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九月 2019 >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發表留言


網路組    2015-12-01, 20:10:53 | 未填寫住址
【陳師孟專文】往事歷歷 ─ 李鎮源院士與100行動聯盟

李鎮源院士百歲冥誕紀念專輯系列一
陳師孟/一○○行動聯盟召集人.前台大經濟系教授 2015-12-01 16:33

我和李院士從第一次見面到他過世,總共只有十年的時間,不能算是很長久,但若是要找一位對我影響最深遠的人,則除了至親的家人之外,很難有人比得上他。

從家庭背景、成長經歷、專業領域等種種方面來看,我們各自的人生應該是兩條沒有交點的平行線。譬如李院士比我年長一輩有餘,成長於日治時期的台灣,很年輕的時候就在國際醫學界有亮眼的表現,是舉世知名的蛇毒專家,在台灣醫界的令譽與地位,更是很少人能及。而我和醫界毫無淵源,如果勉強說有的話,全部來自所謂的「醫病關係」,而且這輩子還沒有被毒蛇咬過,連接近李院士的藉口都沒有。所以若不是1991年的「一○○行動聯盟」把我們牽在一起,我們之間的忘年之交,真的會像在二千多萬個台灣人之中,隨機抽出二個樣本一般,碰面的或然率趨近於零。

我常常想,如果那次「反閱兵、廢惡法」運動少了李院士,會是何種光景?想著想著,不禁冒出一身冷汗。當初台灣雖然已經解嚴,而且已有反對黨,但是一方面立法院五分之四席次仍然穩穩掌控在中國國民黨手中,另一方面李登輝總統背後的「郝軍頭」更是黨政軍警情治大權在握,對「第三波民主化」的世界潮流視若無睹,連柏林圍牆拆毀、蘇聯解體、附庸國紛紛獨立都不當一回事,哪會被一群手無寸鐵的烏合之眾嚇到。想讓台獨主張免罪嗎?「國軍不保護台獨人士」是郝軍頭的狂妄宣示;要反閱兵嗎?「強制排除、不惜流血鎮壓」是郝軍頭的作戰指令。

「一○○行動聯盟」正式成立之前,我們就警覺到我們需要有「門神」坐鎮,而且不能是反對運動的老面孔。所有專制政權都害怕出現具有社會聲望的反對者,尤其是以往未曾浮出檯面的,因為這會暗示社會潛藏更多未爆彈的印象,甚至可能觸發連鎖跟進的骨牌效應,勢必對政權造成難以估計的威脅。就像去年(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所引起的震撼一樣。當我腦中一片空白、心中無限焦慮時,張忠棟教授見到報端一則消息,報導李院士親自到土城看守所探望他以前的台大學生──也是被列為黑名單的台獨聯盟成員──李應元,張忠棟教授半開玩笑地說:「這就是我們要找的人,問題是他恐怕不會答應,誰叫你不是醫學院的。」

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透過公衛系詹長權教授聯繫,去拜訪素昧平生的李院士。其實我只希望他首肯擔任發起人之一,簽個名就算大功告成,不料他不但一口答應,還當場記下聯盟的籌組進度時間表及其他發起人名單,他承諾將全程親自參與。換句話說,他不當虛擬的門神,他要做無役不與的戰神、無所不在的守護天使。

李院士的義無反顧、劍及履及,不只對聯盟內部產生超乎預期的鼓舞與凝聚力,也在社會與媒體掀起一陣無法忽視的旋風,更重要的是,對原本麻木不仁的政權造成一股巨大無比的壓力。這是何以在短短半個月的運動期間,國民黨從上到下手忙腳亂,除了暗中指使「唬仔」寄黑函、打恐嚇電話等不入流的慣常步數外,公開由黨秘書長登門拜訪、總統府秘書長親自約見,立法院次級團體提出折衷版本,還動用各種關係人士居間協調,動作不斷。所以如此,無非就是因為李院士是國民黨唯一不敢「來硬的」對象,其他人要打要關都看郝軍頭高興,只有李院士若發生差錯,鬧上國際新聞版面,事情就「大條」了。所以李院士成為我們其他人的保護傘,即使閱兵在進行中,李院士端坐在醫學大樓大門台階的沙發上,也沒有任何軍警敢動他一根毫毛。

李院士事後在不少場合都說,他自己經歷過「二二八」與「白色恐怖」時期,知道國民黨政權的統治比外族的日本統治還可怕,於是選擇不碰政治的消極做法,其實內心很明白大是大非的道理,如今受到年輕子弟輩的感動,不能不站出來,共同致力於廢除刑法100條「和平內亂罪」。

