殘忍、最野蠻的方法殺害無辜的中國人並盜取他們的器官。但這些站出來揭發中共罪行的正義之士,從不認為中共會轉而改善人權。安世立說,就像德國納粹當年對猶太人的殺害,沒有人期待希特勒會變成一個民主人士,或變成一個人權改革者。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童文薰,2007,"中共暴政不可能走向民主",《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87。

其實中共能否走向民主,台灣人應該和中國人一樣清楚。中共能夠放棄武力犯台嗎?答案是否定的。因為「台灣議題」是中共很好使的兩手策略,是中共隨時可以抽出來打的底牌。軍事競賽、金錢外交全都可以說是為了台灣。因為人權的問題2008北京奧運極可能遭受全球抵制,為了對中國國內掩蓋遭受抵制的真相,中共也可以對內操弄成台灣議題。中共留著台灣不打,比真正打下台灣,其實更好操弄自保。中共一再對美國打出台灣牌,就一再證明台灣議題對中共的好處。

台灣希望被國際社會承認,公平的享有也負擔一個國際社會公民的權責。但中共不會放棄「台灣議題」所能帶給它的利益。中共對台灣的打壓無所不用其極,並不是什麼民族大義的空話,中共真正且唯一在意的,是如何利用一切保有其獨裁地位。要中共放棄對中國的高壓控制,自己走向民主,正應了一句成語:緣木求魚。
童文薰,2007,"中共暴政不可能走向民主",《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92。

全世界的共黨政權逐漸消滅,中國的中共政權必然死亡,但是台灣人若縱容中國政權的無理要求,會給中共喘息的機會。

從20世紀初一直到20世紀末,據西方研究數字顯示,共產主義肆虐了整整一個世紀,前後造成1億多人死亡。各國死亡人數:中國6,500萬,蘇聯2,000萬,越南100萬,北韓200萬,柬埔寨200萬,東歐100萬,拉丁美洲15萬,非洲170萬,阿富汗150萬。1億多人裡中國人佔了二分之一強,是受共產主義之害最深的民族。
童文薰,2007,"中國不需要共產黨",《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95。

在中國吃過虧或見過被「中共黨文化」毒害極深的中國人之後,台灣有許多人誤會這些人的種種陋習歪風與粗暴言行都來自於中華傳統文化。尤其是媒體經常強力放送、整點重播一些中共黨官對台發言時那種惡狠狠的、粗暴的樣子,總是惹起台灣人的反感,以為「中國人」本質如此。

但這些經過一次次運動以及文革浩劫之後才變異的現象並不是中華傳統文化。雖然5千年的中華傳統文化裡有其糟粕之處,但也有其精華。承傳中華正統文化,不曾被「中共黨文化」毒害的台灣人,應該最能區分何謂中華傳統文化。
童文薰,2007,"中國不需要共產黨",《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96。

一盞燭光就可以驅走一室的黑暗。老子曰:「圖難於其易,成大於其細」,看似不可能的任務,要從最簡單與細微的地方切入─首先要讓中共顯像,讓世人尤其是中國人認清中共的真面目。只要中國人都認清中共並與之劃清界線,中共立刻就會崩解。台灣應該協助中國人,突破媒體與網路的封鎖,以中國人的聲音呈現出中共的第一手消息,幫中國人把中共獨裁黑幫的真相傳到全中國與全世界。
童文薰,2007,"中國不需要共產黨",《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100。

台灣會成為中國華人的明燈,不幸的是,依阿九的親中依中作法,台灣人要更堅決走自己的建國路。

中國民眾對武力犯台有興趣嗎?9億的農村貧窮人口只想著如何脫離貧困,先富起來的沿海城市居民只想保有自己手中的財富。尤其是爭民主、自由、法治的維權人士,本著中國人自己對民主的追求,自然理解台灣人不願被中共極權統治的心理。
童文薰,2007,"誰讓中共不敢打台灣?",《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p.102-103。

弱勢貧窮的中國人「為奧運奉獻」、「為經濟起飛貢獻」,但圈地賣樓獲取巨大暴利的,卻總是佔人口比例極少數的那批高幹子弟。中共忘了中國還有超過9.6億的窮人,卻對外免除東南亞國家債務、免除非洲國家債務、經援北韓與柬埔寨,同時繼續朝非洲撒錢。
童文薰,2007,"誰讓中共不敢打台灣?",《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104。

