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六月 2019 >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首頁
中國人的本性-瞭解中國人、瞭解中國黨(3)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   
2019-06-08

 

*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只要能賣錢、人權不值錢,人類就是貨物。阿九對中國一廂情願的倒貼,台灣人要剉咧等。

早在1990年代,中國就是著名的肝臟與腎臟「移植大國」,廣州、天津、武漢與鄭州等地都設有肝臟移植中心。根據中國政府的統計,每年實施肝臟移植約1,800件,腎臟移植約5,600件。

移植費用方面,肝臟需花費50至75萬人民幣,腎臟約9到20萬元。其實真正所需花費只有上述費用的一至三成,其餘七到九成都是利潤。對中國而言,肝臟移植確實可稱得上是一大產業。

中國政府以營利為目的而販售死刑犯內臟,曾沸沸揚揚地成為美國國會人權委員會討論的主題,天津武裝警察總隊醫院燒傷科醫師王國齊,當時出席作證如下。


1988至2000年期間,這所醫院曾進行超過一百次摘取死刑犯內臟與皮膚的手術。死刑犯屍體從公安當局購得,價格大約每具300元人民幣,視遺體狀況而定,行情價約為200到500人民幣。可販賣的死刑犯器官包括皮膚、角膜與內臟等等,通常死刑執行前醫師就開會決定購買項目。行刑之後15秒內就將遺體用救護車送入醫院,二分鐘之內就摘出腎臟。同一時間,等待接受移植者開始進行手術,腎臟在警車前導下火速送抵醫院。剩下的遺體則送往火葬場,先剝下皮膚再進行火化。

有的遺體在摘除腎臟後甚至還有心跳。曾經有一位執行死刑的士兵詢問醫師「要不要再補一槍」,得到的回答竟是:「沒有必要,摘出內臟後活不久的。」由此可見,從死刑犯身上摘除器官,是公安、醫院與高等法院狼狽為奸的傑作。換言之,法院會配合醫院的需求以及移植手術的時間,「適時」的進行死刑判決與執行。

對於這種行為,中國醫師與黨幹部多半認為這種屬於「廢物利用」,不必顧忌也毫無羞恥。反正屍體最後都得火葬變成灰燼,能利用器官多救一個人,反而是「物盡其用」。可見,中國人的確是利益優先,完全不顧倫理道德。


傳言指出,台灣觀光客前往中國大陸旅行,常有人離奇失蹤,據說就是被中國人綁去強迫摘取眼球與臟器。針對這點,台灣當局還曾對中國提出警告。在此同時,台灣醫學界也發表研究報告,指出中國器官移植者的死亡率特別高。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搶錢一族的13億人-世界最大的內臟販賣市場",《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75-78。

明代中醫李時珍留下的偉大著作《本草綱目》,「人部」中就有記載「紫河車」(胎盤)的功效。不過,以賺錢為目的的胎盤買賣風氣,可能是1990年代後半才逐漸出現。

根據路透社發自北京的外電報導,四川省某觀光旅館推出了所謂的「清蒸人類胎盤」這道料理,菜名叫「上等人肉」,每盤索價50元人民幣。飯店總廚師被輿論批判說是違反了人道,但由於這道菜頗受顧客歡迎,還是沒有將他剔除在菜單之外。

中國人以胎盤做菜的一般方法是將洗乾淨之後煮湯,據說能治好氣喘等疾病。中國之所以有這麼多胎盤流入「人肉市場」,主要是一胎化政策導致了眾多女性進行墮胎手術。從這點來看,中國墮胎嬰兒的貨源不虞匱乏。

這篇報導乃是記者親自前往廣東體驗、目擊之後所撰寫的。詳細情況是,妊娠約六個月的嬰兒被燉煮成湯供顧客飲用。記者甚至拍到已經成形的嬰兒被放入湯鍋端上桌的照片,畫面清清楚楚的呈現在讀者面前。

這種料理被稱為「嬰兒湯」,價格約3500元人民幣。雖然中國當局近20年來一直取締這種歪風,但廣東地區仍有人持續將嬰兒當作食物。同時這篇報導附有詳細說明,像是餐廳必須支付仲介、產婆與嬰兒雙親多少金額等等。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搶錢一族的13億人-胎盤和嬰兒被當作營養食品",《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78-79。

  
大家都知道,「台胞」入院一定會被敲竹槓,醫療費用鐵定被嚴重灌水。有些台商因為感冒前往醫院就診,竟被要求進行全身健康檢查,索費高達2,000到3,000人民幣。中國醫院不僅假藥氾濫,有時患者還得站著打點滴,有些案例更誇張,點滴瓶中明明原本就是空的,院方卻宣稱已經為病人做了醫療。

因此,即使台商在中國生病,也都會想辦法抱病趕回台灣接受治療。在中國,人命完全不值錢,加上醫療制度與技術落後,醫院真的是如假包換的恐怖地帶。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搶錢一族的13億人-任人宰割的外國病患",《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80。

台灣能容納多少中國的失業人口,台灣能夠改變中國的制度?台灣的農民能擋得了中國農產品?中國農民的處境又是如何?

