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九月 2019 >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發表留言


網路組    2015-03-21, 00:39:11 | 未填寫住址
像我這樣的革命一生 陳麗貴談《革命進行式》與史明其人其事

史明第一次看這部片時精神不好,看完他說「都沒有東西,妳怎麼處理得這麼好?」但我覺得這對他不算讚譽,因此有點沮喪;第二次看完他說,「有這部片,我可以對祖先交代。」他說下次請想請我一起去祭祖。後來每次看,他都從頭坐到尾,不會致意完就離開,他特別對我說,每次看都覺得更好。史明一直讓我驚嘆,他97歲了,真的是一個很特殊的人。

我想呈現他永不妥協的精神,當然他有人性的脆弱面,但犧牲了愛情、家人、同志,他確實為了理想主義付出很大代價。太陽花學運時他在議場對學生說,我是來向你們學習純粹的理想主義和勇氣。看到一個97歲的人跟小60幾歲的人說這些話,非常動人。

網路組    2015-03-18, 11:31:23 | 未填寫住址
典藏太陽花文物 中研院今上線

http://public.318.io/

http://expo.318.io/

2015-03-18

〔記者湯佳玲/台北報導〕太陽花學運今天滿週年,中研院三個研究所保存近七千件太陽花運動的相關文物,進行數位典藏後,將於今天零時起上線,是近年來台灣公民與社會運動文物被保存最完整的一次。

去年學運退場前,中研院社會所所長蕭新煌、歷史語言所所長黃進興、台灣史研究所所長謝國興聯名發表聲明,指立院議場內的學運標語、宣言、畫作等,既是眾多公民的創作,亦為全體社會追求民主的公共財,有必要積極協助保存,作為全體公民當代集體經驗及未來歷史記憶的憑藉。

三一八文物保存計畫專案主持人、中研院史語所研究員黃銘崇指出,當時從議場內外一共搶救約六千五百件文物,有些是小的明信片、文宣標語、影音、圖片,也有大型物件,像是放在青島東路上、由北藝大製作的大型太陽花裝置藝術等;加上後來陸續有人捐贈,至今一共收藏近七千件。全數文物經過拍照、掃描、數位化後,已置入數位典藏,將於今天零時起上線。實體物品則收藏在一間空的研究室。

黃銘崇說,三一八的收藏很特別,「沒有策展人、也沒說要策什麼展」。

黃銘崇也說,史料蒐集也能還原歷史,就像三二三佔領行政院事件,政府說抗議群眾是暴民,但從影片與照片就可知道,黑島青總召魏揚高喊「大家不能動手去推」,警察因此才得以守住政院,「公民沒有動手,只有被打、被噴水的份。」

網路組    2015-03-16, 22:43:28 | 未填寫住址
中國對台策略「質變」,「曲線進入」買台灣!


◎新一

長期以來,中國對台採「以商逼政」、「以經促統」的併吞手法,台灣人民對此應不陌生。然而,過往的「以商逼政」亦或「以經促統」等說法,某種程度是指涉當年台資受到中國改革開放所釋出的廉價勞工,到後來覬覦所謂的「中國廣大市場」,而一路向西挺進的台資。隨著台資西進中國,兩國之間的貿易分工與經濟互賴逐步深化;因此,中國便可順理成章地使出「以商逼政」亦或「以經促統」,並表現在中國對台辦與中國台商各種挺藍手法,甚至指派王雪紅或郭台銘之流,粗暴地恐嚇台灣選民。

中國過去常使出「以商逼政」亦或「以經促統」對付台灣,並指派王雪紅或郭台銘(右)之流,粗暴地恐嚇台灣選民。(資料照,記者廖振輝攝)

回望1990年代,為了緩住早年的西進潮,1992年的《就業服務法》讓引進廉價「外籍勞工」政策依法有據,滿足台灣資本家高喊缺工,實則缺廉價勞工之渴求,希冀以此政策,挽留台灣資本家躍動西進的心。然而,台灣資本西進的躁動,依舊難以舒緩,因此,便開始有1994年大張旗鼓的「南向政策」,企圖以「南向」引導「西進」潮的方向尾隨。又兩年後的1996年,李登輝總統便使出「戒急用忍」之招,以政策力阻資本一路向西潮。於是,台灣資本便以取道第三地的「曲線進入」的方式,繼續完成挺進中國的夢想。根據1999年筆者在香港調查的資料,當時在香港註冊的台灣「紙上公司」(paper company)—以香港為名義註冊地,但實際在中國設廠投資的台資公司,將近三千家之譜。

隨著阿扁執政,對李登輝的「戒急用忍」更弦易張,改以「積極開放,有效管理」之策,造成台資挺進中國速度拉大,讓台灣總體製造業的「台灣接單,海外生產」比例從2000年的12.2%,飆漲到47.%。雖然,到了鬼島共業馬邦伯執政,此一比率已經突破50%,但已不見阿扁任內那種增幅了,也因為如此,鬼島共業馬邦伯總是說如果這是掛勾互賴,是阿扁任內的問題。

馬英九(右)任內的「門打開,阮顧厝」的政策轉向問題,不只是兩岸經濟貿易的互賴,而是中經綁台政手段的一種「質變」。(資料照,記者劉信德攝)

事實上,鬼島罪人馬邦伯此說有其道理;但,馬邦伯任內的「門打開,阮顧厝」的政策轉向問題,不只是兩岸經濟貿易的互賴,而是中經綁台政手段的一種「質變」。儘管,服貿、貨貿、自經區等向中國開放的政策被擋下來,但中資卻反過來以「曲線進入」模式挺進台灣—利用第三地、亦或第三人的方式進入台灣。換言之,鬼島罪人馬邦伯任內,造成「曲線進入」的方向掉轉,讓原本由台資向中國的方向,變成中資曲線入台的「質變」。例如,最近在台灣媒體追捧下的中國資本家馬雲,早在2008年即取道新加坡名義的公司進入台灣,且馬政府竟是七年之後方知。

