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七月 2020 > »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首頁 arrow 新聞報導 arrow 自由論壇 arrow 反對「微調課綱」與維護學生學習權
反對「微調課綱」與維護學生學習權
新聞報導 -
作者 薛化元   
2015-08-19

2013年底教育部主導下,透過國教院不公開地進行所謂的課綱「微調」,2014年以「黑箱」不合程序的方式,強渡關山地通過違反學術專業「微調課綱」。其中公民科固然受到衝擊,歷史科更是重災區,第一冊台灣史的部分,教育部宣稱微調了23%,實際上單單計算字數就「大調」了超過60%。由於微調課綱的小組成員,不僅沒有一位是在歷史系所或是中央研究院歷史相關研究所任職的教授(當然更不會有以台灣史為專攻的教授),連公開進行微調課綱說明時,主要負責的教授也不是歷史出身的,這當然是對歷史學術專業的不尊重。這也造成了國內歷史學界的大反彈,推動反對違反學術專業的微調課綱連署。直到6月11日止,曾經連署的人數已經有5900人左右,這也是台灣由歷史學界自主發動,最大規模反對執政者不尊重歷史的抗爭活動。

如前所述,我們反對微調課綱,不僅是因為它在程序上有嚴重瑕疵,更重要的是,其內容方面也有明顯地違反學科專業的問題。更深一層的意涵,反對微調課綱,乃是為了維護學生的學習權和國民受教育權。既然微調課綱在學術專業有嚴重的問題,採用微調課綱,也就是對學生學習權的傷害,茲事體大,豈可輕忽。也由於學生的學習權利,是國民教育權的重要依據,教師的教育自由和教材選擇權,當然應該被尊重,不過,教師的教育自由和教材選擇權在學理上也有他的依據和限制,而不應該無限上綱地僅憑個人喜好來決定,而必須回歸到學術專業的判斷,才是合理的作為。

基本上,教師的專業自主是教師教育權的重要依據,而教師教育權存在的主要目的之一,也是為了保護學生學習權。換言之,在教育現場,要落實維護學生的學習權,相當部分必須仰賴建立在尊重學術專業前提的教師教材選擇權。就此而言,目前的教科書選擇,除了不當的行政介入之外,也反應了高中教師對學術專業內涵的認知。

整體而言,由於微調課綱是嚴重違反學術專業的課綱,在學術專業上,微調前的「101歷史課綱」則相對比較理想。 基於此一認知,我們主張教師應該擁有教材選擇的權利,也呼籲教師應該排除干預,縱使遭遇不當的壓力,也應該根據學術專業選擇教科書,以保障學生的學習權,並維護教師的教育自由。

值得重視的是,原本由學術界、高中教師為主的反對微調課綱行動,最近有了新的發展。已經有超過200百所以上的高中職學生,發聲反對微調課綱,並自主串連,除了在校外活動外,甚至向校方申請,要求舉行相關的說明會。以往高中生鮮少像這次反對微調課綱,勇於站出來發聲,要求維護自己的學習權,這多少意味著台灣公民教育自由民主價值的深化與落實。

面對這一波全台高中反對微調課綱的行動,或許是促成教育部長6月1日願意鬆口尊重學校選擇微調前舊版課本的原因。當然這是不夠的,因為無論是程序正義或是專業考量,教育部都應該撤回微調課綱。由於教育部仍打算續推微調課綱,在這樣的情況下,若要保障學生的學習權,教師的教材選擇權便是相當關鍵的。在某種意義上,從反對黑箱課綱,進而揭櫫學生學習權,可以說是台灣國民教育權的重大發展。微調課綱的問題尚未解決,後續12年國教的領綱又是「黑箱」地緊鑼密鼓作業,這不只是教育問題,也是攸關台灣民主憲政深化的重要議題,更需要全民重視。


分享: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最後更新 ( 2015-08-19 )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20 財團法人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人拜台灣神 不做無根之民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的自由軟體. 中文版本由TaiwanJoomla製作.