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九月 2019 >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霧社人止關-我思我見(2)
霧社人止關-我思我見(2)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   
2009-03-12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這本書雖然是以小說形式來著作,但是書中所敘述的情結,就是中國黨在台的寫照。)


街頭基層有許多對時局的談論,著者點出其中的問題所在。

「這些傳單都指責唐山政府貪污─台灣民亂,不管是清朝或日本時代的民亂,都講是因為政府官員貪污……」

「沒有,『霧社事件』就沒有。『霧社事件』引起的原因,」蔡啟三教員爭論著,「是日本人治理番族政策的錯誤,以及異族壓制的結果,不是貪污……」

「是的,不過日本人用的是經濟壓榨,是強迫勞動……若是清朝,當然是貪污。你們記不記得,150年前,林爽文豎旗造反時,用的口號就是『殺貪官保百姓』。當時在彰化城貼出的檄文是這樣寫:『本盟主為眾兄弟所推,今統雄兵猛士,誅殺貪官,以安百姓。貪官已死,百姓各自安業。惟藏留官府者死不赦。』林爽文起事後,台灣知府孫景燧在彰化城被殺。全台兩萬清兵無力抵抗,被殺過半。台灣總兵柴大紀從台南府城北來討剿,被阻圍在諸羅城(今嘉義),終年不能解圍─如今這些從唐山來的大官小官若知道『林爽文事件』的經過,必是不敢如此囂張如此貪污。貪官污吏從沒有好下場。今日的這些唐山接收大員下落如何?也差不多了。」石先生一邊講話,一邊嘆氣感慨。

那位區署蕭課員說:
「是這樣嗎?如今南京派廿一師精銳部隊前來,師部已經過台中,聽說要安置在員林─軍警合作,正進行清鄉行動,唐山大官小官會有什麼問題嗎?」

「你吃官衙的頭路,竟看不懂事情嗎?『二二八事件』發生時,各地軍警特務被殺死被侮辱的有多少你不知道嗎?唐山雖然派了廿一師來,但是唐山當今正在打共產黨,滿洲、西北、黃河南北、各地都有戰事,軍隊調來台灣,不會影響他們國內戰爭嗎?台灣發生『二二八事件』,南京不會生氣嗎?事平以後,台灣這些大官小官會平安無事嗎?簡記者,我聽說國民黨在開什麼大會,將會公開批判陳儀……」

「是三中全會。」簡記者說:「立法院也有委員提案討論,批評陳儀長官。」
「所以,南京派兵來台灣,影響了唐山戰事,南京受損不少─當年乾隆皇帝派兵來台灣,也使滿清受損不少……」

蔡教員起三搶著說:
「石先生又要說這一段了,講『林爽文兵反十三鎮』……」
「什麼『兵反十三鎮』?」簡記者問。
「石先生講清朝皇帝從唐山調派十二鎮兵帶馬入台,加上台灣總兵柴大紀一鎮,一共十三鎮。十三鎮清兵用一年多時間才剿平林爽文的天地會會眾。清朝用銀無數,勞民傷財,有些兵員遠從四川調來,道路遙遠,耗費耗時,清朝因此中衰。乾隆皇帝憤怒不止,事平後殺了台灣總兵柴大紀洩恨……」

「是的,只是如今交通方便,沒有以前那樣不便,派兵來台,不會那麼耗費……」簡記者說。

「無錯,但是當年『林爽文事件』是有組織的大暴亂,如今『二二八事件』是臨時爆發,小事引起。陳儀的台灣軍隊一萬數千人,無法對付,必須從唐山調兵,一樣是勞民傷財,一樣是影響中國安定─可見貪官污吏害人害己害國家,古今是一樣的。」
姚嘉文,2006,"漢藥店"《霧社人止關》,草根,台北,pp.74-76。

台灣人自從日本人離開之後,以為回歸祖國,其實,台灣人若能夠團結,運用遺留下來的日本武器組織軍力動員,中國黨的那一些XX派,還能怎麼樣?

