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八月 2019 >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中國人的本性-瞭解中國人、瞭解中國黨(1)
中國人的本性-瞭解中國人、瞭解中國黨(1)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   
2019-06-06

中國人的本性

*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作者簡介:

黃文雄
思想家、文化史家、評論家。

1938出生於高雄岡山,1964年赴日留學,早稻田大學商學部學士,明治大學西洋經濟史學碩士,曾任拓殖大學日本文化研究所客座教授。

以《中國的沒落》一書聲名大噪,從此展開長期旺盛的寫作生涯,獲得巫永福評論獎、台灣筆會獎,作品涵蓋文化,政治、經濟、歷史、社會等。寫作之餘,曾任世界台灣同鄉會副會長、日本台灣同鄉會長、台獨聯盟日本本部委員長等。

日本著作逾100種,漢文著作逾40種,為活躍於日本、深具影響力的台籍暢銷作家,曾選入日本言論界500名人錄。

《中國入門》(2006)
《Ka-Ka:華禍》(2006新版)
《中國食人史》(2005新版)
《中國瘟疫史》(2005)
《日本如何締造中華民國?》(2003)
《台灣人的價值觀》(2002新版)
《日中戰爭》(2002)
《國父與阿Q》(2001)
《中國的沒落》(1991)

譯者簡介:

蕭志強
台灣大學法律系畢業,東吳大學日研所、法光佛研所碩士。曾任報社記者、主編、電台節目主持人,現任台南社區大學講師。日文譯作有《台灣論》《日中戰爭》等90餘種。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社,台北。

前言:
中國人的文化發展,乃是圍繞一個核心而產生,數千年的核心到現在沒有變化,中國大陸的變局一亂再亂,離不開此種「醬缸文化」。

有人問核心是什麼?核心是人人想依附領袖,而權重者想占有主宰權,為了完成美夢會依循官場文化,不惜窮一生之力,當上權貴的邊,邁入權貴的俱樂部,再謀取統御力量,則美夢成真。

升官必發財,發財要升官,故窮者拼科舉,富者拼買官,一般百姓拼著巴結權貴,故中國朝代更替毫無公義可言,依循的是血腥的叢林法則,禮義廉恥則是道德上的假相。

在中國的共產黨如是也,在台灣的中國黨亦然也。台灣人要民主建國,必須與中國文化作切割,政治上與中華民國做了斷。

曹長青先生作序曰:

這是一個甚麼樣的中國?黃文雄在書中引述的一句中國流行的順口溜,精練、傳神地做出了概括:「一切都假,唯有騙子才是真的。」書中引述的數字觸目驚心(中國官方統計):

300萬共產黨員使用假學歷,其中碩士學歷80%造假,大學畢業證書50%是偽造的。違反黨紀者,已近600萬,佔中共黨員的十分之一。而被中共黨員侵吞和轉到海外的公款,高達3000億人民幣。

中國有各種盜匪1000萬人。規模較大的盜竊集團5萬個。黑道人數是盜匪的三倍,約3000萬人。

中國官方承認有600萬娼妓,800萬性病患者,登記在冊的吸毒者115萬(但專家認為,潛在吸毒者達450萬,超過中國鴉片戰爭時全國400萬人吸毒這個總人數),90萬愛滋病患者(聯合國愛滋病預防署預測,到2010年,中國的愛滋病患者,將會達1000萬人)。

此外,中國還有2600萬憂鬱症患者(憂鬱症者自殺比例較高,中國每年自殺人數全球第一,達30萬人),1600萬精神疾病者(相當整個荷蘭的人口,而這還是12年前中國衛生部公佈的數字),因假藥而導致每年有500萬人住院。

黃文雄的這本白描式作品,用大量具體數據、事實和細節,給世人提供了一個虛假、腐敗的中國全景圖。

相比之下,台灣是幸運的,結束了專制,走向了民主。但不幸的是,台灣也長期受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許多層面都被毒素侵蝕。表面看,台灣是藍綠對立,統獨之爭,但實質上,它是兩種價值的選擇,是傾向國家至上的群體主義,還是選擇尊重個人權利的西方文明。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用筆向帝國「開槍」/曹長青",《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i-iv。

柏楊先生於書中的序:

當然,今天仍有一批日本人極力奉承中國。即便發生了2004年亞洲盃足球賽與2005年的反日暴動,還是有不少日本媒體與文化界人士為中國說話。

亞洲盃足球賽舉辦期間,幾乎每次場上響起日本國歌,現場中國觀眾就會群起鼓噪,破壞氣氛,日本觀光客與大使的座車也遭受襲擊。對此,親中派宣稱:「足球場上有人鼓噪,乃理所當然」、「英國不也以足球流氓聞名全球嗎」、「不要凡事都要扯到反中國好不好」。

