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9
 
 
黑金關係江南初期-1985年的回顧

 

  

 

陳啟禮、白景瑞、汪希苓

-公私不分造成「一失足而成千古恨」的悲劇

1985.03.09 自由時代週刊
皇甫雄


  聳動太平洋兩岸的陳啟禮、吳敦共同殺害劉宜良(江南)一案,在台北地檢處的快馬加鞭情況下,提起了公訴。起訴書中提到了國防部情報局的三位官員:情報局長汪希苓、副局長胡儀敏及第三處副處長的陳虎門;同時也使得名導演白景瑞牽涉進去,而且白導演還透過了大眾傳播媒介,頻呼冤屈,認為把他牽涉到「江南命案」中,是件很不公平的事。

陳啟禮早想結識汪希苓未果

  白景瑞的呼冤,實在沒有必要,因為就事論事白景瑞本身所具有的「江湖性格」以及他的熱忱對人,才使得陳啟禮跟汪希苓等接上了線。江南命案的發生,跟白景瑞確實毫無直接關係。可是,如果不是由於白景瑞的居間介紹,陳啟禮恐怕永遠無法認識汪希苓。而且國家安全單位已獲得有關陳啟禮在去年七月上旬企圖結識汪希苓而未果的可靠事証。現就所蒐集到的資料,略加敘述。

陳啟禮有意響應「梅花運動」

  大約是去年六月間。現任國防部聯合作戰訓練中心主任蔣緯國上將,在國內積極推動「推廣梅花運動」。由於梅花是我國國花,蔣緯國上將的「推廣梅花運動」,立即再度獲得了國內各方面的熱烈響應,工商界若干知名之士,也出名贊助此一運動。

  身為竹聯幫老大的陳啟禮,那時在新生南路一0七巷底靠近建國南路高架橋的一幢外表相當漂亮的洋房內,搞了一個「名商俱樂部」。由於陳啟禮手下兄弟眾多,而且神通廣大,因而那一陣子「名商俱樂部」搞得轟轟烈烈,還真有若干頗有名氣的商人涉及其中,在堶惆到「無微不至」的高級、熱情的服務,而那個俱樂部堶悸滿u麻將房」及「按摩間」,更是令人「樂不思蜀」。陳啟禮認為「名商俱樂部」字號業已打響,表面的招待又有「賓至如歸」的感覺,則由「名商俱樂部」來擴大發起大規模的梅花推展運動,應該是合適的舉措。

邀請蔣緯國歡聚未能如願

  同時,陳啟禮身為黑幫頭目,需要大樹遮風,何況那時候政府又在雷厲風行的舉辦不良幫派登記,陳啟禮在「心所謂危」的情況下,如果能把「推展梅花運動」搞上去,交接到蔣緯國上將這種貴人,自己當可以免於「被掃」的命運。陳啟禮在「一廂情願」的如意算盤之下,便以「名商俱樂部」負責人之一的名義,正式於六月上旬發出印刷極為精美的請柬,邀請蔣緯國上將以及其他幾位重要的情治單位首長,光臨名商俱樂部共商擴大「推展梅花運動」。

  陳啟禮的想法是:蔣緯國上將是個溫和可親的將軍,如果能投其所好的贊助他所倡導的運動,一定會獲得他的青睞,而蒞臨「名商俱樂部」。只要他一光臨,事情就完全成功。而且他答應到,其他的情治首長必然也會到。結果,陳啟體的如意算盤沒有打通,去年六月下旬的邀宴,沒有一個人「光臨」。名商俱樂部的一桌高等酒席,只有由自己幾個弟兄享受。

有被利用的經驗致特別謹慎

  陳啟禮的如意算盤徹底的打錯了。名商俱樂部當時雖然小有名氣,但究非「來來俱樂部」及「太平洋俱樂部」可比。其次,陳啟禮在竹聯幫中稱老大,但在「江南命案」發生之前,又有幾個人知道他?那種請帖發出去之後,被請的人一看請客的人的名字,根本「不見經傳」,而且素不相識。於是,有人為了慎重起見,交代秘書按照請柬上的聯絡電話,詢問何事請客,並詢請了一些什麼人。經告以邀請客人的姓名後,彼此互詢是否認識請客的主人,結果發現都不認識。在這種情況下,顯然是假藉響應蔣緯國上將的「梅花運動」而另有所圖。於是,相約一概不理。

