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五月 2020 > »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楊緒東專欄 arrow 直言:駐瑞士六年實錄—我讀我見(4)
直言:駐瑞士六年實錄—我讀我見(4)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4-06-02

(photo source: 《直言:駐瑞士六年實錄》一書)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瑞人精神富足,人民不比台灣人有錢,可是台灣人民患憂鬱症的人,越來越多。

瑞士人在整個歐洲國家當中,可說是工時最長(每週42小時)、最刻苦耐勞的民族,同時生性儉樸、不尚奢華,這當然跟瑞士的國民性格有關,然而在19世紀之前,瑞士相對來說卻是歐洲非常貧窮的國家,靠所有農產品和出外當傭兵謀生,一次戰後雖然逐漸富裕,但國內中下階層的生活仍然不富裕,特別是外來的移民(瑞士人口7,500,000,移民佔25 %)和單親的家庭。在瑞士住過幾年的人一定知道,超市或大賣場打折時,外面經常大排長龍。再者,瑞士人喜歡到邊境的鄰國市集或超市購買日常生活物品,這也是眾所周知的事。就以個人而論,除非不得已,不然不會在瑞士理髮,因為一到法國,價格馬上掉到1/3(在瑞士理個頭,包括洗髮和理髮,不修臉,男生要55到60瑞郎,即$1,800元台幣,總共30分鐘之內搞定),若到德國任何城市,則價格只有2/5,就算到瑞典、挪威,理髮費用也只有瑞士的80 %,頂多90 %而已。最便宜的,當然就是到東歐理髮了。旅瑞6年,我去了布拉格3次,就理了3次髮,而且不是因為頭髮長了需要理;當地理髮只要瑞士的1/10價格,為什麼不去整修一下門面呢?大使可是台灣的活動招牌,不能不乾淨悅目,頭髮整齊的。
王世榕,2009,〞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的人事制度〞,《直言:駐瑞士六年實錄》,玉山社,台北市,pp.155-156。

無外交的ROC硬撐鬼國之旗,瓜皮小帽變成為阿九的政策。


在具有邦交關係下,一個駐外單位如同前述,一年之內至少有200場以上大大小小公開和正式的聚會或宴會。這些聚會包括駐在國外交部、各邦邦政府、駐在國各大企業和非營利機構(NGO),在瑞士還得包括UN極其附屬機構、各國非營利機構等等邀請的正式聚會。如果再包括駐在國內各大使館的國慶酒會、各使館所舉辦的各種文化和經貿促銷活動,老實說,365天,天天「酒池肉林」。我國國內的人士對我們外交官的基本認識,也就停留在這一刻板認知上,總認為我們外交官,特別是大使級外交官,天天無所事事,西裝畢挺,宴會不斷。因此,外交官燈紅酒綠的寫意生活和月入特豐的薪水,不知羨煞了多少人。

實際上不是這樣的。

以上200場以上的宴會,因為沒有一個國家、政黨、企業願意得罪中國;又,這也不是光得不得罪中國的問題,也牽涉到台、中兩國的家務事;瑞士各界認為事不關己,誰願意仗義淌這混水?兩岸關係未明,清官難斷家務事,誰又願意介入當豬八戒?這就是我們駐外單位的處境。馬政府上台採取柔性傾中政策,自居Chinese Taipei後,看來台、中係家務事,台灣只是中國不乖的孩子此一印象,大概就如此坐實了。果爾,台灣要在國際上獨樹一幟,與中國「分庭抗禮」,甚至自居為主權獨立國家,此一過去扁政府和李前總統期間的外交主軸戰略,可能整個崩潰,爾後大使的日子將更難過,但也可能以後可以戴上「皮瓜小帽」,尾隨中國外交官員屁股之後亦歩亦趨,但那就要看中國是否恩准了。
王世榕,2009,〞台、瑞關係〞,《直言:駐瑞士六年實錄》,玉山社,台北市,pp.180-181。

想用「台灣」加入聯合國,談何容易,主要在於台灣地位未定,硬ㄠ中華鬼國之故。


9月10日晚上9時51分(紐約當地時間下午3時51分),電視畫面出現聯合國190名會員國代表以鼓掌方式,全體一致通過並歡迎瑞士由聯合國觀察員正式成為會員國。接著,畫面出現瑞士總統韋利格,露出那狀如天真無邪的職業性笑容,大歩走上講壇,背後跟隨著經濟部長戴斯教授。韋利格總統開場白說:「對瑞士來說,今天代表了好多意義(Ce jour représentte beaucoup pour la Suisse)。」接著說:「瑞士不會參加有損和平的運動,但在和平維持和人道協助的行動上,一定會現身和盡力的(la Suisse ne participera pasàdes operation de la paix ,mais elle sera toujours là dés qu’il segira d’operations de maintien de la paix ou d’engagements humanitaires )。」

最後以略帶生硬的法語說出:「就算不中聽,我們瑞士還是一樣會發聲的(Notre pays n’hesitera Jamais a faire entendre sa voix même si elle dérangeante)。」

總之,瑞士誓言在尊重傳統中立地位的同時,會在人權、世界和平,和對抗貧窮方面持續努力。

坐在電視機前面,我的思緒早已飄到台灣。讓台灣加入聯合國,對中國有那麼嚴重嗎?