胡專員是陳儀長官的心腹。大家都知道陳儀長官屬於中國政壇的「政學系」,受「政學系」龍頭張群將軍的領導,也受到蔣介石主席的支持。這些「政學系」將軍都是日本軍事學校訓練回國的,他們一直與陳果夫陳立夫的「CC系」不合。「CC系」控制著「中統」的特務網,在台灣由台灣省黨部主委李翼中操控,一直想推翻陳儀,由「CC系」人馬取代。由台灣警備總司令部參謀長柯遠芬操控的「軍統系」情治系統,立場與「CC系」不同,並不公然反對陳儀長官,但立場模糊,與「政學系」表面和諧,但實際上互相之間也非常緊張。陳儀長官運作靈活,採取拉一派打一派的方式,維持著他的政治地位。
姚嘉文,2006,"政學系"《霧社人止關》,草根,台北,p.79。

台灣民進黨到現在還相信ROC那一套司法,阿扁未審先判押至牢房,曾經當過台灣總統的皆如此下場,台灣人還有何指望?

要槍殺,不要關人-劉師長是怎麼變得這麼膽小!「廿一師到基隆台北後,用力追剿,殺了不少人,到台中後,聽到暴徒組成『二七部隊』,所以十分小心。『二七部隊』退入埔里來後,他派一團兄弟進來,在日月潭、在埔里烏牛欄吊橋,都遇到攻擊,就變得小心謹慎。在台中市,在員林鎮,他都不准官兵沿街掃射,大失威風了!」

大家都靜下來等胡專員的回答,胡專員看看各位才說:
「變動是不會有什麼變動─我看我應該到台北去一趟,聽聽上頭的指示。也看能不能晉見陳長官,請示他的意見。很多人對清鄉工作有意見,蔣經國先生及白崇禧部長來時,聽說許多人都向他們報告這報告那,講陳長官的壞話,又都講要撤銷長官公署,改設省政府─長官公署怎麼能撤銷呢?台灣被異族統制五十年,社會、經濟、文化、思想都與內地不同,不能與國內相比,怎麼能立刻改設省政府呢?又說要多用台灣人!台灣本地人怎麼可用呢?他們怎麼可靠呢?做基層工作還可以,做決策人員絕對不可行。我們一定要堅決維持長官公署制度,反對設省政府。各位要注意地方有沒有人在散佈思想,說要設省政府的,都要報告,都要密查。批評陳長官那麼多,哼!」

胡專員又對柯少校說:
「關於廿一師到處殺人的事,劉師長有說明。他說月初是福州的第四憲兵團先到達,廿一師他們在第二天(三月九日)才從上海來台。到台灣後,憲兵已經開始殺人,廿一師以為台灣到處有暴徒,街上處處有暴徒,所以見人也就開槍……他們這樣做,害了陳長官,大家都怪到陳長官頭上。我們都知道陳長官沒有叫他們殺人。他一向勤政愛民,有圖治之心。事變初起時,陳長官亦希望以政治手段,化解危機。不想事情發展已非他所能控制,所以才請中央多派軍隊來台。來台的憲兵團及廿一師表面上要受『台灣警備總司令部』的約制,但陳長官兼任總司令,實在無法約束他們。像憲兵特高組,我們約束得了他們嗎?至於您的參謀長柯遠芬將軍,本來就贊成報復……」
姚嘉文,2006,"政學系"《霧社人止關》,草根,台北,pp.82-84。

中國人只要掌握權力,才不管您是什麼民主派、人權派、自由派,於和平時期用法律來打敗所有的「派」。

胡專員強調大家都是陳長官的部下,一方面要維護陳長官的面子及聲望,一方面要在埔里霧社地區辦好清鄉工作,交出漂亮成績。他說:
「不管『中統』、『CC』什麼的,想要把我們陳長官打倒,不容易的。他們想把軍隊、特務殺人的事通通算到陳長官頭上,是沒有用的。我們有蔣主席,有張群將軍在南京支持,大家可以放心。『二二八事件』發生,多少對陳長官名譽有損,但陳長官說過,這只是他的一次失敗,絕不是他的政策失誤。蔣主席也屢屢來電安慰,說陳長官收復台灣,勞苦功高,變故突起,不能怪他。所以大家放心,我們只要奉公盡力,完成職責,就沒有問題。」

大家都說是是是。胡專員又說:
「如是,為了安定民心,我們除了要捕捉入山躲藏的歹徒以外,還要防止不肖人士造謠生事。據報最近有台中來的人,另有用心,四處傳佈暴徒在台中台北散發的傳單內容。企圖動搖民心,蠱惑民眾。這種情形,無異為匪宣傳,請大家注意密查。」
姚嘉文,2006,"政學系"《霧社人止關》,草根,台北,pp.85-86。

