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六月 2019 >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首頁
中國人的本性-瞭解中國人、瞭解中國黨(4)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   
2019-06-09

在奧運期間因聲援圖博而被中共拘捕的圖博學生組織8名成員,返回紐約後出席中國人權記者會。(photo source: 大紀元)

*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在中國有太子黨權貴,在台灣有中國黨權貴與「太子新貴」皆有異曲同工之妙。

太子黨還有一項無人能及的生意,那就是走私並買賣武器,藉此來獲取巨大利益。中國出口海外的武器種類繁多,舉凡火炮、戰車、裝甲車、戰鬥機、運輸機、飛彈快艇、驅逐艦、潛水艇以及其他戰艦、各式飛彈的走私出口乃至於核心技術移轉等等,幾乎所有軍火都是交易內容。中國軍火的採購對象,除了早期各國反政府的革命勢力,近來更擴及巴基斯坦、埃及、坦桑尼亞等第三世界的國家,甚至歐美黑道份子也在銷售對象名單之中。至於中國生產的武器,據說「性能相同,價格卻更便宜」,中國政府過去常用幾近免費的「友好價格」賣給友邦,或者用來資助一些國家的叛亂團體。

改革開放之後,中國輸出武器數量與金額暴增。1979年,武器外銷總金額為3億3,900萬美元,1987年遽增到25億5,500萬美元,成為僅次於美、蘇、法的世界第四大武器輸出國。


不過,1987年之後武器外銷金額逐漸減少,到了1990年只剩9億2,600萬美元。原因是大規模國與國戰爭減少,而且中國武器的製造技術實在過於落後。

日本軍事專家江田謙介先生指出:「泰國軍隊在使用了中國武器後,評價很差。野戰炮炮身的壽命非常短,戰車與軍艦更是離世界水準十分遙遠。戰鬥機尚未搭載現代化電子裝備。基於這些理由,泰國空軍已經停止採購中國生產的戰鬥機」。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太子黨操縱中國經濟-武器走私的藏鏡人也是太子黨",《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153。

太子黨特別喜好操作外匯、股票與土地買賣等投機事業。投資所需的資金則挪用自國家財產,即使失敗了也不必自己掏一毛錢,反而是由13億人民買單,替他們擦屁股。

但國際金融市場沒有這麼好混,其實不太熟悉投機金融操作的太子黨虧損連連,引發了不少國際貿易糾紛。


除了在香港,前往海外投資的中國企業經營狀況非常不透明,雖然中國政府與國務院監察部會同駐外機構進行聯合調查,仍無法掌握其狀況。1990年代以後,中國政府特地派遣7萬400名各級幹部前往香港與澳門,調查中資企業在當地的活動內容,卻一無所獲。原因是,各級幹部與太子黨勾結,不只沒有負起監督的責任,反而成為太子黨企業的幫兇。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太子黨操縱中國經濟-國際投機行為丟臉丟到國外",《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154-155。

以政府機構的看板更換工程為例,為了中飽私囊,太子黨用各種名目成立空殼公司,取得廉價的計畫物資之後轉賣。而且,離開公職的幹部以及幹部子弟、親戚等「親族關係」,也是「官倒」存在的重要基礎。利用這些關係來進行非法投資,也可以賺大錢。同時,黨政公職人員經常利用職權,向企業索取回扣或者「方便費」、「謝金」、「禮金」等等。

因為貪腐太過普遍,「官倒」成為社會公認見怪不怪的現象。幾乎除了武器與毒品,汽車、外幣、土地、各種許認可權等等,都是這些「倒爺」、「大倒爺」上下其手、大撈特撈的領域。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太子黨操縱中國經濟-高幹子弟大撈特撈的醜行",《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156。

鄧小平長男鄧樸方所設立的康華集團,可說是最具代表性的「官倒」企業。鄧樸方為了獲取利益,還刻意利用自己身心障礙者的身分。首先,他先成立了中國身障者基金會,再用這筆資金設立康華公司。表面上是為了推動身障的福利事業而取得資金,真正目的卻是為了得到國務院的進口免稅優惠。