就我自私的想法而言,好在李院士年輕時沒有投身政治活動,否則很可能像其他「二二八消失的菁英」一樣,平白犧牲了;李院士的前半生留得青山在,才能在後半生以中央研究院院士以及國際毒素學會會長的崇高身份,點燃一把烈火,燒得國民黨焦頭爛額,只好在半年後自廢「和平內亂」的惡法,裡子與面子俱失。我深信這是天意,要讓李院士不早也不晚發揮他對台灣民主發展的貢獻。廖宜恩教授講得對:歷史有必然、也有偶然,李院士正氣凜然、擇善固執,一生注定要為台灣奉獻心力,這是歷史的必然;而正值他探視政治犯的舉動見諸報章之際,也正值聯盟急著尋求一位長者做精神領袖,兩方「你情我願、一拍即合」,以致他在台灣民主轉型的關鍵時刻,一腳走出醫學研究的象牙塔、一頭栽入民主運動與建國運動的坎坷路,帶頭由專制政權手中奪回人民的基本人權與國家遠景,終於由醫病、醫人,昇華到醫國,這一切的起點竟都來自一個時機上的雙重巧合,豈非歷史的偶然?

李院士相貌堂堂、神采奕奕,很喜歡照相、也很喜歡入鏡,在一般的情況下,照片中的他都是露齒而笑、眼神親切,這是他的真性情。我以前讀到二戰時期英國首相邱吉爾的一本傳記,提到他從政壇退休後,講過一段充滿哲理的話:「狗仰視人,貓俯視人,只有豬平視眾生」,意思是為官者經常接觸到的人,若不是表現出自卑討好的樣子、就是顯露出自傲輕蔑的態度,但邱吉爾希望的是大家不分尊卑、彼此平等看待,不要像狗像貓,看高或看低別人。說句不禮貌的話,我覺得李院士是最接近「豬」的政治人物:面對高官顯要或後輩學生,他一律都是以平常心對待,只有你的所做所為才會讓他「按讚」或「幹譙」,你的身份則大可放心,是不會進入他的評價體系的。

記憶中,李院士只有一次對我不假辭色,但只此一次已經夠我一輩子銘記在心。那天中午我負責帶他去一場校園演講會,約好一點半接他同往,但路上略有耽擱,晚到十分鐘左右。一走進紹興南街的巷子,他已站在門外等待,見到我就生氣地責備我遲到,我心想才十分鐘嘛,何況那時又沒有手機可聯絡,覺得蠻委屈。但接著他說了一句讓我眼淚差點落下的話:「你不知道我會擔心嗎?」李院士不是因為等待而發怒,他是因為擔心我的安危而生氣,在那種風聲鶴唳的時候,儘管他本人不擔心國民黨敢對他不利,但其他成員是否平安無事卻是他心中隨時的記掛。做為抗爭運動的領導者,不僅要有冷靜的腦,還要有溫暖的心,前者令人佩服,後者讓人懷念。

有時我們令他操煩的事,不是因為外在的危險,而是內在的阻力。有一晚與李院士及他的學生黃芳彥醫師南下一場演講會之後,深夜又驅車趕赴台中的一處日式宅院,原來是黃芳彥母親堅持要與李院士見面。這位憂容滿面的母親當場聲淚俱下,請求李院士「不准」黃芳彥繼續參加聯盟的活動,「他是你的學生,你不能害他」,這是一位歷經國民黨統治半世紀的慈母,為她的愛子所做的合情合理懇求。我見到李院士也難過哽咽,黃芳彥則在一旁一再要母親不要說了,但沒有用,最後李院士毅然答應不會讓黃芳彥公開參與抗爭,只在幕後幫忙,我們才黯然離開。的確,此事之後黃芳彥就避免「拋頭露面」,直到在十月九日的危機時刻,才又現身成為李院士在抗爭現場的「護法」,不容憲警接近李院士。黃芳彥面對的是「忠孝難兩全」的掙扎,李院士做為其專業與人倫兩方面的導師,只能概括承受這種兩難。或許就是因為不辭承擔,我們見證到李院士的眾多門生圍繞在他四周,再多的攻訐、再大的危險,始終不離不棄,令人動容。

有些人一輩子汲汲追求「歷史定位」,其實是追求自己的虛榮,結果醜態百出、惡名昭彰;李院士只追求做為台灣人的尊嚴,反而青史留名、千古佳話。美國甘迺迪總統在被暗殺前不久的一次演講中說:「未來總有一天,每個人都要站在歷史審判官面前,回答四個問題:我真的是勇敢無畏嗎?我真的是明辨是非嗎?我真的是表裡如一嗎?我真的是全力以赴嗎?」甘迺迪本身如何回答,我們不得而知,但我相信李院士在歷史審判官面前,應該會帶著他一貫的笑容回答:「我是,我是,我是,我是。」

