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月 2019 > »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首頁 arrow 行事曆
行事曆
前一月 前一日 後一日 下個月
以年份檢視 以月份檢視 以星期檢視 今天的活動 搜尋 跳到指定月份
陳澄波、潘木枝、盧鈵欽烈士證道紀念日 列印
Monday, March 25 2019, 00:00 - 23:59 作者  這個email住址已經被防垃圾郵件程式保護,您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 點擊數 : 6573

《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 陳澄波(1895-1947)


"他,是油彩的化身,畫筆似劍,揮灑出氣勢磅礡的繪畫世界。畫作〈嘉義街外〉入選日本「帝國美術展覽會」,是台灣第一人。為台灣美術運動揭開序幕,繪畫燃燒著他高昂的生命。
228事件爆發後,被推為和平使代表之一,卻被綁赴嘉義火車站前,槍斃示眾。
熱心推展台灣美術運動,充滿正義感與理想性、熱心公益的個性,是台灣人要實踐推崇的台灣精神。(by Emma)"


嘉義人,母親早故,父親陳守愚為中國清朝之秀才,受聘在外為私塾老師。陳澄波從小由祖母帶大,由於家境清寒,先進私塾讀漢文,13歲才進嘉義第一公學校讀書,並寄養在二叔家中,入學不久,父親不幸去世,童年的陳澄波,就嚐到生死離別的滋味。

1913年,陳澄波考上當年時台灣的最高學府「總督府國語學校」就讀(今台北師範學校)。就讀國語學校時,他便表現出繪畫的長才。 1917年自國語學校畢業後,被分發到母校。翌年,與張婕結婚,並轉任他校。1924年,順利考入日本東京美術學校圖畫師範科。與他同船赴日,一同考入同 一學校,又編在同一班級,後來也同樣馳名日本和台灣畫壇的是廖繼春。

留學東京的陳澄波,並沒有攜帶妻女同行,因此每逢長假,都會返台探望妻女。三年級的時候,一幅「嘉義街外」的作品,入選第七回「帝國美 術展」,這是台灣人首次以西畫跨進日本官展的門檻;翌年,他又有一幅以嘉義為題材的「夏日街頭」,再度入選第八回「帝國美術展」。1924年,7名年輕台 灣畫家創立台灣第一個畫會--「七星畫壇」,陳澄波是其中的一員。「七星畫壇」後來漸漸解散,到了1927年,一群留日的美術學生得到前輩畫家倪蔣懷的協 助,又結集成立「赤島社」,陳澄波也積極參與。這一年,「台灣美術展覽會」設立,並舉辦第一回展;1928年,台灣美術展第二回展,陳澄波的「龍山寺」獲 得特選。

陳澄波自東京美術學校畢業,返台短暫停留後,經日本文部省推薦,及留日中國畫家的慫恿,赴上海任教,擔任新華藝專西畫科主任教授。滯留 上海的頭一年,首傳捷報,作品「早春」第三度入選帝展,同年的第三回台展再創佳績,以「夏日的早晨」重獲特選。次年「裸婦」一作四度入選帝展,到了第六回 台展,已獲無鑑查展出資格。1931年,作品「清流」代表中華民國參加芝加哥世界博覽會,受國民政府委派為日本工藝考察團委員。1933年,離滬返台,與 友人創辦「台陽美術協會」,這是「赤島社」的延伸,這一年,他以「西湖春色」一作,又入選第15回帝展。

終戰後,陳澄波以具有「祖國」身分,準備為台灣美術運動的再出發,同時,也對新的政局充滿著憧憬與期盼。他參加歡迎國民政府籌備會,任 副會長,並加入「三民主義青年團」,又擔任嘉義市自治協會理事,並向中國國民黨台灣省黨部申請入黨,成為第一位國民黨籍的台灣畫家,1946年當選嘉義市 參議員。