早年,學者吳介民曾經發現台資在中國廣東的時候,並非聚集於「特區」,反倒透由各種「關係」取得更優惠的條件,而將投資佈局在「特區」之外的城市,如東莞等城市。換言之,「特區」可以作為一種將小心翼翼地外國資本圈限在可控範圍的手法,但中國官場式的「關係」文化與貪腐底蘊,硬是讓利用特區的空間設限為控管約束之可能破功。同樣的,「曲線進入」的質變,讓台灣對中資的設限形同作廢;因此,儘管服貿、貨貿、跟自經區等向中國開門的政策仍舊卡關,但中國依舊可以透由「曲線進入」實行「買下台灣」的戰略。

最近在台灣媒體追捧下的中國資本家馬雲,早在2008年即取道新加坡名義的公司進入台灣,且馬政府竟是七年之後方知。(資料照,記者羅沛德攝)

此一「曲線進入」模式的「質變」,讓台灣民間雖然言之鑿鑿地指稱哪間公司行號、產業、房地產或碼頭,早已變成中資,但令人驚慌的是,政府跟民間卻沒有具體資料佐證,此種流傳於民間的言之鑿鑿,是以訛傳訛,亦或內幕真相的爆卦。因此,「曲線進入」的U Turn,造成中經綁台政的「質變」現象,便有兩個問題值得關注。

首先,儘管從兩岸貿易依賴度看來,阿扁任內的「積極開放,有效管理」政策讓讓中台兩國經濟互賴不斷深化,但鬼島共業中國國民黨的馬邦伯任內造成的「質變」現象,卻不會表現在傳統中台兩國進出口貿易的量上。因此,中國對台灣的經濟綁架,並利用經濟干預政治的力道,也從過往的間接透由鬼島資本家為政治槓桿,變成有了直接干預介入的可能。換言之,「以商逼政」、「以經促統」所表現出的間接干預,已不足以形容中國對台灣的經濟綁架與政治干預,畢竟鬼島共業馬邦伯任內造成的質變,讓中國得以有「直接買下」此一省事跟省心的手段囉。

於是,令人狐疑的問題便是,當中國在罪人馬邦伯任內,對台灣的政經影響干預,從間接變成直接的當口,為何中國對於中國國民黨推不出總統候選人,且2016有政治崩盤之虞,卻變得更低調旁觀呢?是中國國民黨朱立倫跟中共早有默契,2020才是主戰場嗎?果若如此,那看似棄守2016的作為,又是有何盤算呢?這值得吾人深思。

中國曲線進入台灣的「買下台灣」,究竟買了哪些?買了哪裡?諸如此類的相關資料,則首先必須全數「透明與開放」。正在推動「開放政府」的民進黨執政縣市,則必須率先讓「中國購買台灣」的清單曝光。(資料照,記者王藝菘攝)

再者,正當中共政治性官員對台轉趨低調之際,中國的資本家卻變得大張旗鼓,大手筆地提供台灣青年100億創業基金,宛如「買下台灣青年」之壯志豪語。換言之,質變後「曲線進入」的「買下台灣」之舉,必然是中國對付台灣的主要旋律之一。如果,台灣社會正夯的「開放政府」概念的核心之一,便是政府資料的透明與公開;那面對鬼島共業馬邦伯任內中國曲線進入台灣的「買下台灣」,究竟買了哪些?買了哪裡?諸如此類的相關資料,則首先必須全數「透明與開放」。正在推動「開放政府」的民進黨執政縣市,則必須率先讓「中國購買台灣」的清單曝光。

(原文經作者同意轉貼自極光電子報)

網路組    2015-03-16, 10:05:29 | 未填寫住址
太陽花學運週年/吳叡人:台灣民族國家形成的徵兆

2015-03-15

〔記者陳彥廷/台北報導〕太陽花學運將滿一週年,專家學者回頭審視其定位,中研院台史所副研究員吳叡人表示,這場運動是一個「台灣民族國家形成的某種徵兆」,並且可以看出,本土立場左翼政治力量正式出現,台灣民族主義的社會基礎非常明顯地正在「向左轉」。

台灣教授協會昨舉辦「三一八太陽花運動一週年:『重構台灣─太陽花的振幅與縱深』」學術研討會。中研院社會所所長蕭新煌表示,從冷戰時期美中台關係、台灣與世界關係來觀察,我國與中國互動一路醞釀,去年太陽花學運的發生是長期資本主義社會造成的核心─邊陲的剝削與不平衡,可以預見一定有衝突發生,只是不知道衝突何時到來。

吳叡人也從國際政治背景指出,在美國重返亞洲的大戰略,美日安保條約正待重新討論、日本要提升軍備時,基於「民主」高正當性的太陽花學運形同一股反中力量之呈現,正面呼應美國,學運某種程度改變了東亞地緣政治結構。

吳叡人說,台灣不會就此從邊陲國家躍升為核心國家,接下來必須特別關注台灣內部的社會正義問題,這也與外部的國際政治環境相互關聯。
公民社會應施壓民進黨推憲改

吳叡人表示,從三一八到反核四運動顯現出本土性很強的公民社會,國家內部出現新的階級政治,台灣民族主義的社會基礎向左轉,這種左翼台獨在戰後公共論述中很少出現、最近才開始出現,這是台灣民族國家逐漸進入形成階段的徵兆。

不過,吳叡人說,這種左獨台灣民族主義的出線並不等於能夠形成公共政策、且能被制定執行。他說,三一八後一系列行動創造了巨大社會能量,在九合一選舉中轉換成政治能量,但公民社會卻無能力形成自己的政治代表,能量被民進黨與北市長柯文哲接收,公民社會如今組黨,只是力量被接收後的組黨。

他認為,公民社會接下來要不斷對民進黨施壓,讓他們在每階段戰戰兢兢,若有機會完全執政、進行比較有理想的憲改,才可能創造新的政治社會結構。

網路組    2015-03-03, 13:25:30 | 未填寫住址
令人瞠目結舌的中國14次人口大滅殺史

[轉貼] 中國歷史上14次人口滅殺

造阿房宮70萬人受宮刑
中國歷史上幾乎每一個日子都在血雨腥風中飄搖,每一個心靈在皮鞭和飢餓的恐懼中顫抖——於是,每一個救世主先後揭干而起了。中國的專制主義誕生於中國的災亂之中。

僅以戰爭為例,在商朝的《卜辭》中就記載了各種戰爭61次。
而據《春秋》記載,在春秋時期242年間各種戰爭448次。
到了戰國時期,僅大規模的戰爭就有222次。
孟子說,春秋無義戰。豈止春秋!2500年來,哪一場自相殘殺,談得上正義?
哪一次改朝換代,不是人口死亡過半?