中國的失業人口正在急速增加。過去中國官方經濟統計的做法是,失業人口數不包含農村的過剩人口(《中央日報》,2002年2月28日)。一直到了加入WTO之後,中國農業部發展計劃司司長薛亮才承認,中國有2,000萬農民處於失業狀態。

2002年2月初,勞動部與社會保障部發表了一份報告,指出農村失業人口高達1億6,000萬人,而無法生活的農民紛紛湧入都市,淪落成流民。據說在年假之後流入廣東的勞工,光來自他省的就多達500萬人。此外,住在廣州車站一代的流浪漢,人數也不斷增加,平時都保持在數十萬之多。

此外,中國官方的數據顯示,中國都市地區的失業人口為3.6%。但根據亞洲開發銀行調查,實際數字是將近8%。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的報告預測,目前中國都市地區失業人口為10%,加入WTO之後將增加到15%(《信報》,2002年3月27日)。

事實上,不只是失業率高,就連號稱「貴重人才」的大學畢業生,也有很多找不到工作。教育部調查之後宣稱,2003年的大學畢業生有230萬人,能找到工作的只有170萬人左右(《爭鳴》,2003年2月號)。特別是在這幾年,大學畢業生的就業率只剩下80%,專科畢業生更不到40%,畢業即失業的問題越來越嚴重。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中國棄民淪為準罪犯-失業的農民佔大多數人口",《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89-90。

農村與都市的經濟落差愈來愈大,這並不是因為都市居民的收入急速增加,而是農民的收入銳減。不可否認的,改革開放到1994年為止的15年期間,農民的收入曾經倍增過。但是接下來幾年農村經濟迅速惡化,農民收入減少,物價卻不斷飆漲。比如,1997年時農村經濟負成長4.6%,2000年負成長2.1%,許多農民都因此失業或者處於失業邊緣。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中國棄民淪為準罪犯-農村稅負竟然比都市還重",《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94。

據估計目前中國農村有6億的剩餘人口,其中約有2億農民沒有耕地,又有2億處於失業邊緣。早期曾被當作改革開放成功樣板的「鄉鎮企業」,頂多只能吸收1億左右的農民,後來就不見其成長。

從農村移出去的人口又被稱為「三無人口」,意思就是沒有戶籍、沒有臨時居住證明、沒有職業。這些「盲流」主要都湧向深圳等沿海城市。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中國棄民淪為準罪犯-農村的處境無異於賤民",《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96。

不管是帝王時代還是共產主義時代,中國農民所面臨的處竟幾乎都是無解的。中國的農民問題既非政治或經濟問題,也不屬於社會文化的範疇,反而是生物學方面的生態學問題。

數千年來,中國這個國家都是靠不斷壓榨農民,才得以創造出中華文化。即便到今天,為數眾多的農民依然處於自生自滅的狀態,而且在這種狀態下撐起中國的經濟成長。黨幹部之所以能夠年收入數十萬或數百萬元,無非是搾取農民的結果。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中國棄民淪為準罪犯-壓榨農民才有今日的中國",《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99。

雖然可說是「漢字族」,但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前,中國人識字率只有10%至20%。於是毛澤東巧妙的利用這個事實,打出了社會主義革命最響亮口號之一的「解放80%的文盲」。

不過,中國之所以被認為是愚民社會,原因絕對不只是文盲多,而是自古以來就刻意實施愚民政策的後果。就連孔子也有「寧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可以使喚人民,卻不可讓他們知道理由)的主張。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中國棄民淪為準罪犯-愚民政策下的悲慘農民",《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101。

2008現在中國人口有16億,唯物權錢的傳承思想,造成今日中國的變態,中國黨阿九親中,為了是什麼?想做中國夢?