228事件爆發後,事件擴及嘉義市,嘉義地區衝突激烈,國府軍被民兵圍困在水上機場要塞,嘉義市的「二二八件處理委員會」接受和談要 求,決定推派代表前往水上機場協商。陳澄波以其通北京話、具有「祖國」經驗,被推為代表之一(一說係出於主動),與陳復志、潘木枝、盧炳欽、柯麟等12名 代表(「和平使」)前往機場要塞協商。不料,這12名和平使一去之後,只回來3人,其餘陳澄波等人全遭對方拘捕,用粗鐵線綑綁起來。數天後,他們被綁赴嘉 義火車站前,槍斃示眾。陳澄波等人被槍殺後,軍隊嚴禁家屬立即收屍,暴屍數天,蚊蠅飛繞。一代畫家的身後,也為台灣史留下淒冽的畫面。
(摘錄自李筱峰,1990,《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參考:藝術創作-陳澄波


《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 潘木枝(1902-1947)


"任嘉義市參議員兼副議長,嘉義228事件爆發後,明知去機場很危險仍義無反顧前往談判議和,過程中勇敢直言,平時問政處事富正義感;最後卻命喪於3/25嘉義驛前。
在兒女心中是位疼惜子女、溫柔、偉大的好父親;在病患心中是位侍病如親、敬業、仁慈,甚至被當成神拜的好醫生;在市民心中是位深受市民愛戴、景仰,為民喉舌的好代表;面對暴政強權的脅迫下依然不畏懼、不妥協。
他留給妻子的遺書裡寫著,為市民而亡,身雖死猶榮…… (by Jade)"


嘉義市人,畢業於日本東京醫學專門學校,之後在東京長谷川內科醫院實習,歷時3年。1935年返台,在嘉義市開業,主持「向生醫院」。

終戰後,1946年嘉義市參議會成立,潘木枝當選市參議員,他參加東門區的競選,以最高票當選(次高票是許世閒),競選期間,沒有積極活動,反而在醫院為患者看病,而且還為另一位候選人林文樹助選,結果兩人雙雙當選。

228事件中,代表嘉義市「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與陳復志等共12人,前往嘉義水上機場要塞與被困在該處的國府軍談判,因而被拘捕,於3月25日與其他和平談判代表一同被綁赴嘉義市火車站前(現在台汽客運嘉義站的地方)槍斃示眾。

一位在嘉義市開設電器行的洪老先生,在接受訪問時,談到潘木枝,說:潘木枝做人真好,對貧苦的患者常常義診,他常常說:『患者將生命交 給我,我一定要全心全力為他治療好,不可太重金錢,對貧苦的患者不重視。』他很看重少年人、228事件發生時,有很多嘉中、嘉農的學生要去攻佔機場,他知 道這個消息,就要趕過去阻擋,勸他們不要太莽撞,不然犧牲是沒有價值的,他說:『為了和平,不願看到任何一方使用暴力。』可惜那些學生在途中就被軍隊用機 槍射死在南門噴水池了。他為了這件事,難過了很久」。

曾經在嘉義地區擔任牧師的黃武東,在其回憶錄中,有一段對潘木枝的回憶,引述如下:
「赴機場的代表中,以副議長潘木枝(按:潘不是副議長,副議長是林文樹)說話最多被帶回嘉義監禁時,他還天真的以為會經過法院公判,還說將在公判時討回公 道。直到槍殺的前一天,一名守衛偷偷的在香菸盒上寫字告訴他,明日即將行刑,請他把遺言寫在香菸盒上,他願意轉達其夫人。潘木枝才知道事態嚴重……」。

受過日本近代化法治社會薰陶出來的台灣人如潘木枝,對於不經公開審判竟可槍決人犯的祖國政治,似乎只有在臨死前才看清楚它。從潘木枝身上,我們看到那個年代的台灣人的悲哀。潘木枝死後,屍體一直暴露在槍決地點。隔了一夜,他腳上所穿的皮鞋竟然不翼而非,被看守現場的士兵偷去了。

