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五月 2019 > »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首頁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台灣號會沉沒?-書評(3)
台灣號會沉沒?-書評(3)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9-05-02

*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外省人到現在還無法認清自己的台灣人身分,而以統治族群自居,於未來的兩岸發展會是被犧牲的第一批人,看看相信阿九的人,其遭遇如何?

大部份自稱外省人或中國人,還是清白的大眾,而因為身份不認同台灣,被如是的偏中黑金特權染黑,值不值得?愛台灣真有這麼難嗎?

以防衛國家為本分的軍人,竟然把武器送給敵人,而且又貪污了驚人的金錢。這樣的事態本身就充分證實現今台灣的危機。為甚麼軍人或高官都會有這種出賣國家的行為呢?就是因為外省人根本不認同台灣就是他們的祖國。外省人認為他們的故鄉是中國大陸,雖然有很多外省人根本就出生在台灣,但向大陸的「回歸意識」還是很強。從另一面看之,這就表明台灣並不屬於中國的事實。
   
對外省人的心態來說,台灣只不過是他們榨取對象的一塊土地而已。剝削台灣致富之後就移民到國外去。而且移居到美國的外省人,就把中國大陸叫做「神州」,這些人根本不認台灣為他們的故鄉。
   
他們以為台灣人本來就是被統治的階級而外省人就以優越意識教育台灣人;強迫台灣人相信:只要不反對外省人的統治就可以安穩過日子。外省人仍然以過去白色恐怖時代的強勢態度管制台灣人,強迫台灣人相信只要大家像駝鳥一樣不去管事,只管去唱卡拉OK,也不必去管核四的事就可以過著安穩的日子。
   
中國人的剝奪性格正是繼四千年以來的「皇帝思想」所致。周圍被高山和沙漠圍繞的大陸,這一塊地自古就不斷是多數民族之間互相爭奪,而爭奪勝利者就可能成為皇帝,當上皇帝之後,國家變成私物,任你宰割。這就是自古在中國所謂的「勝者為皇,敗者為寇」的思想。
   
一個人如果當不上皇帝,還可當特權階級,而如果一個人連特權階級都當不成就是愚民。這半世紀以來,中國人住在台灣也把自己稱為「外省人」,盡量和「台灣人」區別。最近外省人的政治人物都說「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這完全是騙台灣人選票的手段。這也就充分表示外省人不認同台灣,反而強迫台灣人認同中國,做中國人的奴隸。
張繼昭,2007,”特權階級的剝奪”,<台灣號會沉沒?>,前衛出版社,台北,pp.55-56。
   
台北市的捷運系統是由嚴家淦的兒子為總經理時開始建設的。當初計劃的路線是由木柵到松山機場附近。當時也為此編列了40億元的預算,但因為貪污太厲害,工程費用一再增加到400億而仍然無法完成。這一件捷運工程是後來陳水扁當選台北市長後才完成的。當時陳市長即以法國的馬德拉集團超過契約期間尚且無法完成為由,和馬德拉公司解除契約。馬德拉公司即將安全控制系統的軟體扣押起來,不繳給市府的工事機構。
   
同時馬德拉公司也向政府提出支付40億元解約金的要求。當然,政府是依法拒絕這一樣無理的要求。但據當時盛傳的民間消息是實上這批40億的金錢是馬德拉公司已付給官員的回扣錢,而馬德拉公司因生意無法繼續,就向黑官討回這批回扣。可怕的是政府的高官竟然以「解約金」的名義企圖從人民的納稅錢再度支付這一筆歪哥錢。
   
完成後的木柵線的捷運車輛,是像迪斯尼樂園那一種小火車的規劃,只有三人一排的狹窄車輛。因此,這一條路線和以後完成的四人一排的新型車輛無法連線起來。所以這條線路之建設,就好像一個「活動貪瀆博物館」一般的東西。
   
當連戰做副總統的時候,他的親信伍澤元在台北縣設置污水處理場,伍澤元因為這個工程貪吞十四億元證據明確,被判十五年有期徒刑。這個貪污事件裡,連戰將分贓的四仟萬元匯入伍澤元的帳號裡。而這個內幕經調查曝光時,連戰卻說那筆匯款是「連戰的太太借給伍澤元的錢」,但仍然提不出借款證明。
   