秦人嗜好戰爭,他們左手提著人頭,右胳膊下夾著俘虜,追殺自己的對手。司馬遷記載:秦國攻魏殺8萬人,戰五國聯軍殺8萬2千人,伐韓殺1萬人,
擊楚殺8萬人,攻韓殺6萬人,伐楚殺2萬人,伐韓,魏殺24萬人,攻魏殺4萬人,擊魏殺10萬人,又攻韓殺4萬人,前262年擊趙白起殺盡42萬人,又攻韓殺4萬人,又攻趙殺9萬人……前207年項羽坑秦降兵20萬。

戰國末中國人口2千萬人。可中國軍隊卻遠遠超過歐洲:秦始皇守五嶺用兵50萬,防匈奴30萬人,修長成50萬,造阿房宮秦皇陵的130萬人(其中受宮刑者達70多萬人)。
以至於「丁男被甲,丁女轉輸,苦不聊生,自經於道樹,死者相望」
(《漢書、嚴安傳》)。


秦始皇三十六年,有一顆流星落下,有人在隕石上刻字:
「始皇死土地分」。秦始皇就把隕石周圍居住的人,全部殺了。

秦始皇的後宮姬妾,凡沒有兒子的,全部殉葬。修造墓地的工匠,
在葬禮完畢之後,20多萬役卒全部封在墓裡,死於非命;
以後凡修皇陵的民工都是同樣悲慘的下場。

到胡亥時,賦稅甚至增加到超過農民收入的2/3。

1.秦末農民戰爭

從公元前195到公元前205年西漢建國初期,共歷十年。
秦朝末年有2000多萬人,到漢初,原來的萬戶大邑只剩下兩三千戶,
消滅了原來人口的70%。大城市人口剩下十分之二三。
甚至出現了「自天子不能具鈞駟,而將相或乘牛車,齊民無藏蓋」的現象(《史記·平准書》)。

2.漢武帝伐匈奴

漢武帝在位五十多年(前140-前87年),幾度討伐匈奴,海內虛耗,人口減半,50%的人死亡。

3.西漢末年混戰

公元2年全國人口5959萬,經過西漢末年的混戰,到東漢初的公元57年,人口2100萬。損失率65%。
20年間,西安的人口從68萬減到28萬,大荔從91萬減到14萬,興平縣從83萬減到9萬,綏遠縣從69萬減到2萬。

4.三國鏖戰

公元156年人口5007萬,經過黃巾起義和三國混戰,
公元208年赤壁大戰後的全國人口為140萬,公元221年人口下降到90萬;
損失了98.3%。

「馬前懸人頭,車後載婦女」、「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生民百餘一,念之斷人腸」,公元208年赤壁之戰曹操說漢末三國大動盪活下來的人只是原來人口的1%!
一直到公元265年,三國人口總計才767萬。

5.西晉八王之亂

從公元291年開始,先後有汝南王亮、楚王瑋、趙王倫、齊王、長沙王、河間王、東海王越及成都王穎八王為爭奪皇位,在洛陽相互攻殺,戰亂歷時十六年之久,死亡人口達數十萬人,許多城鎮均被焚燬,史稱「八王之亂」。


「八王之亂」使西晉初年並不十分發達的經濟,受到更為嚴重的破壞,與此同時,關東地區又爆發了罕見的蝗災和瘟疫,
史載「至於永嘉,喪亂彌甚。雍州以東,人多饑乏,更相鬻賣,奔迸流移,
不可勝數。幽、並、司、冀、秦、雍六州大蝗,草木及牛馬毛皆盡。
又大疾疫,兼以饑饉」,「流屍滿河,白骨蔽野」(《晉書·食貨志》)。

6.南北朝混戰

公元311年,劉曜攻長安,關中地區的人口僅餘1-2%。

後趙帝國地盤很小,皇帝卻有五個皇后,一萬多姬妾。他死了以後,兒子日夜與五個皇后母親淫樂,被岳父殺掉,滅絕了皇族。

皇帝石虎,一次徵集美女3萬人,僅公元345年一年中,因徵集美女而不情願者被殺高達3千餘人。為容納美女,石虎分別在鄴城、長安、洛陽興建宮殿,用人力 40萬。鋪天蓋地苛捐雜稅,迫使缺衣少食的農民賣兒賣女,賣完後仍然湊不夠,只好全家自縊而死,道路兩側樹上懸掛的屍體,前後銜接。前燕帝國進圍鄴城,那數萬宮女,不是餓死,就是被士兵烹食。

石虎的長子石宣害怕弟弟石韜跟自己奪位,先派人刺死石韜,
再密謀幹掉老爹提前接班。事敗之後,石虎立即登上高台,將石宣綁到台
下,先拔掉頭髮,再拔掉舌頭,砍斷手腳,剜去眼睛,扔進柴堆活活燒死,石宣所有的妻妾兒女,全都處斬。

石宣的幼子才五歲,拉著祖父的衣帶不肯放鬆,連衣璉都被拉斷,但被硬拖出去殺死。
太子宮的官吏差役數千人全被車裂。石虎死後,登基33天的兒子,
被另一兒子殺掉。183天後,又被另一兒子殺掉。

