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為何擁核的國家會強盛-林欣於1983年的回顧

 

  

 

核子武器-人類的公敵

一個歷史、政治、經濟與軍事的透視

1983.12.17 前進廣場週刊
林 欣


  前一陣子,轟動美國、引起風暴的電視影片「浩劫後」,最近在國內也變成了很多人的話題,中視的「九七分鐘」在上周末還曾特別加以介紹。「浩劫後」確是一部非常成功的科技電影,透過其逼真的鏡頭,我們可以知道,一旦核武戰爭爆發,人類將無一倖免。雖然這早已不是危言聳聽之詞,但是在我們這堙A有多少人真的在意這個問題呢?

  舉目全球,從西歐到日本,到處都是反核反戰的和平示威人群,他們究竟是為了什麼?

  在此,我們為你介紹一篇文章,它具體而真實的告訴你核子武器的可怖,以及隱藏在「國家安全」這類冠冕堂皇的大話後面的醜惡、虛偽、欺詐及無視人死活的自私!

  希勿錯過,並請細讀。

 --編按


  「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物或損之而益,或益之而損。」——老子

  「我祇須按鈕……」——尼克森(Richard M.Nixon)

  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早晨八時十五分,美國空軍在日本廣島投下一枚B-29原子彈,另一枚並計劃五天後在小倉投擲。但因天氣問題,而改在兩天後,即八月八日執行。當時,因這枚B-29始終無法對準目標,大約一小時後,移至第二預定目標——長崎——投彈。

  爆發那天,廣島估計有四萬五千人喪命,此後數月,又有兩萬人死於劇烈創傷、灼傷和輻射能。此外,還有數以千計的人在救難時遭到輻射而傷亡。

  現在僅有少數人還會記得這歷史上人類最卑劣行為之一的廣島和長崎悲劇事件。然祇要你注意,從報紙上還是會發現如下的小條新聞:一九七八年九月三日,一名年七十五歲的廣島事件倖存者,從東京某療養院之五樓跳樓自殺,死因是受不了因輻射而致的腰風濕痛。次日,據報載,又有一倖存者亦因無法忍受輻射傷害的折磨而自殺。像這一類值得我們關心的消息,可以從廣島研究醫院的報告中得知更多。

  廣島被炸一年俊,位於中太平洋一座名叫比基尼的瑚瑚礁群島(Bigini),島上居民被美國誘遣至他處生活後,於一九四六∼一九五八年間,一直被美國用來試驗研究原子彈的地方。(見另篇簡述)

「恐怖和平」的背景

  早在一九三0年代,歐洲科學家們即已開始研究放射能,因而發現原子分裂的方法,這是最初的原子核能發現。一九四0年代初期,德國納粹也致力研究原子能。當時住在美國的亞伯特.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即提出嚴重警告說,德國在戰爭中可能會使用原子武力。

  此後,美國亦極力研究原子能。而德國在同時期,卻因計算的錯誤,致使原子研究延緩,而後又因核彈原型在實驗室中被盟軍摧毀,而使整個研究擱延下來。

  蘇聯在四0年代亦在研究發展一種類似核子能的計劃,而於一九四九年八月首次試爆。從此以後,美蘇間展開一場似無休止的核武爭鬥。

  到六十年代時,蘇聯的核子武器可和美國分庭抗禮,所謂「恐怖和平」至此時才真正名符其實。幾年後,中國大陸亦擁有原子彈。而後十年,計有美、蘇、英、法、中共等五國擁有原子彈和氫彈。數年後,印度也試爆成功。

  發展核子武器和核能研究,造成世界環境和污染和破壞,而威脅人類的生存。因此國際相互制定一些部份限武或全面禁止核武的協定,試圖互相約束,以挽救地球可能發生的毀滅悲劇之危機。其中尤以一九六三年的局部限武條約(Partial Test Ban Treaty)為最重要。然而,這條約雖然免除了一部份的放射污染,實際後果卻是使得更多不在此條約之限的試爆變得合法。

  此外,據聯合國調查報告,一九八0年以來,約有十五萬人死於核子試爆。例如,美國從一九四八年至一九五八年間,曾多次在內華達州和太平洋上舉行試爆,當時參與試爆演習的軍事人員,據報,到七0年代止,已有數千人因輻射而患白血球過多症,或是其他癌症。這些統計數字尚不包括那些因所謂核能的「和平用途」而導致的嚴重疾病和死亡,或是在核能發電和放射醫療上的一些被宣稱為「意外事件」引致的悲劇。