伍澤元由於這個案件被判入獄,但隨即以「糖尿病重」為由獲准保護就醫。被保釋後半年,伍澤元不但沒有死,而且當選為立法委員。至今身體還很硬朗,如果身體的健康沒有問題,按照道理應該回到監獄服刑才對,但司法當局竟沒有執行。這是「濫用權力」最好的例子
   
官僚的貪污以建設工程最為簡單。例如宋楚瑜任台灣省長二年當中,省政府的經費超支額達八千億之多。但經過審計部的調查又發現其中的四千億元超支根本無法說明。這是大選前的報紙刊登的,多數讀者尚有明確記憶才對。
   
台灣的苗栗縣地方有座橋被當地人民笑稱為「宋楚瑜橋」。原因是渡過了這一座橋就碰到山壁,而前面沒有路了。因此「宋楚瑜橋」就是「沒有前途」的意思。建設事業容易灌水拿回扣,又能和地方的業者勾結,所以這對選舉很有利。民間都傳說宋楚瑜所花費不知去向的四仟億元,是「暗槓」在地方建築業者之手。
張繼昭,2007,”特權階級的剝奪”,<台灣號會沉沒?>,前衛出版社,台北,pp.61-62。
   
台灣的軍購有很多仲介人的存在,這裡舉一個鮮人所知的,黎昌意這個人來吧。他是黎玉璽海軍上將的兒子。70年代末期他是美國德立台公司的台灣總經理。在80年代時,台灣的陸軍擬從美國購買M-60戰車。黎昌意得到其父的幫忙,當了軍購代理商,並且向美國總公司提報時,提出「以10%之回扣給陸軍高官人員」為條件。當時的美國因為日本政府的戰機構買發生有名的「洛希德回扣」事件,弄得非常尷尬,美國國會召開公聽會調查,由洛希德公司總裁柯強先生在國會訊問時透露了日本首相田中角榮確實拿到五億美元回扣金而鬧得全美國戰戰兢兢。所以企業界對於佣金的處理特別小心。這個時候黎昌意竟然正式向他的總公司提出暗含回扣的軍購生意。於是當時的德立台公司總裁辛格頓博士看到台灣分公司總經理黎昌意的提案就非常震怒,馬上把他炒魷魚。黎昌意竟然反口向辛格頓總裁說:拿回扣在台灣的武器採購是不可欠缺的慣例,不要以為正當清廉就能做到台灣的軍購生意。
張繼昭,2007,”特權階級的剝奪”,<台灣號會沉沒?>,前衛出版社,台北,p.63。
   
當英國即將把香港歸還給中國的半年之前,黎昌意把香港的國民黨黨產建築物,以3億5千萬美金賣給某公司。後來知道這一家某公司即是北京系的公司。再後來經過三個月傳出,該建築物在3個月之間被轉賣三次,最後一次的賣價竟然是6億5仟萬美金。台灣的國會懷疑國民黨將資產「變相貢獻」給北京政府而提出質詢,但結果還是沒有下文,有人說,這是北京的代表和黎昌意將該建築物輾轉買賣,賺到利益由雙方各自分贓。
張繼昭,2007,”特權階級的剝奪”,<台灣號會沉沒?>,前衛出版社,台北,p.64。
   
如此踐踏台灣人的外省權貴,這批人在中國吃得開嗎?

2000年11月,在台灣南部外海有一艘外國籍運油船觸礁,漏出大量的原油,南部海岸受到嚴重的漏油污染。由於政府的應對太慢,該地方漁民的抗議聲不絕。
   
謝啟大和曾永權兩個立法委員,就在電視上拿了被油污染的魚類或海蝦示眾,以嚴厲的表情責罵無能的陳政權,來攻擊政府。謝啟大還大喊「經濟部長和環保局局長應為此負責下台」。
   
但是到了2月14日,就暴露出謝啟大揑造污染魚蝦的惡毒事實。那是因為魚市場的攤販出來指出謝啟大等人在附近的魚市場買了這些魚類再把這些魚漬在海岸清理的原油裡。而且謝啟大在市場買的龍蝦,原是澳洲產的蝦種,根本不在台灣海岸棲生。在電視上被記者追問到此事的謝啟大,吞吞吐吐地把話題甩掉說:現在的急務,應該是全力處理善後,不是嗎?這是外省人把話說來變去的常套手段。
   