可能也是因為身心障礙者的名目發揮了效用,鄧樸方轄下事業急速發展,善於利用特權的他,據說單單一年就獲利100億元,轉眼之間擁有的關係企業多達3,000家。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太子黨操縱中國經濟-利用身心障礙者身分自肥的鄧樸方",《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158。

1967年底,鄧小平與劉少奇被批判為最大的走資派,鄧樸方也無法逃脫這場災難。接下來,他被造反派批判鬥爭,幽禁在遭受核能污染的物理研究室。在這段期間,鄧樸方滾落樓梯傷及脊椎。關於跌落的原因,有人說是造反派把他從教室四樓推下去,有人說是自殺未遂。總之,脊椎嚴重受損的他被抬到醫院治療。

畢竟此時是文革最高潮,即便他被送往高幹專用的醫院,還是因為名醫都被下放到農村。在沒有適當治療的情況下,鄧樸方下半身癱瘓,必須終身乘坐輪椅。所以日後鄧樸方以此設立了身障者基金會。他所成立的基金會與康華公司,也有眾多黨幹部加入,因此能取得比其他國營企業更多的特權。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太子黨操縱中國經濟-嚴重腐敗引發學生遊行",《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160。

和長男鄧樸方相比,次男鄧質方是鄧氏兄弟之中最沒政治野心的一個。他早期非常少在公開場合露面,在天安門事件之後卻成為新四大家族和太子黨的代表性人物。

自1987年鄧質方從美國歸國之後,就決定下海投資不動產與股票,於是他在上海創設了四方房地產實業公司。這家企業名義上隸屬於上海建設局,其實是鄧質方的個人企業。在上海收購土地之後,他前往香港從事房地產事業,大量興建住宅出售。鄧質方靠著私下運作,原本屬於非建築用地的地方,竟然能建起64棟豪華公寓。香港富豪競相購買,轉眼之間就全部賣光。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太子黨操縱中國經濟-太子黨代表性人物鄧質方",《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162。

總之,鄧小平家族在短短幾年內斂財達5億美元,甚至有人認為有25億美元,成為社會主義史上的最富有家族。除了鄧小平家族之外,勢力強大的太子黨相關企業也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像中國新技術創業投資公司總裁張曉彬,是前衛生部部長崔月犁之子,陳雲三女陳偉力則為該公司董事長。後來因招商詐欺案而被美國FBI盯上的「標準金融」,則是其子公司。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太子黨操縱中國經濟-沒人敢惹的鄧氏家族",《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165。

目前中國的最大富豪,其實不是每年登上《富士比》雜誌的「中國十大富豪」,或者新興暴發戶,而是江澤民之子江綿恒。

江綿恒被稱為「中國通訊大王」,正好符合他的名字,他掌握了全中國的網際網路。在父親江澤民的庇蔭下,江綿恒只用三年就成為中國通訊界的龍頭老大,勢力之大和中國通訊界最大業者「中國通訊」不相上下。2002年5月,他更成功的獨家取得北方10個省份的通訊市場。

江綿恒也兼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君臨中國的科學界。中國三大科技院區之ㄧ的上海光電產業基地也是他的傑作,獲得江澤民支持與保證。

與江綿恒一樣縱橫中國財經界的還有李鵬家族。李鵬權大勢大,長期和江澤民分庭抗禮。他從事工商業的資金來源,據說主要來自操縱權力中飽私囊的官僚集團。

1993年,朱鎔基以整頓金融為由,撤換掉中國人民銀行行長,自己披掛上陣。然後,任命心腹大將王岐山出任國家建設銀行行長。接著,1995年6月25日,朱鎔基成立了中國人民銀行關係企業中金公司,任命兒子朱雲來擔任該公司的香港總經理。之後,朱雲來調回「中金」的北京總公司,據說到目前為止還是該公司的地下董事長。

由此可見,江澤民、李鵬與朱鎔基等家族的「新太子黨」,確確實實利用權勢進行經濟活動,取代鄧小平、陳雲、王震等三大太子黨,成為中國掌權者獨佔利益自肥的代表族群。如今,中國電力界由李鵬長男李小鵬掌控;資訊藉由江澤民長男江綿恒主導;金融界則是朱鎔基之子朱雲來的天下。

有道是「風水輪流轉」,胡錦濤、溫家寶與曾慶江新體制權力正逐漸穩固、李江朱的「新太子黨」不久後恐怕也將遭受垮台的命運。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太子黨操縱中國經濟-新太子黨大權在握",《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171-173。

儒家有文化在中國嗎?連純樸的農民,皆被文化大革命所污染,中國人生存的價值何在?台灣人的生存的價值何在?阿九瘋了嗎?