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時,廣場上有台灣人舉橫幅聲援。之後數年間,表面上「六四」沈寂了,效應卻擴散了。1996年台灣舉辦總統直選,中共對台灣海峽發射4枚裝了空包彈的彈頭,試圖影響大選結果。當時的總統李登輝公開指出那不過是4個空包彈後,中共驚覺自身危機於是徹查軍隊。根據美國《世界日報》揭露,不到1個星期之內,中國人民解放軍青海軍區有89位軍官被捕,其中49位在3天之內全部被秘密處決。
這些軍官秘密的組織一個「人民解放陣線」。利用駐紮在西北沙漠地帶,他們預藏了大量的現代化武器,準備在中共對台動武的時候武裝起義。以快速部隊直接打下北京,推翻中共取得政權,同時宣告中國走向民主。
童文薰,2007,"誰讓中共不敢打台灣?",《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105。

中共為什麼總是大分貝的吼叫,卻不敢動手打台灣?如果沒有內在顧忌,打臺灣何需猶豫?《誰是新中國》的作者,知名的歷史學家辛灝年先生說中共對台灣是:「死也不敢打,打了就得死。」見解卓絕。中共只想保住自己的權力,任何有可能使他們喪失權力的事,他們都絕對不會嘗試。
童文薰,2007,"誰讓中共不敢打台灣?",《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106。

明眼人看出台灣危機,寄存於台灣的中國黨,會害死台灣人的生存權。

台灣在這樣的情勢下,近年一直採取著拖延的態度,相對於某些政治人物高調的言行,真正處理兩岸事務的陸委會與海峽兩岸交流基金會,卻將自己降格到處理事務性糾紛的消極地位,但對於真正涉及台商權益的領域,兩會都不願採行積極行動,不僅沒有積極披露台商在大陸受害的案件,為台商爭取應有權利,甚至不願在言語上與中共正面交鋒。這種怕被「切香腸」的懼談姿態,被譏為毫無作為的「失敗主義者」。
童文薰,2007,"退黨解體中共",《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p.110-111。

暗室明燈的人權聖火是對抗中國邪惡火炬的正氣之光,有正邪對峙的重要意義。

2007年8月9日,全球人權聖火在希臘雅典奧運的聖火取火點燃起,短短一個月內,跨越五大洲,有35個國家,超過150個大城市,表示要迎接並傳遞人權聖火。美國的每一州都已籌備要迎接人權聖火。加入傳遞人權聖火的各國城市一直在增加中,預計2008年6月抵達台灣。
(人權聖火中文網站http://www.humanrightstorch.org/cn/

參與及支持人權聖火的傳遞者,包括各國政要、意見領袖、奧運會獎牌得主以及全世界的正義之士。前捷克總統哈維爾的說:「我支持世界人權聖火的活動,我認為這是我們這個世界的希望。
童文薰,2007,"人權聖火給台灣的啟示",《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119。



身兼美國演員與聯合國親善大使身份的女明星米亞.法羅(Mia Farrow)指責軍援金援蘇丹政府的中共,須為達佛的種族大屠殺負責。她並將2008北京奧運稱為「種族滅絕奧運會」。(Getty Images)
童文薰,2007,"人權聖火給台灣的啟示",《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120。

中共利用2008北京奧運使盲目瘋狂的極端民族主義坐大,如同1936年納粹希特勒利用奧運的舉辦,在德國掀起極端民族主義的狂潮,對內鎮壓異己迫害猶太人並鞏固其獨裁專制政權、對外則發動侵略戰爭引爆第二次世界大戰一樣。那麼擺在台灣眼前的極可能是一場迫在眉睫的戰爭!2008北京奧運究竟是世人的「商機」還是「喪機」?首當其衝的台灣,應該再三斟酌思量啊!
童文薰,2007,"人權聖火給台灣的啟示",《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125。

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如是明確,在台灣的中國黨不論是和尚、道士,修行為了討好中共強權,有許多違心之論。

這場迫害的內容,使人不忍聽聞。人們的眼光迴避著被迫害死亡還被開膛剝肚的法輪功學員相片。是的,善良的人無法承受如此的罪行。但當我們連看都不敢看的同時,相同的迫害還在進行中!世人不能不深思,台灣人更不能不正視:法輪功學員以其自身的受害,向世人說明了什麼?
作為人類的一員,高智晟律師向全體人類提出質問:
(1)中共今天在法輪功問題上,已持續了8年的反人類及群體滅絕罪行是人類共同面對的問題,還是僅屬於那些受害者所面臨的問題?
(2)中共的反人類及群體滅絕罪行,是整個人類文明、人類倫理、人類尊嚴及道德所面臨的威脅,還是僅屬於那些被殺戮即被壓迫者?
(3)人類今天還有無能力面對這種被國家權力遮蔽下的反人類及群體滅絕罪行?