必須進一步廢止部署

  核子武器必須建立在迅速的輸送系統上。早先是利用飛機,現在發明其他更有效的工具,如:洲際彈道飛彈(ICBM)、潛艇發射彈飛彈(Submarine-launched ballistic Missiles(SLBM))和多彈頭飛彈(MIPV Missiles)。

  總而言之,今日世界上所有的核子武力,我們每人大概平均可分到相當於三噸黃色炸藥(TNT)威力的核能。

  另外,還有在歐洲的核武器亦相當可觀。北約組織和華沙公約國家成員,他們所擁有的核武總數,足以摧毀五萬個廣島。

  那麼,美國十年來一直積極發展的二種核武,造價最昂貴且威力特強,就更值得我業擔心和注意了。

  第一種,是MX飛彈系統。根據方案來看,其總造價為美金二百七十億,且須佔用大約一萬一千至一萬七千平方公里的土地,(相當於臺灣面積的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大)。原來被選定部置此飛彈系統的地區,因居民不願意大好自然變為清一色鋼筋水泥,強烈反對,而州政府的反應亦相當「保守」,遂無法實行。

  另一種,是還在製造的「三叉戟潛艇」(Trident),非常巨大,能攜帶二十四枚核子飛彈,每枚裝有十七個目標的彈頭,每個彈頭的威力大約七十五到一百千噸(TNT),總共能摧毀四百零八個不同目標。這種潛艇,美國海軍的計劃是三十艘,以便部署在全球海域。

  美國政府利用北約組織,對英國施壓力,欲其購買五艘這種海底「殺人魔王」。可憐的日不落國,縮水的大英帝國。在日不落國,縮水的大英帝國,在日益窘困的經濟情況下將如何處置這難題呢?柴契爾政府似乎並不擔心,一九八二年三月,英國國防部長諾爾夫(JOhn Nolf)在對議會的聲明中曾說:「政府確信,如果擁有美國的二號三叉戟潛艇(Trident-2),在進入公元二000年時,才可能真正遏阻核子戰爭危機。」但無可置疑的,工業先進國家可用的有效方法不過是:把帳單轉嫁給第三世界國家。因此,柴契爾夫人於一九八一年一月,邀請諾爾夫協助解決國家財政問題,極力向第三世界推銷英國軍事科技。

  現代科技另一「偉大」成就是「中子彈」,它的優點是它的前輩們所望塵莫及的:它的輻射祇有限度地摧毀地面建築物,而對討厭的「人類」,其殺傷力卻是無比的徹底。

  據美國原子能委員會的研究報告,受中子能輻射的後果是這樣的:大約一星期時,有自發性的內出血……喉嚨腫脹和發炎……睪丸和卵巢逐漸萎縮和退化,扁桃腺和大腸黏膜潰瘍……然後慢慢死去。

  這是指在爆發時不幸處在邊緣地帶的人,遭受輻射而死的情形。而處在中心位置的人,比較「幸運」,不是立刻就是很快會死去。

  它的另一「優點」是:中子的輻射於爆發後很快就消散,有利於軍隊進入。

  製造中子彈的成本須要十五億美金,一九七九年時,美國竟將其編列在「能源部」的經費預算中,真夠發人深省!

大財團操縱民意

  由於許多強有力的利益團體、大公司、大財團們,掌握進步的科學技術或大眾傳播工具,使得一些真正的社會問題被忽略或遮瞞,而假借「民意」飽藏私囊。這種被操縱的社會政治意識,無寧是一種最有效的專制。請看我們的一生,從幼稚園開始,就被教導認識所謂「好人」——我們的朋友;「壞人」——我們的敵人的觀念。大多數人下意識地不敢有異於別人的思想,而竭誠地效忠於他們的統治者。

  政府最善於使用的空洞字眼就是「國防」,這個名詞的前名是戰爭部(Ministry Of War),似乎較不虛偽。它所對我們做的「安全」保證,其實像神話般虛幻。

  如果我們注意那些以「國家安全」為目的而做的國防計劃或預算背後的真實意義,就能了解為何說是神話了。現在東西方有相同的趨勢,軍費預算編制越來越大。基本上,東西方經濟型態不同。在西方,製造和銷售軍火的是私人型態的利益團體,但往往跟軍方和政府互相勾結,而軍職和政府人員也就成了他們的代言人。

