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九月 2017 > »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最新活動

Wed Sep 20, 2017 @08:00PM - 10:00PM
農曆八月初一祈安法會
Tue Oct 03, 2017 @12:00AM - 11:59PM
張炎憲證道紀念日
Wed Oct 04, 2017 @08:00PM - 10:00PM
農曆八月十五日祈安法會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搜尋

大地 RSS 訂閱

可用 Firefox 即時書籤 (Live Bookmark) 訂閱
feed image
feed image
feed image

誰在線上

我們有 1 位訪客在線上

統計(自20080101)

訪客: 90285078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大地新聞報導 arrow Vonny(陳智雄之女)聖山尋親之旅
Vonny(陳智雄之女)聖山尋親之旅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2013-09-16

(收錄於2013/09出版之大地第39期會刊)

台灣首位因台獨案被國民黨獨裁政府槍決的烈士陳智雄,雖被廣為認定是純粹殉道於信念者,但在台灣的資料卻寥寥無幾。6月初經網路轉寄的mail得知陳智雄的家屬即將訪台,透過曾到訪聖山的日本學者多田惠引介,聯絡上即將來台尋親的陳智雄女兒Vonny Chen(陳雅芳)。

Vonny在2歲時父親就離家,最後一次見面是她7歲時,父親帶著孩子們到動物園,並買了一件綠色洋裝給她,從此父親就不見了。Vonny從小被譏諷父親是日本軍人,在長大有能力後,開始跨海追尋父親的下落,直到1978年,Vonny請人將父親的名字Tan Ti-Hiong(台語發音)音譯成漢字向台灣政府探問,隔年收到回文才得知父親早於1963年死亡。一年後(1980)來台探尋父親相關事項,卻因人生地疏語言不通(自小在印尼成長,會印尼語、英語與些許荷語),一無所得。1984年弟弟陳東南與會華語的友人一同來台,才得知宜蘭有個素未謀面的姑姑陳秀惠,隔年Vonny再度與哥哥陳威惠來台,才從姑姑口中得知父親是被執政者處決的蛛絲馬跡,但在那個噤聲的年代,被姑姑嚴厲喝止「不准再問」後,兄妹帶著更多的疑問回印尼(資料顯示陳秀惠被政府以叛亂犯家屬理由調查)。之後仍陸續來台灣,想拼湊出父親的事蹟。

49年後(2012)Vonny收到「國家檔案局」的信函,被通知可到台北取回父親當年留下的相關文件,次年(2013)Vonny準備來台領取遺書的3天前,與父親有著相似輪廓的弟弟陳東南住院不治,未能同行。拿到父親的遺書和政府公文資料,才知道父親並沒遺棄他們;透過網路找尋記憶中模糊的父親,才知道父親是早期的台灣獨立運動者;經由搜尋海外台灣獨立運動組織,終於在6月(第7次來台)接觸到認識父親的人,也漸漸瞭解父親原來是個威武不屈、充滿正義豪氣的人;從獄友口中才認知父親是堅毅、樂觀、激勵獄友的人格者,威脅、利誘、肉體折磨都動搖不了他的意志;以及知道他就義前遭受的殘暴虐待。原來父親是為了台灣人的尊嚴、自由與福祉,與外來政權搏命。這些訊息在這短短幾天如狂濤,將她淹沒、翻騰,這是趟欣慰也是心碎的旅程。

透過Vonny,才描繪出陳智雄在印尼的家庭點滴,二戰後幫助滯留印尼的無助台灣人,與助印尼脫離荷蘭獨立,以至父親雖善於經商卻無積蓄,印尼獨立成功後父親未眷戀於印尼一展商業及外交長才仍神祕來去(後知從事台獨運動),使祖母極不諒解。母親所形容的父親,是一位勇敢且永不放棄的鬥士,說明父親會離去是因有重要志業等待去完成。

