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七月 2020 > »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自由論壇 arrow 反對黑箱課綱-捍衛學生學習權記者會_會後新聞稿
反對黑箱課綱-捍衛學生學習權記者會_會後新聞稿
新聞報導 -
作者 台灣教授協會   
2015-08-18

「反對黑箱課綱 捍衛學生學習權」座談會_會後新聞稿

時間:2015年6月7日(日)上午10:00
地點:台大校友館3A室(台北市濟南路1段2-1號三樓)

主辦單位:台灣教授協會

主持人:張信堂 台灣教授協會 會長

與談人:
薛化元    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涂予尹    律師
陳進金    東華大學歷史系 副教授
吳俊瑩    台灣大學歷史研究所 博士班

台灣教授協會會長張信堂對高等行政法院於今年2月12日判決教育部「黑箱作業」敗訴,但現任教育部長吳思華無視法院判決,執意在今年8月實施「黑箱課綱」感到失望(執意讓今年入學的新生是用微調後的課本)。雖然台灣教授協會於4月21日針對「黑箱課綱」舉辦了一場「微調課綱與教科書選擇」的座談會,邀請多位學者專家以及六都教育局代表針對課綱微調之程序正當性進行討論,希望與社會各界共同思考如何選擇教科書才能保障學生學習的權利。即使如此,教育部還是裝聾作啞,導致5月1日台中一中「蘋果樹公社」學生社團,首先「揭竿而起」發起「嚴正抗議黑箱課綱微調」行動,高呼「捍衛教育尊嚴、退回黑箱課綱」,引發全台灣各地高中熱烈迴響,紛紛自主發起「反對黑箱課綱」行動,捍衛學生的學習權利。這些學生為了自已學習權的抗爭,展開全台串聯行動,不僅在台灣教育史上是創舉,也展現了學生具備了「公民的意識」,更是台灣校園民主憲政價值進一步深化的表徵。

涂予尹律師則認為2014年2月10日公佈的微調課綱,來得太快,對教育界及知識界來說猶如恐怖攻擊,來不及反應!此黑箱微調課綱事件讓很多高中、大學生覺醒,紛紛站出來關心此攸關自己及台灣未來的子孫!

實際上,教育部6月1日發表的3點聲明實質上並未讓步,且此高中課綱微調是12年國教的實驗,要測知公民團體忍受的底線,因依馬政府的排程,12年國教課綱將在107年上路,所以在2016年卸任之前要以12年國教課綱來完成他的歷史定位!

再者,課綱是立法和行政部共同決策的事項,其權責劃分應明定,教育部聲稱課綱是由下而上、多元參與,但實際上基層教師都不知課綱之修訂原因與內容,更遑論所謂多元為何?

依法,課綱調整教育部應依正當行政程序預告、接受評論並回應,因其影響學生的受教權及學習自由、教師的教學自由及出版社的出版自由。但這次的課綱微調從所謂檢核小組到課發會,再經公廳會到分組審議拍板定案只花1到2個月,尤其公廳會到審議定案竟只有2個星期,令人懷疑其實質意義為何?教育部就此次課綱變更影響之深遠及反對聲音如此大,應舉行聽證會,但教育部完全不理會!

涂律師舉證課綱調整應就行政命令的規範,送立法院審議監督,但目前為止行政院並未將課綱調整送立法院審議,而立法院也未曾表示任何意見,即使其有權將此爭議性高的課綱要求更正或廢止。最後,他呼籲教育部應尊重校園民主,不應打著民主反民主、打著多元反多元!更重要的是課綱若訂得太細,已箝制到學生學習及老師教學的自由!