法輪功學員為世人,尤其是台灣人承受了這場迫害。中共的暴政印證了台灣堅拒被中共統治的正當性。台灣比世界上任何國家更有責任聲援法輪功學員,支持中國人脫離、免於共產黨的暴行。

套用高律師的三個天問,台灣人也要問:
(1)中共今天以998顆飛彈對著台灣,這是全世界人類共同面對的脅迫,還是僅屬於台灣人所面臨的脅迫?
(2)中共對環境的破壞產生的流行疫病危害全人類的生存,這個政權是專屬於台灣的敵人,還是人類的共同敵人?
(3)國際社會對中共的姑息,對台灣施壓要求屈服,是否會培植出第二個納粹極權,為人類帶來第三場世界大戰─最後一場滅絕之戰?
童文薰,2007,"法輪功學員為世人承擔了什麼?",《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p.132-133。

中共政權對台商在中國的投資採「免洗筷方式」用完即丟,在台灣隨便談話的媒體,到中國就自動封口,只有…

近日因為中共藉口產業升級,地方官員有目的驅逐台商取回土地。福建廈門以及廣東深圳、東莞等地,密集傳出台商關廠的消息,影響數以萬計台籍幹部及其家屬的生計。根據幾位台商會長估計在2007年底前,廣東福建兩地的台商裡至少有1,000家會被迫關廠;2年內關廠的台商則將超過2,000家。

但中共早在中國各地以不受節制的姿態掠奪民眾的財產,不論是私人企業或者是個人的房地田產。只是相關的事件被中共嚴厲封鎖,而一般媒體則自我約束不願積極報導。只有《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台》、《希望之聲》與《新紀元周刊》持之以恆的為閱聽大眾報導發生在中國的真相,提供大眾趨吉避凶的正確依據。
童文薰,2007,"真正秉持道德良知的媒體",《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p.142-143。

人類的價值何在?

有信仰的人明白人類的生命源自天上,我們都是地球的過客。人間只是旅程,不是歸途。來此一遭,人生的使命是什麼?文天祥於面對鼎鑊加身之時,自問「讀聖賢書所學何事?」人可以追求過眼的富貴,結束的時間一到,什麼也帶不走,什麼也留不住。
童文薰,2007,"美麗新世界-台灣的未來",《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149。

但在今時今日卻還有一種論調叫作「不要搞政治」,似乎認為人們應該在政治現況的夾縫中工作、經商、生活以及教育下一代。至於「政治」,則留給少數人去把持,只要自己能夠免於被政治騷擾迫害,保有眼前的一切就好。

這種心態可以稱之為「政治冷漠」也可以稱之為「政治恐懼」。但當以搞政治為專業的惡勢力無惡不作,使桃花源變成地獄時,挺身而出排除障礙也能被叫做「搞政治」嗎?全球聲援緬甸挺身抗暴的僧侶,這也叫做「搞政治」嗎?這樣的一個獨裁軍政治,憑什麼只有它可以專政,其他的人都沒有發言權?這個獨裁的權力是天賦的還是人姑息而來的?
童文薰,2007,"美麗新世界-台灣的未來",《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151。

其實在社會上與人有關的每一件事,幾乎都包含了政治與宗教的雙重因素。婚喪喜慶、生老病死,哪一件脫離得了?「六根清淨」是佛法對於個人修心的要求,而不是要人對民生疾苦、殺人放火的事都束手不顧!如果這麼解釋「清淨」,那佛菩薩不是絕對清淨?清淨到那樣的境界層次上,又何必管人的苦難,下世度人?所以說佛教的教義要求清修,出家人一點都不能干涉政事(最廣義的干涉,包括批評或勸善),這完全是說不通的。
童文薰,2007,"美麗新世界-台灣的未來",《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153。