謝啟大是司法官出身的人,所以對捏造證據、攻擊政府,引起社會的騷亂,這種煽動行為該當何罪應該非常清楚才對。最少她也該向政府謝罪才是。她是「新黨」的主席也是由眷村選出來的外省人。她們這一批人的目的是要打擊陳水扁政權,讓外省人奪回政權。只要是外省人,哪怕是國民黨、親民黨、新黨都沒關係,就是不能忍受台灣人政權之政府。這是外省人特權意識最具代表性的心態。因台灣的媒體被外省人控制著,所以謝啟大的捏造事件也在電視上只報出一次就沒有後續報導了。
張繼昭,2007,” 「立法院」是一個怪獸”,<台灣號會沉沒?>,前衛出版社,台北,pp.67-68。

當然我們也不能說全部立法委員都是惡劣的。一個國家之所以會亂,是因為惡劣之輩,霸道橫行所引起的。官僚也好,立法委員也好,身為代表人民的人,如果不為國家社會謀福利而一心只求私立私慾為優先,那是最要不得的。
   
議員是代表人民的。在台灣的立法委員大抵可以分為三種類型。第一種是代表政黨或地域的人物,第二種是代表企業財團的人物,第三種就是代表地方勢力的黑道。
   
過去在獨裁時代,所有的議員幾乎都是國民黨籍。黨的組織擴散及於全國的末端,如果不是國民黨員就無法昇級。連學校的老師也被強迫加入國民黨。那就是所謂政治就是利權的表現吧。
   
權力不外是利用頭銜圖利為自己築富。有了頭銜就連包辦工程也好,向銀行借款也好,向他人調頭寸也好,都可能較順利行事。由此企業財團就成長擴大。公共事業大都以「搓圓仔湯」來決定,因此企業和政治家就勾結在一起。
   
第三種的黑道要進入政界的目的,不外是要治安當局對黑道事業手下留情。麻藥、賭博、賣淫等惡行,大概都要拉攏警察,所以很難檢舉。萬一被捕就請立法委員出面來關說,馬上就能保釋而逍遙法外。黑道因手下人手很多,就是有很多票源。而且黑道犯法事業收入豐富,所以很有利於選舉。
   
每次選舉都要花費龐大金錢,所以當然政治也無法保持清廉。立法委員的任期為三年,據民間人士依照競選活動可以看到的部份來粗估,每一次選舉估計最低要花費三億元的選舉費。也就是說,立法委員如果要競選連任的話,就得在任期的三年內賺回三億元。試想一年要賺進一億,就是每個月要賺一千萬元。這麼大的金額,到底用什麼方法賺呢?
   
我們再進一部推想看看,立法院有220位議員,如果每一個立法委員都要年賺進一億以上,那麼每年就有220億以上的財富流入立法委員的口袋裡。此外還有縣市長的選舉,地方議會的議員等。所以流入政客的金錢幾乎是流入無底洞。
張繼昭,2007,”「立法院」是一個怪獸”<台號會沉沒?>,前衛出版社,台北,pp.70-72。

確實有如此對立,是誰在挑撥族群?

依據政府的發表,在台灣每年用在公共建設的水泥需要量大約為一千萬公噸,如加上民間的用量即達約二千萬公噸。水泥的需要用量如此之大,砂石的需用量更是水泥的三到四倍。這些砂石從哪裡來呢?一般是把河川的砂或石頭打碎成砂石的。
   
筆者有一位從事砂石業的友人。據他說,全台灣的河川已經完全被各地方的立法委員分占地盤,例如下淡水溪是王金平,濁水溪是廖福本,大甲溪和大安溪是劉松藩等,都由黑道議員占為他們的勢力範圍。

砂石業者大都是流氓黑道。據說每一台砂石車均須支付立委二百元,另外也要給警察或派系議員保護費。國有河川地的砂石是幾乎不必花錢可以取得的,但是因砂石之品質不同,每一噸的價格從350元到700元價錢相差在兩倍以上。
   
如果建築業者使用強度不足的便宜砂石,所能得到的利益當然也會較大,使用強度不足的砂石敷衍,就要向建設課的檢查員送紅包,或由立法委員說項。因此能夠勾結黑道的立法委員,不但在金錢方面享有利得,而且由於黑道的人頭會把選票投給他,所以選舉一定會當選。
   