李鎮源院士百歲冥誕紀念會&100行動聯盟攝影展及新書發表會
時間:2015年12月5日(週六)下午1:30
地點:臺大醫學院人文館(台北市仁愛路一段一號)

網路組    2015-10-25, 23:41:20 | 未填寫住址
獨家》中研院搶救太陽花學運文物 開放作者線上指認

2015-10-25 12:58

〔記者湯佳玲/台北報導〕去年318公民運動決定退場時,中研院以兩天的時間搶救立法院內外共7000多件文物,花一年時間進行數位化典藏完成,將開放作者線上指認並鼓勵公眾授權。

318運動決定退場後,中研院社會所、歷史語言所、台灣史研究所等3個所,合力搶救立法院內外的各式文物,包含實體物件6000多件,原聲直播數位影音檔1500多件,合起來共7000多件,再由中研院資訊所將全數文物一筆一筆掃描,小至便利貼、大至行動裝置藝術,進行數位化典藏,為台灣學運歷史做見證。

文物搶救的幕後推手、中研院史語所研究員黃銘崇表示,典藏的文物中有一些有趣的東西,像是有一個超級大的太陽花裝置藝術,需要三個人才搬得動,而且自己有輪子會走路;吃剩太陽餅是群眾324夜衝行政院後,當時的行政院副秘書長蕭家淇抱怨蛋糕、太陽餅不見了,網友撻伐號召集資數百盒太陽餅送進蕭家淇辦公室,蕭轉送給立法院抗議的學生所留下;也有諷刺前立委邱毅「指花為蕉」事件,學生因而創作的立體香蕉;還有街頭上舉行公民憲政會議,分組討論服貿議題的內容,更有數不清的海外學子加油打氣明信片與便利貼等。

黃銘崇說,搶救下來的文物各式各樣,可以看出現在年輕人表達方式跟從前不一樣,「這大概是台灣史上第一個最色彩繽紛的社會運動。」也說,由於現在人手一機,隨時都可拍攝現場,因此也可以說是「有史以來被記錄最多的運動。」

協助文物數位化的中研院資訊所副研究員莊庭瑞說,很高興有這個機會,參與為歷史事件留下紀錄。

「318公民運動文物紀錄典藏」已經上網,10月31日起開放給作者線上指認文物並鼓勵公眾授權。明年初台北市舉辦完318回顧展後,最後將安置於台南的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

「318公民運動文物紀錄典藏」

網路組    2015-10-22, 10:05:04 | 未填寫住址
政治犯文物展 見證白色恐怖

2010-12-06 21:56 作者:張舒涵

【記者張舒涵台北報導】「台灣民主體制不是平白無故從天上掉下來的,是多名被捕入獄及被槍斃的政治受難者,用生命換取來的!」景美看守所與白色恐怖主題展記者會上,政治受難者呂國民的遺孀呂洪淑女止不住淚水,希望台灣能夠記取歷史教訓,讓這些故事不再重演。
不懼迫害 堅持相守

「景美看守所與白色恐怖」主題展展示多位政治受難者及家屬提供的獄中文物,包括與外界往來的書信、判決書以及獄中生活影像。每件文物及史料背後都有動人的故事,還原了戒嚴時期白色恐怖的真實歷史面貌。受邀參與開幕活動的呂洪淑女,提供了丈夫呂國民當年在軍法學校受訓的結業證書、在景美看守所的獄中筆記,以及2張有著不同含意的結婚證書。

▲「景美看守所與白色恐怖」主題展將於10日展出,政治受難者呂國民遺孀呂洪淑女(如圖) 6日望著在白色恐怖下與亡夫的真、假結婚證書及離婚聲明等歷史文件。(圖文/中央社)

呂洪淑女述說起當年政治迫害下的心酸背景,民國56年,她與呂國民在一次會議中認識,交往之後,當時呂國民參加推動政制改革的「全國青年團結促進會」,明白地告訴她自己遭情治單位監視與跟蹤,隨時有被逮捕的危險;她仍堅定地向呂國民表示,即便他被捕入獄,也會等待他出獄。當時,他們相隔台南與雲林兩地,暫且簽了一份結婚證明書,成為名義上的夫妻。