全世界的道德勇氣何在?現在的我們走在「天使與惡魔」決戰的十字架,輸了,就一切完蛋。

正因為是宗教祭祀,所以當時希臘各城邦雖然互相征伐,但在奧林匹克競賽期間,所有的戰爭完全停止,在奧林匹克境內不准攜帶武器或打鬥。這一切都是為了敬神。但可嘆的是,原本神聖的奧運,後來卻抵不住金錢與權力的腐蝕。選手與支持者不擇手段追求獎牌,金錢的介入使奧運變質為一門有利可圖的生意。禁藥風波、過度商業化、政治角力……更嚴重的是奧運一次又一次淪為軍事強權競逐的裝飾品。
童文薰,2007,"奧運的神性與魔考",《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166。

這一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是800多萬人,但大戰結束的那一年,全世界因為西班牙大流感而死亡的總人數則超過2,000萬人!如果不是因為戰爭破壞了社會的基礎使得環境惡劣、醫療資源匱乏,當年因為流感而死亡的人數也許不會這麼多。

20世紀人類共有2場世界大戰。1936年德國又取得奧運主辦權,奧運的主角本是榮耀神的選手,但1936年的柏林奧運主角卻是希特勒個人與德國這個極權國家。同年德國發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這次戰爭死亡的總人數超過7,000萬人,按當時全球人口數,每百人死亡3人。
接下來1940年的奧運主辦國則是發動侵華戰爭的日本!該次的東京奧運也因為戰爭而被迫取消。

蘇聯是1980年的奧運主辦國,但卻毫不在乎的選擇在1979年入侵阿富汗。之後蘇聯不顧美國等60多個國家共同抵制,照樣舉辦 1980年莫斯科奧運。此項侵略阿富汗的軍事行動,最後促使美國培植賓拉登這號人物來抵抗蘇聯,埋下了後來911事件,以及至今尾大不掉的恐怖主義問題,伊拉克戰爭也可以說是這個事件的再延續。
童文薰,2007,"奧運的神性與魔考",《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p.167-168。

金錢與女色的力量可以左右良心的方向,這是奧運委員面臨的魔考。現代奧運沾了太多的兵災與血腥,變成一場遠離神性的活動,遠離最初人們想要榮耀神的目標,變成狂人「展現國力」、「恢復民族自信心」的「武臺」。即使有了如此慘痛的前車之鑑,奧委會仍然把2008年的主辦權給了人權記錄血跡從未乾涸的中國共產黨。
童文薰,2007,"奧運的神性與魔考",《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168。

台灣人若不能支持普世價值的公平、公義、公理、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台灣人無法對抗惡鄰的侵略。

再黑暗的密室也經不起一盞燭光的照明,離2008奧運還不到1年,但各國媒體已經開始湧入北京報導各項工程的進度。現在中共預估會有將近3萬名外國記者在奧運期間赴中國採訪,其中有8,000名記者獲准進入奧運場館內採訪。這些來自全世界的專業記者聚集北京,也把全世界的鎂光燈聚焦在北京。這麼強烈的瓦數集中照明,將不只報導奧運選手的表現,也將報導中國的現況。國際媒體的鏡頭將呈現出什麼樣的中共?在熾熱的照明下,中共會被嚴重燒燙傷還是將招來致命傷?不只媒體,數以萬計的奧運旅客湧入,每隻手機都是獨立報導的利器,百孔千瘡的中共,究竟要遮哪兒才好?除了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惡行大曝光,綁架了2008奧運的中共,也只能一步步走入井中─如同簡化後的「进」字。中共還能怎麼辦?

這是台灣的機會,掌握住了,台灣就有新未來;錯過了,甚至逆天行事反過來倒幫中共一把,使其繼續享有獨裁政權,那麼倘使台灣真有一天淪入中共手中,還能夠怨怪誰?
童文薰,2007,"媒體聚焦中國,中共怎麼辦奧運?",《破曉前夕》,新紀元,台北,p.178。

結語:這本書談到台灣人的天命與中國人的使命,台灣要堅持民主、自由、人權、法治,邁向建國之路,中國人要學習法輪功的精神,以信仰真善美的力量,打倒中國共產黨建立真正的民主中國。

(全文終,撰於2008/08/15)

 

延伸閱讀: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9-05-17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