「黑金政治」會愈猖獗的原因就是如此。
張繼昭,2007,”「立法院」是一個怪獸”<台號會沉沒?>,前衛出版社,台北,pp.75-76。
   
也有人說,專寫外省人的醜事是不太好的,因為這樣子會加深互相的對立,筆者是在呼籲不要分台灣人或是外省人,台灣人或外省人,大家都應該合作救台灣才是。
   
在台灣裡面,有台灣人,也有外省人,可是台灣的住民應該全部都是「台灣號」的乘員才對。但15%的外省人當特權階級來統治其餘85%的台灣人,這個矛盾我們必須要把它糾正過來,並不是外省人不好,而是特權階級太囂張。
   
台灣人裡也有很多壞人,台灣人和外省人應該同心協力,為台灣的將來打拼才對。大多數的人以為政治由政治家去管,這是不對的。另外也有少數人想利用特權來剝削台灣人民。這兩者必需改過來。
   
台灣經常受到北京政府強大的威脅。十幾年來中共政權一直都對台灣人恐嚇說,如果台灣人獲得政權,他們就動用武力來攻台灣。他們絕對不許台灣人搞獨立等等。但中國方面從來也不做出如果外省人得到政權就不會用武力的承諾。假設台灣的特權是外省人,而如果台灣被中國併吞的話,那就由北京政權指派另外一批人員到台灣來,造成新的特權階級而已。
   
台灣人根本就不希望被大陸統一。而外省人也不一定希望被統一。。因此我們應該協力一致對付「外敵」才對。糟的是有一部份人還想利用北京的威脅來壓制人民,繼續榨取權財。
張繼昭,2007,”李登輝之夢”,<台灣號會沉沒?>,前衛出版社,台北,pp.78-79。
   
陳水扁當選後,外省人就完全陷入恐慌狀態。好像有一種明天就會被台灣人踢進台灣海峽似的惶恐。外省人本來就有國民黨所建立的特殊「情報連絡網」,這個情報網在台灣是四通八達,暗中監視台灣人民,還有通達上級的秘密指令等任務。這種情報網的組織如有機會將會另行詳述報導。
   
選舉前外省人早就利用這個情報網,煽動民眾說「如果陳水扁當選,台灣會宣布獨立而北京政府就一定會武力攻台灣,戰爭就要開始了」。
   
選舉的結果使李登輝的理想如水泡般地消失。而很多外省人也陷入恐慌之中。本來他們的大多數是被共產黨從大陸趕到台灣來的,他們最清楚逃亡的悲慘是怎麼樣的。他們深知如果中共真的攻打台灣,他們便又要走上流亡之路。外省人當中除少部份特權之外,大部份是一般老百姓。筆者並非在說外省人的壞話,但他們的種族意識很強,也不想認同台灣、同化於台灣,他們更不想和台灣人共同防禦北京政權的威脅。在他們的心目中,有種矛盾心理,有著「希望有一天能夠回到大陸的故鄉」等很強的歸鄉意識。因此選舉之後就有很多外省人想要從台灣逃出。很多有錢人在選舉之後馬上就把他們的錢匯到外國去。也有很多人移居到美國或加拿大,還有很多無法移居到外國的人,就想到乾脆回大陸去住。
   
現在要回到大陸很簡單。選舉之後就有很多到大陸的故鄉探望的人。因為大陸的物價低廉,有人就以親戚的名義買了房子。但大部分的人,還是感覺出大陸的貧窮生活和台灣之間有很大的落差。大陸的親戚還告訴他們說:「事實上我們也很想到外國去生活」。因此他們就很快地回到台灣來了。
   
回到台灣發現陳政權並沒有排除外省人,而且新政權也被在野黨壓住,這樣才又安心下來。但在野黨至今還是在一心一意想打垮陳政權,根本沒有保衛台灣的心情。
   
李登輝的政策終歸失敗了。但是如果台灣要生存下去,就必須由台灣人和外省人共同協力來建設台灣。我們要排出黑金,建立安康的民主國家。台灣人根本不能夠趕走外省人,倒不如由台灣人和外省人團結起來,建立起真正的民主國家。
   
如果被北京政權統一台灣,那麼獨裁政權必定使台灣人和外省人統統下地獄,我們要認清這一點,都要力勸大家這一批搭乘「吳越同舟的台灣號」的群眾共同努力。
   
筆者並非一個政治家,但筆者認為我們不必完全依賴政治家來做。筆者誠心希望大家讀了「台灣號的記事」後,能夠參加台灣的民主建設,貢獻你自己的力量來建設台灣。
張繼昭,2007,”李登輝之夢”,<台灣號會沉沒?>,前衛出版社,台北,pp.84-86。