受邀到「台灣聖山-生態教育園區」的Vonny,感受來到台灣,像回到祖國的擁抱;來到聖山,彷彿家庭的安全港灣;看到志工的熱情、活力,如同感受到父親當年的影子;認同49位典範人物對台灣民主、自由、人權與獨立運動的貢獻,猶如哲人已在天堂成為台灣的守護天使,他們的事跡會在世間留傳,成為信仰教育的一環。Vonny 在「228自由鐘」響鐘祈願,期許自己和台灣神志工一樣,盡己所能為台灣做事,並希望台灣獨立,完成父親的願望,在祈福卡則是寫下父親證道前的吶喊「VIVA TAIWAN」(台灣萬歲)。

聊到台灣當下的政治情形,Vonny對於前任總統被現任總統政治迫害押入黑牢感到不可思議,如同當年父親被國民黨指控販毒這種隨意安上的污名化罪名相似,父親座落在屏東的房屋等財產也被國民黨政府以叛亂為由沒收。對於國民黨要與共產黨簽署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即將開放大量中國人到台灣搶工作,Vonny則是難以置信,因為印尼人會排斥中國人,相較之下對台灣人友善,Vonny化妝時,習慣把眼睛畫大一點,以免被誤認為是中國人。強調自己要用實際行動,在印尼宣傳「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傳承陳智雄的精神。

(撰於2013/08/23)
 

台灣神陳智雄簡介
陳智雄(1916-1963)屏東人,日治時期外務省派印尼外交官、「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駐東南亞巡迴大使。

畢業於東京外語大學,精通日、英、荷、印等八種語言,於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後,被日本政府派往印尼任外交官(一說為譯員)。二戰結束後,留在印尼從事珠寶生意,暗中提供日軍遺留的武器給與印尼解放獨立軍,以對抗荷蘭殖民政府軍。1949年印尼獨立後,總統蘇卡諾頒給陳智雄「印尼榮譽國民」的最高榮譽。「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大統領廖文毅,在陳智雄的穿針引線之下,1955年參加在印尼萬隆舉行的「萬隆會議」,討論世界安全和平的議題,包括反對殖民、爭取民族獨立等。而後陳智雄接受「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委任,擔任東南亞巡迴大使,在東南亞各國爭取支持台獨。然在印尼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之後,陳智雄被捕下獄以阻止他從事台獨的外交活動,陳智雄因此寫信譴責蘇卡諾總統背義,蘇卡諾自知理虧於是將陳智雄驅逐出境。

二戰後不接受中華民國國籍,只認同台灣為唯一祖國的陳智雄,此時竟成無國籍的政治難民,想前往日本與台灣獨立運動者會合卻不得入境,而在印尼與日本之間往返半年不得其門而入。後在瑞士國會議員的協助之下,取得瑞士國籍,得以進入日本,隨後繼續在各國遊說支持台獨。1959年陳智雄在日本被國民政府的情治人員裝入「外交郵包」綁架回台,後因國際壓力釋放陳智雄並給與金錢等威迫利誘要他遠離台獨運動,但他依舊公開主張台灣獨立並組織「同心社」推展獨立運動。被捕入獄後,在開庭審理期間,陳智雄總是堅持用台灣國的國語──台語,與法官對答。1962年被軍法處判決二條一的死刑後,戴上腳鐐的陳智雄一路高舉勝利手勢「V」回牢房,以從容赴義的態度向獨裁者控訴,關押期間如常的散步、做體操鍛鍊體力、對政治犯獄友微笑打招呼、領唱日本歌鼓舞士氣。1963年,臨刑前,不屈服下跪並高喊「台灣共和國萬歲,台灣人民萬歲!」,成為台獨案首位遭國民政府槍決者。

陳智雄,在遺書寫著「我是為台灣人而死」,他大義凜然為被壓迫的人民抗暴,為弱勢民族爭取當家作主的機會不分國籍。他無私、無悔、無所求為台灣獨立建國運動犧牲奉獻至死不渝,對普世價值的追求與實踐的精神,是台灣神的典範。


延伸閱讀:
台灣神陳智雄之女 Vonny Chen(陳雅芳)聖山巡禮
Vonny 記者會後的聲明稿
紀念台獨第一烈士陳智雄 就義50年記者會後記
【影片】一個台灣人不該忘的名字-陳智雄
Vonny的facebook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3-09-16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7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