103天後,一名漢族將軍冉閔殺盡皇室,下令:
「凡殺一個胡人者,官升三級。」
霎時間,僅首都鄴城屠殺胡人20萬,造成數百萬人的死亡。

北朝的齊代有2000萬人,到北周時人口僅900萬;南朝宋代有469萬人,到南陳滅亡時只有200萬人,損失率達60%。


7.隋朝役民

隋朝24年,揚堅的次子揚廣發動宮廷政變殺死了父親和哥哥揚勇,
霸佔父親最寵愛的陳夫人。他擴建洛陽皇宮,每月役丁2百萬人。

修運河,隋煬帝「詔發天下丁夫,男年十五以上,五十以下,俱要至,如有匿之者斬三族」,役夫達543萬餘人,晝夜開掘,男人不足,女人充數,死者過半。
如此浩大的工程,其目的是為了滿足隋煬帝到江都享受驕奢淫逸的腐朽生活。又三次率軍進攻高麗,傷亡無數。

從公元611到628年18年間,兵變、民變和宮廷政變共136次,
有50多位稱帝稱王者,均統兵15萬以上,各據一方,相互混戰。
全國戶數由890萬減至290萬,人口由公元606年4602萬人,減到639年1235萬,損失率73%。

8.安史之亂

皇帝為奪回江山,竟卑躬乞求匈奴回紇收復洛陽,應允任意搶掠三日,
使洛陽成了一片廢墟。歷時九年的殘殺,使黃河流域蕭條淒慘,人煙斷絕,
獸游鬼哭。中國人口從九百萬戶銳減至二百萬戶,四分之三慘死,殘存者以紙為衣。公元755年有5292萬人,到760年人口1699萬。損失率68%。

9.黃巢起義

有一句俗語:「黃巢殺人八百萬——劫數難逃。」
黃巢占長安,其部屬「殺人滿街,巢不能禁」。
待到官軍反撲長安,一城百姓完全站到了官軍的立場上,
「巢怒,縱兵屠殺,流血成川,謂之洗城」。

黃巢所過之地,百姓淨盡、赤地千里。
《舊唐書》記載:
黃巢率領全軍圍陳州近一年,數百(一說三千)巨碓,
同時開工,成為供應軍糧的人肉作坊,流水作業,日夜不輟。
將活生生的大批鄉民、俘虜,無論男女,不分老幼,悉數納入巨舂,
頃刻磨成肉糜,並稱之為「搗磨寨」。
陳州四周的老百姓被吃光了,就「縱兵四掠,自河南、許、汝、唐、鄧、孟、鄭、汴、曹、徐、兗等數十州,鹹被其毒。」

唐末、五代,前後八十年,中國內外一片混戰,億萬生靈塗炭。前後58個皇帝,有42個死於非命。
自秦後的所建立三十餘個朝代的開國之君出身遊民和社會下層的約佔了一半。五代十國之間的開國之君十有七八是兵痞、無賴、流浪漢,心狠手辣就是自然的了。

唐武宗(841-846年)時有496萬戶,後周世宗(955-960年)僅120萬戶,
到宋初為200萬戶。損失率76%。


10.金、元滅兩宋

1122年全國人口9347萬,到元初1274年,人口887萬。損失率高達91%。

蒙古人滅花剌子模,屠尋思干(撒馬爾罕)城約百萬人口;
滅西夏,屠八十餘萬。蒙古人數次西征,凡有抵抗即屠城,共屠數百城,
包括屠殺了巴格達的數十萬人口,整個中亞一片廢墟。


忽必烈屠殺了中國人1800萬人,中國北方90%漢族平民慘遭種族滅絕。
四川在蒙古帝國屠殺前,估計有1300-2000多萬人,屠殺後竟然
不滿80萬人,幾乎成了無人區。
在蒙古人殺戮和統治下,中國喪失了7000多萬人口。
蒙古帝國在中國境內的種族滅絕,作為世界記錄放在《吉尼斯世界記錄大全》1985年版。

蒙古人統治下的漢人、南人是賤民。殺蒙古人償命,殺回回罰銀八十兩,
殺漢人罰交一頭毛驢價錢。漢人村裡新媳婦的頭一夜一定要給蒙古保長,
中國人甚至連姓名都不能有,只能以出生日期為名,不能擁有武器,
只能幾家合用一把菜刀。


11.元末混戰

元人陶宗儀所著的《南村輟耕錄》裡說,
「天下兵甲方殷,而淮右之軍嗜食人,以小兒為上,……或使坐兩缸間,外逼以火。或於鐵架上生炙。或縛其手足,先用沸湯澆潑,卻以竹帚刷去苦皮。或盛夾袋中,入巨鍋活煮。或男子止斷其雙腿,婦女則特剜其兩乳,酷毒萬狀,不可具言」。

人肉曰『想肉』,食之而使人想也。
「淮右之軍」即朱元璋之軍,這個吃人上癮的軍隊,何嘗考慮過民意。

明朝的開國者朱元璋出生微賤,生性殘暴。
他在生計艱難之際為郭子興收留、重用,完全借郭子興而興,
得勢後他卻忘恩負義。
朱元彰的好友殺了都元帥,朱元彰又殺了好友,當上都元帥。
1366年,朱元彰救應遭難的皇帝,在龍舟上把皇帝推入長江,
建立了明朝。他殺來殺去,先征服了中國人,才轉向驅趕已經勢微的蒙古人。

奪得天下後,朱元璋翻臉不認人,「火燒獨角樓」,
大殺功臣、朝臣,據史書記載,胡惟庸、李善長、藍玉三案總共殺人十萬之多。
在位三十年,殺了二十萬,基本上將功臣殺光,連毫無二心的幼時放牛娃朋友徐達也不放過,可謂冷酷刻暴到了極點。

朱元璋賜給常遇春美妾,可常遇春的元配砍掉了美妾的手。
朱元璋派人殺了常遇春的元配。她的肋骨被砍成小塊弄熟,由朱元璋分發給常遇春及眾大臣食用。

明朝最著名的酷刑莫過於「剝皮揎草」,將一個活人的皮剝下來,再塞上草。
歷史上的皇帝很少用這種刑。只有土匪、流寇和酷吏才下得了手,
而明初的幾個皇帝竟對此都樂此不疲。剝皮時如果讓被剝皮者早死了,
明朝竟規定:「有即斃者,行刑之人坐死。」

朱元璋在各州縣設有「剝皮亭」,官員一旦被指控貪污,無需審判即被剝皮,懸皮於亭中,以示警戒。他懲治官倒,如空印案、郭桓案,數萬人被連累致死。
因貪污罪名死於監獄或被判刑的,每年都有數萬人。
但明王朝最終仍然陷於腐敗泥淖而不拔,嚴嵩的貪污款就相當於好幾年的國防預算!