後來,中國民眾的「反日愛國遊行」演變成暴動,許多日本人被毆打,企業與領事館被襲擊,中國政府試圖轉嫁責任給日本,這些親中派立刻配合演出,說「這是我們不對,我們不可參拜靖國神社,竄改歷史」、「這是我們不對,我們不可侵占中國的故有領土釣魚台列島」等等。

然後,這些親中派下結論:「所以日本應該反省、謝罪。中國人之所以反日。完全都是日本人錯誤行為所致。」結果,受害者的日本反而變成該被譴責的始作俑者。

我不否認中國是多采多姿的國家。但是不要忘了,這個國家有著悠久的帝制傳統。中華帝國事實上就是皇帝支配萬民的「家產制國家」與「兵營國家」,若用現代語言來說就是集體主義國家。

中國過去流行「政治掛帥」的口號,幾乎所有民眾都變成革命家與政治家,整天大談政治。但改革開放後,口號就變成「先富起來」,超過10億的中國人馬上就全都「向錢看」。

再者,從前述中國人的反日暴動也可看出,這個國家的民眾充滿旁若無人且自我中心的性格。如果再加上一切向錢看的作風,當然就會寡廉鮮恥,完全沒有榮譽感。今天中國社會到處都是強盜、脅迫、貪污、詐欺與假貨,而且做壞事情的人都不認為自己有錯,反而認為是被偷或被騙的人活該。

這樣的人治社會,權力幾乎就是金錢的代名詞。「權」與「錢」的中文發音相近,很巧合地兩者之間也具有互換作用、難以切割的密切關係。換言之,權=錢、錢=權。也正因為如此,向金錢看齊並向權力靠攏,就成了中國人性格最具代表性的一部分。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世人不知的中國人本質-中國人性格幾乎沒變/柏楊",《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3-6。

時至今日,中國已經出現了許多暴發戶。眾所周知,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一直到實施改革開放政策之前,富有的資本家、地主及其家人都一直被歸為「黑五類」,遭受殘酷的鬥爭。

因此,目前暴發戶幾乎都是引進市場經濟之後,也就是改革開放後20餘年來累積起財富的人。這些暴發戶人數極少,只佔中國所有人口的1%左右,他們正是改革的最大受惠者。這些暴發戶未必有甚麼經營手腕,靠的其實是利用權力或者結交權力,所以才會有這番成就。

可想而知的,改革開放初期的最大受益者,就是擁有最大權力的共產黨高幹們。1980年代高喊著「先富起來」、大力推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中共幹部,一個個都成為巨富。

如今,金錢至上主義已經蔓延到整個中國,道德也因此淪喪,人命受到輕視。中國人為了金錢簡直是不擇手段。賄賂和貪污司空見慣,大膽的詐欺或殺人,乃至於路上強盜更是四處橫行。同時,致命的假藥以及摻雜毒物的食物充斥市面,人人大賺黑心錢,不管別人的性命,只要自己有錢賺就好。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世人不知的中國人本質-可怕的「金錢至上主義」與「自私自利」/柏楊",《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6-7。

朱鎔基想說實話,他算是個比較務實明理的人,可是阻擋許多人的升官發財之路,於2002年10月有曰:

根據2003年1月23日的日本《財經新聞》報導,中國四大國營銀行累積的不良債權(呆帳)高達兩兆人民幣(編按:以下未特別標示貨幣單位者,皆為人民幣,人民幣1元約台幣4元)。這些銀行集團被迫以八成的收益來打銷呆帳。只不過,呆帳催收的速度非常緩慢,在舊債未清的情況下,四大行庫又已經產生約1兆人民幣的損失,可見問題仍在惡化,至今還看不出有解決的可能。

到底不良債權的總金額有多少,中國政府從來不曾公佈正確數字,但一般推估約有4兆甚至6兆這樣的天文數字。

《遠東經濟評論》這份財經權威刊物報導,呆帳數字遠大於6兆人民幣。假設呆帳總金額為4兆元,再加上社會福利與年金損失,中國政府總負債據說可能就高達9兆人民幣(約1兆100億美元)。

不僅呆帳嚴重,中國政府還舉債成習,赤字已經慢性化,導致國有銀行無法倚靠政府,必須自力進行金融重建。另一方面,即便國營企業向政府金融機構融資,也因為資產管理鬆散與不當,單單前12大公司就已造成約1,000億人民幣的虧損。這些虧損其中有許多都是胡亂投資所造成的。這類經營管理失敗,迄今還在持續造成中國國有資產的巨大損失。