台灣加入了聯合國,台、中就不能和平統一嗎?(當然可以,只要雙方人民都同意;甚至可以邀請其他國家加入)中國偏偏也悍然抗拒聯邦主義,把中國變成聯邦制國家。為了老百姓好,那麼什麼時候中國才會主動分成7個國家,和平共存,學會相互合作呢?昨日(9月9日)中午才在瑞士庭大飯店召開瑞士國會議員訪台會前會,希望不要變卦才好……。就這樣,我在伯恩家裡的電視機前,一個人以「胡思亂想」方式,迎接瑞士進入聯合國,也喃喃自語什麼時候輪到台灣……?
王世榕,2009,〞台、瑞關係〞,《直言:駐瑞士六年實錄》,玉山社,台北市,pp.186-187。

2007年,台北方面終於想通了,要以新會員加入WHO的方式參加WHO,於是在總務委員會上,只見有我、敵我雙方唇槍舌戰,圍繞在台灣是不是一個國家、台灣入會的適格條件何在、WHO不讓台灣入會是否構成對台灣人民人權的傷害等等大問題上打轉,辯論之精采,對照中國代表一貫的老套反對,實在令人莞爾和慨歎WHO根本是政治掛帥、講究利害關係的地方。2007年,我國朝野雙方的人士在日內瓦顯得義氣昂揚,台北的扁政府終於在7年的執政之後,終於在WHO議題上搞對了一次「作戰」方針。
王世榕,2009,〞台、瑞關係〞,《直言:駐瑞士六年實錄》,玉山社,台北市,p.194。

DPP 8年執政若非ROC中國黨的騷擾,台灣早就正名成功。


8年的民進黨執政期間,高唱「中國台灣、一邊一國」,此乃係其外交主軸之一;因此,台北方面要駐外館處與當地國交涉要求正名。經過本代表處董事會一致決議,授權代表與董事長執行此項任務。想不到2007年的元月初即改名成功,新春禮炮,大鳴大放。弗董事長成功地將我們代表處目前使用的名字Délégation Economique et culturel de Taipei(台北經濟文化代表團),正式在商業部改為Délégation de Taiwan(台灣代表團);此一新名字最少還可以突顯出台灣的存在。雖然,目前台灣仍然不具有法理上國家的地位,但比起使用Délégation de Recublique de Chine(中華民國代表團),Délégation de Taiwan(台灣代表團)的意義要大多了。因為在信奉「一個中國政策」的瑞士來說,中華民國早已在國際社會上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所取代,使用中華民國代表團,正代表了中華民國代表團乃中華人民共和國大使館管轄下的機構。弗立克董事長也認為,採用「台灣」遠比採用容易引起誤會的「中華民國」要好,要來得可行。反正,瑞士也不可能讓我們使用中華民國此一商標或國號的。想不到動用點關係,一試即成,這真令人感慨萬千。
王世榕,2009,〞台、瑞關係〞,《直言:駐瑞士六年實錄》,玉山社,台北市,p.202。

公投在瑞士是家常便飯,越極權的國家越怕公投。

2003年發生另一件大事,是在5月18日那天,由聯邦政府一口氣提出9項公投議案。即在人民當家作主的政治理念下,一些事關人民生活的大小事,老實說在議會也討論不出令大家心服口服的決議,不如乾脆由人民直接表達意見,也可藉以就此打住議會裡的唇槍舌戰,以免浪費議員的寶貴時間或公帑以下只介紹其中的2件公投案。

譬如第四公投案叫作星期日創制案,及聯邦政府要求公投,決定每季選定一天(每年共4天),不得在通衢大道、大街小巷行駛公司轎車和摩托車。將平時拿來行走的道路,還給行人。行人享有1年至少4天絕對沒有車輛聲、汽油味的日子,當然必要時,警車、救護車、消防車,和一些非得仰仗車輛運輸,如殘障車,可視為例外,當天依然可以在大街小巷中奔馳。以上小案子,竟然要勞動到全民去公投,實在令人感到有趣。
王世榕,2009,〞台、瑞關係〞,《直言:駐瑞士六年實錄》,玉山社,台北市,p.219。

後言:
有人問我台灣有外交人員嗎?都在幹什麼?

我個人認為反共時期的外交人員,多多少少會為了中華鬼國的存在,而拼命做與中國交鋒的攻防,不論是用「錢」、用「技術」或是反擊對方「所好」,以維繫ROC的虛性存在。

自從2000~2008阿扁執政,國內KMT、立法院獨大,反對DPP的制憲、正名,而連小小小的中正廟或是台灣郵政、台灣石油,皆無法「正名」,長期霸佔各駐外使館的KMT更不用多談。

我認台灣之能夠成為台灣,只有制憲、正名一途,而制憲、正名必然得走「全民革命」的道路,其手段之「慘烈」,則依阿九親中賣台的程度而定。


(全文完,撰於2009/08/04)
 

延伸閱讀:
2009以台灣國之名加入聯合國宣達團記者會-王世榕大使
直言:駐瑞士六年實錄—我讀我見(3)
直言:駐瑞士六年實錄—我讀我見(2)
直言:駐瑞士六年實錄—我讀我見(1)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4-06-02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0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