呂洪淑女與丈夫約定好每3天通信一次,若呂國民沒有回信,代表被已遭逮捕;不久,呂國民在律師考試放榜前失蹤,以違反《懲治叛亂條例》罪名被捕入獄。

呂洪淑女一等就是10年,她指出,在戒嚴時期,政治犯在獄中每星期可與親友面會一次,接見室玻璃上寫著「莫談案情」4個斗大警語,規定只能以國語交談,監聽人員若聽到犯人與家屬談論案情或看守所內部相關情事,會立刻切斷通話,結束面會。

呂國民在綠島服刑期間,呂洪淑女在職場飽受威脅,她考上戶政人員卻沒被分發,為了家計,被迫寄出離婚證書給呂國民。當時信件常遭監控,她無法多做說明;呂國民簽下離婚證書後,寫信問她,假使另有對象就寄鞋子來,若另有苦衷就寄帽子;呂洪淑女寄了帽子,耐心等他出獄。

蔣中正去世後,受刑人減刑1/3刑期,呂國民在民國66年提早出獄,3個月後他們順利結第二次婚;直到民國80年,呂國民無故從高樓墜下而身亡,呂洪淑女感慨,真正死因至今仍未清楚,如今只能睹物思人。
史料帶出動人故事

更多的政治迫害下的歷史文物,10日起將在景美人權文化園區展出,包括被槍決的電影導演白克的劇照、兩度坐牢的政治受難者林永生當年坐牢時繪製的摺扇、以及政治受難者田志敏當年的彩繪蛋。透過展覽帶領民眾重新看見白色恐怖下的真實故事。

網路組    2015-09-08, 16:02:15 | 未填寫住址
自由廣場》憶人權運動夥伴張丁蘭夫人

2015-09-08 06:00

◎ 盧千惠

我們長期以來在台灣獨立運動上或是在救援政治受難者的人權運動上的同伴張丁蘭夫人過世了。她一生最大的期盼,不外乎想看到獨立自主、站立在人權基礎上和平的台灣。自我認識她以來,她就是為這樣美麗的台灣打拚著。

一九七四年九月,我第一次訪美。講起台灣政治受難者的苦境,講起台灣黑牢裏呻吟著的政治犯的事情給美國同鄉聽。在日本的台灣婦女會從三宅清子、梅心怡或是受難者的家族取得政治受難者苦難的狀況後,向在日同鄉或是日本朋友報告台灣人權的狀況。我們希望更多海外同鄉來協助幫忙,改善台灣的人權狀況。那時,第一位呼應的是大家叫Tina的張丁蘭,張燦鍙台獨建國聯盟主席夫人。

我回到東京不久的十一月廿三日,接到Tina給我的信。寫著:「謝聰敏、魏廷朝等的遭遇,正表示台灣人有史以來的命運,任人擺布虐待。我想,我們只有盡力為之,效果如何雖然不可預測,但是我開始呼籲同鄉正視此台灣無人權的處境。

我接到梅心怡的信,他提案,住在美國的同鄉應該寫信告訴他們當地的美國國會議員,台灣沒有人權的狀況。我會設法努力。如你說的,要求別人以前要自己努力。但願我們早日出頭天。

我們已經寫信給倫敦的特赦團體,也用中文寫好呼籲信,分發給美國各地台灣婦女單位,也在紐約台灣人教會發動救援運動。黃武東牧師贊成我們做這工作。希望我們星星之火有一日能燎原…」。

我看到另外一封「台灣婦女維護人權委員會」名義寄出的「為支援台灣政治犯保障人權呼籲」的信,向分散在美國各地的婦女同鄉呼籲:擁有高水準的學識和大範圍的自由的海外台灣婦女,應該激出生命的火花為故鄉台灣分擔重任,為在獄中受苦楚的政治犯展開救援活動。張丁蘭夫人在短期間已經做出這麼多工作了。她就是如此有活動力和積極性的女性。

台灣人的女兒、丁蘭,請安息吧。(作者為前駐日代表許世楷夫人、兒童文學作家)

Liru / 敏牽    2015-08-23, 09:57:34 | 未填寫住址
藍委籲全民撻伐李 李辦︰府黨操作選舉

憂撕裂社會 柯文哲籲雙方不再炒作

對於李登輝接受日媒訪問內容爭議,北市長柯文哲受訪時說,這代表大家有不同過去,但歷史就是歷史,李登輝和馬總統兩人講的都對,但不需炒作,否則只是更撕裂社會。柯說,如他是李登輝,也許也會說與李一樣言論,「沒必要大剌剌地講」;他也可理解馬的態度。