中國文明原本就是非常能夠自我滿足的孤立文明。這是因為古代的中國人普遍懷有「中國乃世界中心,中土以外的國家全都是蠻夷」的優越感,因此不願接受外來的影響。唯一接受外來文明影響的部份,頂多就是佛教。除此之外,元朝之後還多少受到伊斯蘭教的影響。

總之,長期以來中國習於鎖國狀態,因此,鴉片戰爭之後一連串的改革與革命,可說是一種自我文化的否定。洋務運動、戊戌維新、辛亥革命、五四運動、社會主義革命、文化大革命這些運動,幾乎完全否定了傳統文化與傳統價值觀。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中國人為何如此醜陋-中國的排他主義心態",《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106。

從1930年代開始,中國盛行馬克斯主義史觀,後來逐漸成為支配中國的意識形態,後來爆發的鬥爭與革命,都以解放奴隸作為口號。在這種歷史觀影響下,中國歷史上各種叛亂都被解釋成為了解放奴隸。這是共產中國的主流歷史詮釋。

所以即便到了現在,中國仍把佔領西藏說成是要「解放農奴」。在中國人眼中,連日本人也都是天皇的奴隸。(根據山本七平先生的研究,人類歷史上唯一不曾出現奴隸制度的民族,只有日本人與猶太人)。

相對的,社會主義體制的中國雖然宣稱「人人平等」,自己卻產生了新的奴隸制度。

據說中國共產黨黨員至今已經多達6,600萬人,並且以每年200萬人的速度持續增加。根據中國《組織人事報》統計,每年加入共產黨的人超過200萬。以2001年為例,申請入黨的1,444萬7,000人,得到入黨許可的「積極份子」有742萬2,000人。也就是約51.4%的申請入黨者如願以償。所以在黨幹部掌控的農村,平均每20個農民就得養活1個共產黨幹部。即便進入了改革開放時代,貧窮農民還是得受這些土皇帝宰制,想獲得自由的人唯一方法是成為「盲流」。這也清楚的說明了社會主義「奴隸制度」依然頑強地存在於中國。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中國人為何如此醜陋-社會主義奴隸制度陰魂不散",《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107-109。

中國是個人口達十幾億的超大國家,國土雖然廣大,但資源卻不是無限。在此情況下,真正能先富起來的,必然只是全人口之中的極少數。最早「先富起來」的,就是掌握權力、獨佔資訊的共產黨幹部與政府高官。而且地位越高或權力越大的人,就越能快速達到「先富」目標。

第二波富起來的,則是接受過高等教育,或者有生意頭腦的民眾,不過這些人所佔的比例仍非常有限。除此之外,絕大多數近似愚民的中國民眾,則被迫成為「盲流」進入都市,靠殘羹剩菜來過活。對於這些盲流而言,有剩菜可吃就算很幸福了。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中國人為何如此醜陋-一切向錢看的狂熱演出",《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111。

改革開放的中國,市場經濟所運行的其實不是「自由競爭」原理,而是「權錢交易」的歪理。因此,20幾年來仍無法打造出現代企業的商人,即便是身為自由度較高的個體戶,只要沒有和官員勾結掌握特權,統統都無法生存。

雖然在名目上,中國國家財產屬於全民共有,但資源分配、資產分配、決定銀行融資、物資供給、人事決定、經營許可等等一切權限,都掌握在黨幹部或政府官員手中。因此,掌握這些權力的人往往就能一夜致富。

當然,這種「中國夢」之所以能夠實現,主要也是拜龐大人口所賜。統治人民的是黨,中國仍是一黨獨裁的國家,所以掌握共產黨核心權力的人就可掌握整個國家,並且站在全中國人民頭上,享受人民的辛苦工作成果。以下兩句順口溜淋漓盡致地說出了這種現象:

黨中央編戲,國務院演戲,人大評戲,政協看戲。

黨委揮手,政府動手,人大舉手,政協拍手。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中國人為何如此醜陋-依賴權力來致富的「中國夢」",《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112-113。

號稱首席中國通的費正清,是少數能冷靜且深入分析中國的西方學者。在1991年過世之前,他完成了《新中國史》(China:a New History),精確掌握並呈現了中國的實況。費正清指出,中國人過度重視處世之道,使得思考模式侷限於權謀詐術,把各種主張都理想化,虛假而缺乏具體內容與做法。簡單來說,就是中國人言行不一。每個人都極力掩飾事實,不讓別人知道自己的真正想法,卻努力想探聽別人內心在想什麼,人人爾虞我詐。

中國媒體完全由共產黨掌控,能否稱得上是「大眾媒體」還有疑問。畢竟一切消息都是官方的報導,都在拼命「美化社會」、「發揚國威」,政府認為如此便可樹立人民的典範。這種行徑就是所謂的「報喜不報憂」。關於國家、政府與黨的負面消息,全部被過濾掉,記者唯一能做的是歌功頌德。在家醜不可外揚的原則下,政府機構與黨組織的問題必須掩蓋掉,不可讓外界瞭解。後來就演變成不只不說實話、不報導事實,為了遂行政治與政策公然撒謊更是成為常態。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中國人為何如此醜陋-道貌岸然的虛偽本性",《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119-120。

黑心假貨無所不包,由生活的一切到學歷與鈔票,與中國合作經商的台灣人,會有何好下場?受害的台商又有多少?