  倘這項傳聞屬實,陳啟禮也未免有點異想天開。其實,蔣緯國將軍一向平易近人,如果事先透過關係,取得他的同意,表示要推廣「梅花運動」,蔣緯國是可能同意的。過去,曾有素不相識的人,透過關係找上蔣緯國,表示要從事類似活動,獲得他支持的先例,事實上也是在斂財,多多少少為蔣緯國帶來一些困擾。或許是蔣緯國有過被利用的經驗,這次完全不理會這項邀請。

帥嶽峰擔任製片表現優異

  可是陳啟禮並不死心,他一直在默默地計劃如何結識幾個情報或安全首長,結果他從手下大將-竹聯幫總巡察帥嶽峰那堭o到了線索。帥嶽峰是竹聯幫總巡察,但當白景瑞為黃卓漢拍攝「金大班的最後一夜」時,帥是「金」片的製片。在台北拍電影,製片是個很重要的角色。因為製片的主要任務是要擺得平在片內片外的各路人馬,各方英雄豪傑。帥嶽峰既是竹聯幫的總巡察,有竹聯幫十七個堂的人馬為他撐腰,三山五嶽的英雄好漢,自然擺得平。「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在整個拍攝過程中,沒有一個人找岔,沒有一個混混兒敢在場內外惹事,自然是帥製片的大功勞。

白景瑞透露與汪希苓的關係

  同時,帥嶽峰還有一項最大的本事是:善解人意。他把愛好奉承,愛戴高帽子的白ㄅ大導演伺候得服服貼貼,白大導演心媟P到帥嶽峰是人才,夠朋友,找製片除帥嶽峰外,不作第二人想。由於帥嶽峰不僅參與「金大班」的製片工作,幾乎也同時參與了白大導演的家務事,白大導演家埵酗偵簳ヾA差不多也由帥製片一手包辦,免得白大導演為家務事分心。因此,帥嶽峰也在跟白大導演日常生活的接觸中,聽到白景瑞不止一次提到當年在意大利跟汪希苓密切交往,以及回國後仍有酬酢往還的經過。當然囉,都是「上流社會」的人士,杯酒聯歡,飲宴往還應該是一種極其平常的事情。

白景瑞藉遷新居宴請汪希苓

  當陳啟禮因邀請蔣緯國及其他情治首長不到而正耿耿於懷的時候,乖巧的帥嶽峰得悉自己頭頭的情懷鬱結,便向陳獻計,不妨找汪希苓試試看。當帥嶽峰把他所知道的白景瑞跟汪希苓交稱莫逆的詳情說出之後,陳啟禮一下子欣喜莫名,認為他的心願可以達成,而他所企求的事情,也大有轉機。

  在「名商俱樂部」的密室一夕商談之後,便原則決定請白景瑞以喬遷新居為由(白景瑞原住頂好市場後面金城大廈,後遷至仁愛路另一大廈中),宴請汪希苓等並請陳啟禮作陪。當然,白景瑞的面子,不僅把汪希苓請到,副局長胡儀敏也請到了,第三處副處長陳虎門也隨同江希苓赴宴。

白景瑞留學義大利經濟拮据

  這堙A要約略插敘一下白景瑞跟汪希苓如何結成「莫逆之交」的經過。大約廿年前,白景瑞毅然捨棄了他所喜愛的新聞記者工作,辭去了自立晚報影劇記者的職位,專心一意的到義大利去深造-專攻電影導演。白景瑞那個時候的經濟狀況相當拮据,去義大利的旅費及在羅馬期間的初期生活,都是台北的一些影劇界朋友找到當時的國際影片公司義務的提供影片放映,以其淨收入幫助白景瑞的。所以,當白景瑞在羅馬待了大半年之後,台北方面雖仍有少量接濟,新聞界友人也諸多解囊,但究竟是杯水車薪,使得在羅馬的白景瑞入不敷出,而有捉襟見肘之感。那時候,汪希苓在羅馬做大使館武官(中義當時仍有邦交),白景瑞在舉目無親的情況下,視我國駐義大使館為唯一的可以依靠的親人,便經常跑大使館,而大使館同仁對白景瑞在精神上及物質上也頗有資助,其中對白景瑞處境最為同情而對他熱心相助的是汪希苓武官。