Liru / 敏牽    2015-08-22, 23:26:07 | 未填寫住址
1931 中華民國駐日本國台北總領事館

中華民國駐台北總領事館(Consulate General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Taihoku, Formosa),為中華民國外交部於台灣日治時代在台北所設立之外交領事機構。

1931年4月6日開館,1938年2月1日降旗閉館。

1931年起中華民國在台北設有總領事館,也就是在法理上中華民國「完全承認日本對台灣統治的合法性」。

館舍原本承租位於大稻埕的林本源柏記事務所商舖,1934年遷往宮前町九十番地張月澄(又名張秀哲)宅(約在今中山北路二段112-114號)。

館舍建築目前已被拆除,原址現為華南銀行圓山分行。

台灣的日本時代隨著台灣產業發展人力需求,加上中國大陸生活困苦,促使來台工作的中國勞工在十幾年內大量增加,至中華民國成立時,已達一萬餘人。

而台灣島內的「華僑」,為了加強團結並互相照應,在總督府的允許下陸續成立同鄉會、會館。

雖然華僑得以在台成立同鄉會與會館,但皆屬於民間組織,中國政府並未在台設立任何官方機構(根據中日通商行船條約,中國有權在日本領土內設立官方代表機構)。

又台灣沒有華僑學校,僑民子女的教育成為一大問題。於是1920年代起,在台的中國僑民開始向北京政府陳情設立領館(期透過外交機構保護僑民與開辦華僑學校),北洋政府外交部遂向日本外務省提出交涉未果。

1928年中國南北內戰(國民黨稱為「北伐」)期間,在台中國僑民始轉向國民黨的國民政府求助並獲正面回應。

據說當時任職僑務委員會的半山黃朝琴,對此事曾經出了不少力。

1929年中華民國行政院通過在台灣設立領館一案,1930年5月17日外交部任命林紹楠為台北總領事、袁家達為台北副領事。

5月19日,外交部正式決定在台北設總領事館、在台南設副領事館(後似未建成)。但至年底才與日本完成設領談判。

1931年4月6日,中華民國駐台北總領事館開館,台灣各地華僑商店與團體均懸掛中華民國國旗,各地華僑領袖則來台北參加開館儀式,台紳辜顯榮、日本官員、英國領事等人亦到場祝賀。

1934年新任之駐台總領事郭彝民欲重新尋覓官廳房舍,時台紳張月澄與之交情匪淺(兩人係東京帝國大學學長學弟),故以象徵性的一元日幣將位於宮前町九十番地之住宅,租予中華民國作總領事館用地。

當時屬於日本國籍的台灣人如果要前往中國大陸,就必須得到中華民國政府的入境簽證。當時台北總領事館便提供了核發入境簽證的服務,但是因需多收四圓查證費,曾引起台灣人的批評。

台北總領事館接待來台考察的中華民國官員,以駐日公使館、實業部(現改稱經濟部)與福建省政府為最多。其中較高層級的,便是在1935年,先後訪問台灣的駐日公使與福建省主席。

其中1935年台灣博覽會熱鬧舉行,時任福建省主席的陳儀(228大屠殺主兇之一),率省府官員組團來台參訪。

1938年初,中日戰爭愈來愈激烈~日本發表近衛聲明,宣稱「不以國民政府為對手」後,台北總領事館才收到外交部的返國命令。

1938年2月1日,總領事館在最後一批回國的華僑離台後,正式降旗關閉,館員開始撤離台灣。其中乙種學習員高尊彥遭日方逮捕,死於台北刑務所。

1940年由汪精衛主持的「中華民國國民政府」,與日本「恢復邦交」。

1941年,汪政權外交部重開「中華民國駐台北總領事館」,並改派張國威為駐台北總領事,辦公地點移至大稻埕(今中興醫院北側)但仍向張氏承租位於宮前町之館舍。

1945年日本投降,「駐台北總領事館」關閉,其館員被移送法辦。

後來台北市中山北路曾幾次拓寬道路,「中華民國駐台北總領事館」館舍建築早已不復存。

網路組    2015-08-14, 09:14:26 | 未填寫住址
南非小學將教中文 挨轟屈服帝國主義

2015-08-14
教師批政客:勾結外人出賣靈魂

〔編譯周虹汶/綜合報導〕南非政府十二日宣布,公立小學四年級以上學童,明年一月起可選修中文。南非教師組織不滿此政策,直批南非已屈服於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中國帝國主義」,揚言發起大規模抵制運動。

