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0
 
 
1985年有人如是說沈昌煥

 

  

 

政壇上的萬年青 沈昌煥

從金樹基大使談起

1985.10.19~25 八十年代週刊
蔣良任


  近年以來,我國外交屢遭挫敗;但國內報刊絕少虛心坦誠檢討何以失敗原因的文字。中美關係變化後,立法委員程滄波與國大代表沈雲龍兩氏有關質詢及函件,言辭動人,可惜並不切中時病,海外耆宿甚至以為文不對題。因中美關係變化,是由世界大局不斷激變而產生,更是近五十餘年我國外交種種錯誤累積的結果。駐美大使沈劍虹應負的責任實在輕,外交部長沈昌煥所負的責任確極重大。

  沈昌煥不僅是兩任外交部長、任期之長為國民政府成立所僅有,即在民國史上,甚至鴉片戰爭以後一百三十餘年來,除聲名狼籍的滿清慶親王奕劻以外,也沒有他人可與相比。沈昌煥擔負針對世界變化統籌全局隨時因應的重責十餘年,也就是說這五十年中有五分之一時間由他主持外交!駐美大使祇是秉承指示。責任重輕,不言可喻。

  平心檢討近五十餘年來我外交片片挫折的因素,外交部長沒有知己知彼統籌全局、切實注意世界各國相互間的影響,實為主因。

——吳相湘:「民國史縱橫談」


  金樹基在哥斯大黎加擺闊,花園像球場,驕下媚上,是外交官僚的典型。陸以正和歐鴻鍊則奮發鬥志,完全相反。

  外交部目前在各部會之中,是一個官僚氣味最重的機關,望之儼然,即之木然。社會大眾搞不清楚這個大衙門,除了辦護照和迎接外賓之外,還有什麼可幹的?還在幹什麼?

  在立法院聽外交部長的報告之後,越聽越糊塗,更不了解外交部在幹什麼?更覺得外交部的官腔官調。

  官僚其實並不一定壞,好的官僚是有效率、負責任的、充滿工作成就感的。壞的官僚是裝腔作勢、擺架子,推託怠責、驕下媚上。遺憾的是,外交部中充滿各種壞官僚的作風。

  這個官僚作風有其歷史淵源,說起來是來自清末的總理衙門。清末民初以來的外交官,辦的是「買辦外交」,在現實堙A備受列強壓迫,但在心理上,又有五千年歷史文化的優越感,辦洋務的買辦們,產生很強烈的心理情結。這種情結,到今天的台灣,不僅餘緒仍存,而且因為中共的國際形象日漸昇起,心理情結愈加複雜。現在的外交部,雖然有一批具有現代觀念的外交官,但在領導層面,仍然殘存著各式各樣的買辦官僚心態。

  不久前,隨李登輝赴中美洲三國訪問的團員們,看到哥斯大黎加大使金樹基的作風,都不約而同的搖頭嘆息。因為金樹基就是這種外交官僚的典型。

  他住在一棟很大的官邸,月租美金四千五百元,在哥國的物價指數之下,其豪華可知,它的花園等於小足球場一樣大,室內塞滿中國古式傢俱。

  哥國是一個相當民主化的國家,總統也十分平民化。老百姓請總統吃飯談天,是很平常的事。但是金樹基大使卻認為,唯有擺出上國衣冠的架勢和排場,才能「揚大漢之聲威」,從而使這些夷狄之邦近悅遠服。

