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七月 2020 > »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兄弟的鏡子—讀書心得(1)
兄弟的鏡子—讀書心得(1)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09-07-20

photo source: 228事件紀念基金會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前言:
韓國民族的骨氣有夠硬,台灣人的228大屠殺到現在2009有63年,還是「一頭霧水」,永遠是台灣人的厄夢,現在如此,未來也會如此。

中國黨以君臨天下的方式入主台灣,把台灣人當成「無知的小孩」,要大家忘記228,做個「乖龜孫子」不要吵、不要鬧,就是族群融合,已經得到「補償金」或「賠償金」就該滿足了吧!

(賠)補償金來自台灣人的口袋,加害者不得「審判」、不必追究,KMT的中國黨在台灣「慷」台灣人之財,補228受害者之口,真是不痛不癢,無理至極。

司法不審判加害者,228重要檔案突然消失,要族群融合,就是放屁啦!

阿九不知反省,重用外省權貴打壓本土勢力,現在親中賣台就是「族群融合」,聯共制台。

沒加害者的審判,就不會有被害者的平反,KMT不拿A來的黨產出來,利民、福國,就沒有誠意。

阿九到如今,沒有對228的反省懺悔,也是台灣人好騙、心軟,就是受到大中國主義侵蝕的結果。

用騙術能當上台灣ROC的總統,是世界奇蹟,乃是多數台灣人愚昧沒有常識的結果。

我寫書評除了推薦好書之外,也希望對懶於細嚼書品的「網路族」,有些助讀的方便。

未能結合民氣來運用,轉型正義的失敗,事出有因。


清算過去最重要的依賴,是人民、是民意,是否有決心與魄力去追究真相,是否有道德勇氣去伸張社會公義。如果人民繼續鄉愿、官方繼續偽善、加害者繼續死賴、被害者繼續逆來順受,那我們就不要欣羨韓國人平反光州的成就。韓國的經驗證明,成功清算與解決過去威權時代的國家暴力與人權侵害問題,才能夠對民主政治的發展有肯定的影響。結論雖然簡單,卻很重要。很簡單的事情,而且,其「當為性」也人同此心。
228事件紀念基金會,2008,”朱立熙:韓國518光州事件之處理與借鏡”,《兄弟的鏡子:台灣與韓國轉型正義案例的剖析》,台北市,p.9。

後來從史料與檔案中才知道,全斗煥領導的「新軍部」,確實是以對北韓共產黨作戰的心態,在鎮壓光州人民的民主抗爭;對特戰部隊的軍人而言,「殺敵」是至高無上的使命,而且是越多越好;因為他們殺的是意識形態不同的敵人,而不是自己的同胞。

清算過去並不必然就是要報復或害人,它的目的地是要還原歷史事件的真相,並給它正確的歷史定位,讓當代人透過這樣的真相釐清過程得到和解,也讓後代子孫能記取教訓,不要讓悲劇歷史重演。這是健康進取的事情,也是從威權體制轉型到民主體制的新興政權,必須面對與處理的工作。南韓可說是亞洲新興民主政府清算過去最有成效的國家。一個新興民主政府清算過去的程度,不只牽涉歷史真相的追究與反省到什麼程度,也影響到民主的深化與鞏固會到什麼程度。
228事件紀念基金會,2008,”朱立熙:韓國518光州事件之處理與借鏡”,《兄弟的鏡子:台灣與韓國轉型正義案例的剖析》,台北市,pp.10-11。

轉型正義是人民、民意的共同決心,才能促使「政府」來做必要的作為,台灣人選阿扁做ROC的總統,好像就以為阿扁一人可以決定,順利平反。

這是不對的想法,阿扁不是當台灣國的總統,亦非由獨立的台灣國選民所選出來的頭頭,是因循鬼國ROC的制度所產生的國家元首。

這種台灣國元首處於KMT舊制的牽扯下難於施展理念,相對於南韓人民於光州事件中,感受到軍隊獨大所產生的血腥事件,由觀望到全國性的反軍人獨裁的全民運動。


光州民眾抗爭也讓旅居海外的500萬韓僑,產生新的凝聚力與祖國愛。儘管海外僑胞也受到獨裁權力的壓迫,受到官方不斷干涉與限制自由,但他們也發揮道德勇氣來抵制全斗煥。例如,1982年全斗煥訪美的時候,洛杉磯韓僑曾舉行反美示威,並演出集體退出歡迎酒會的鬧劇,讓全斗煥在國外出盡洋相。

當年4月,全斗煥發表聲明拒絕修憲,試圖長期執政,引發學生與人民強烈抗爭。年初發生學生朴鍾哲被員警刑求致死的事件,被天主教揭發;6月又發生大學生李韓烈被鎮暴警察的催淚彈擊中死亡,引發全民公憤而引爆全國性的6月抗爭。強力爆發的社會力量,已經為武夫獨裁政權敲下喪鐘。
228事件紀念基金會,2008,”朱立熙:韓國518光州事件之處理與借鏡”,《兄弟的鏡子:台灣與韓國轉型正義案例的剖析》,台北市,pp.18-19。

盧泰愚的過去清算構想,是以國家和諧與和解的名份,來稀釋社運界提出的追究真相,處罰主事者的要求,並以實質補償來儘速終結光州問題。盧泰愚是以政治算計,希望能做到事前防範對自己造成政治負擔,並能與前朝作區隔,以強化自己政權的正當性。盧泰愚的藉口是,為了促進人民的和諧,不應行使「政治報復」,他因此堅持「不處罰」的原則。
228事件紀念基金會,2008,”朱立熙:韓國518光州事件之處理與借鏡”,《兄弟的鏡子:台灣與韓國轉型正義案例的剖析》,台北市,p.21。

儘管盧泰愚第六共和時代的國會聽證,對於追究光州事件的真相發揮了極大的功能,不過並未盡完善,而留下了一些至今仍然懸而未決的核心問題,包括:5月21日下午1時,是誰下令集體開火的?儘管一般人都判斷是全斗煥、盧泰愚與鄭鎬溶這3人,但由於新軍部核心人物相互做偽證與法庭上的狡辯,並且湮滅了許多文書與證據,迄今仍無法追出下令屠殺的元兇。其次是民間死亡的人數始終莫衷一是,由於許多傳聞都指出曾有集體掩埋屍體的情事,使得歷次官方發表的死亡數字都不一致,導致無法取信於民。至於美國政府的角色與責任,恐怕永遠不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了。
228事件紀念基金會,2008,”朱立熙:韓國518光州事件之處理與借鏡”,《兄弟的鏡子:台灣與韓國轉型正義案例的剖析》,台北市,pp.24-25。

(未完待續,撰於2009/06/20)

延伸閱讀:
〈新書介紹〉兄弟的鏡子- 台灣與韓國的轉型正義
國家暴力與過去清算—我見 (1)
國家暴力與過去清算—我見 (2)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09-07-22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0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