南非官方語言有十一種,以英文為主流。南非基礎教育部(The Department of Basic Education)此波開出的中小學選修語言清單,除了中文,還有德語、塞爾維亞語、義大利語、拉丁語、葡萄牙語、西班牙語、坦米爾語、泰盧固語及烏爾都語可選,但該部只對增列中文一事發布全國性通令:中文仍是南非非官方語言,公立中小學四至十年級生,明年一月起即可選修該語言,十一年級與十二年級則分別於一七年及一八年實施。
教師將抵制「特定殖民化」政策

認為這項政策是「新形式殖民主義」的南非民主教師聯盟 (SADTU),今年稍早即公開反對當地學校教授中文。該聯盟秘書長瑪魯列克(Mugwena Maluleke)指出,殖民時代曾有人勾結出賣南非靈魂,如今歷史重演,一切都是官員與政客為了私利而作祟,這也是SADTU反對主因;他揚言將立即發送簡訊給所有教師,共同抵制這項「特定殖民化」的政策上路。

主導這項新政的南非基礎教育部,對SADTU說法不以為然。該部發言人穆蘭加指出,當今全球以中文最多人說,學習商業夥伴所用的語言及文化是天經地義的,也是南非人該培養的優勢;目前雖非強迫學習,但已有不少南非教師樂於藉此機會前往中國受訓、擴展視野。他同時反問,SADTU為何不反對其他語言教學?

中國自二○○九年即成南非最大貿易夥伴。南非總統祖瑪(Jacob Zuma)去年十二月曾前往中國訪問並簽署多項雙邊協定,強調中國將提供師資並協助推動南非學習中文人口。

我國設於南非的「斐京華僑公學」,數月前已向南非基礎教育部爭取正體、簡體中文教學雙軌並行制。

網路組    2015-08-07, 22:05:54 | 未填寫住址
自由開講》改變之風已經吹起

2015-08-07 15:18
◎沈政男

二十年後的八月六日,當人們走過台北中山南路教育部門口,將會聽見空中傳來〈改變之風〉這首歌:

「帶我到那神奇時刻,在一個榮耀的夜晚,屬於明日的孩童分享夢想,與你和我。」

就好像人們走過坍塌的柏林圍牆。這首〈改變之風〉是搖滾樂團蠍子的名曲,紀念鐵幕開啟,自由降臨世界。

陸上颱風警報今晚八點三十發布,這颱風有氣象局給的名字,但他知道自己的唯一本名叫「改變」。

今晚(6日)反課綱活動同學在教育部前向群眾與媒體宣布撤退,因為颱風來襲。等到強烈颱風警報發布以後才做這樣的宣布,顯然同學有所掙扎、考慮許久,很希望把運動的訴求推進得更完整更徹底再解散,或許掩面流下的淚水裡,帶著幾分鹹澀的不甘願。

教育部反課綱學生6日晚間正式宣布退場,發表完退場聲明後,學生代表不禁難過掩面。(記者陳志曲攝)

然而同學們啊,改變之風已經吹起,十七級陣風非因熱帶氣旋而起,而是因為你們的勇敢、熱情、無畏與堅持,感動了許多台灣人,影響了無數像你們一樣的青少年,他們的心靈颳起暴風,就要吹散舊時代留下的所有冷漠、怯懦、蒙昧與迷思。

當風雨過去,日頭重新照耀這片土地,天空將會乾淨得像一面鏡子,人們仰頭將會看見自己是多麼挺立世間,對過去不再悔恨、對現在不再怨懟、對未來也不再徬徨,整個國家將像一個通過成長試煉的十八歲年輕人,清楚而堅定地往前路邁進。

二十年後,如果台灣成了這樣的國家,高中歷史課本上將會這麼寫著:「二十年前的八月六日,在一群高中生的帶動之下,吹起了改變之風。」

這次的反課綱運動有幾層意義:

一、台灣社會的政治參與向下再紮根,台灣青少年證明自己可以藉由社會運動改變世界。

二、接續去年的太陽花學社運,反課綱運動代表台灣意識在台灣土地的再深化,來到了青少年層級。當大部分青少年都知道自己的國家叫什麼名字,這個國家就開始有了名字。

接續去年的太陽花學社運,反課綱運動代表台灣意識在台灣土地的再深化,來到了青少年層級。(記者陳冠備攝)

三、這次的課綱調整,是馬政府所代表的在台中國精神勢力的最後奮力一搏,而遭受這樣的強大力道反擊,證明台灣社會已經揚棄了虛幻的中國幽靈。其實這是歷史辯證的必然結果,既然台灣與中國已經彼此阻隔幾十年,台灣又已是富足自由的社會,本土認同自必落地生根、成長茁壯。