不過,中國人堪稱是世上最見錢眼開且勢利的民族,同時也是寧可信鬼不信神的庸俗人類。為了化解表面上尊儒教、「重義輕利」,內心卻懷有貪慾的矛盾,於是創造出了道教。道教在漢末出現,一直到魏晉南北朝才逐漸成熟。中國人喜歡祈求長壽、健康、升官發財、招財進寶等等,這些都不是儒教的思想與主張,而是源自道教的唯利是圖與反禁慾精神(道教信徒總是習慣性地求東求西,例如「求升官」、「求發財」等)。

所以,即便隸屬於儒教文化圈,中國也並沒有甚麼真正的「儒商」存在。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中國大富豪劣傳-根本就沒有「儒商」這種東西",《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178。

只有小學三年級學歷的貧農,爲甚麼能累積財富到被稱為「廈門王」,一手操控中國的黨政與財經界?

起初,賴昌星在廈門成立了遠華集團,向全世界推銷「遠華」這個品牌。其相關產品不止酒和菸,還有遠華商城、遠華娛樂城、遠華電視城、遠華足球隊以及摩天大廈「遠華大樓」。可以說,到處都可看到「遠華」的招牌及廣告。
   
正如賴昌星一再宣稱的「不貪財與色的人,絕對不存在」,他本人也拼命貪求財色,而遠華集團既然有高達70%資金都用在賄賂黨政官員,進行「權錢交易」。據說公安部副部長李紀周收受了賴昌星1,000萬元賄賂,前公安局局長陶駟駒也涉嫌收受他的賄賂而遭受調查。

賴昌星進行「權錢交易」時主要有三項要訣,那就是給錢、給女人和偷拍錄影帶。為此他還特地興建了7層樓的「紅樓招待所」,找來美女陪酒,引誘政府高官入座,然後偷拍錄影帶,逼迫官員和他成為同夥。即便貪污已經成為全民常識,一旦賴昌星偷拍的錄影帶曝光,這些高官還是會因此遭受政敵攻擊,甚至身敗名裂。

正因為握有政府高官的把柄,賴昌星的事業越做越大。藉由偷拍來脅迫政界重要人物,一向是蘇聯共產黨最擅長的把戲。另外,日本政界也有不少重要人物,掉入中國政府這類陷阱而被抓住把柄。


賴昌星事件當然是中國政府的重大醜聞,許多高官都牽涉其中。不過由於賴昌星逃亡至加拿大,無法揭發真相,直到現在還是一團謎。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中國大富豪劣傳-偷拍官員的中國走私大王",《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186-187。

得不到需求就可以輕易把對方幹掉,三通之後台灣會安然?阿九有國安人員保護;阿扁,阿輝伯皆為總統,卻輕易為中國人所傷,阿九欺台灣人善良,難道不怕真正的純種中國人嗎?台灣人是不是要建設一個真正的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國家,還是-融合於如是的中國?

