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6
 
 
聽1985年談KMT的治國-黨工誤事

 

  

 

政治應酬殺死江南?

-整頓政風應從國民黨著手

1985.01.26 雷聲週刊
朱欣中


   國民黨蔣經國主席,於一月十六日在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議中,要求大家不得參加無謂的應酬,並沉痛地指出:

蔣經國因江南事件有感而發

  最近,我聽說有幾個幫會頭目,利用應酬來作政府關係,他們對什麼時候和我們政府要人一起吃飯,當時請的是什麼人,在什麼地方請客,那些人作陪等等,都作了紀錄,這是有目的的一種作法,也就是做好了圈套,設下了陷阱。

  我以為,如有事情,可以公開來談,公開來講,任何公務應該在辨公室媬魽A在辦公室婼矷A不應該在應酬場合去處理問題,拉關係。

  經國先生這些話,顯然是因竹聯幫得以坐大而涉及江南命案有感而發。據說,陳啟禮在與政府要員敘餐時,都做了詳盡的紀錄,甚至涉及江南命案的某些官員,都被他錄進錄音帶中,想賴都賴不掉。果如是,經國先生怎能不感慨萬千?

「政治應酬」殺死了江南?

  台灣許多大幫派之所以會坐大,確實與應酬有關。據了解,竹聯幫老大陳啟禮,原本與情治機關的某些人員雖很熟悉,但與高階層要員並無特殊關係。但是,他看到四海幫老大蔡冠倫與某些高階層人物來往密切,似乎無往不利,乃有尋找強硬後台的念頭。

  據聞,陳啟禮與劉家昌交往密切後,劉家昌憑著其多年來所建立的高階層關係,將陳啟禮介紹給許多黨政要員,甚至包括身份極為特殊的人物,使得陳啟禮欣喜若狂,認為在中華民國的治理下,他永遠不會有辦不通的事情了。當然,為陳啟禮介紹達官貴人的,不止劉家昌一人,許多黨政要員認識陳啟禮後,也會主動為他介紹,就像滾雪球一樣,愈滾愈大。

  一位幫派江湖人物,原本應該與政治無涉,但與政治圈內人物過份接觸後,耳濡目染的結果,自然對政治事務一知半解。特別是與當權派高階層政治人物經常聚會,政治態度趨於極端保守,毋寧是正常的現象,陳啟禮創辦的美華報導,在評論政治問題時,充分顯示出這種心態。

  了解內情的人士指出,陳啟禮與某些政府官員餐敘時,正當酒酣耳熱之際,突然談及江南的種種,認為江南大逆不道,陳啟禮立即自告奮勇地挺身而出,願意為國家除「害」。果如是,政治應酬害死了江南,也害慘了陳啟禮等人,更嚴重損及國家的形象。

黨政要員花天酒地習以為常

  經國先生在談話中,認為幫派頭目意圖藉應酬拉攏黨政要員,固屬事實;但更值得檢討的,許多黨政要員不是不好意思拒絕參加,而是別人投其所好所造成的結果。

  許多黨政大員不僅經常主動宴客以建立關係,而且還招來影視界名女人前來助興。在這種情況下,有求於這些黨政大員時,如何能夠符合經國先生「任何公務應該在辦公室婼矷v的要求?如果有人真是傻到遵循經國先生這項指示,恐怕他既升不了官,也辦不成什麼事情。

  這種現象,以國民黨各級黨部最為普遍。由於國民黨缺乏一股制衡的力量,不像各級政府尚有民意代表可以監督,致某些黨部負責人腐化的程度,令人難以想像。經國先生在一月十六日國民黨中常會作此指示,真是選對了地方。

  國民黨中央秘書長蔣彥士,於一月十七日下令所屬各級黨部,遵循經國先生的指示,並由考核紀律委員會負責追蹤考核。了解黨部情況的人,對於蔣彥士此項指令的成效,不表樂觀。

國民黨最會假借選舉亂花錢

  國民黨之所以很難根除腐化的習性,主要是各級黨部考核紀律委員會的功能不易發揮,黨部負責人動輒以經費開支涉及選舉機密,不准考紀會過問,因而得以為所欲為。

  一位國民黨高級黨工指出,前年增設立委選舉時,當時台北市黨部以辦公室不夠隱密為由,特別在台北市東區敦化路租下豪華大廈中的一層樓,經常邀宴黨政要員,並透過國民黨提名某候選人夫婦,利用他們與影視界的深厚關係,邀約名影視紅星前往助興。

