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九月 2019 >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大地新聞報導 arrow 【影片/聖山講座】杜正勝教授-再讀「到台灣之路」(3)
【影片/聖山講座】杜正勝教授-再讀「到台灣之路」(3)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2014-02-21


點擊上圖可看更多照片

時間 ∣ 2014/02/03 (一) 上午10:00~12:00
地點 ∣ 台灣聖山-生態教育園區
講者 ∣ 杜正勝教授(前教育部長)

問題與討論:

Q:失去政權的時候,阿扁總統被KMT迫害入獄,DPP無積極營救,是否為台灣人民士氣低落之因?

【杜正勝教授】:我參與政治,當初也是傻傻的參與,其實政治是斷頭生意。台灣人太過天真理想,從事政治運動者,以西方民主社會教科書的理論去想像,以為會很公開很公平,但實際的政治並非如此,尤其中國專制奴化下,實際的政治是你死我活的戰場,台灣人要玩政治若無此體悟,不會成功。拿到政權就要「除」!

你看中國那邊習近平一上來,為何薄熙來一定要死?要關起來?都用很好聽的名詞-「反貪污、反腐」,也是要讓人民拍手叫好。反腐是政治鬥爭的一種口號。反什麼腐,若你自己的家人,你會去反腐嗎?先將敵對的那邊,收拾乾淨之後,讓自己的人進去,這才叫做政治。2000年當時,KMT的黨產若能真的清算,失去好處後,下面的人就樹倒猢猻散,各自找出路了。

政治的輕重緩急什麼應當優先來做?台灣人沒有政治鬥爭的經驗,以為是喝酒喝茶喝咖啡,理性和平的溝通,又要成為和平理性的反對黨,這樣就永遠當人家奴才就好了。

2000年要進入政壇,我也不懂這些,雖然讀中國書,但我所學的背景是考古、人類學,實際的人事鬥爭歷史都沒有學到。

當然陳水扁總統在一個民主社會內,受到的待遇有不公平的地方。大家很關心他,我很感謝,若是說不是民主社會,該如何看待這件事,若要玩政治,說我們的理想,5、6年前KMT打著反貪腐的大旗,我也被貼上貪腐標籤,他們支身來台,但家財萬貫,都不算貪腐,我們一個個孓然一身,去山上種菜的也被控貪腐。聽到中國人看陳總統事件,笑說幾億,一個村長都沒有貪那麼少了!但馬英九用這一點來控制台灣人的心,很多人,尤其本土派都希望總統是聖人,一點都不能受到汙染,要很乾淨,乾淨到有潔癖。

我只是講一個客觀的事實,政治絕對不是那麼乾淨、和平,政治是你死我活,若有辦法,絕對要斬草除根,台灣人若沒有這一點認知,都還要繳學費。參與政治要有決心、高度,自我期許和尊嚴。

伊拉克,海珊是怎麼結束的,查不到他的化武,但海珊的下場是斷頭。這不僅有國際因素在內,也有內部不同派系鬥爭的因素。

你看才剛過世不久的南非曼德拉,畢生爭取黑人權益,被關27年,到70幾歲才被選為總統,這就是政治,你有理想,堅持下去。有一個信念,有一日我會出頭!總而言之,台灣人要多了解國際情勢、歷史(尤其中國歷史),才知道不同國家的思維。

Q:台灣人自信心逐漸地失去,希望未來都有杜老師在聖山參與的痕跡。

Q:老師在1992年是中研院文學類第一位台籍院士,這是很難得的,請問之間的經過?

Q:歷史不會重來,若可以,老師會再接故宮院長或教育部長的職位嗎?因為改革是需要付出代價。


【杜正勝教授】:一代一代都需要傳承,那些職務不是非我不可,若有機會我再出來做事。我有個把握,就是比較知道一些事了,以前都只是熱誠,再來加上我做事的原則:第一我不考慮個人利益及安全;若我堅持要做,怎麼批判、攻擊,我不會退。我的本事就是這兩點,不是什麼我都懂,但我有基本原則。這當中也學到了經驗與政治,就是我當初還不太認識政治,才會參與政治。

中研院院士主要分為:自然科學、生命科學、人文社會,這三大類的院士,一般來說院士多是具有美國籍的華人。以我主觀來說,整體比例看來,本土性較強的是生命科學組;若自然科學類比較偏藍底,但說積極主動也還不至於,人文類則是藍底又比較敢表現,所以本土的院士在人文類別是異數,這是我所大概理解的中研院院士的政治光譜。統獨意識較清楚的分界是在90年代後,90年代以前的報紙沒提到藍綠,因為我研究中國歷史有專門,若2000年以後我要選上院士可能是選不到的。(微妙的投票的一念之間),所以當年我才高票當選。

雖已經歷大風大浪,其實到現在,我也不算是政治人物,我也沒有入政黨,因為我跟DPP說,我加入不一定對他們比較好,我也不一定在DPP內可以生存。大家大方向相同,是不是黨員就沒差,我沒有什麼人脈,人生就是有一些機遇,並不是你安排計劃就會照著你的希望走,真正要了解玩政治是一種斷頭的工作,若無此認知,別玩政治,政治絕對不是政治學教科書所說的。DPP有許多人都是讀法律的,沒讀歷史,要記取這失敗的經驗,法律太理想,以為用法來辯論,照法律來走就行得通,殊不知這根本不是法律問題,是政治問題!政治問題是另一回事,走法律只有死路一條。讀歷史才知道這是政治問題。

Q:網路資訊流通的時代,馬政府此次修改課綱,去台灣化,對台灣的影響為何,是否能抵擋台灣主流民意?

【杜正勝教授】:KMT掌權後就想改教科書,我們要有這種心理準備,不改的是傻子!這就是政治!客觀情勢來分析,做一種推測,以現在的情形,相對30年前,再怎麼改也不可能改回到30年前,也不需要太悲觀,我是依照歷史的分析觀點來說,現在年輕人要吸收知識觀念,其實來源管道多很多,自然也會沖淡。

不過作為政治事件來說,在野黨或本土派要抗爭,不能放棄,不能忽視而惦惦不出聲,要發出聲音來抗議,而在野黨是否重視並當作議題來處理?你在野反對黨,反彈的力道夠不夠?這是我們應當關心的,之前我擔任教育部長時,只要有一點點風吹草動,KMT就大張旗鼓與媒體配合來修理。但台灣人包含民進黨政治人物對此事件麻痺麻痺……是否要當成一個議題來關心處理?

(全系列終)


延伸閱讀:
【影片/聖山講座】杜正勝教授-再讀「到台灣之路」(2)
【影片/聖山講座】杜正勝教授-再讀「到台灣之路」(1)
【影片】杜正勝教授:主體教育、意識形態與文化思維
【杜正勝教授演講】作為國家史的台灣史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4-02-21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