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台灣人要能理性面對台灣的國際處境。

台灣是被清朝割讓給日本,所以日本應該將台灣歸還給清朝才合理。然而,清朝已經不存在,無法歸還。在20世紀初期孫文推翻了滿清政府,建立了中華民國。不久毛澤東把蔣介石政權驅趕到台灣,然後他在大陸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三者有敵對的關係,並沒有領土繼承的關係。中華民國絕對沒有,將來也不會,把國土轉讓給中共,當然沒有繼承權的存在。清朝輸給國民政府,國民政府輸給中共,是戰爭的勝負而已。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日本遵守開羅宣言與波茨坦宣言的要求,「放棄台灣的主權」。然後日本在1951年簽署舊金山條約。
   
在舊金山條約的「第二章:領土」裡,日本正式「承認韓國獨立」、「放棄台灣及澎湖諸島的權利、權限及請求權」。但是台灣並沒有「歸還」給中華民國的事實。因為中華民國政府並不是清朝政府。至於北京政權(中共),直至今日都未曾統轄過台灣,只是任意主張擁有台灣的領土權。所以在開羅宣言以及後續的舊金山條約與日華條約裡,日本都沒有把台灣的主權「歸還」給中華民國。讓我們在此對此一問題,進一步的考證研究吧!
張繼昭,2007,”台灣屬於誰?”,<台灣號會沉沒?>,前衛出版社,台北,p.99。
   
獨裁政權不易記取過去的教訓,反而比較容易重蹈覆轍。我們不難看出這10年之間,北京並沒有記取國際輿論責難的教訓,而改善其外交政策。
   
於2000年台灣的總統大選之際,北京的朱鎔基副總理公然在電視上批評陳水扁的獨立傾向,並威脅台灣如果選出陳水扁當總統,將會發生戰爭。同樣的,這種手法又產生反效果,讓陳水扁當選總統。
   
在此可窺知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獨立」的警覺心有多強,亦可了解欲加諸於台灣弱勢政府的壓力有多大。北京政府為了向世界各國展示擁有「台灣主權」的正當化,所採取的強硬政策與為所欲為的主張,毫無鬆手的跡象。
   
然後對於未曾統治管轄過的土地,主張這是屬於自己的領土,且企圖讓國際承認,還是難以辦到。雷根時代的前駐聯合國大使包立克博士,在幾天前對布希總統建言,「北京政府主張擁有台灣的歸屬權是一種荒謬的行為,毫無道理的事情」。
   
在國際舞台上,若要獲得日本與美國認同這種霸權的主張,反而會遭到輿論的反彈。此次李登輝的訪日,北京政府不僅暴露其蠻橫霸道的做法,反而導致台灣地位在國際上的提升。
   
於是台灣就像遭受「寒冷北風吹打的旅人」更加團結,加強戒備。而北京政府從以前到現在對台灣宣傳「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的安撫,完全是騙局。
   
搬弄外交手段阻止李登輝訪日,反而招致台灣人民與世界各國反彈。
   
雖然北京政府可以以武力犯台,但無法取得世界各國的認同,它也可以用經濟手段取得台灣。然而無論它利用哪種手段,最後只能舉行台灣人民公投,才能決定台灣的歸屬吧!
   
所以現在北京政府利用高壓手段恫嚇台灣人,想就此摘掉台灣的「獨立之芽」。
   
利用高壓手段不如利用溫和的「陽光政策」,更能獲得確實的成果。就如美國的『台灣關係法』明確的指出,解決「台灣的歸屬問題」除了由台灣人民的意願與和平的轉移之外,無其他更好的辦法。
   
1938年外蒙古的獨立,是在聯合國的監督下舉行公民投票所做出的決定。台灣獨立最理想的辦法也是以這樣的模式決定。
張繼昭,2007,”台灣屬於誰?,<台灣號會沉沒?>,前衛出版社,台北,pp.103-105。

(未完待續,撰於2008/08/29)

 

延伸閱讀:
台灣號會沉沒?-書評(2)
台灣號會沉沒?-書評(1)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9-05-17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