由以上可知,目前中國經濟正處於非常不穩定的狀態。

總計4兆人民幣的銀行存款,竟有高達2兆被轉用或者用途不明。此外,黑市流通的地下資金約有8,000億人民幣,佔GDP高達9%。另一方面,瀕臨崩潰的國營企業,以及過度依賴勞動密集型產業與外資的產業結構,也造成這5年來中國的內需停滯,國民經濟成長幾乎完全依賴外資的擴大投資。中央與地方的國債已高達4,580億人民幣(一說9,000億)目前外債處於2,300億美元供給過剩的狀態,失業率超過15%。

表面上,中國經濟蓬勃發展,但事實上若沒有外資力挺,就會立刻垮台,堪稱是一種「新殖民地經濟」。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詐欺與假貨的社會文化-靠詐欺和騙術崛起的中國暴發戶",《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11-12。

發財的手段不可談所謂誠信,於中國的社會詐欺加上假貨就能致富。

2002年12月22日的香港《明報》報導,中國有許多著名企業家開使懺悔,過去他們的企業之所以能夠成長,主要靠的是倒帳、販賣劣質品等違反商業道德的方法。

舉例來說,「三角債」就是中國非常大的問題。所謂三角債,就是企業把應收帳款轉讓給另外的往來客戶,結果往往造成連鎖的呆帳、倒帳或企業倒閉。正因為這類三角債狀況不斷惡化,中國社會可說處於全面信用崩潰的前夕。根據專家統計,1989年的「三角債」只有1,200億人民幣,到了2002年,已經突破1兆人民幣。即便是以含糊不清出名的中央政府工商部門,公佈的統計數字也顯示近年來中國企業每年簽約40億件、金額達140億人民幣,其中約半數最後都沒有履行。

詐欺橫行,法院處理債權債務、交易糾紛的訴訟,每年更多達300萬件。在今天的中國,股票市場已成為賭場,企業粉飾財報、作假帳與賄賂更是家常便飯。同時,中國各地市場也到處充斥著假貨,假廣告、假傳票、假藥、假鈔、毒肉、毒米與毒酒。

這些現象使得民眾彼此不信任,當然也造成了國家的嚴重損失。根據國家工商局統計,企業界一年跳票金額約1,800億人民幣,契約詐欺導致的損失估計約55億人民幣。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詐欺與假貨的社會文化-只靠詐欺和假貨就能致富",《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13-14。

20世紀以來,讓中國人彼此更加心懷鬼胎的罪魁禍首,就是文化大革命。文革不僅讓中國人互不信任,更不相信社會,也不相信國家,人與人之間充滿憎恨。林彪就是最好例子。他負責編纂《毛語錄》,發起了毛澤東思想學習運動,是文化大革命最重要的推手,因此一躍成為毛澤東的親密戰友,憲法草案更明訂他為毛主席的唯一繼承人。但毛澤東卻出爾反爾,又懷疑林彪奪權而要打倒他,導致他在逃往國外途中墜機死亡。

按理說,文革的目的在於去除弊病、追求更好的文化,但整個過程只證明了一件事,那就是文革只不過是中國人好爭權奪利、權謀詐術以及互不信任的「總發作」與「總爆發」。

當毛澤東一死,文革便立刻結束,四人幫被鬥垮而走資派復活,中國在短短一年之內產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善惡價值觀也完全顛倒過來。

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如此分析眼前的中國狀況:
.契約履行率實在太低。
.負債者動不動就大筆倒債。
.假貨與劣質品氾濫,有毒食品不絕於市。
.企業經營者道德淪喪,到處都是非法與不道德經營。
.付費新聞(企業花錢請報設刊登利於自己炒作股票的報導)橫行,假廣告充斥、不實財務報表以及試圖詐欺的股市分析氾濫等等。
.銀行累積的呆帳已經超過1兆人民幣。
.剽竊智慧財產權被視為理所當然。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詐欺與假貨的社會文化-在中國.騙人是天經地義的事",《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15-17。

阿九要承認中國的學歷與證照,但是於今日假貨充斥的中國,連中國政府皆無法可治。台灣能嗎?想到台灣學子的未來,真是冷汗如淋。

大學、碩士與博士畢業證書同樣有假貨,只要花80到100人民幣就可以輕鬆取得。不管是想變成某知名大學畢業生,或是四年的學習成績超群絕倫,都不成問題。當然,許多人也因為這些假畢業證書而被企業錄取或重用。

2000年4月9日的六個月期間,中國被檢舉使用假鈔的案件多達1萬62件、1萬3,866人,假鈔總金額達4億7,000萬元。據傳有些銀行甚至收到整捆鈔票都是假鈔,可見背後組織在主導假鈔製造與銷售。根據中國國務院經濟研究室近期的報告,中國生產的美鈔、人民幣與港幣假鈔總金額,預估達1,000億人民幣。其中,外幣假鈔流通率據說達4.5%(《爭鳴》,2004年2月號)。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詐欺與假貨的社會文化-所有產品都有假貨",《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20-21。