明太祖朱元璋死後,用了46個妃妾、宮女殉葬,在以後的70年中,
這種野蠻的制度又在皇帝與諸王中流行。


朱棣比起乃父來,毫不遜色。1402年,他奪了親侄子的皇位,
導致了幾十萬人的戰死沙場;建文帝宮中的宮人、女官、太監被殺戮幾盡;
他一次性枉殺1萬4千多人。
他還將忠於建文帝的舊臣如方孝儒等人全部殺死;
僅方孝儒一家,滅「十族」就殺掉873人!對於方孝儒的妻女,
喪盡天良的朱棣竟把她們送進軍營,讓士兵輪姦,一個女子每一日一夜要受20餘男子的凌辱。有被摧殘至死的,朱棣就下聖諭將屍體餵狗吃了。

永樂末年,他大肆屠殺宮女、宦官,在這次大慘案中,
被殺的宮女有近3000人之多。

明成祖死亡(公元1424年)的當天,30多名宮女都餉之於庭,
吃完以後,被帶上殿堂,哭聲震殿閣。
殿堂內置有小木床,使宮女立在床上,樑上結有繩套,把她們的頭放在圈套中,然後撤掉小床,使她們吊死。據說,這樣殉葬比活埋要痛快得多。


12.明末混戰

從李自成起義到吳三桂滅亡,混戰五十四年。
明末人口為一億,到清世祖時全國人口只剩下1400萬人了,
銳減了80%多,損失人口8000多萬。

1628年(崇禎元年)陝西的大饑荒弄到人相食的地步,
正是這場空前的大災難拉開了明王朝滅亡的序幕。

李自成的大順軍的戰馬飲的是俘虜的血,馬飲慣了血,對水不屑一顧。
上了戰場,戰馬一聞到血腥味,奔騰嘶鳴,眼睛發紅,簡直像獅子一樣。
大順軍打下安徽桐城,百姓簞壺食漿,以迎義師。
一農民在城門口攔住幾個大順軍戰士,向他們講述自己的苦難,
一個大順軍小頭目說:「哎呀,你既然那麼苦,何必活在世間?」
就把老農殺了。

1644年陰曆八月初九張獻忠陷成都,張獻忠下令屠城三日。三日過了,
停止大殺,仍然每日小殺百餘人以樹威。
歐洲傳教士利類斯和安文思二人所著《聖教入川記》記載,
張獻忠每日殺一二百,為時一年又五個月,累計殺人十萬,亦不算多。
清軍一來,他就逃了。在大軍逃離成都前,更是對成都實行殘酷的
「四光政策」,盡殺蜀人,從老百姓到軍隊家屬(老弱病殘)再到他部隊中的湖北兵、四川兵,最後連早期跟隨他出生入死的秦兵也在剮殺之列,
剮殺後製成醃肉以充軍糧,單就此點來說,實在獨步中國大屠殺史。


據《蜀破鏡》記載,某日晚,他的一幼子經過堂前,張喚子未應,
即下令殺之。第二天晨起後悔,責問妻妾們昨晚為何不救,又下令將諸妻妾以及殺幼子的刀斧手悉數殺死。

張獻忠學朱元璋剝人皮,「先施於蜀府宗室,次及不屈文武官,
又次及鄉紳,又次及本營將升。凡所剝人皮,滲以石灰,實以稻草,
植以竹竿,插立於王府前街之兩旁,夾道纍纍,列千百人,遙望如送葬俑」。
張獻忠創造了許多殺人的名堂,譬如派遣將軍們四面出擊,
「分屠各州縣」,名曰「草殺」。
上朝的時候,百官在下邊跪著,他招呼數十隻狗下殿,
狗聞誰就把誰拉出去斬了,這叫「天殺」。
他想殺讀書人,就開科取士,將數千四川學子騙來殺光。

每屠殺一地,都詳細記錄所殺人數,其中記有人頭幾大堆,
人手掌幾大堆,人耳朵幾大堆。打下麻城後,他把婦女的小腳砍下來堆成
山,帶著他最心愛的一個小妾去參觀。小妾笑著說:
「好看好看,只是美中不足,要再有一雙秀美的小腳放在頂端,
就再好也不過了。」
張獻忠笑咪咪地說:「你的腳就最秀美。」
於是把小妾的腳剁下來放到「山尖」上。

張獻忠兵敗潰退,更是殺婦女醃漬後充軍糧。如遇上有孕者,刨腹驗其男女。對懷抱中嬰幼兒則將其拋擲空中,下以刀尖接之,觀其手足飛舞而取
樂。稍大一些的兒童或少年,則數百人一群,用柴薪點火圍成圈,
士兵圈外用矛戟刺殺,看其呼號亂走以助興致。

《溫江縣志》上說,溫江縣由於張獻忠的屠剿,「人類幾滅」。
張獻忠死去十三年後(1659年)清查戶口,全縣僅存32戶,男31丁,女23口,「榛榛莽莽,如天地初辟」。
民國《簡陽縣志》卷十九:「明末兵荒為厲,概成曠野,僅存土著14戶」。

中國史上想改朝換代的流氓軍閥,互相殘殺起來比任何人都厲害,
就是為了不讓對手獲得土地與人民,不讓對手比自己更強大,
寧願一切都毀滅!