  他特別選擇住在英美大使的官邸附近,以便交際應酬,而且要讓哥國人民知道台灣是有錢的國家,高攀台灣這個朋友,隨時可以伸手向台灣要錢。

  哥國是一個平民文化的社會,但金大使來到哥國之後,卻認為前任大使吳文輝的房子不夠體面,不惜花費鉅資,找到這棟比該國總統的官邸還豪華的房子,他在那堥禸他的優越感。

  華僑看到他的架勢,對他很有距離,他也不愛與他們接觸,寧願與歐美的使節團應酬。

  當金樹基在洛杉磯當辦事處處長的時候,他就因為口齒油滑、優越感和官僚架勢,使當地僑民和台灣同鄉,留下深刻的惡劣印象。

  其實,更遠在他於外交部當情報司長的時代,他這方面的特性,就已表露無遺。但因為據說他是沈昌煥特別提拔的人,所以他不只沒有節制這方面的個性,反而有努力發揚光大之勢。

  同樣是駐在中南美的大使,派駐在鳥不生蛋的瓜地馬拉的陸以正大使,卻是表現出好的官僚的典型。他的幹練,條理與組織,幾乎與金樹基成強烈對比。派駐在尼加拉瓜的歐鴻鍊,也是十分能幹,頗有作為的傑出外交官。

  像歐鴻鍊和陸以正兩位大使,他們積極奮發的工作態度,是新一代外交官的典型。雖然陸以正不算年輕,但他的朝氣蓬勃,鬥志昂揚,和金樹基那種喜歡耍嘴皮子,擺排場的形象,實在不可同日而語。

  要檢討金樹基這種作風的來源,還要談談沈劍虹和買辦外交的總管沈昌煥。

  沈劍虹的無組織、無條理、無見解,令人驚訝,
如此大使真是誤國誤民,有何委曲?

  沈劍虹駐美大使下台後,滿懷委曲地寫了一本回憶錄,那些不認識他的人,看他的書還有點受感動,但了解他的人,根本不把他當作一回事。

  他回來後,因為魏景蒙跟他的親戚關係,而在英文中國日報(CHINA NEWS)當總主筆。他不當還好,一當之後,報社的同事和新聞界的人都看到他做事和做人的缺點。他那麼無組織、無條理、無見解,實在讓人十分驚訝!

  有一次,在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的座談會上,他面對許多外國學者,大罵美國政府背義棄友,他那種教訓別人的表情和內容,很難想像他是代表我們的駐美大使。許多在座的人都為他坐立不安,為他感到不好意思,也為自己的國家,竟然會派這種人去美國當大使,感到大惑不解。

  至今,沈劍虹仍然感覺到他的地位敏感,覺得他的每一句話,如果被美國人知道了,一定會拿來分析研判,找出我們對美外交的秘密方案。其實,現在的外交部幾乎已完全不理他了,美國方面也早不把他當作一回事了。

沈昌煥是回鍋油條,咬不動,切不斷,
吞不下,永遠親切幽默,面帶微笑。

  外交界人士都知道,朱撫松部長只是沈昌煥的代理人,朱部長本身沒有擔當,也沒有權力,現在的外交部還是沈昌煥做主。

  許多人把這幾十年來的外交挫敗都歸責於沈昌煥。在外交部內想要有所作為的外交宮之中,極少有人不罵沈昌煥的。但是沈昌煥的官越做越大,外交部長下台之後,高昇為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國安會秘書長下台後,又高昇為總統府秘書長,他不僅是蔣總統在外交問題上的首席顧問,而且以秘書長地位,是總統的耳目,任何重大的敏感問題,他也必須負責跟總統報告,這樣一來,他在外交和政治上均有重要的發言地位。

  他在國民黨改造時期,即當上中常委,除了一次自由投票時未被選上之外,幾十年來一直當中常委。他在三十多年前即當過外交部長,當時與他同時當外交部長的各國人士,除了葛羅米柯之外,全部幾易部長,但沈昌煥卻東山再起,變成全世界除了葛羅米柯之外,做得最久的外交部長。他在過去的二十多年,沒有出過國,他的國際關係已經消失殆盡,他的資訊來源有限,但他卻仍受到當局的信任,在幕後運籌帷幄。難怪,外交部許多真正想做事情的人,對他十分痛恨,認為他在誤國誤民。

  像葛羅米柯和周恩來那種長期擔任外交部長的人,只有在絕對集權的國家,而且必須是以意識形態為外交政策最高指導原則的國家,才有可能存在。但是不幸的是,我們的國家和沈昌煥卻似乎屬於這一類型的範圍。這也就是三十年來外交節節敗退的重要原因。

