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1
 
 
歷史的立法院-美美圖

 

  

 

立法院的美人圖

1985.05.19~05.25 生根週刊


  立法院大陸來台的委員目前共有二百五十餘人,其中女立委約有三十名左右,這些女性老立委除了山東大姐「楊寶琳」因為獨資創辦「中華民國消費協會」,嗓門大、常為「黨團利益」嘶聲立竭,所以常出現報端外。其他的女性老委員,恐怕是基於中國傳統女子的形象,必須是端莊、安靜所以一向很少發言。

  比較常看到的是她們經常是到了議場簽名,然後就到立法院內的小型超級市場看看今天的果菜新不新鮮?是不是又有了新來的港貨,再到憩樓聊一聊兒女的幸福近況,中午到了就得趕快搭上十二點十分的交通車回家,去含貽弄孫。

  她們大部份都好像隔壁「外省婆婆」一樣的,看起來既高貴又親切。如果不經介紹,您一定不會聯想到她們是過去中國大陸上,每數十萬人才得以選出的「國會議員」。

  然而就在日前本刊記者,輾轉從一位已經去世的國民黨老立委手中,獲得一本相當珍貴的民國四十年初「第一屆立法委員名冊」,翻閱這些「外省婆婆」的資料,竟赫然這些從大陸來台的女立委個個都曾有相當輝煌的經歷,更重要的是她們年輕時更是如花似玉,貌比「西施」。

  就以最出名的山東大姊楊寶琳來說,她堂堂是「中國大學」畢業,而年方三十出頭,就擔任起「山東婦女運動委員」的主任委員,也還身兼抗日剿匪時期「山東省各界慰勞總會」的主任委員。

  雖然其年輕時貌美絕不輸給當今名旦「鍾楚紅」,而其時髦更時直過現代的「阿珠、阿花」。但是其氣候概是當今女子無法比擬的—因為同時她也巾幗不讓鬚眉的擔任起「山東省人民自衛總隊婦女隊」的總隊長。應可以說是「雙槍楊八妹」!

  就是這麼地一個「文武雙全」的大美人,才會傳出過去一些男性大陸老立委曾還為她爭風吃醋,甚至到今天也還有人在日夜思慕。

  如今她把「中華民國消費者協會」辦得相當受到工商界的歡迎,而不少廠商更是喜歡參加該會「統統有獎」的評鑑會,更是顯露出她在另一面的長才。

  漢口市選出的費俠委員,年輕時酷似「蔣夫人」,雖然現在年紀也約在七十五歲左右了,但許多立法院的記者都說她「徐娘雖老,風韻猶存」。

  她是蔣經國總統的學妹。曾從湖北遠渡千山萬水到俄國中山大學留學。據知,由於曾與蔣先生前後期同學,她了解蔣先生很深,也最是敬重他。在未當選立法委員以前,她以三十七、八歲之齡就已榮膺制憲國民大會代表。實為當時代女子之佼佼者。

  但另外一位也曾是制憲國民大會代表,而後又擔任立法委員的王孝華,則更是「少年出英雄」,她畢業於日本奈良女子高等師學校是興安省雅魯縣人。她參加「制憲國民大會」時,芳齡三十都還未到。而從其玉照看出其年輕時之粉菪~表,直比電影「藍與黑」之林黛玉,在當時應是風靡了泉多的三十年代男子。

  王藹芬委員現年也在七十五歲左右。其年輕時是出名的「古典美人」,而其學、經歷更是令人刮目相看。大學她讀的是國立北大西語系,最後還在法國巴黎大學文學院,獲得文學碩士之學位。在三十八歲當上立法委員以前,她的經歷就足以令人眼花撩亂,據估計多達二十種職位之多。最重要的有,北京大學講師、上海滬江大學講師、北平市黨部執行委員、北平婦女工作會等等。近年來她雖甚少發言,為民喉舌,但仍是每有院會則必定簽名報。

   與王靄芬委員同樣是北平市區產生的立委劉秋芳,乍看之下,如民初女子雖極秀麗似弱不禁風。但是她竟曾在三十五歲左右時官拜上校大隊長,不久又從為「國防部少將設計委員」。由於她是荷蘭公教大學出身,所以在大陸時代她也還兼任中國天主教文化協會的理事,據悉近十幾年來,劉立委對天主教教義的推廣甚至還常比在立法院的問政質詢都熱心呢!

  方冀達委員是眾多大陸來台女立委中,唯一的女律師。據資料顯示,她是從二十五歲上海持志大學一畢業就取得了律師執照,而開始執業。在偌大的上海市,民國三十年代律師相當少,而女律師更是寥若星辰。所以當時其年少之情可見一般。然而由於民國五十年中期,爆發青豆案,當時蔣介石總統一怒之下,禁止立委兼任律師,所以她從此就與司法界逐漸脫節。一般以為憑其法學長才數十年來卻一直不曾好好發揮,而至今臨耄耋之年則卻已心有餘而力不足,殊為可惜!

  出身陝西西安而的趙文藝委員,人如其名端莊秀氣,而身溢「文藝氣息」。她是北王師大教育系畢業,少女時期就參加三民主義青年團,並為二全大會代表。而藉由參與陜西省黨部的婦女活動,也在三十三歲就當上立法委員。近年來她在立法院,一直是參加教育委員會,對於其他國家大事則殊少過問。

  傳聞中,立法院的資深女立委經常共分二路,一派由楊寶琳充作大姐頭,而另一邊則以趙文藝為中心,兩人相見自是分仇眼紅。

  誠然有論者批評,這些曾都是如花似玉,又個個經歷輝煌、學歷亦佳的資深女立委,幾十年來在議場上一直是簽名到席認真,但問政質詢欠佳,繼續留在立法院恐怕將是浪費國家公帑。

  但另深諳國會內情的人士卻以為,上述之說法,顯然是忽視了她們早期對黨國的貢獻。尤以在國民黨撤退來台之初,這三十餘位「美人立委」卻也是其他二百餘位男性資深立委願意與國民黨抵台共赴國難之重點所在。

  而在抵台之初,國事一片紛亂複雜,另資深立委及各大官員們在為國事汲汲操勞之際,有美人共襄國事,更常是令人渾然忘憂。誰曰不宜?

  近來這些美人立委,雖大部份已屬遲暮之年,但是在嚴肅的立法院內,卻常有一些親切、善解人意的「外省婆婆」或在交誼廳,或在憩樓上,時刻地攀問您近來一切是否安好?而整個立法院,在資深委員中有「公公」、「婆婆」、增額立委中「乖乖的國民黨好孩子」「不聽話的黨外壞孩子」,就好像一個大家庭,也確實是饒富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