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九月 2019 >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大地新聞報導 arrow 【影片】李筱峰教授談個人一生追求的理念價值
【影片】李筱峰教授談個人一生追求的理念價值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2013-11-04


點擊上圖可看更多照片

我個人從小到大就很好打抱不平,看到不公平的事,都無法容忍,最早的回憶,記得幼稚園的時候看到大孩子在欺負小小的孩子時,不管自己也很瘦弱,會大聲苛責對方,結果我反而被推倒,我回想我怎麼有那種膽,應該說是一個性格,這種個性讓我對不平等很不高興,看到大欺小我會很不高興的性格。

長大後這種個性一直延續,我不知道我這樣的性格是怎樣來的,所以我看到社會不公平我不能容忍,像小時候一樣很喜歡打抱不平,漸漸長大後我還有一個性格,就我看到弱勢者或著貧窮人,我會很難過,回想我小時候,我家環境不錯,我父親在銀行當職行員,我媽媽是小學教員,我家厝邊的人生活都很不好,他們煮蕃薯籤,我家煮白米飯,他們來我家玩,看到我們家有白米飯可吃很羨慕,我不知道,就添白米飯給他們吃,他們很高興,後來就用白米飯和他們換蕃薯籤,我覺得蕃薯籤也很好吃,他高興我也很高興。有一次我裝一碗白飯由廚房的後門偷跑出去要跟隔壁的小孩交換,被我阿嬤看到,想說慘了,穩被阿嬤罵,阿嬤問我你要做什麼?我說我要用白飯跟鄰居換蕃薯籤,阿嬤卻說要換就要裝大碗的白飯,怎麼裝這麼小碗,我聽了很高興,非但沒給人罵,還被嫌裝這麼小碗,我說這個例子是說我阿嬤是個很慈悲的人,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受她影響,從小我就同情弱小,是我的心理態度。像我小學五六年級帶飯去學校,我們班上有人沒飯可以吃,我會說你跟我一起吃,所以我會去準備一雙筷子,我有自己的筷子,這樣他吃一邊我吃另外一邊,一起吃午餐。從小也沒有同情人的想法,我根本沒有這樣的想法,我自然覺得他們很可憐,我要幫忙他們,從幫忙中我得到一種快樂。

這種性格慢慢長大後,經過理性思維後我覺得這個社會不公平我不能容忍,這個不容忍再進一步分析我的中心思想是什麼?平等、自由、民主、人權這種的東西就是要達成社會的平等的一個價值,等到後來讀比較多書後整理自己的思想後,我覺得要強調民主、自由、人權、法治這不用講,另外的就是慈悲和人道,這是我們生活中或者生命中所追求的一個目標,所以若要簡單的說,就是我成長的背景有這樣的因素在裡面,我不避諱說我是自吹自擂,吹這個有什麼不好?我們就是普遍要建立這樣的價值,所以把慈悲、人道、人權的概念化為不只台灣而是全世界的普世價值,這是我們要奮鬥的目標。


延伸閱讀:
【影片】李筱峰教授參訪聖山花絮
【影片】李筱峰教授談台灣的現況
【影片】李筱峰教授談台灣未來努力的方向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3-11-04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