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61
 
 
知識份子的道德勇氣

 

  

 

知 識 分 子 的 當 代 作 用

    在 民 主 國 家 和 自 由 社 會 , 知 識 分 子 早 已 從 「 脊 樑 」 和 「 良 心 」 轉 換 為 其 他 角 色 , 其 社 會 功 用 仍 值 得 重 視 和 提 倡 — — 特 別 是 知 識 分 子 在 社 會 和 文 化 領 域 中 的 「 機 動 」 作 用 。

2002.02.11~02.17亞洲週刊
李 歐 梵

    李 歐 梵 , 香 港 大 學 傑 出 訪 問 教 授 、 哈 佛 大 學 教 授 , 最 近 獲 香 港 科 技 大 學 榮 譽 博 士 。 著 有 《 西 潮 的 彼 岸 》 、 《 浪 漫 之 餘 》 、 《 上 海 摩 登 》 和 小 說 《 東 方 獵 手 》 等 。


    在 一 個 經 濟 掛 帥 、 商 品 充 斥 的 社 會 談 知 識 分 子 , 必 然 曲 高 和 寡 。 然 而 , 知 識 分 子 的 定 義 , 卻 不 一 定 非 「 高 調 」 不 可 。 意 大 利 的 馬 克 思 主 義 理 論 家 葛 蘭 齊 ( A. Gramsci ) 就 曾 說 過 ﹕ 所 有 的 人 都 可 以 作 知 識 分 子 , 但 是 要 看 其 在 社 會 上 的 功 能 而 定 ﹔ 換 言 之 , 知 識 本 身 並 非 絕 對 的 , 而 有 知 識 的 人 在 不 同 的 社 會 也 勢 必 扮 演 不 同 的 角 色 。


    葛 蘭 齊 又 把 知 識 分 子 分 為 「 傳 統 」 知 識 分 子 和 「 機 動 」 ( Organic ) 知 識 分 子 兩 類 ﹕ 前 者 多 生 活 於 農 村 , 是 時 代 過 渡 或 轉 型 期 的 人 物 , 而 後 者 則 多 生 活 於 都 市 , 是 現 代 工 業 社 會 的 產 物 。 葛 氏 更 認 為 ﹕ 傳 統 知 識 分 子 雖 可 坐 而 論 道 , 談 文 說 藝 , 但 只 有 機 動 知 識 分 子 才 能 夠 為 他 們 所 屬 的 社 會 階 層 爭 取 文 化 霸 權 。 不 言 而 喻 , 葛 氏 當 然 更 中 意 後 者 , 認 為 工 人 階 級 如 需 要 爭 奪 權 力 地 位 ( 所 謂 「 position 」 ) , 就 必 須 靠 本 階 級 的 機 動 知 識 分 子 。


    生 於 巴 勒 斯 坦 的 美 國 教 授 薩 依 德 ( Edward Said ) , 在 《 知 識 份 子 的 表 徵 》 ( 中 譯 本 名 為 《 知 識 份 子 論 》 , 單 德 興 譯 ) 書 中 , 則 把 「 機 動 知 識 分 子 」 的 定 義 更 加 推 廣 ﹔ 認 為 一 切 為 各 公 司 或 各 行 業 做 廣 告 和 公 關 的 人 , 都 可 以 算 作 機 動 知 識 分 子 , 他 又 認 為 , 當 年 知 識 分 子 為 真 理 化 身 的 理 想 早 已 過 時 了 。


    薩 依 德 的 論 點 , 當 然 是 針 對 二 十 世 紀 後 半 期 的 全 球 化 現 實 而 發 的 。 這 個 現 實 的 基 本 特 色 就 是 專 業 分 工 越 來 越 細 密 , 使 得 知 識 分 子 也 變 成 專 業 人 士 , 無 法 代 表 超 越 一 切 的 普 世 價 值 。 然 而 , 薩 依 德 仍 然 主 張 知 識 分 子 的 真 正 作 用 是 敢 於 振 聾 發 聵 , 發 抗 世 之 言 , 而 且 應 該 自 居 邊 緣 , 自 我 流 放 , 作 一 個 眾 人 皆 醉 我 獨 醒 的 「 局 外 人 」 ( amateur ) — — 他 所 謂 的 「 局 外 人 」 , 並 非 沒 有 專 業 , 而 是 指 敢 於 在 專 業 之 外 的 社 會 領 域 為 被 壓 迫 或 敵 視 的 小 眾 發 言 和 請 命 的 知 識 分 子 。 薩 依 德 本 人 屢 屢 站 在 巴 勒 斯 坦 立 場 反 對 猶 太 人 影 響 下 的 美 國 外 交 政 策 , 就 是 他 作 為 一 個 知 識 分 子 「 知 行 合 一 」 的 表 現 。


    近 日 為 了 授 課 而 重 讀 葛 蘭 齊 和 薩 依 德 , 有 時 過 境 遷 之 感 。 班 上 的 香 港 學 生 ( 大 多 數 是 研 究 生 ) 沒 有 一 個 人 願 意 作 知 識 分 子 , 恐 怕 也 有 不 少 人 從 來 沒 有 聽 過 葛 蘭 齊 的 名 字 。 也 許 , 在 今 日 的 香 港 , 知 識 分 子 從 來 就 不 是 精 英 , 而 大 學 教 育 逐 漸 專 業 化 之 後 , 也 沒 有 人 願 意 談 像 知 識 分 子 之 類 的 大 而 無 當 的 問 題 。