四、台灣二十年教改顯然成功,才能造就出這麼優秀,能關心社會、解析公眾議題,並組織群眾帶動改革的青少年。還在認為台灣教改失敗的人,不只不了解教育,連人類社會的基本價值也不清楚。

五、這次的運動也顯示公民社會的幅員更加擴展,基礎更加穩固,未來政治人物與國家機器,將被更龐大更有力而且更有創意與活力的公民社會監督。

以上這些意義,在去年太陽花學社運也得到了實踐,今年的反課綱學運則是更加以深化與延伸。有人說反課綱同學年紀那麼小,背後一定有人操縱利用——大錯特錯,組織群眾改變社會,不是什麼特異功能,青少年當然也可以學會。

這次的運動也顯示公民社會的幅員更加擴展,基礎更加穩固,未來政治人物與國家機器,將被更龐大更有力而且更有創意與活力的公民社會監督。(記者簡榮豐攝)

青少年算數學做實驗,會輸你嗎?數奧題目你會幾題?連題目都看不懂!同理,青少年之中,當然也有人文與社會資優生、社會運動天才,十七、八歲就可以介入政治、領導改革,只是過去的台灣社會,被錯誤的統治方式壓制了公民社會活力,當然也箝制了青少年的社會參與。

反課綱運動唯一受到的影響,是模仿了太陽花學社運,從學長學姊那裡學到了抗爭技巧,這從兩個月來,同學們種種設定議題、推動訴求的方式大都有太陽花學社運的影子,可以得到印證。當然太陽花也非憑空出土,也是受到了國外的影響。

網路世代的到來,使得政治參與的啟蒙與學習更加便利與快速,當然青少年也可以暗中自我訓練,達到大人難以想像的成熟度,然後一躍而起,驚嚇當權者。馬拉拉、黃之鋒、余澎杉,都是如此。

網路世代的到來,使得政治參與的啟蒙與學習更加便利與快速,當然青少年也可以暗中自我訓練,達到大人難以想像的成熟度,圖為黃之鋒。(法新社)

馬拉拉即將來台,主辦單位務必邀請她與反課綱同學代表會面,讓她知道,台灣青少年也跟她一樣,能對改革社會做出重大貢獻。

在今晚的撤退宣布裡,有兩位領導者廖崇倫與陳建勳是台中一中同學,他們也是兩個月前,最先引燃反課綱抗爭火把的台中一中蘋果樹公社成員。你看他們這些日子以來展現的便給口才、領導能力、沉穩氣質與堅毅精神,完全不遜於大學生與一般社運人士,足以讓台中一中校友與有榮焉。

今年是台中一中創校一百周年,百年前創校先賢這麼寫著,「吾台人本無中學,有則自本校始」;一百年後,台中一中可以自豪地說,台中一中為台灣培養了新一代的青少年典範!

(時事散文家、精神科醫師,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貼自臉書)

網路組    2015-08-06, 12:09:06 | 未填寫住址
【投書】天然台、天然獨、天生台灣人

發佈於 2015年8月4日

文/林宇廷

我,林宇廷,1995年出生,今年20歲,今天要說的故事,從兩天假日、一份課綱開始。

2001年1月1日,中華民國對台灣實施周休二日制度。

2001年,陳水扁政府重新修定課綱,由清大歷史系教授張元擔任歷史科課綱召集委員,台灣史首次獨立成冊。

2003年,這份課綱首次公開,受到立法委員及媒體抨擊,國民黨立委洪秀柱等人批評這份課綱具台獨思想,張元因此辭去召集人職位,課綱修訂暫停。

2004年教育部長杜正勝任內,這份課綱被重新推動,以「普通高級中學暫行課程綱要(95暫綱)」名稱公布,在2006年(民國95年)開始使用。

2001這年秋天,我進入小學就讀。

2006年,本土課綱實施,我正要進入小學最後一年。

所以我自第一天使用歷史課本(國小只有「社會」課本),就是接觸完完整整的本土課綱。

我這一代以降,天生就內建周休二日與本土史地意識,所以我們走到今天,進入社會,成為公民,我們再也不能像先人一樣忍受不正常的工作時數,再也不能按捺對台灣土地的求知慾,再也不能忽視台灣社會無所不在的謊言。

再也不能,做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我們台灣人被中華民國、大日本帝國、大清帝國、大明帝國、荷蘭共和國、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統治、殖民、壓迫、屠殺四百年,而今終於有一份自己撰寫的歷史,並且能夠列入正規教育。