社會競爭越來越激烈,僱用殺手暗殺政敵、商業對手與情敵案件也跟著激增,大約是1990年初期的30倍。根據統計,單單2002年1月到10月,全國就發生這類暗殺事件1,700件(《爭鳴》,2002年12月)。

近年來北京出現了新的跳樓價,僱用殺手殺人竟只需支付2,000人民幣。負責下手的幾乎都是下崗職工與外地人。此外,黑道除了恐嚇對方,也常常闖入民宅,將糞便潑到被害人餐桌上。這類犯罪若是委託遊盪在北京、上海與廣州等地的「盲流」。費用還能更低。據說有的只需支付相當於一宿一飯的報酬。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敗德與獸性的中國社會-舉辦奧運引發嚴重的社會問題",《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191-192。

但即便中國政府也不得不承認,75%的中國民眾沒有購屋能力。日本人雖然總覺得房子太窄,像「鴿子籠」,但平均每個人還擁有20平方公尺住宅,是上海與北京民眾平均值的3倍。經濟狀況較好的沿海都市,雖然民眾的購屋能力有所提升,但大部分還是住在公司提供的住宅或宿舍,非常擁擠。內陸地區的民眾,則多半仍住茅屋、土屋乃至於洞窟。

除了住宅條件不佳之外,生活文化水平低劣更是問題所在。中國人目前有每天入浴、刷牙習慣的只是少數人,中國人要進化到現代文明生活,恐怕還得一段時間。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敗德與獸性的中國社會-到處都是養蚊子的空屋",《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197。

中國實施市場經濟之後開始有股票買賣,對於中國人而言,這正是最好的賭博方式。不久之後,中國出現了數萬股民上街遊行甚至發生暴動,完全反映出中國人把投資股票當作賭博的心態。

儘管有人成功賺錢,但絕大多數股民都是虧損。深圳華鼎市場調查公司針對全國主要城市證劵公司進行調查,結果顯示2002年全部投資客賺錢的只有6.37%,13%損益兩平,八成以上全都賠錢。

更有許多官員因挪用公款投資股市,因而被迫下台。可見中國股票市場的風險特別大。但也正因為可怕,所以更有吸引力。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敗德與獸性的中國社會-變成賭場的中國股市",《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204。

中國人最作賤中國女人,一胎化殺死的女嬰就有二千多萬人,而現在解放妹在台灣,已經人才汲汲,台灣還要多少如是妹妹來解放台灣?阿九您要負責任!

中國政府一再宣稱,中國沒有人罹患性病,但實際上不只是都市,連地方鄉鎮的電線桿與民宅牆壁,到處都看得到貼有「治療性病」的廣告。從這類廣告張貼的密度來推算,中國已經是個如假包換的性病氾濫大國。2001年時某醫學單位表示,中國性病患者可能超過1,000萬人(《台灣時報》,2002年3月16日)。

中國的愛滋病患多到難以想像,據估2010年將突破1,000萬人。中國科學院的研究報告也指出,全中國目前就已經有1,000萬人感染愛滋病;單單廣東、廣西與雲南三省、就有超過850萬個愛滋病患,而且以每年30%比例急速增加。

中國色情產業一般被稱為「三陪」,也就是「陪吃」、「陪玩」、「陪唱」。漸漸的三陪已經不夠吸引人,於是出現了「十陪」。也就是「三陪」加上「陪舞」、「陪聊天」、「陪應酬」等等,總共有十種玩法。當然,賣春是少不了的重頭戲。

   
中國經濟學者楊帆推估,中國的「三陪小姐」,總計約500萬人,色情產業營業額高達500億人民幣。換言之,色情產業每年創造了150萬個工作機會,貢獻了GDP的1%。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敗德與獸性的中國社會-色情和性病氾濫的大國",《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207-208。

賣春的中國年輕女子,近來不斷輸出海外。根據公安部統計,前往西歐、加拿大、澳洲、日本各國賣春的中國年輕女子,多達5萬3,000人。單單前往日本的就有2萬7,000人(《動向》,2003年2月號)。

1930年代上海黑社會老大杜月笙開設的三鑫公司,包辦了鴉片、賣春、賭博等相關的生意,簡直就是一個「地下綜合企業集團」,年營業額等於當時國家總預算的六分之一。各地的暴發戶、貴公子與軍閥,爭先恐後捧著白花花的銀兩來此消費,三鑫公司因此成為上海經濟繁榮的火車頭,杜月笙更是象徵上海繁榮的代表性人物。