  西方國家的非核子武器和其他軍事裝備,在第三世界大量銷售,給他們賺進龐大利潤,主要獲利國家為美、英、法和西德。而第三世界所付出的卻是寶貴的資源,或是慘遭戰火蹂躪的人民和土地。

  對蘇聯而言,供應武器給其附庸國家是為了鞏固其霸權,這種政治目的,並無經濟利益可言,因而是其很大的負擔。目前在蘇聯,機械工業產品約有百分之五十為軍械產品,這樣下去,無非將使自己的資源枯竭。

  另一面不可忽略的事實是:美國於二次大戰在歐洲戰場上致富,且於戰後這數十年仍繼續有斬獲,收入一直增加。反觀蘇聯,二次大戰時被德國納粹蹂躪,人口死亡達二千萬人之多,要重建國家自是堅苦得多。

  大多數非洲、亞洲和拉丁美洲國家,皆由極腐敗的政權所統治,一般來說,貧窮而落後。更不幸的是,列強又往往利用他們無謂的革命或內戰,遂其銷售武器的目的,而他們所付出的代價卻是可貴的生命和天然資源。

  一九七0年,全世界的軍費支出大約美金二千億,一九七八年時增至四千億,而今日,世界上的國家每年花費在軍事武器上是六千億美金,真是駭人聽聞!

  而人力的浪費同樣令人毛骨悚然:全世界軍隊總人數為二千五百萬或更多。他們的工作除了殺人或預備被殺外,別無他用,祇是徒然消耗原可用來對社會有所幫助的力量而已。

「安全保證」不足恃

  讓我們再回頭討論核子武器。超級強權針對人們求安全的心理,使大家義無反顧地支付軍費去增加或換新裝備,以確保「國家安全」。因此,各國競相投資研究國防科技,為的是保衛國家,依此法則,人類的核武競賽勢將永無休止,難以自救。

  前面提過,「利潤」是軍備生產的關鍵。美國國會、英國議會、西德聯邦議會(West German Bundestag)和其他國家類似機能之政體,都有許多打著「安全」旗幟的遊說者,其實都和軍事工業公司有所勾結。以美國最著名的洛斯洛普公司(Northrop, Corp.)為例,在他們的薪資帳上就有六十名從前幹過商級軍職的人員。另一以飛機工業聞名的道格拉斯公司(Mc Donnell-Douglas),其所僱用的人堨蝳酗G十名前軍職人員。據華盛頓郵報,一九七八年七月十八日的報導,在國會埵釣潀W是支持洛斯洛普的,一為派瑞斯(Joel Paris),前卡特政府時,擔任喬治亞州的防禦指導(National Guard Director),一位是提蒙斯(William Timmons),尼克森政府人員。

  雖然,美、蘇兩超強的重視軍備都來自現實政治思想(Realpolitik),但若欲認識真正限武對兩霸權的意義,必須了解他們基本上的差異。

  蘇聯軍事目標是鞏固其在東歐的地位,掌握雅爾達密約所得的利益,並保衛自己本土。其實,她無須以核武來壓制可能的反抗,如捷克、匈牙利等國家,或是對付像喀布爾政權這種所謂友好國家。對蘇聯來說,沉重的軍費負擔,將惡化其社會的真正問題。

  同樣,美國為了維持其利益而入侵他國,像:多明尼加共和國、黎巴嫩、越南和寮國還有最近的格瑞納達的戰爭堙A所使用的亦是非核武器。從這些所謂維持「正義」的國防戰爭中,獲利最大的實是國內一些大公司,如:洛克西德、西屋、RCA和IBM等。

  人們相信戰爭可增加就業機會,解決經濟問題,是很危險的想法。在美國,由於經過二次大戰解決了經濟衰退,使這種想法更被接受。

  事實上,如果能將軍事工業轉變為和平用途的生產,才有助於人類。現在已有更多人注意研究這種可能,且在一些國家已有方案出現。

  據一九七八年美國軍火控制和裁武機構(
U.S. Arms Control and Disarmament Agency)報告,全世界國家每分鐘所用在軍事的費用為美金七十五萬元,真是巨大的浪費!

  現在科學昌明,任何軍事設施都逃不過人造衛星的偵測,軍事上已無制敵機先的可能,戰爭一旦爆發,為求勝利,結果祇有同歸於盡。有誰能在核子戰爭堭o到最後勝利呢?