若是當時台灣的228大屠殺,台灣人民能夠如二七部隊殺下去,ROC早就完了。

「誰知道呢?西北戰役本來以為很順利,最近看來不是這樣。半個月前,我軍動員四十萬大軍,編成三個兵團,劃成路線,會攻延安,要消滅共匪巢窟,打擊共產黨的神經中樞,解除西北地區的威脅。自三月中旬起三路並進,不到十日就佔據延安。但是毛匪等人突圍撤退,沒有達成目標,真是可惜。如今大軍困守在陜西,不能支援東北,而匪軍處處進攻,情勢令人擔心。」

「這我知道一些。我最關心的是故鄉東北的戰事。」
「東北戰事還不明朗。」

廣老師送客到門口,有問:
「有人說,調廿一師入台,使包圍延安的兵力不足,才沒有抓到毛澤東等人,您看呢?」

「難說。廿一師本駐守上海南京附近。『二二八事件』發生時,有情報說需派三個師來台,才能鎮壓。雖然最後只派一個師,但其餘師團總要待命,不敢北調。南京附近軍隊都是精銳勁旅,雖然只派廿一師來台,其他師團總要留守南京四周,不能調動。『二二八事件』發生,中央要派兵來台,多少會影響對延安的團攻計畫─唉,共匪雖撤出延安,但力量仍在。西北地區,並不樂觀。若不是台灣發生『二二八事件』,中央就可專心剿匪,不必分心東南─匪亂如此,台灣竟然生事,真是!」
姚嘉文,2006,"他鄉異地心情"《霧社人止關》,草根,台北,pp.96-97。

外來政權不斷在台灣屠殺台灣人民,林爽文事件真是了得。

石先生又提起林爽文事件了!

滿清時代,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台灣官兵貪瀆腐敗,欺侮百姓,台灣府城又嚴令查緝民間結盟的「復興天地會」,給各地文武官員抓人殺人的新藉口。彰化縣知縣俞峻自浙江來台,上任之初,即用心偵辦「復興天地會」人。雖當時「復興天地會」已無「反清復明」之政治思想,僅存「有事相救援」之義,但俞峻知縣均一律嚴辦,在縣衙門審案時當庭杖殺許多會員,激起民怨。於是,會眾紛紛逃入山區,投靠「復興天地會」首領林爽文。清兵受命入山逮捕,卻只在大墩地方(今台中市區)燒莊,令莊民入山擒拿林爽文等人出來獻官,莊民不從,即擴大燒莊,造成民怨更深。林爽文乃從霧峰大里這一帶山區,帶眾過大肚溪,攻入彰化城,豎旗起義,殺了台灣知府孫景燧等人,貼檄文宣示「誅殺貪官,以安百姓」。

「其實,佔得府城,反有不利。當年鄭成功父子,以台島抗天下,專恃船舟之力。朱一貴無船舟之力,不足以制扼台海。故安平一失,大事去矣。林爽文時,『復興天地會』也無海賊之利,怎可與爭港海?因此林爽文起事彰化,可以抗清一年有餘。所謂『林爽文兵反十三鎮』,清廷疲於奔命,竟致中衰,足以顯示此地山區地理地位的重要。前人在論此地所占地利之重要,說明何以清季中葉以來,至今二百多年,時常成為兵家必爭之地─蔡老師,您還會背誦那篇文章嗎?」

石先生說完,又補充說:
「清朝在台灣用兵,致乾隆中衰。日本在霧社引起事端,致總督下台,國會為此爭端不休,引起政爭,致首相辭職。霧社『反抗番』只有一二千人,而日本政府除了動員『友好番』以夷制夷以外,還要動員數千大軍,出動大砲、飛機,最後還使用毒氣殺人。這不正像乾隆皇帝必須動員十三鎮,以全國之力,才能平定林爽文一樣嗎?您們國民政府千萬要記住這些教訓。」
姚嘉文,2006,"私訪"《霧社人止關》,草根,台北,pp.101-104。

(未完待續,撰於2009/01/17)

延伸閱讀:
霧社人止關-我思我見(1)
港台商家聯合赴京維權遭捕
China warns other countries to avoid meeting Dalai Lama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