早期中國社會排斥色情產業,從事這個行業的人還得遮遮掩掩。但現在中國的情況完全不同,色情行業大剌剌地公開營業。以廈門為例,據說上班小姐多達2萬5000人,每年創造2億美元外匯,是廈門市最大且最固定的收入。正因為如此,廈門市當局對色情行業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打黃」、「掃黃」運動的最大受害者,其實是銀行。據說每次政府實施「打黃」時,廣東省深圳、珠海、廣州、東莞、汕頭等城市的金融機構,都會被擠兌100億元存款。原因是,爲了暫避風頭,上班小姐只好回鄉下。而她們「上班期間」一個月的平均消費額,據說相當於一般民眾的三年所得。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敗德與獸性的中國社會-足以左右景氣的色情產業",《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209-210。

不只是台灣,歐美與亞洲各國企業,也有許多都前往中國投資。其中,中國人最討厭的是韓國人、越南人、西藏人與黑人。中國常出現黑人留學生的抗議遊行,原因就在此。儘管如此,上海女性仍有一段時期流行嫁給黑人,原因是嫁給外國人就有機會出國,這是中國人最渴望的事。

更多的中國女性被台商、港商與澳商包養,稱為「二奶」。中國沒有類似真正一夫一妻制,自古以來有錢人與掌權者就以妻妾眾多來表現其權力和財富。歷史上更有許多皇帝「後宮美女三千人」,甚至是高達萬人以上。

前往中國投資的台港澳商人,非常流行「包二奶」,有的甚至還「包三奶」,引發了眾多糾紛與社會犯罪案件,常成為媒體的焦點。

也有一些年輕中國女子進入台商經營的企業上班,拼命接近台商並和台商交往。只要能爲台商生下孩子,就可爭取財產。這種沒有感情基礎只看重金錢的女人,確實不少都一夜成為暴發戶。

為了脫離中國,中國女性熱中與外國男性結婚。其中有些人一心想得到對方遺產,因此在中國的外國人之間流傳著一句話:「和中國女性結婚,容易早死」。

嫁給70歲以上台灣老兵的中國女性達8,000人,而且年紀幾乎都是在40歲上下。這擺明就是貪圖遺產而來,所以立法委員們憂慮,台灣資產會不會被這些中國女性搬回中國,這確實已經成為台灣嚴重社會問題。這種不斷再婚的中國新娘,又被稱為「黑寡婦」,他們實在很像交尾之後把雄蜘蛛吃掉的的毒蜘蛛「黑寡婦」(《自由時報》,2003年3月7日)。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敗德與獸性的中國社會-現代中國的灰姑娘:二奶",《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211-213。

因為受到一胎化政策影響,「出口」的嬰兒以女孩居多。原因很幾簡單,男孩在中國是寶貝,女孩則不被重視,丟掉無妨。

根據1995年的官方統計,深圳市龍崗區離鄉背井工作的少女,有超過1000人失蹤。據了解,這些失蹤少女往往不小心坐上人口販賣集團假裝要送他們到工廠上班的巴士,結果就一去不回。被綁架的少女多半會先被強姦,然後再以每人1,500到2,000元價碼,賣到偏僻的農村、漁村或妓院。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敗德與獸性的中國社會-相當盛行的人口買賣",《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215。

福建省也是人口買賣的重要據點。歹徒綁架中國女性之後,就送到台灣賣春,同時也經營黑槍與文物走私出口。現在的台灣妓女大多是中國偷渡客,人數估計約有10萬人。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敗德與獸性的中國社會-專業化的人口販賣",《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216。

在中國觀光地區常可見到沒有手腳的身心障礙者。不知情的觀光客往往會覺得奇怪,中國爲甚麼有這麼多身心障礙者。不過,這倒是事實,早期鄧小平長男鄧樸方擔任中國身障者協會會長時,全國據說就有多達6000萬名會員。不過這些沒手沒腳的乞丐,多半是年幼時被綁架,賣掉後硬是砍掉手腳造成的殘障。換言之,「丐幫」刻意製造身心障礙者,把他們放到觀光地區乞討,藉此牟財。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敗德與獸性的中國社會-數量龐大的中國丐幫",《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217。