我們這一代台灣人,是乾淨清白,不願、不能、不准許被押著扭曲認同的世代。

我們不必崇拜任何人的山河,自己就擁有268座3000米級大山的雄偉,以及擁有整片西太平洋的遼闊。

我們孕育豐美的南島語族文化,並吸納整個大東亞文化的精華,接受任何子民在此追求自由。

我們是充滿希望、快樂、不屈不撓的台灣人。

而這裡是婆娑之洋,美麗之島,這才是真正的台灣。

Liru / 敏牽    2015-08-02, 14:34:52 | 未填寫住址
史明要黃國昌轉達 NATPA扮演國際發聲角色

「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NATPA)宣布台獨運動先行者史明與中研院研究員黃國昌兩人榮獲第一屆「廖述宗教授紀念獎」。由於史明年事已高,不便前往美國親自領獎,黃國昌日前特地帶著新竹水蜜桃前往拜會史明,聽聽史明有什麼話,需要他在頒獎會上轉達。史明除了表達感謝(NATPA)好意之外,也感到「無上光榮」。他希望黃國昌向(NATPA)轉達,台灣人對國際局勢動態的演變,關注的意識比較低,NATPA剛好可以扮演向國際發聲的角色,來表明台灣的立場。

史明說,北美洲教授協會可以說台灣人的菁英,「愛台灣的心肝,不會比島內民眾少」,但要有具體行動,才能讓大家改變觀念。他建議NATPA成立「台灣國際情勢因應小組」,凡是國際上輿論或重要人物、政治團體或政界對台灣前途發表意見,NATPA可以發揮影響力,寫信、去電致意或是在媒體發表同意與否的意見,表達台灣人的心聲,否則有些談話明明對台灣不利,但是島內團體沒有意識到事態嚴重性,來予以回應,這會讓國際社會誤以為台灣人也默認這樣的情勢發展,如此下去對台灣相當不利。
史明也當場稱許黃國昌與太陽花運動夥伴們,佔領立法院議場並向社會強烈表達反服貿的立場,這個行動可以說打破社會運動紀錄,在台灣民主運動史上爬了很大一個階梯,他感到很欣慰。

對於太陽花運動所捲起風潮,促成「公民社會」的覺醒,史明向黃國昌表示,「你真熱情、有正義感、很純粹」、「現在是你們的時代了,我們已經老了,一切拜託你們了」。

面對目前獨派小黨林立,史明表達他的憂心,他也知道民進黨有缺點,但在讓國民黨下台前提下,這次總統選舉,必須唯一支持蔡英文拿到總統位置,同時立場、理念、戰略也不能改變,其餘戰術如何運用都可以談。

對於高中生反對課綱微調引起的抗爭,卻遭到教育部長控告,黃國昌特地拿出「堅持台灣主體,反對黑箱課綱」訴求,希望與史明拍照,並給予高中學生精神支持。史明對於年輕人勇於表達自己主張的魄力,感到相當欣慰,同時也希望他們堅持下去。
史明與黃國昌在會面一個多鐘頭當中,多次表達很高興與黃見面,嘴邊不時說著「請指教、拜託你、如果你同意」等語,完全沒有前輩的真正「指教」的架勢,黃國昌則整場「是!是!是!」,靜靜聽取史明前輩的人生經驗及革命理論,專心紀錄關鍵語。

黃國昌也允諾從美國參加「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NATPA)頒獎典禮返台後,會再前來拜訪,同時也會把林飛帆一起帶來。


4557
條留言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158 159 160 161 162 163 164 165 166 167 168 169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176 177 178 179 180 181 182 183 184 185 186 187 188 189 190 191 192 193 194 195 196 197 198 199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221 222 223 224 225 226 227 228 229 230 231 232 233 234 235 236 237 238 239 240 241 242 243 244 245 246 247 248 249 250 251 252 253 254 255 256 257 258 259 260 261 262 263 264 265 266 267 268 269 270 271 272 273 274 275 276 277 278 279 280 281 282 283 284 285 286 287 288 289 290 291 292 293 294 295 296 297 298 299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319 320 321 322 323 324 325 326 327 328 329 330 331 332 333 334 335 336 337 338 339 340 341 342 343 344 345 346 347 348 349 350 351 352 353 354 355 356 357 358 359 360 361 362 363 364 365 366 367 368 369 370 371 372 373 374 375 376 377 378 379 380 381 382 383 384 385 386 387 388 389 390 391 392 393 394 395 396 397 398 399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414 415 416 417 418 419 420 421 422 423 424 425 426 427 428 429 430 431 432 433 434 435 436 437 438 439 440 441 442 443 444 445 446 447 448 449 450 451 452 453 454 455 456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