  像這樣無止盡地花錢,又不准台北市黨部考紀會查核,其理由為事涉選舉機密,不容洩露。當錢不夠用時,就向蔣彥士求救。一般說來,蔣彥士本身不是壞人,唯部屬投其所好後,有求必應。如此不知節制的情況下,前年台北市增額立委選畢,據國民黨高級黨工約略估計,至少在新台幣二億元以上。

  國民黨一向沒有完善的制度,特別是每逢選舉,更是逮到了機會,就拚命花錢,最後使得中央黨部財委會主委鍾時益都看不過去了。

選舉有如對敵作戰必須花錢


  鍾時益是國民黨內極少數操守廉潔的黨政要員之一,他曾任國防部主計局長、台北市主計處長、台灣省主計處長、行政院主計長,一生在錢堆堨景u,卻分文不苟,相當難得。國民黨之所以要他兼任中央財委會主委,當然是希望國庫與黨庫的流通減少阻礙。過去有人明白地指出,每逢選舉,需要龐大經費支應時,國民黨不惜透過從政同志動用國防經費,因為國防經費一向列為高度機密,動用時不易被發現。

  鍾時益在前年增額立委選舉時,深感國民黨選舉經費開支太過浮濫,對於無止盡的需索,面露難色。當時,最會花錢的台北市黨部,立即透過蔣彥士出面,對鍾時益表示,選舉有如對敵作戰,是鞏固國本的手段,甚至比對中共作戰更為重要,沒有鈔票支援,就等於作戰沒有子彈一樣,無論如何,必須支持到底。鍾時益在這項大帽子下,為了對黨國的忠誠,只好勉為其難地支撐下去。

  國民黨如此腐化,在社會上起了帶頭作用,當前風氣之敗壞,可謂其來有自。所以,最該檢討的,應該是國民黨本身。

國庫通黨庫造成腐化風氣

  國民黨的工作人員,不是沒有奉公守法的好人,只是由於國民黨本身欠缺完善的制度,任由各級黨部負責人獨斷獨行。一旦用人不當,黨部內的好人,也就無能為力了。

  國民黨一位高級黨工指出,國庫通黨庫,可以說是罪魁禍首。譬如,台北市黨部每年經費約新台幣壹億多元,過去完全編列在台北市政府預算中。每逢台北市議會審查預算時,台北市黨部必須出動人馬,設法游說黨外市議員口下留情、放過一馬,過去多年中,也都有驚無險。只要預算一經市議會通過,台北市政府立即將全年預算一次撥交台北市黨部,而台北市黨部則按月支出人事費、活動費。所以,這筆鉅款可以存入銀行生息,多年累積下來,金額極為可觀。

   但是,自從陳水扁、林正杰、謝長廷等三人於民國七十一年進入台北市議會後,再也不賣國民黨的帳,堅持刪除,逼得國民黨無法再將台北市黨部的預算編在台北市政府內,只好由中央黨部撥款支應其日常開支。所以,國民黨早就將陳水扁、林正杰、謝長廷等三人恨得牙癢癢的,一直希望找機會予以報復。

  台北市黨部每年經費由中央黨部支應後,再也沒有利息可生,但原來所生的龐大利息,竟也被台北市黨部負責人胡亂支用,又不准考紀會過問。在這種情況下,顯然黨官要比政府官員好幹的多,又有油水可撈。四處交際的結果,帶壞了社會風氣,竟造成黨政官員與黑社會掛勾,若因此導致竹聯幫暗殺江南,則嚴重傷害國家形象的人,應該是那些腐化的國民黨高級黨工。

整頓政風應從國民黨著手

  今天,經國先生既已注意到問題的嚴重性,要整頓政風與社會風氣,首應從國民黨內部開始著手,現特提出幾點意見,供經國先生參考:

  一、目前要國民黨完全不從國庫拿錢,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既然如此,不如化暗為明,就國民黨接受政府委託辦理的事項,詳列經費,編入中央政府預算內,由立法院負責審議,以免開支浮濫。

  二、國民黨既接受政府補助,若其高級黨工涉嫌貪污,自應視為廣義的公務人員,按貪污罪依法究辦。我們知道,過去調查局發現國民黨的黨工人員貪污時,一律送請國民黨自行處理,最後幾乎都不了了之。因此,養成了高級黨工貪污成習而無所畏懼的心態,堪稱問題的關鍵所在。

  三、嚴禁黨工人員假借選舉之名胡亂開銷經費,以免污染選風而動搖國本。

  四、慎選高級黨工,並強化各級黨部考紀會功能,一經發現高級黨工操守不良,立加撤換,永不錄用。

  國民黨如果能做到上列幾點,必有助於政風及社會風氣的改善,至盼經國先生深思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