某台商在福建市被砍斷手腕,原因是歹徒覬覦台商手上的勞力士手錶,因此和台商搭乘的計程車司機勾結,把這名台商載到郊外下手。那名台商忍痛高呼「強盜!」、「救命!」,附近居民見他全身是血,於是都閉門不出,沒有人伸手援救。台商只好高喊:「誰幫我忙,我就給他1萬元,趕快送我到醫院」。

這句話立刻發揮效果,一對夫婦站出來說:「我們只有機車,可以嗎?」台商回答可以,那對夫婦卻謹慎地問道:「我們想再確認一下,用機車載你去,就可以領到1萬元嗎?」

就這樣,那對夫婦把台商送到醫院。但事情不是這樣就結束。醫院不理會突然闖進來的急診病患,即使台商不斷的懇求,對方仍無動於衷,反而是那對夫婦不斷在旁催促:「你不是說一萬元嗎,還不趕快給?」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敗德與獸性的中國社會-生命可以用金錢衡量",《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219。

政策殺人是明殺,密室勾結則是暗殺,黑心食品的時代,會因阿九的一統夢,而早日來臨,台灣人遲早會被強姦,中國人的文化道德,值得阿九如此親和嗎?

2002年9月,南京爆發了「大毒殺事件」,數百人吃進了摻入劇毒老鼠藥「毒鼠強」的食品,紛紛中毒死亡。事件爆發後,中國政府趕緊封鎖媒體,但後來消息走漏,變成世界新聞。兇手不久就被逮捕並判處死刑。至於犯罪原因,竟然只是因為嫉妒敵對商家的生意太好,就在對方販賣的食品中下毒。

事實上,類似案件在中國屢見不鮮。

以中國近年來老鼠藥毒害民眾為例,據估計中毒人數約有10萬人,其中5至7萬死亡。比如,廣西省單單1998年就出現急性毒鼠劑中毒事件238起。中毒者456人,死亡人數54人(《中央日報》,2002年9月22日)。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敗德與獸性的中國社會-毒害他人成社會常態",《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220。

人生的劇場化,如果看戲看到這種程度,台灣人去自殺還比較幸福。

2001年9月19日,從貴州古蘭開往廣東東莞的夜行列車,3名女性被歹徒輪暴多達五次,過程中沒有人援救。在中國,若是看到婦女受暴,民眾不只不會挺身相救,反而喜歡從旁觀賞引以為樂。

中國社會確實愈來愈「劇場化」,民眾圍觀的往往不是什麼運動比賽,反而是觀賞處刑與婦女受暴。邱新德先生的著作《醜陋中國》(台灣福爾摩沙出版社)中指出,某次他在廣州街頭發現群眾圍成一圈不曉得在看什麼,鑽進去一看,竟發現一名暴漢公然強姦孕婦。於是邱新德寫道:「中國人完全變成了街頭之狗。」

最近,中國也有人在深入探究中國社會這種「劇場化現象」的背後原因,結論是,經歷太多戰亂、天災以及文革動亂,劫後餘生的中國人與中國政府就變成今天這副德性。
黃文雄著/蕭志強譯,2007,"敗德與獸性的中國社會-幸災樂禍的病態心理",《中國人的本性》,前衛出版,pp.222。

結語:
阿九要台灣與中國結合,大概是阿九父親附身或是本人發癲失控,服用太多的法統與血統毒藥,台灣人不可以再旁觀了。

現在阿九執政百日,不但不能維新,還持續虛化台灣,泛統的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而台灣人自決建國的路亦被吞食,台灣若不覺悟反馬、倒馬,子孫就要面對解放軍的砲口。

(全文終,撰於2008/9/17)
 

延伸閱讀:
粵衛生廳副廳長:中國人吃三聚氰胺多年
【陸客心聲】台灣的民主空氣令人著迷
8名援藏西人 控訴遭拘留經歷
Health minister resigns over milk crisis
中國人的本性-瞭解中國人、瞭解中國黨(3)
中國人的本性-瞭解中國人、瞭解中國黨(2)
中國人的本性-瞭解中國人、瞭解中國黨(1)
讀中國亡黨滅國的宿命-我見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9-06-09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