汪希苓對白景瑞照顧備至

  到白景瑞學將有成但尚未成而又不能不咬著牙齒撐下去的留學晚期,白景瑞連住處租金也煞費張羅的時候,白景瑞又得到了汪希苓的拔刀相助。汪希苓經過一再考慮之後,認為白景瑞不必在外面租房子花房租,大使館有一間頗大的車庫,平常根本用不到那麼大,在汪希苓的張羅之下,獲得上級允准讓白景瑞住進那間車庫的一半。由於住在大使館堙A水電費也就不必掏腰包了。至於吃飯嘛,有時候碰得巧的話,也可以跟使館人員同桌揩油一餐,而當汪希苓在使館的時候,遇到吃飯的時間,一定邀白景瑞共餐。汪希苓的熱忱,贏得了跟白景瑞之間的莫逆友情。汪希苓看得起當時被一般人喊作「小白」的白景瑞,而白景瑞也一直把汪希苓當作一個可敬可親的友人。

白景瑞確未涉及江南命案

  後來,白景瑞回國,經過一番奮鬥,事業逐漸順利,汪希苓在中義斷交後回國,雙方自然時相過從。汪希苓奉調為駐美武官,跟白景瑞一直音訊不斷。汪希苓由美回國後,前年接任情報局長,雙方仍多往還。雖交往不及於「公」,但卻無礙於彼此間深厚的友誼。所以,去年七月中旬,白景瑞受到帥嶽峰的懇求,以喬遷新居為由,請汪希苓參加其在新居中的宴會,而介紹汪跟陳啟禮認識時,好客而生性熱情的白景瑞很輕易的達成了陳啟禮的願望。不過,平心而論,白景瑞只是居間介紹陳啟禮認識汪希苓等人,並未涉及其後陳啟禮的格殺江南案。事情的前半段跟後半段有很大的區別,絕不能混為一談。而白景瑞在陳啟禮起訴後嚴正表示:他絕未曾涉及甚至根本未曾料到的陳啟禮殺害劉宜良案。如果把白導演跟劉宜良命案扯在一起,那確實是不公平的!白景瑞的自辯之辭,確屬可信。

陳啟禮願為情報局義務效力

  去年七月中旬(確切日期好像是七月十二),汪希苓在白導演家裡的飲宴中,見到了陳啟禮之後,陳啟禮鼓起如簧之舌,大吹其可以為情報局在美蒐集中共情報效力,而且不要情報局一文錢,只是基於愛國的熱誠,盡國民一份子的義務而為情報局效力,別無他求。這些動聽的言詞,據說深深的打動了汪希苓的心,認為陳啟禮是個可交的年輕人,何況其竹聯幫在美國華人社會中頗有勢力,也是事實。因此,汪希苓不得不相信陳啟禮。

陳啟禮自告奮勇去暗殺江南

  汪希苓為著表示其個人對陳啟禮的結納之誠,其後在去年七月二十五日左右,回請了陳啟禮等人,擺酒的地點是鮮為人知的「名商俱樂部」。杯酒言歡之後,雙方友誼自然就更進了一步。

  據說,幾天後,陳啟禮又在一次與汪希苓歡聚的宴會中,有人提及江南的種種,激起了陳啟禮早就想要為情報局效命的意圖,表示不要情報局花一文錢,就可將江南完全擺平。汪希苓聰明一世,糊塗一時,竟然表示接受,全桌的人都將此事視之為一項「愛國行動」。汪希苓為了協助陳啟禮進行工作,尚且授予其必要的情報知識,並要副局長胡儀敏及第三處副處長負責聯繫工作。不料原本在他們心目中的「愛國行動」,竟為國家帶來了莫大的損害。瞭解台灣情治機關與竹聯幫內情的人,可能相信這件事情就是這樣的單純,但是,也不能責怪許多人將它想像得相當複雜化,因為平日情報機關的種種太過神秘,不由得大家不去做更複雜的想像。職是之故,政府宜於短期內公布此案的詳細資料,始能袪除大家內心中的許多疑慮。

江希苓一失足而成千古恨

  從汪希苓與白景瑞的交往觀察,他不失為一個古道熱腸的朋友,或許他這個最大的優點,竟變成了他最大的缺點,一時不慎,製造了震驚國內外的江南命案,令人遺憾。據悉,不久後,汪希苓等人將被軍法起訴,判處應有的罪刑,自不在話下,但今後情治首長應特別以此為鑑,明辨公私才行,否則難免一失足而成千古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