滿族征服漢族,始終貫徹一個既定方針:屠殺。
對蒙古人和朝鮮人卻不是這樣。
努爾哈赤的清軍佔領遼東地區後,先是擔心當地窮人無法生活而造反,把遼東地區的貧民都抓起來殺掉,稱「殺窮鬼」。兩年後,清軍又怕遼東的富人不堪壓迫而反抗,又把遼東地區的富人幾乎殺光,稱為「殺富戶」。
共殺遼民300多萬,遼東地區的漢民基本殆盡。
皇太極破錦州,三日搜殺,婦孺不免;掠濟南,城中積屍13萬。

揚州城破,揚州頓成地獄,死者達80餘萬。
比地獄更難忘是人民引頸受戮的場面。史載:只要遇見一個滿族士兵,
「南人不論多寡,皆垂首匍伏,引頸受刀,無一敢逃者。」一個清兵,遇見近五十名青壯男子,清兵橫刀一呼:
「蠻子來!蠻子來!」這些人皆戰戰兢兢,無一敢動。
這個清兵押著這些人(無捆綁)去殺人場,無一人敢反抗,甚至沒一人敢跑。到刑場後,清兵喝令:「跪!」呼啦啦全部跪倒,任其屠殺。

江陰一縣,就殺了17萬人,全城僅50人倖存。嘉定三屠殺了50多萬。
1649年佔領湖南湘潭後屠城;同年平定大同的反清運動,大同全城軍民被屠
盡,「附逆抗拒」州縣及汾州全城也不分良莠一概屠殺;
1650年攻破廣州時屠城,
「屠戮甚慘,居民幾無噍類……累骸燼成阜,行人於二三里外望如積雪」

張獻忠與清兵入侵使四川人口由600多萬銳減至50萬,只剩下10%左右。
整個中國,「縣無完村,村無完家,家無完人,人無完婦」。
敢反抗的忠勇之士幾被殺盡,留下的大抵是一些順服的奴才。此外,
滿清又殺苗民一百萬,殺回民數百萬,把漠北蒙古的准葛爾部落殺到最後一
個幼童!在世界歷史上都是罕見的殘忍!

滿清入關後,對朱家宗室,可謂殘酷至極,除魯王朱以海一系逃至菲律賓得以存留外,其餘幾乎全部斬盡殺絕。
崇禎帝的長子被多爾袞絞死,其第二子隱姓埋名在民間數十年後,
不慎暴露了身份,年已七十多歲的他,和他的兩個兒子仍被康熙帝下令凌遲
處死,明朝永歷帝儘管逃到了緬甸,還是被清朝抓回雲南,全家被殺。


13.清代的白蓮教起義(1796-1805)

1786年人口3億9110萬人,起義失敗後,人口為2億7566萬人,
相互屠殺損失了1億1千萬人口。

白蓮教起義軍在歷時九年多的戰鬥中,佔據或攻破州縣達二百零四個,
抗擊了清政府從十六個省徵調來的大批軍隊,殲滅了大量清軍,
擊斃副將以下將弁四百餘名,提鎮等一﹑二品大員二十餘名,
清政府耗費軍費二億兩,相當於四年的財政收入。
這次起義使清王朝元氣大傷,此後清王朝的統治逐漸走向衰落。


14.太平天國起義

洪秀全領導太平天國起義,義軍在起義後的六年中,不過犧牲4千餘人;
然而內訌中的1856年,洪秀全利用韋昌輝殺害楊秀清及親信6千餘人,
兩個月總共殺了文武官員2萬人。
後來又利用石達開來天京靖難,凌遲處死韋昌輝,將其屍體寸磔,
割成許多塊,每塊皆二寸,掛在各處醒目的柵欄處,標上
「北奸肉,只准看不準取」的字樣,真是厲害之至。
「洪楊之變」導致了十幾萬人被殺。

1864年曾國藩率湘軍攻入「天京」後,殺害數十萬人的生命;
整個天京城3萬多戰士,無一投降,全部戰死或者自殺。
太平天國強盛時,南京最多有100萬人,可曾剃頭殺過10多年後,
到光緒登基時,南京也還不到50萬!

太平天國爆發(1851年)前夕中國人口4.3億,
太平天國失敗(1863年)後,中國只有2.3億人,
一場農民戰爭使中國損失了2億人[4000萬人死於戰爭中],這是何等的殘酷!到1911年全國人口才恢復到3.4億人。

網路組    2015-02-28, 21:51:07 | 未填寫住址
學者出書導讀228/ 李筱峰︰血淚殷鑑 勿重蹈覆轍


《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傳染病與228》2書發表會昨日舉行,已故台灣史學家張炎憲遺孀林琇梨(左)到場向作者李筱峰(右)致意。(記者趙世勳攝)

2015-02-28

〔記者楊媛婷/台北報導〕今天就是「二二八紀念日」,民間舉辦許多活動追念在事件中受難的台灣菁英及無辜百姓。學者李筱峰、前行政院顧問賴進祥分別推出《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傳染病與二二八》增訂版,透過文字的力量,讓更多人了解這場讓台灣菁英一空的無情屠殺,以及彼時國民黨敗戰撤退來台時,未落實檢疫,導致早已絕跡於國內的瘟疫再度造成大流行。

兩週前甫開完刀的李筱峰身形消瘦許多,但仍堅持全程站立舉行新書發表會,更幾度哽咽,他說也許就是因為長期研究台灣歷史中這些被無辜屠殺的百姓、菁英,「太過悲傷憤怒,才導致心律不整」,他說在體力不若以往情況下,還好有得意門生陳孟絹相助,才完成增訂版。

李筱峰沉痛地說,如果歷史有教育的意義,就是在提醒後人勿重蹈覆轍,「若台灣再度被一個連排隊都不會的國家(中國)所統治,相信會再度重演二二八事件」。
賴進祥︰未落實檢疫 瘟疫隨軍隊登台