    然 而 , 在 中 國 大 陸 恰 好 相 反 ﹕ 自 認 為 知 識 分 子 的 大 有 人 在 — — 特 別 在 北 京 。 而 處 處 為 了 自 由 和 真 理 請 命 而 備 受 壓 力 的 也 不 少 , 讀 者 不 信 , 請 看 最 近 出 版 的 新 書 《 脊 樑 》 ( 傅 國 湧 , 樊 百 華 等 著 , 余 英 時 和 林 牧 作 序 ) , 此 書 的 附 標 題 是 ﹕ 「 中 國 三 代 自 由 知 識 分 子 評 傳 」 , 把 不 下 四 十 位 名 人 — — 從 胡 績 偉 、 李 慎 之 、 徐 友 漁 、 朱 學 勤 到 余 杰 和 摩 羅 — — 都 列 為 「 自 由 知 識 分 子 」 。


    顧 名 思 義 , 其 自 由 的 定 義 , 是 在 對 抗 強 權 — — 也 就 是 中 共 政 府 — — 所 以 屢 遭 欺 壓 。 余 英 時 在 序 言 中 說 ﹕ 「 五 四 以 後 , 中 國 現 代 化 的 知 識 人 則 一 方 面 取 代 了 傳 統 的 『 士 』 的 地 位 , 另 一 方 面 也 承 繼 了 『 士 』 的 優 良 傳 統 , 他 們 成 為 中 國 的 『 脊 樑 』 和 社 會 的 『 良 心 』 。 他 們 所 爭 取 的 , 始 於 個 人 言 論 、 思 想 出 版 的 自 由 , 而 終 於 社 會 公 平 的 普 遍 伸 張 」 。 所 以 , 無 論 從 價 值 取 向 或 個 人 節 操 而 言 , 這 都 是 一 個 非 常 「 高 調 」 的 論 述 , 而 此 類 知 識 之 士 出 現 恰 在 於 其 所 處 的 國 家 或 社 會 不 自 由 。


    書 在 中 國 大 陸 不 能 出 版 而 在 香 港 發 行 ( 開 放 雜 誌 社 ) , 原 因 自 明 , 但 也 不 免 令 人 浩 嘆 ﹕ 這 本 是 一 個 過 了 時 的 老 問 題 , 為 甚 麼 到 了 二 十 一 世 紀 在 中 國 還 沒 有 解 決 ﹖ 這 個 問 題 在 台 灣 已 經 不 成 問 題 , 而 在 香 港 呢 ﹖ 恐 怕 也 不 是 一 般 香 港 人 關 心 的 問 題 。 換 言 之 , 香 港 的 「 知 識 分 子 」 恐 怕 大 部 分 都 是 「 機 動 式 」 的 , 為 各 行 各 業 服 務 或 爭 權 奪 利 , 卻 鮮 有 為 自 由 — — 不 論 是 個 人 或 是 集 體 — — 而 奮 鬥 。


    香 港 媒 體 中 人 動 輒 以 「 言 論 自 由 」 為 口 頭 禪 , 其 實 並 不 懂 得 言 論 自 由 的 真 諦 , 只 不 過 視 之 為 暢 所 欲 言 , 無 所 顧 忌 的 同 義 詞 , 因 為 香 港 ( 至 少 在 目 前 ) 畢 竟 不 是 集 權 社 會 , 也 無 所 謂 「 在 無 所 不 在 的 權 力 面 前 , 知 識 分 子 有 滲 入 骨 髓 的 恐 懼 , 這 種 恐 懼 已 經 內 化 為 生 命 本 身 」 。


    所 以 , 在 任 何 一 個 民 主 國 家 和 自 由 社 會 , 知 識 分 子 也 早 已 從 「 脊 樑 」 和 「 良 心 」 轉 換 為 其 他 的 角 色 。 然 而 , 角 色 雖 然 不 同 , 其 社 會 功 用 仍 值 得 重 視 和 提 倡 — — 特 別 是 知 識 分 子 在 社 會 和 文 化 領 域 中 的 「 機 動 」 作 用 。 我 覺 得 這 反 而 是 兩 岸 三 地 共 通 的 話 題 ﹕ 台 灣 泛 政 治 化 以 後 , 知 識 分 子 不 少 人 登 上 仕 途 , 似 乎 不 再 關 心 文 化 ﹔ 大 陸 適 得 其 反 , 多 數 知 識 分 子 與 政 權 疏 離 , 但 在 文 化 領 域 卻 發 起 各 種 運 動 , 屢 屢 為 了 爭 奪 「 話 語 霸 權 」 而 爭 論 不 休 , 其 高 調 言 論 不 脫 傳 統 知 識 分 子 的 本 色 。


    而 在 香 港 , 各 式 各 樣 的 「 機 動 」 知 識 分 子 比 比 皆 是 , 但 只 知 為 商 品 服 務 , 鮮 有 人 站 在 公 共 領 域 或 公 民 社 會 的 立 場 作 文 化 批 評 。 也 許 馬 來 西 亞 和 新 加 坡 的 華 人 知 識 分 子 更 可 貴 ﹕ 他 ( 她 ) 們 爭 的 不 是 名 利 或 霸 權 , 只 不 過 是 些 許 發 言 和 論 述 的 空 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