政治大學台史所薛化元教授將網路反對違反學術專業的微調課綱連署約5300多人做分析,教師、學者及學生、學生家長佔絕大數的比例,顯現出大家一致反對黑箱微調課綱。而之所以反對微調課綱,不僅是因為程序上有嚴重的問題,微調課綱內容方面也有明顯、重大的專業問題。他認為學生的學習權和國民受教育權應該受到保障,而微調課綱的使用,在學術專業上就是對學生學習權的傷害,這是不容忽視的重大問題。

至於教師的教育自由和教材選擇當然應該被尊重,他也強調,教師的專業自主是教師教育權的重要依據,也是保護學生學習權的重要依據。 整體而言,微調課綱是嚴重違反學術專業的課綱,在學術專業上,微調前的101歷史課綱則是相對比較理想的。 微調課綱的部分,如吳俊瑩先生指出的台灣史是土石流的最大受災戶。最令人詬病的是微調課綱的小組成員,沒有一位是在歷史系所或是中央研究院歷史相關研究所的教授,這實在是匪夷所思,也是對學術專業的不尊重,並主張教師應該擁有教材選擇的權利,也呼籲教師應該排除干預,根據學術專業選擇教科書,以保障學生的學習權。

至於教育部,無論是程序正義或是專業考量,都應該要撤回微調課綱,而在教育部不想如此的情況下,如何維護學生的學習權,教師的選擇權就很重要了。他相當佩服這次這麼多高中生自己站出來,要求維護自己的學習權,這多少意味著台灣公民教育的成功,也是值得肯定的。

東華大學的陳進金教授對超過200所的高中站出來反黑箱課綱,認為是寧靜學運的開始!並建議吳部長應在到台中一中開始他的第一個課綱微調溝通協調會前,先暫時停止實行課綱微調,直到協調後,大家有共識再做決定。

陳教授揭露這次課綱微調是以挑錯字的名目來修改,實為一部傾中的課綱,以國文、歷史為例,國文課程修正為「藉由文化經典之研讀,與當代環境對話,以理解中華文化與文明社會之基本價值,尊重多元精神,啟發文化反思能力。」教學除本科外,還另設選修科目,獨立列出「中華文化基本教材」,以列為語文類選修為原則。歷史更在台灣史部分強調與中國的關係,中國史部分則特加第六章特別說明台海關係,且佔的比例很多。

陳教授對教育部聲稱這部課綱調整是符合憲法原則,他實際查証教育部公佈的歷史課程目標及核心能力都沒有此規定,課程目標其中之一還寫的是「要幫助學生瞭解自己文化的根源建立自我認同感」,但微調後的課綱哪有符合此目標。他並提供研究中國史的金仕起教授對這部課綱的批評,認為不論是編修者或課綱的內容,都與中國史的專業嚴重斷裂,無法充分反映近四十年來國內外歷史學相關專業社群早已提出的研究成果,且把歷史教科書當主政者傳聲筒,刻意忽視臺灣已由總統直接選舉成為一個獨立的國民主權國家的事實,並嘗試抹去臺灣人瞭解中國史的主體觀點,認為這部課綱是一部脫離專業和現實的封閉性課綱!

陳教授強調教科書不應為政治服務!228及白色恐怖是歷史的事實,放在公民課本是要教學生人權教育,而人權是公民教育不可或缺的內涵!

台大歷史系博士生吳俊瑩一開始就強調解嚴雖在1987年,但台灣高中生直到2006年才有一部完整的台灣史教科書!這次課綱「微調」,官方雖說只有23%,實際上卻超過60%,改得面目全非,有違自95暫綱開始即不再將歷史課程做為發揚民族精神工具的教育立場。

教育部規定「微調」課綱的說明「務必編寫於教科書中」,強力壓縮到教科書編寫。95暫綱之前叫課程標準,今「微調」後的課綱將歷史的撰寫拉回95之前,不知今夕何夕,實在有違反歷史專業!他認為蔣偉寧前部長及吳思華部長雖口口聲聲課綱「微調」合憲、合法、合程序,但整個課綱「微調」從脈絡等看,確有違歷史專業性,故應在8月1日之前要黑箱課綱「微調」擋下!

source: 台灣教授協會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5-08-18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0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