賴進祥則以衛生醫療觀點探討終戰前後,台灣不同政權在防治傳染病的施政作為比較,意外發現當時社會動盪不安,跟當時傳染病在台灣大流行有甚大關係,他表示國民黨不只以暴力光復台灣,因軍隊缺乏檢疫隔離措施,所帶來的瘟疫也跟著「光復台灣」,隨著國民黨軍隊來台,絕跡多時的天花、鼠疫、霍亂竟再度造成盛行,更有因為執行傳染病防治工作,引發警民衝突的「布袋事件」、「新營事件」。在馬政府統治下,台灣與中國交流日漸密切,國內更有大量來自中國的旅客,賴進祥指出許多傳染病都是源自於中國,「台灣進行防疫工作必須更小心、謹慎」。

昨天兩人選擇在二二八紀念館舉行新書發表會,之所以訂在事件的前一天,賴進祥透露完全是去年驟逝的前國史館長張炎憲一手安排,陳孟絹更淚流不止地感謝張炎憲對台灣歷史學界的貢獻,「他為無法發聲的史料說話」。張炎憲夫人林琇梨全程到場參與,於發表會上不停拭淚,李筱峰等人也走到台下向林琇梨擁抱致意。對於有更多年輕人關注台灣史,林琇梨說感到欣慰,發表會結束後,更與友人一同參觀目前於二二八紀念館舉辦的張炎憲特展。

網路組    2015-02-17, 08:56:42 | 未填寫住址
你所不知道的獨裁者把戲:狂發惱人而無用的新聞,比報禁更傷害民主

就在社會達到一個複雜程度無與倫比的階段之際,我們也懷著不耐煩的心態預期所有重要議題都能夠受到高度壓縮。由於新聞凸顯的都是規模龐大的問題,因此個人行動在這些問題面前也就顯得違反直覺又不值一顧。與其讓人覺得自己有可能影響政治進程,閱聽新聞可能反倒會讓人充滿無力感,覺得自己根本改變不了這個無可改善且基本上混亂不已的宇宙。

我們很容易認為積極查禁新聞的行為必然是民主政治的真正敵人──因此言論自由與出版自由無疑是文明的自然盟友。

然而,現代世界卻使我們了解到,就削弱人的政治意志而言,有些力量遠比查禁行為更加有害,也更加憤世嫉俗:也就是以混亂、零碎,而且時斷時續的方式呈現各種事件,以致大多數的閱聽大眾都無法長期關注最重要的議題,於是絕大部分的民眾便在困惑、乏味,以及心思分散的情況下不再關注政治。

在當今這個時代,如果有個獨裁者想要鞏固自己的權位,並不需要做出對新聞下達禁令這種顯而易見的暴政措施。他所需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就是確保新聞機構持續不斷傳播各種沒頭沒尾的新聞快報,大量轟炸觀眾,絲毫不用說明事件的脈絡,同時又不斷改變新聞議程,也不闡明各項議題之間的相互關聯,而且不時穿插凶殺案與電影明星花邊的聳動報導,這樣就足以弱化大多數人掌握政治現實的能力,並且摧毀他們改革政治情勢的決心。如此一來,現狀即可因為新聞的洪流──不是禁絕──而恆久維持下去。

大眾都對政治新聞懷有無聊乏味的觀感絕對不是一件小事,因為新聞一旦無法透過其呈現技巧以駕馭閱聽大眾的好奇心與注意力,社會就沒有辦法因應自己的困境,從而沒有能力動員大眾意志以促成自我的變革與改善。

不過,這個問題的答案不是威嚇大眾吸收更多「嚴肅」的新聞,而是要促使所謂的嚴肅新聞媒體學習,並以能夠充分吸引觀眾的方式呈現重要資訊。我們太容易聲稱嚴肅的事物必須—甚至可以說是禁得起—有點無聊。其挑戰在於如何超越當前新聞機構的這種二分方式:一類媒體提供引人深思但缺乏吸引力的指示,另一類媒體則是提供完全不負責任的聳動消息。

網路組    2015-02-09, 09:12:32 | 未填寫住址
政府領軍基改 義美轟:我恐淪全球試驗場

2015年02月09日

【記者徐翠玲/綜合報導】網友讚為「台灣最後良心」的義美食品,長期提倡非基因改造食品。總經理高志明8日在臉書上PO文痛批,政府領軍基改不只是錯誤政策,根本未聆聽台灣百姓反對的聲音。高志明指出,台灣面積很小,若政府領軍推廣,勢將淪落為全世界基改商業霸權最佳的基改試驗場,成功則轉植到大國,失敗則一走了之,永遠禍害台灣農地。

高志明表示,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由政府領軍推動作物與動物基改:歐盟立法嚴格管制或禁止;美國未「領軍基改」;中國大陸至今也禁止進口基因改造糧食作物種子在中國境內種植。反觀台灣,每年進口數百萬噸基改黃豆、玉米,引發頗多爭議。

當農產品有基改與非基改的選擇時,高志明質疑,基改農產品的市場在哪裡?多少消費者會去購買基改農產品給家人吃?多少人又會買來自己吃?

基改食品爭議多

基改食材、食品全球爭議多,美國試圖打開世界各國基改農產品市場,遭絕大多數國家抗拒。高志明指出,台灣政府主動領軍開放市場,是欠缺永續經營台灣的錯誤思維。

他提到,非基改農產品市場價格高出基改產品甚多,為何政府要領軍、鼓勵農民種植較低價的基改農產品?政府是可輪替而土地傷害是永久的;執政團隊應該說明清楚,並說服台灣人民。

「政府暗中安排專家、學者、財團配合推動,未經公開討論,立場有欠公正。」高志明呼籲,農業縣市政府、農民團體、消費者團體、主婦聯盟、民意代表,應該反對。他也希望,為台灣農地永續經營、未來世代飲食安全著想,拜託「產官學宅鄉 大家一起來關心!」

行政院發言人孫立群回應,目前並無基因改造專法,相關基因改造規定散見不同法律,政府訂定目的在管理並非推廣,由農業委員會、科技部、衛生福利部等相關部會職掌。農委會以推動基改螢光魚、花卉等經濟動植物為主,並未推動食品基改作物。要不要推廣基因改造非政府單方面可以決定,還需考量民意走向、產業需求與政策協調。