受到他照顧的朋友和親戚,知道潘木枝被槍決,都紛紛拈香來祭拜他,當時香非常稀少,祭拜他的人只好一個接著一個,用別人拜過的香來祭拜,有些人用到香火已盡,還在用香根祭拜……。潘木枝有7個兒子,其中次子潘英哲,事件中躲在阿里山,也被打死。(摘錄自李筱峰,1990,《二二八消失 的台灣菁英》)


《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 盧鈵欽(1912-1947)


"228事件後,出面擔任處理委員收拾殘局,欲解救正被扣押的幾位和平代表團的議會同儕,最後卻讓自己成為被國民政府扣押的藉口,因為早在議會中專打擊政府不法弊案的他,早已被國民政府視為「眼中釘、肉中刺」。 他的大姊原本已為他準備逃亡的行李叫他快逃不要被抓,但他選擇不逃亡,也自認無錯,堅持留下對抗惡政。只因:「自己身為參議員,不出面解決不行。」 3/25在嘉義驛前成為他人生最後旅程、也成為暴政槍口下的冤魂。 (by Jade)"


嘉義市人,早年渡大陸,在廣東求學,1926年底,盧鈵欽與張深切、張月澄(秀哲)、郭德金等20多位在廣州留學的台籍學生發起成立 「廣東台灣學生聯合會」。當時中山大學校長戴季陶、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孫鈵文及國民黨的省、市部主委都應邀參加成立大會,翌年,這個組織更進一步籌組成立 「廣東台灣革命青年團」,成為島外留學生團體中一個重要的抗日(反日)團體,獲得當時國民黨內部部分要人的支持。但一個月之後(1927年4月)蔣介石開 始清黨,「廣東台灣革命青年團」被視為左傾團體,於同年6月遭廣州當局命令解散。而台灣的日政當局也密切注意這個反日學生團體,於是同年8月6日起,趁著 學生暑假返台省親之便,開始逮捕與革命青年團有關的人,被捕者達30多名,盧鈵欽也是其中之一。1928年2月21日偵察結束,盧鈵欽等人已觸犯「治安維 持法」被起訴,被判處1年徒刑,緩刑4年。經過這次革命青年團事件後,轉赴日本,進入東京齒科專門學校,畢業返台後,在嘉義開設「民生齒科」。

終戰後,他除了開設齒科醫院外,更積極投入政治。包括參加了「三民主義青年團」,擔任該團嘉義分團的書記。1946年2、3月間,當選 區民代表,旋後在嘉義市東門區競選市參議員,以第三高票當選(前兩名是潘木枝、許世賢)。該區選出的4名市參議員中,有兩名(盧鈵欽、潘木枝)在228事 件中被槍斃。

228事件波及嘉義市,整個嘉義市呈現無政府狀態,駐守嘉義中學山腳的國府軍,得到紅毛埤羅營長率領的援軍,搬出迫擊砲向市區砲擊,造 成不少傷亡,局勢更加紛亂。當時由嘉義中學教員陳顯富率領的學生隊伍裝備簡陋,作戰經驗又少,不足以應付局面,盧鈵欽痛感市民安全嚴重受到威脅,於是打電 話到阿里山上的達邦,給鄉長高一生,商請選派高山部隊下山救援。因此,有湯川一丸(高一生的小舅子)率領高山隊民兵下山增援,造成國府軍被圍困在水上機場 要塞。

盧鈵欽後來被推選為前往水上機場與國府軍協商的「和平使」之一,結果一去不返。盧鈵欽與其他和平使陳復志、潘木枝、陳澄波、柯麟等8人一同被綁押起來,於3月12日在嘉義市火車站前遭槍決示眾。

根據一位嘉義劉姓女市民回憶當時的刑場說:「他們(按:指軍隊)將火車站、公路局前廣場當作刑場,所有槍決的屍體都堆積在那裡,並強迫 市民去看,我跟媽媽一起,也排隊去看現場。那裡屍體很多,散發著一陣陣的惡臭,蒼蠅飛來飛去,乾掉的血跡一灘一灘地黏在地上,好怕人!」(摘錄自李筱 峰,1990,《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返回

© 2019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