到了金錢至上的改革開放時代,「無奸不成商」的風氣更是發揮到極致,到處可見公然欺騙的行為。例如,牛肉業者為了牟利,出售前在牛隻胃部灌入了大量的污水,以便增加重量。據說這種方式是中國牛肉商人的基本常識。此外,2001年3月中國中央電視台實地報導指出,薊縣每年銷往北京的牛肉接近8,000噸,8,000噸牛肉中至少有1,000噸是污水(《北京晨報》,2001年3月17日)。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中國人為何如此醜陋-無奸不成商的中國傳統",《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122。

事實上,18世紀末以來中國人最大的夢想,其實就是逃離這個國家。原因在於中國環境的加速破壞,加上天災與戰亂頻仍,社會環境持續惡化,人口卻不斷快速增加。

在種種天災人禍下,人民難免都會想逃出這個高壓燜鍋。最初是18世紀末,中原居民逃向雲貴高原、滿州與內蒙古等邊疆地區,後來的逃亡地點隨著時代而改變。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人民改逃亡至新疆和維吾爾地區;文革之後,逃往西藏高原等地。由於中國邊境的漢族人滿為患。於是想出走的人,就把目光放到更遠的東南亞地區。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中國人為何如此醜陋-逃亡到國外是許多中國人的夢",《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123。

一般中國民眾不容易合法出國,因此造成偷渡的盛行。懷抱前往外國美夢卻無法順利出境的年輕人,只好求助於「蛇頭」領導的專業偷渡集團。

蛇頭極力向中國年輕人鼓吹前往國外有多大好處,不過索價不斐,參加偷渡的人都得繳交相當於2到3萬元的費用。走私船通常不大,卻密密麻麻塞了100至200人,每次順利出船就可獲得幾億美金的收入。

中國最著名的偷渡基地是福建省福興縣。據1990年代資料顯示,福清幫幫主郭良琪旗下的偷渡集團,一年營業額高達30億美元,其中10億美元是幫主的利潤。

偷渡費依偷渡地點而有不同。偷渡前往日本,約需繳交13到15萬人民幣。偷渡前往北美,價碼與此相當。前往台灣,費用大約只有這個數字的三分之一。前往香港的價碼高低差距很大,從5,000到5萬人民幣都有。

1949年冬,蔣介石帶領的60萬軍人加上其他難民,總計約有200萬中國人偷渡到臺灣。後來蔣介石入主總統府後,主人得道,200萬偷渡客跟著全部連帶雞犬升天。

從此之後,一直到蔣介石父子掌握台灣黨軍政大權的1980年代末期為止,從中國偷渡來台灣的「反共義士」,都被視為英雄,可以領取政府頒給的3000至5000兩黃金,一夕之間成為巨富。不過,1990年代之後,臺灣當局已改變做法,將偷渡入境的大陸客視為罪犯而加以逮捕,並且強制送回。同樣是偷渡客,不同時代的命運可真是天差地別。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中國人為何如此醜陋-中國的偷渡變跨國企業",《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124-126。

中國政權到現在,還能存在原因為何?阿九要的是什麼?要台灣投入虎口,為什麼?

中國政府之所以如此自信,主要是擁有強大的軍事力量。就算是清朝的八旗軍,雖然在不同時期軍事力量多少有些變化,但基本上從18世紀開始,八旗軍總數都只有幾十萬人而已。相對的,今天中國人民解放軍兵力高達300萬人,甚至擁有核子導彈。若加上武裝警察與公安人員,人數高達500萬,超過清帝國好幾倍。正因為有這些死忠的武裝部隊充作爪牙,共產黨才能牢牢握緊政權。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中國人的金權遊戲-資產階級拼命想加入共產黨",《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130。
 

(未完待續,撰於2008/9/17)

 

延伸閱讀:
中國人的本性-瞭解中國人、瞭解中國黨(2)
中國人的本性-瞭解中國人、瞭解中國黨(1)
讀中國亡黨滅國的宿命-我見
中國荼「毒」/英躺椅、日豆沙、韓魚飼料 害了了
中共活摘盜賣器官 證據再現
世界器官移植協會成員:醫生都知道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Milk scandal spreads to Hong Kong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9-06-07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