網路組    2015-01-28, 14:03:01 | 未填寫住址
在八卦山遇到賴和 - 〈上〉

兩年後,在和園對面的大樓四樓上又增設了第二館,供給來參觀的人活動,進入此館就可看到賴和先生銅像,及一片用雕刻玻璃做成的詩牆,刻有書法家杜忠誥書寫賴和〈十日春霖〉的詩:「心靈俗化久無詩,墜落雖深卻不悲。要向民間親走去,街頭日作走方醫。」揭露當醫生的無怨無悔精神。看到這首詩會讓人聯想到賴和所寫的對聯:「但願天下無疾病,不懼餓死老醫生」,敘述著做醫生憐憫病人的心情,以及服務眾生無怨無悔的精神,如今紀念館重新整修,右牆上寫著「勇士當為義鬥爭」,表達出賴和為公理與正義而奮鬥的精神。

在八卦山遇到賴和 - 下

做為一個市鎮的醫生,他看到台灣人痛苦的處境。又眼看全世界的人都在追求自由民主的生活,做為一個知識分子,賴和有所覺悟了,於是他投入社會改革運動,他曾在一篇自傳式小說〈阿四〉中寫著:「以前他所抱的不平,所經驗的痛苦,所鬱積的憤恨,一旦曉得其所以然,心胸頓覺寬闊了許多。」於是後來就成為社會的運動者,並加入「台灣文化協會」從事民眾的啟蒙運動。

網路組    2015-01-25, 20:59:46 | 未填寫住址
【新新聞】中國對台新戰略:教台灣青年做中國夢

然而,中國絕對不會坐視台灣與中國漸行漸遠,他們更不會坐視年輕一代的台灣人逐漸抱持反中甚至仇中的心態。於是,他們慢慢研發出新的戰略。這個新的戰略,從目前已經看到的布局來看,大致上分成兩個部分:

一個是在政治上。不管任何場合,中國官方都逐漸提高「九二共識」的能見度。彷彿怕國民黨忘記一樣,這四個字還出現在習近平寫給朱立倫當選中國國民黨主席的道賀信當中。習近平在信中說:「冀望兩黨秉持民族大義,鞏固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之共同政治基礎。」一點也不令人意外,朱立倫在回信中,也提及了「九二共識」做為回禮。

不要忘了,在一三年馬英九當選黨主席時,習近平也發了份賀詞給他,不過,當年習並沒有提到那四個字。由此可見,三一八學運之後,台灣社會氛圍之轉變,已經導致中國官方的全面戒備。

經濟牌換手打,紅色資本家登台

不管「九二共識」是否為杜撰之物,在中國官方以及國民黨的認知系統裡面,它在台灣民間產生了真實的效應。在一六年之前,這兩個政黨看來是不準備放棄這個框架。

另一個戰略上的調整,很大程度上則是延續過去經濟統戰的思維方式,只不過它的執行者,已經從過去的台灣財團轉變成中國的大企業家。過去,我們只會看郭台銘這些人向我們現身說法,中國的市場有多麼大、多麼好;從去年底開始,我們目睹了中國的「創業英雄」們紛紛來到台灣,試圖用他們成功的故事,來改變此時此刻台灣年輕人心中的中國觀。

去年的十二月十五日,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透過蕭萬長等人的穿針引線,來台發表演講。雖然他參加的是「兩岸企業家峰會」,不過,當天他演講的內容卻是鎖定台灣的年輕人。馬雲說:「最希望能幫助台灣中小企業的產品賣到中國大陸。」「希望能有更多的年輕人來中國創業。」他並表示,要弄一個「專門給台灣年輕人到『大陸』學習創業的基金」。在張忠謀與施振榮等台灣企業大老面前,馬雲甚至誇下海口,如果台灣的企業家不交棒,「台灣的年輕人來中國,我來幫」。

無獨有偶,小米科技的創辦人雷軍,在馬雲前腳剛走之後,也來到台灣。與馬雲一樣,他也發表了一篇演講,而且更巧的是演講的內容也是針對年輕人。他以自己成功的例子,鼓勵台灣的青年要「勇於創業」,然後要「懷抱夢想」。換言之,時序進入二O一五年,台灣這個社會,在國共兩黨的精心安排之下,已經悄悄地換了一批人在告訴我們的年輕人要「敢夢敢想」。

我不確定有多少年輕人在聽完他們的演講之後,想立刻動身前往中國成為他們的雇員。我也不確定,這一次中國所研發出來的新的統戰策略是否會成功。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中國的對台工作系統是一個異常勤勞的系統,他們無時無刻不在觀察台灣的變化,然後靈巧地修正他們對台的工作方式。一旦舊的策略失效,他們從不留戀。

選後就消失的連勝文日前出現在上海,他隔海向台灣的年輕人喊話:「到『大陸』這個全球發展最快、最重視創新的地方看看。」可見,馬雲與雷軍的話,勝文有聽進去。


4557
條留言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158 159 160 161 162 163 164 165 166 167 168 169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176 177 178 179 180 181 182 183 184 185 186 187 188 189 190 191 192 193 194 195 196 197 198 199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221 222 223 224 225 226 227 228 229 230 231 232 233 234 235 236 237 238 239 240 241 242 243 244 245 246 247 248 249 250 251 252 253 254 255 256 257 258 259 260 261 262 263 264 265 266 267 268 269 270 271 272 273 274 275 276 277 278 279 280 281 282 283 284 285 286 287 288 289 290 291 292 293 294 295 296 297 298 299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319 320 321 322 323 324 325 326 327 328 329 330 331 332 333 334 335 336 337 338 339 340 341 342 343 344 345 346 347 348 349 350 351 352 353 354 355 356 357 358 359 360 361 362 363 364 365 366 367 368 369 370 371 372 373 374 375 376 377 378 379 380 381 382 383 384 385 386 387 388 389 390 391 392 393 394 395 396 397 398 399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414 415 416 417 418 419 420 421 422 423 424 425 426 427 428 429 430 431 432 433 434 435 436 437 438 439 440 441 442 443 444 445 446 447 448 449 450 451 452 453 454 455 456 »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