  要了解沈昌煥為何能夠長期佔據高位,只要了解到國民黨政權的本質,就很容易。相反的,了解沈昌煥的個性上的特點,對了解國民黨也有很大的幫助。

  根據與沈昌煥接近的人士的了解,沈氏的英文能力不錯,而且脾氣很好,反應靈敏,講話慢條斯理,十分有耐心。他在立法院答覆立委質詢時,雖然經常答非所問,有時言不及義,但他卻能不慌不忙,不慍不火,像給小學生上課一樣,講一大堆沒人要聽的廢話。有人批評他,他總是面帶微笑,好的方面說是修養到家,壞的方面則像炸不爛的回鍋油條,咬不動,切不斷,吞不下去,只好又擺回去,無可奈何。

  他在酒會的餐桌上,親切幽默。與人對談,即使跟剛出道的小記者,也表現出誠懇專注的表情,讓人受寵若驚。但是他在交際場合的魅力,與他討論問題的能力,不成比例。

他獨創後退性的思考方式,一思考就回到
民國三十八年和老總統。他只知道服侍他
的主人,不知如何服務他的國家。

  他在老總統和今總統身邊太久,顯然十分能夠揣摩迎合他們的心意,所以他所提的意見,適合他們的需要。

  據說他還有一個優點是,他的清廉。雖然,他的兒子沈大川在環亞做事,被人批評,但有些人想利用他兒子的關係,搞軍火生意,搞其他特權,均被拒絕,在政壇上也流傳一時。他相當謹慎地維護他的形象,不在金錢和品德上出差錯。這一方面,使他一直受到當局的信任。

  他最喜歡思考問題,不過,他的思考可能只是回憶,所以他一思考就回想到民國三十八年的情形,就想到老總統。他以他在三十年前的經驗,作為他決策的根據。

  否決奧運模式、否決體制國家模式、退出韓國籃球比賽、退出亞運、拒絕參加國際刑警組織、拒絕讓台灣同鄉會組團返國、反對與「台灣人公共事務協會」(FAPA)接觸、退出各種運動比賽……以及許許多多的退出和否決,他都被視為關鍵人物。

萬年青不要陽光,就可使滿室四季長春,充滿
綠意,但是一搬到陽光下,就癱死在地上了。

  不論是外交部或者各種對外工作的推展,他都具有無形的影響力,他似乎無所不在,整個對外工作都在他的陰影下。他是退縮、保守和意識型態掛帥的代表。但對他最嚴重的批評是,他只知道如何服侍他的主人,而不知如何服務他的國家。

  像沈劍虹和金樹基這種官僚,都是他最欣賞,被他提拔最力的人。被他提拔和欣賞,官升得快,但大都不獲好評。因為他對事務的認識已經與現代情勢有相當的距離。

  他的作風和葉公超完全兩樣。葉公超學識過人,天生傲骨,有創造有魄力,但是沈昌煥卻是深宮中培養出來的陰柔型侍從。

  朱撫松的無所作為,使沈昌煥對外交部更有影響力。這位垂簾聽政的太上部長對錢復的工作,更是多所牽肘和打擊。

  他的陰影存在一天,外交部內永遠會讓志士扼腕,士氣十分低落,人人望穿外放的機會。一聽到外放就像中了愛國獎券一樣,宴飲不斷,道賀不絕。因為,外交前途既無可期待,大家都要設法為自己這個小我謀點前途。

  錢復在外交界有不少敵人,但是外交界都知道,外交部需要錢復這種人回來整頓整頓,才比較有可能再造生機。不過,只要有沈昌煥垂簾聽政一天,外交部長只能當兒皇帝,誰去當都沒有用。

  有人說沈昌煥是長青樹,其實這個比喻似是實非,他是萬年青而不是長青樹。萬年青是室內觀賞植物,不要陽光,只要一盤泥土,經常洒點水,就可以表現怒放生機,攀延四方,帶來滿室綠油油的氣氛,好像長青樹一樣。

  但是只要把它擺到外面陽光底下,不要一天,它就會枯萎,癱死在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