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三月 2017 > »
27 2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最新活動

Tue Apr 04, 2017 @12:00AM - 11:59PM
張七郎證道紀念日
Fri Apr 07, 2017 @12:00AM - 11:59PM
鄭南榕證道紀念日
Tue Apr 11, 2017 @08:00PM - 10:00PM
農曆三月十五日祈安法會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搜尋

大地 RSS 訂閱

可用 Firefox 即時書籤 (Live Bookmark) 訂閱
feed image
feed image
feed image

誰在線上

我們有 3 位訪客在線上

統計(自20080101)

訪客: 87302956

首頁
聖山教育展版線上導覽-受難者故事(4)黃守禮、何川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2013-06-30

關不住的歌聲
黃守禮為槍決前的難友高歌


黃守禮的二哥黃守義在228事件時唸建中高二,因外出買早點被中國兵打死。他在清鄉白色恐怖的1950年代,是台北工業學校的學生,也莫名被捕,關在保安司令部。愛唱歌的黃守禮借著歌聲為難友打氣,日文歌的「幌馬車之歌」是送別難友的歌曲,英文歌的〈Danny Boy〉則是思念家鄉老母親的等待,隔壁囚房的台大學生于凱,是一位隻身從山東來台的流亡學生,在即將被槍決前,他總是懇求黃守禮為他唱〈Danny Boy〉,想到遠在東北老家的母親,不知兒子將在台灣被槍決,猶苦苦守候家門,歌罷,黃守禮伸手透過牆隙,向于凱加油致意,這時他才驚覺于凱的雙手十指,沒有半片指甲留存著…。


于凱執行槍決公文。
(檔案管理局 圖像提供)

何川絕命詩,
55年後難友才送回家


何川是1950年代清鄉白色恐怖被判死刑的台南高工教師,雖然他的家族是全台最大的永豐餘紙廠,但是在槍決前,他並沒有紙筆可以記下他的絕命詩,僅由同囚難友江槐邨偷偷背誦,事後記在書本上,直到2003年才找出來,由難友張大邦書寫,並送達何川妻兒手上。這首詩被何川家人視為傳家寶。原日文詩中譯如下:

「當彩虹雲霞顯露時 黑夜即將破曉
我含笑仰視著它 不知早晨或夜晚….
到時請以溫暖的手 抱我冰冷的遺骸吧!」


何川等10人執行槍決公文。
(檔案管理局 圖像提供)


延伸閱讀:
聖山教育展版線上導覽-受難者故事(1)徐征、趙桐
聖山教育展版線上導覽-受難者故事(2)高一生、樂信.瓦旦
聖山教育展版線上導覽-受難者故事(3)陳炘、朱點人
幌馬車之歌.Danny Boy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3-06-30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7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