  愛因斯坦生前曾說:「祇要我們一天相信,國防武力可保障安全,就沒有國家肯放棄任何可能致勝的武器。我認為,人類唯有斷絕以軍事來防衛國象的念頭,才有安全可言。」

 

   

 

劊子手「伊諾拉.凱」的末路

1983.12.17 前進廣場週刊


  四十二年前的今天,日本全國都為偷襲珍珠港成功而舉國歡騰,但是,曾幾何時,這輝煌的日子也保持不到四年,而變成悲慘的敗戰了。

  日本投降的最大因素之一,就是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美國在廣島上空引爆的原子彈。這個新型炸彈在投下前一星期始製成(七月三十一日),由駐馬利安群島蒂尼安島美空軍第五0九航空隊所屬B29轟炸機「伊諾拉.凱號」,在廣島執行投擲任務——該機是以機長波爾.載倍茲上校母親的名字命名的,他在八月五日命令屬下把母親的名字寫上機體。蒂尼安島時間六日早晨兩點四十五分,「伊諾拉.凱號」裝載原子彈飛離基地,六點五分經過硫黃島上空,九點九分終於到達目標地廣島,然後在九點十五分十七秒投下人類史上第一顆原子彈,四十三秒之後發生爆炸,這一刻正是日本時間六日上午八點十六分。

  現在這架「伊諾拉.凱號」,保存在華盛頓斯米桑尼安博物館的太空科學館倉庫內,該館因保存和保管問題,正為這架歷史性轟炸機傷腦筋,因為收藏很多連主持人都弄不清的收藏品,最近才把一切收藏品歸納於電腦,然後做分類整理作業。現在,被遺棄「死藏」的「伊諾拉.凱號」,祇有等待美國政府撥下的保管基金,連同倉庫內的兩百七十架飛機一齊移交給華府郊外的杜勒斯機場保管。然而,政府方面迄今還捨不得拿出這筆基金,的確,現在與轟炸廣島時代不同了,「核武」正成為微妙問題被議論著,還要考慮歐美各地的反核運動。曾經為美國帶來勝利的轟炸機,現在卻變成燙手的麻煩品,圖中被剝下主翼的外貌,可以象徵「伊諾拉.凱號」這個大劊子手的「現在」命運。

 

 

比基尼與原子彈

1983.12.17 前進廣場週刊


  比基尼(Bikini)位於中太平洋,是馬歇爾群島(Marshall Islands)西面雷立克(Ralik)列島之一部份,就是在赤道北方北緯十二度和東經一百六十五度的位置上。它由數個小島組成,最大島為比基尼,以其命名。全島乾地總面積祇有二平方多哩,散佈在橢圓形礁湖邊。因地處北赤道氣流西行徑上,且在東北季風區內,故氣候溫和,罕有風暴。島上原有住民約二百人,都為馬來亞玻里尼西亞人。

  一九四四年,二次世界大戰末期,日本被美國逐出馬歇爾群島,比基尼礁島遂為美國海軍所統轄。當時美國欲利用此島發展原子彈,乃假借上帝旨意,誘逼島民,先將他們遣至附近的榮捷立克(Rongerik)島生活,但因島上糧食不足,後遷至基立島(Kili Island)。故從一九四六年至一九五八年間,此島淪為發展原子彈的犧牲品,而實際上美國在此島的託管權是從一九四七年起才由聯合國正式確認。我們現在所熟知的比基尼泳裝即是在此原子試爆期間而家喻戶曉,大為流行。

  一九四六年七月開始試爆,採空投方式。同月二十五日在水深九十呎處行第二次試爆,這次使海水遭到嚴重污染。兩次爆炸的原子彈每顆相當於兩萬噸黃色炸藥的威力。

  一年後經科學家們勘查結果,無法確定此島是否仍再適於居住。

  其後,在一九五四、一九五六和一九五八年間共計有二十一次試爆。其中一九五四年的第一次試爆竟造成不幸事件,附近的榮捷雷普(Rongelap)礁島被輻射嚴重波及,島上居民雖立刻被撤離,但此後一直須接受醫護觀察。同時,也有一些日本漁船在此區域捕魚而遭輻射,海水的污染並波延至日本海域,造成嚴重傷害。

  一九六四和一九六七年時,美國原子能委員會重新勘查此島,報告顯示,此礁島因遭強力侵蝕和污染後,椰子已無法再生,此種情形以比基尼本島為最。

  一九六八年,美國總統詹森(Lyndon Baines Johnson)終於宣佈將不在此島做任何試爆,比基尼島人才得重返其已滿目瘡痍的家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