改革開放之後,雖然政府要求民眾要「先富起來」,不過最初只有太子黨與政府高官可以獲得財富。到了1990年代,民間開始出現爆發戶,多層次行銷企業看準時機進入中國。某種程度來說,只靠舌燦蓮花就可賺大錢的直銷業,受到無數中國民眾的青睞,擴散之快有如新興宗教,人人爭先恐後想投入這個行業。

話說回來,類似傳銷手法的「洗腦技術」,其實原是共產主義國家的特長。早在20世紀初的第三國際時代,蘇聯共產黨就已致力於開發這種技術。隨後,不只是成功推翻國民黨政權的中國共產黨用過,就連日本大正民主化時代也有人鼓吹這種技術。


所以,長期以來一直被「洗腦」的中國人,一接觸到傳銷這類催眠商法,口沫橫飛的告訴妳「可以成為富翁」、「你一定要成為富翁」,怎能不怦然心動而死命相隨?當然傳銷業者也是看準中國人這種個性特色,才更加相信傳銷業能在中國爆炸式的蓬勃發展。中國傳銷業者最喜歡強調一些難變真偽的案例,像是某前政府的高官因為使用按摩器而不再腰痛,或者某離婚且貧病交加的婦女加入行銷後人生整個改觀,隨意炮製的故事口耳相傳,很快就令如癡如醉的中國民眾成群加入。

不過就像法輪功沒有因「嚴打」而斬草除根,中國政府也無法阻止「經濟邪教」繼續活動與擴散。而面對政府壓制,傳銷業者表面上停止了活動,但據了解,在1999年春季之後,廣東、廣西、海南、山西各地的「經濟邪教」信徒仍持續大量增加,其結果就是數百萬人受騙上當,只有少部份人成為暴發戶。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詐欺與假貨的社會文化-取締假貨行動也是假的",《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24-26。

《誰為我們擔保:誠信危機在中國》(山東人民出版社)一書指出,想請槍手代考,必須先付對方「生活費」1,000元,考上後再追加1萬5,000至2萬元。這本書詳細的描寫了槍手代考的相關做法。首先,在報考資料乃至於准考證上面,要先貼上槍手的照片。考上後,連入學報到登記也是槍手前往辦理,以便完成各項手續。等完成一切合法程序後成為新鮮人,替身才退出,由本尊進入大學唸四年。待大學唸了四年即將畢業。把照片換過來仍是當初與槍手集團約定好的業務範圍,不過學生家長得另外支付200元,槍手公司才會把畢業證書改成委託人的相片。

當然,越有名的大學,「替身入學」的費用就越高。據說一般行情是,北京名校需花4萬元,專科只需6,000元。雖然索價不菲,但中國社會崇尚學歷而且就業困難,找槍手的學生與家長仍絡繹不絕。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詐欺與假貨的社會文化-作弊的槍手與假學歷氾濫",《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27。

剽竊他人著作與論文,捏造成自己作品來騙取研究費、詐得學位,在高官之間也非常普遍。只要付出數十到數百美元,這些高官就可以取得海外學位,也有人使用假學位成為中國三大大學的教授。同時各城市也同樣有非常暢通的管道,可以取得著名大學的學士、碩士、博士證書。

中國有個特殊問題是傳統儒教文化圈殘留的習慣,那就是民眾特別重視學位與學歷。機關、學校乃至於企業總是以學位作為錄取人才與升遷的最重要標準。要想進入好的公家機關、學校與企業任職,學士、碩士、博士等學位可說是基本條件。除此之外,中國還有「哲士」這種名堂。

曾受中國影響的韓國也非常重視學歷,據說全國有多達3萬名的博士,是世界上博士密度最高的國家。然而,韓國人自詡「博士最多」,其實是時代造成的錯誤,以及「兩班時代」(譯註:封建時期的韓國,中央政府長期由兩大集團、輪流掌握政策執行權,稱為「兩班」)遺緒。不過,擁有3萬名博士的韓國如今已經不是世界第一,過去不太發放博士學位的日本,近年來急起直追,單單2004年就量產了超過3萬名博士。

不過在改革開放之後,中國已濫發超過7萬名「博士」。據估計,到2005年可能超過10萬人。然而,這項數字和中國總人口相比還不算太多。

以台灣人為例,取得美國博士學位的人已經超過10萬。據說滯留海外的台灣人,每4人就有1人是博士,而且多半是理工方面的人才。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詐欺與假貨的社會文化-學術與文化界也盛行造假",《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30-31。
 

(未完待續,撰於2008/9/17)

 

延伸閱讀:
讀中國亡黨滅國的宿命-我見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9-06-05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